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拾叁
月栖迟2018-02-16 21:102,246

  “可笑!倘若本大使执意要走,难不成,秦大人还能强行留我在此?”封国大使毫不客气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大使到了我们南漠,那这一切规矩还需得照本府衙来办。”秦简面无表情,十分严谨。

  大使脸色难堪,似乎是在权衡着什么。

  捕快以手作掩,窃窃道:“大人,不仅仅是这些宫女太监,还有从封国来的迎亲队伍,那些个侍从们要不要小的也带上?”

  他略微沉思,道:“带上来罢。”

  封国大使神色微动,问道:“秦大人,你这是还要审谁?”

  秦简暂未作声。

  没一会儿,捕快便押着几个随从进了公堂。

  “大使,大使!我们绝对没有害公主殿下啊,我们冤枉啊!”

  封国大使见此,面上恼怒,质问道:“秦大人,你为何要抓我封国的随从?他们可是奉了皇命来接公主殿下的,难道秦大人怀疑此事是我封国的人做的。”

  秦简不缓不慢,正色道:“大使稍安勿躁。本官并没有说就是这几人做的。具体如何,还得由本官亲自审问后,才能再做定夺。”

  几个被押的随从被迫跪下,心有不甘,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大使心中不悦,但阻碍过多,只好顺从,道:“那大人就请吧!”

  “大使,大使我们对公主殿下绝无二心的啊!”随从冤道。

  秦简负手走上了公堂上座。

  ……

  西街口,张捕头正带着大量的人手四处搜寻。

  “头儿!我们发现了这个。”有捕快赶来道。

  他摊开手,只见一枚精致的珠钗安稳躺在掌心。

  “这支珠钗,是从哪里发现的?”

  “前边儿有个巷子口,就在那里发现的。头儿,我带你过去。”捕快面上淌着热汗道。

  张捕头点头,带人跟随。

  “就是这里了。”捕快停下,指着道。

  他扫视了一圈,并无发现什么不妥。

  又随意的抬首望了望,却意外的在那灰脏的墙面上,瞧见了浅淡的鞋印。

  “咦?那是鞋印吗?”站在他身旁的捕快诧异道。

  张捕头凑近过去,以指轻触,略微沉思片刻。

  “头儿,这上边好像还有点点粉末……”

  经捕快这么一提醒,他又凑近了近,仔细瞧道:“没错了。”

  捕快问:“头儿,这定是我们所要找寻的飞贼!”

  “公主的珠钗就掉落在此,且这上头还有硫磺粉……这,这肯定就是那飞贼从此处踏过,上了屋顶,将公主殿下秘密带走的。”另一捕快一边上去嗅了嗅,一边说道。

  张捕头保持质疑。

  蓦地,他启声道:“咱们弟兄里,谁手脚灵活的,上那上头瞧瞧去。看看能不能寻到些蛛丝马迹。”

  有捕快自告奋勇道:“头儿,我行,我上去吧。”

  他答应,提醒道:“小心一些。”

  “是。”

  有二名捕快助力,供其踩着肩头至上。

  “兄弟,可小心点啊。”底下仰视着的捕快关切道。

  “没事。”

  说着,便浑身有些颤颤的以手攀着。

  待人落稳后,一行人便等待着消息了。

  其中,有人漫不经心的闲谈道:“咱们三儿可真行,平日里怕高怕成那样。这会儿听说案子需要,立马就首当其冲,麻溜儿的上去了。”

  “是啊,三儿好样的。不过,我们这几个里头,也就他腿脚最利索了,跑的又最快。”

  “你怎么晓得他跑得最快?”另一名捕快问道。

  “这不是平日里比试过嘛。”

  几人说笑。

  张捕头耳中听着,面上却严肃的抬望着。

  “头儿,三儿他行不行啊。”身旁的一名捕快咽了口唾沫问道。

  “你问问。”他偏过头正经道。

  捕快“啊?”了一声,而后点了点头“噢”,对着就喊道:“三儿,那上头有没有什么可疑的踪迹啊,还有你行不行啊,可别掉下去啰。”

  只等了小小会儿后,传来回声道:“暂且没有发现什么,不过我看,那飞贼肯定不会从这里过的。”

  “为什么?”下面的捕快问道。

  “因为公主殿下今日穿得那一身喜服太过惹眼。若贼人带着她跃上砖瓦,岂不是更加的惹人耳目。所以头儿,咱们还得上别处瞧瞧去。”他说着,便拍了拍手上的灰,来到了檐边。

  下头的两个捕快见他要下来,便连忙迎了过去,搭了把手。

  前者稳稳的踩着二人的肩头,下了下来。

  捕快拂了拂身上的尘土,来到张捕头面前道:“头儿,我仔细找过了,这上头什么也没有。”

  一边说,他还一边拍着两边的袖子。

  “你都瞧清楚了?一点贼人的踪迹都没有?这可至关重要。”张捕头说道。

  “头儿,你放心,我都瞧清了,啥也没得。不然,我再上去看看?兴许真落了点也说不定。”他道。

  他沉吟道:“不必了,在此空耗也是浪费时辰。这样,我带一部分人去别处寻,留你们几个在此,若有点消息就来通报我。”

  “是!”

  张捕头离开巷子之前,还匆匆瞥了一眼上头,疑惑加深。

  不能耽误了,绝对不能再耽误了。

  每耽误一时,公主的危险便多一分。

  若是再没点下落,恐怕皇上一怒之下,会罢了大人的官职,责怪他们衙门未能起到好的安保作用。

  但分明他们的人手所能做的措施都做了。

  若非,有内应……

  此想法瞬时从张捕头的脑中冒出,他心里头震撼了一瞬,当即挥之而去,坚毅的带人继续去各处搜寻。

  ……

  秦昭昭等人再度会面。

  “昭昭,你那边可有什么消息?”沈卿远气喘吁吁道。

  她眉头深锁,摇了摇头。

  “那,那怎么办啊,这没个头绪的,要上哪儿去找啊。姑姑她现在一定急死了,连我也得跟着急!也不知道我爹那头得到消息没。”他唉声叹气道。

  “哎,对了昭昭,你爹那边怎么交待啊。现衙门牢房都炸了,那让阿瑶给打晕的捕快在听到巨响后想必早已醒来,肯定跟你爹告状了,你可得小心些。”他面上凝重道。

  秦昭昭闻言,脸色难看。

继续阅读:肆拾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