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拾壹
月栖迟2018-02-13 21:442,210

  贴身婢女没了法子,微掀开帘子,对着外头驾着马车的小厮道:“快些!”

  蓦地,又转回了头去,扶着点人儿道:“娘娘,我们先回宫吧。”

  皇后却目中含泪道:“不,不……本宫要去找平儿,你让本宫下去!”

  她说着,便挣扎着要坐起。

  婢女慌乱,忙道:“娘娘,娘娘奴婢也是奉皇上之命啊!奴婢相信,公主殿下一定不会有事的,皇上已经派人去找寻了。这诺大的京城,守备如此森严,劫走公主之人定当逃不掉啊。”

  “那为何还会有人能够将平儿劫走?”皇后眼神悲伤道。

  贴身婢女沉吟,欲言又止。

  “你有什么话就说罢。”她有气无力道。

  “奴婢以为,此次公主趁乱被劫,定是有内部人接应所作。”

  皇后的凤眸微抬,问道:“此话何意?”

  婢女小声道:“娘娘请细想,京兆尹秦大人将这整条西市守得水泄不通,那城门出入之人也是严刑盘查,百姓们也都遣散了去。这样森严之下,又有谁人能够潜入进来呢?”

  “……你说得有几分道理。”

  “娘娘,不光如此。奴婢还觉得,方才传来的一声巨响,定是那贼人声东击西使的招数,好趁此大乱,欲将公主殿下给劫走。”婢女道出自己的猜疑。

  “……本宫也觉得此事甚为蹊跷。”皇后担心道。

  “所以,娘娘就先跟随奴婢一道回宫,再命人过去好好查探查探。”

  皇后叹气,应了下来。

  ……

  宫中,锦衣卫奉了皇帝之命暗暗出了宫墙。

  京兆尹衙门的捕快火速将整个西市包围。

  秦简命令道:“将这些嫌犯暂且收押送至刑部,与刑部主司高大人阐明今日所发之事。介时,他自会代我请于陛下。”

  “是!”

  “张捕头那可有什么消息?”他问道。

  捕快低首道:“还不知。也未曾有人过来通报,小的这就去问问。”

  秦简点头。

  “大人,整个西市现已被包围,城门口那儿也差人叮嘱了,一切都依照大人的吩咐进行。”捕快禀道。

  “本官的人手欠缺,需从宫中借来足够的人手。切记,若有公主殿下的任何踪迹,当即来报。”他吩咐道。

  “是!”

  “另外,将与此事相关的宫女太监,随从嫌犯皆带上来让本官审问。”秦简发话道。

  “可是大人,这满地的废墟该如何是好?衙门不能没有牢房。”捕快担忧道。

  “此事容后再议,现在至关重要的是公主殿下的所踪。”

  “是,是,小的明白。”捕快悻悻然的低下头。

  “把人都带上来。”秦简沉声道。

  ……

  转而,他拂袖走至公堂落座,执起惊堂木便是重重一拍,说道:“你们皆是与公主殿下一道出嫁的侍从,这路上所发生的一切之事,以及公主殿下是如何不知所踪的,你们中的当是最为清楚!”

  跪着的宫女身子颤抖,十分怕道:“大人,大人奴婢什么也没有看到。奴婢也未曾想到,公主殿下待在轿撵里好好的,怎会说不见就不见了。”

  “是啊大人!从宫中出来的时候,一切皆好好的,并无任何事情。只是没由来的,听到了一声巨响后,紧接着便有浓烟滚滚而来。待我们察觉之时,公主就已然不见了。”

  一旁的小太监面上皆汗,声音抖然,头也不敢抬的说道。

  秦简听着,面上发沉。

  站立于一旁的捕快想到了什么,低身附耳道:“大人,我瞧着十有八九就是跑了的那个刀疤,劫走的公主。当时关押他的时候,正值衙门守备宽松之时,弟兄们都在为公主出嫁做准备,无心顾及衙门内,却不想让贼人钻了空头。”

  牢房里的人自是出不去,但外头若是有人接应,那就一切都明了了。

  贼人若有帮凶,知晓同伙被关进了衙门里,定是想法子使计来救。

  不仅将人救了出去,还弄了这声东击西之法,将公主殿下给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劫走了。

  秦简沉顿片刻,又抬手重重挥下惊堂木,说道:“本官在公主出嫁之前,早已做好了森严之备。若非你们当中有人是嫌犯的同伙,又怎会如此顺利的劫走公主!”

  宫女跪着,泣泪道:“大人,事发当时,奴婢确实只听得一阵巨响,随即便被趁风而来的黑烟给迷住了眼,辨不清方向。也不曾想到公主殿下会有难,只见得一捕头大哥急急来问,掀开轿帘时,才知公主殿下已经不见。”

  “大人,奴才不是什么同伙啊!奴才是宫中侍奉公主殿下之人,怎会想要害公主!请大人明察,请大人明察啊!”太监叩着首道。

  这厢,正审问着,外头忽有捕快走了进来,低声道:“大人,封国大使现候在外头,说是……要寻大人讨个说法。”

  秦简蹙了蹙老眉,启声道:“让他进来。”

  “是。”

  捕快将人带到了公堂。

  封国大使满脸不悦,只随意礼了礼,道:“秦大人。我对你也早有耳闻了。听说,秦大人是圣上亲封的京兆尹。某实在不胜尊崇。只是,我倒是想问一问秦大人,大人所说的守备森严,难道便是这么个森严法么?”

  “公主遭人劫了,这些守备的衙门捕快却是一点也不知。难不成,就真的一点儿可疑也未曾发现?此一番功夫下来,却是换得白白折腾了一趟。我倒是头一回瞧见,却不知堂堂的京兆尹便是如此维护京城治安的。”他说着,嘲讽的笑笑。

  “放肆……!”一旁的捕快们闻言怒不可遏,拔剑相对之。

  封国大使见此又冷笑了笑,不禁拍手道:“秦大人养的狗,可谓是忠心耿耿啊。我只不过是道了句实话,却要引得他们如此锋芒相向。看来,贵国的待客之礼,就是这样的。”

  秦简脸色微变。

  “收回去。”他沉声命令道。

  捕快心中有怒气,但也不敢不从,便只得将剑收回了剑鞘,干瞪着人。

  封国大使面上收敛,一双眼眨也不眨的瞧着公堂上落坐之人,似乎是极有兴趣的想听听他的说法。

继续阅读:肆拾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