肆拾
月栖迟2018-02-13 15:062,365

  秦昭昭急急将他的手指扳下,道:“别说这些了,快找人啊!”

  他一把拉住她道:“昭昭,你等等,先别慌。我听说你们衙门的牢房让人给炸了,这件事情一定不是空穴来潮,定是有人想借此制造混乱,好劫走公主!”

  她顿步道:“衙门的事情,比不得公主。先找到人之后,再慢慢捋!”

  夜萧眼神示意,阿瑶了然,飞身去了各个屋檐,以轻功踏步。

  见此,秦昭昭颔首道:“走!”

  于是几人便各分道路。

  小厮震诧不已,但也没有功夫去细想,只得跟着自家少爷去匆匆寻人。

  走至半路,秦昭昭注意到身后过来的人,问道:“夜公子,你为何会跟随我一起?

  夜萧思忖道:“秦姑娘一人,我不放心。”

  “前面什么人!”捕快们拔剑而上。

  惊魂之下,他带着她一个转身偏过,与之交了一回手。

  秦昭昭立即怒道:“瞎了眼啦,自己人!”

  捕快一看,魂都快被喊没了,连忙赔罪道:“小人该死,小人该死,不知是大小姐在此。”

  另一个欲言又止,道:“大小姐,你不是在衙门里吗?怎么会……”

  她灵机一动,道:“衙门的牢房让人给炸了,我被烟呛得出来,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言完,张捕头正巧带着人路过,见势连忙拔剑,细看是自家大小姐,又果断的收了剑。

  “……大小姐!”

  他正色上前道:“你没事吧?”

  秦昭昭摇头道:“没事,有没有公主的消息?”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浓烟方才渐渐的散去。根本不知是何人作祟,也无人瞧见。我们寻了一大圈,却杳无踪迹!”张捕头眉头皱在了一起。

  “老张,听我说,你先别着急。我现在有人手可以帮忙,咱们一起找。”秦昭昭宽慰道。

  “……好!”他顾虑的瞧了一眼夜萧。

  夜萧则是对他淡淡颔礼。

  这厢,秦简带着人火速的赶回了衙门,就见关押牢房的墙已是坍塌,浓烟渐散。

  “大人小心!容小的前去探探。”捕快说道。

  几人上前去查探了一番。

  “大人,大人!”有人急忙赶过来道:“小的抓到了这两名逃犯。”

  一名捕快立即认了出来,解释道:“大人,这是先前在城门口当差的兄弟发现的可疑人士。是大人命小的将他们几人押回衙门的。”

  秦简想了起来。

  他站到其中一个人面前,问道:“是你们炸了本官衙门的牢房?”

  “不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给我如实道出来!”捕快踹了他一脚。

  另一人就道:“大,大人,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其余的逃犯呢?”秦简问道。

  捕快回道:“兄弟们已经都在找了。”

  话落,有人通报道:“大人,死了一人。”

  他闻讯,负手赶了过去。

  一具尸体被抬了出来,黑焦黑焦的早已看不出任何。

  “走!都给我老实点。”一些人被钳制着,带了进来。

  捕快说道:“大人,这些就是从牢房里逃出去的嫌犯。”

  秦简问道:“可还有遗漏?”

  捕快对照着簿子与画像,道:“回大人,都在这里了。”

  他又低头瞧了眼地上的焦尸,唏嘘道:“真是可惜了……”

  秦简沉了沉,道:“好好安置。”

  “是,大人。”

  李仵作急急忙忙的赶进来,呛了不少的浓烟,面上皆是黑灰,连耳廓里头还一直嗡嗡作响的。

  他嫌恶的拂了拂袖尘,嘴中骂道:“好好的牢房,说炸就给炸了!还害得老子碰了这一身的灰,要让老子知道是哪个孙子,非弄死他不可!”

  “验验。”秦简冷声道。

  李仵作一看自家大人也在,有些悻悻。

  随即,见到了地上躺着的焦尸后甚为诧异,面带凝重的蹲下了身,着手检查。

  捕快在周围仔细的探查了一番,通报道:“启禀大人,我们发现了四周存有硝石与硫磺的迹象。”

  另一名捕快闻言,忍不住道:“大人,这一定是外头有人接应,意图劫囚!”

  言罢,他还仔细翻查了一番记载囚犯的簿子,想起了今日在城门口所抓的四人,对其面容隐约还有些印象。

  “大人……”他低身对着秦简小声了几句。

  后者点了点头,询问:“死去的嫌犯,约摸多大年纪?”

  “十七十八的样子,估测是个少年。”李仵作说道。

  “少年……”捕快想了起来,再观察了被抓回来的二人,忽然道:“大人,还少一人!”

  秦简脸色发沉。

  捕快立即从身上拿出一个精致小巧的胭脂盒示人。

  “小的记得,那人面上有刀疤。这里,没有他!”

  另一名捕快当时也在场,道:“大人,我就说那刀疤瞧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人。小的现在就立马带人去寻!”

  秦简没有制止,沉声问两人道:“你们都瞧见了些什么,如实同本官道来。本官可以给你们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二人相视了一眼,连哭似的摇头道:“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

  ……

  雅间,皇帝重重摔碎了杯茶,脖颈通红,十分怒道:“找!都给朕通通去找。若找不回公主,朕便要你们的命!”

  当即,雅间黑压压的跪满了一地的人。

  “是,是,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奴这就去找,这就去找。”公公言完,连滚带爬的带着人下楼。

  有人惊讶过度,慌张不已,愣是一个没注意,从梯上滚了下来。

  “废物,都是废物!朕要回宫,朕要回宫!把锦衣卫都给朕调出来!”皇帝的情绪显然有些失控。

  跪着的太监宫女们各个都将头埋得低低的,满身的汗,大气不敢出,颤抖个不停。

  ……

  回宫的路上,马车颠簸,皇后醒了过来。

  “娘娘,娘娘你醒了!”贴身婢女欢喜道。

  “平,平儿,我的平儿……”她虚弱喊道。

  “娘娘,娘娘……”婢女不禁落泪。

  “公主找到没有,找到没有啊!”皇后激动的一把抓住了她。

  贴身婢女不忍,只得偏过头去。

  “本宫问你,你竟敢不言,你好大的胆子!”她眼中蓄泪,将婢女推开道。

  “娘娘,公主殿下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婢女的眼眶微红,努力宽慰道。

  皇后闻言伤心欲绝,道:“平儿,我的平儿啊,到底是何人敢如此大胆!”

继续阅读:肆拾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