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拾贰
月栖迟2018-02-14 21:082,280

  几个跪在地上的人汗流浃背,大气不敢出。

  “大使,请稍安勿躁。”秦简出声道。

  封国大使却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来人,赐座。”他吩咐道。

  捕快迟疑,问道:“大人,那还要不要继续审下去?”

  蓦地,未见回声。

  他只得先搬来了椅子于一旁,有些没好气道:“大使,请坐吧。”

  封国大使面上带着气焰,哼了声拂袍坐了下来。

  “公主殿下失踪一时,现无半点消息。不知秦大人为何还能如此坦然端坐。”他语气带讽道。

  秦简微沉吟,道:“公主遭劫,本官也未曾料想到。”

  大使瞥了眼地上跪着待审之人,说道:“起先的那一声巨响,听闻是秦大人的衙门牢房所炸而发出之声。我很想问问,秦大人的牢房被炸,与公主殿下遭劫,此事可有关联?”

  一旁的捕快恼怒道:“大使是何意思!”

  秦简微抬手,示意他不必作声。

  “呵。什么时候这狗奴才也配同本大使呛声了?我与秦大人言话,有你插嘴的份?”大使目中带着一抹阴沉。

  捕快咬牙,低颔不再多事。

  “秦大人,这件事情,你可要给我个说法。我乃奉吾皇之命,来贵国迎接公主殿下入我封国的。可现在吉时已过,公主殿下却不见了。大人,你是想让我如何回去交差呢?也不知……这公主是真不见,还是假不见哪。”

  封国大使有意无意的说着,一双眼里透着光。

  “大人!”捕快心中十分不快。

  秦简的神色波澜不惊,他道:“大使可是在说,是本官刻意将公主殿下藏起来了。而后命人演了这一出戏,顺便自毁了衙门的牢房,再炸死一人作真。现,还要在此装腔作势的审讯。”

  最后几字落下,封国大使的眼中诧异的闪了闪。

  “不管如何。当时我就在现场,正是因为你们衙门牢房被炸,才引得浓烟四起。有人趁乱,将公主劫走。我看这个责任,就在你秦大人身上。若是大人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便只好在此多叨扰一段时日了,直至将公主殿下找回来为止。”

  秦简沉了沉,道:“此西市乃本官的管辖范围之内,亦是本官的职责所在。我们的公主殿下,自会尽心尽力寻回。”

  “好!有秦大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至于,皇上那边,我会差信回去详细告知。”封国大使站起来道。

  他伸了伸手,示意道:“那就请大使落座,本官还要继续审讯。”

  待人坐下后,秦简立刻吩咐道:“将今日城门口搜查的嫌犯二人带上。”

  “是。”

  不出一会儿,两人便被带了上来。周身以绳索捆绑着,跪在了地上。

  ……

  “说!牢房爆炸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简手执惊堂木重重落下,威慑不已。

  “小,小人不知……”那人结巴道。

  “回大人,我,我们是真的什么也没看见啊。”另一人苦道。

  他再次落下惊堂木,说道:“没看见?没看见为何你们活得好好的。又是如何从牢房里出去的?那劫囚逃走之人去了哪里!”

  二人悄悄的对视了一眼,不愿再言。

  “来人,用刑。”

  两旁站着的捕快,立即出列二人,执着红漆的木棍就要将他们放平。

  就在这时,封国大使狐疑出声道:“这人……是怎的了?”

  一言出口,只见那其中一人忽的浑身癫痫,口吐鲜血,面上表情十分痛苦,嘴唇颤动。

  “兄弟!……兄弟,你怎么了!”另一人连忙摇着他道。

  秦简一看,指道:“快些去查看!”

  捕快连忙过去,发现其嘴唇发紫,不仅嘴中出血,连耳中,鼻中皆流下鲜血来,可怖不已。

  “大人!他中毒了。”

  “兄弟……兄弟你是怎么回事啊!”那嫌犯拼命摇着。

  “是那,是那该死的刀疤……他骗,骗了我们……”

  言罢,又一口鲜血喷出,紧接着白眼吊起,一个没了气的倒了下来。

  封国大使也坐不住了,上前伸手一探,果真气绝。

  他骇然的收回了手,起身的刹那,捕快发现另一人也似有征兆。

  “快说!谁给你们下的毒,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捕快连忙揪住其衣领道。

  秦简从堂上而下,蹲身倾听。

  嫌犯与死去的那人一般,唇上发紫,渐渐七窍流血。

  他动了动唇,挤出字,断断续续道:“外,外头,有,有那刀疤的人接应……他们,炸,炸穿了牢墙……我们便,便逃了出去。”

  “那少年是如何死的?以及,那刀疤现又在何处?”

  “我,不,不知道……”

  说着,嫌犯一个气喘不上来的,两眼一瞪,双腿一伸,便去了。

  捕快急急的探了探,毫无气息可存。

  秦简缓缓起身,一双老眉拧如细绳。

  封国大使唤道:“秦大人。”

  “大使不必多说。”他抬手暂停,转而对捕快道:“快些去查探,那些押送至刑部的牢犯如何。”

  “是,大人。”捕快方踏出公堂,就听到另一急忙之声,嘴中喊道:“大人,大人不好了!”

  秦简的眉头跳了跳,心中预兆。

  “大人,那些牢犯,在送至刑部的路上,都,都……”

  “都怎么了!”另一个捕快问道。

  “都死了!”

  什么?!

  连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都连连惊吓的瘫坐。

  封国大使本欲逃脱责任,全都推给秦简,这样他回去后,方不被皇上定罪。

  也好趁此在南漠多留段时日,能活几时便是几时。

  然未曾想,事情发展到此,卷入的太多。

  不光是公主殿下的失踪,还牵连如此甚广,引得他一时犹豫不定。

  这件事情本就与他们封国与他自己无关,自是不愿牵扯其中。

  “秦大人,我忽然想起来还是回一趟封国的好。待我将这公主殿下失踪一事禀明圣上,再做下一步的决策。”

  秦简道:“大使为何改变主意?”

  “哦,也没什么,只是担心这书信不能及时传至皇上手里,遂还是决定亲回一趟的好。”

  “可包括大使所在,凡是当场在场之人,皆有嫌疑。本官也是公事公办,还望大使请见谅。”他略微作揖道。

继续阅读:肆拾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