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拾肆
月栖迟2019-10-26 17:282,306

  “大小姐。”张捕头带着人迎面走来。

  她怔了一下,见到了人,连忙问道:“老张,是有公主的下落了吗?”

  他命身旁的捕快将物事拿了出来,递给她,说道:“这是弟兄们在巷子口里发现的。”

  她拿起来瞧着,诧异道:“这是……?”

  张捕头思索,道:“应该是公主殿下的珠钗。”

  秦昭昭道:“那些公主的侍从们何在?”

  找他们分辨一下就知道了。

  一旁的捕快飞速接话道:“大小姐,他们都在衙门里问审呢。”

  爹爹……

  唉,想起这个事儿,她就头疼。

  本想着送公主出嫁后,再悄悄溜回去的。

  却没想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她现在都脑子乱乱的。

  “老张,我爹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秦昭昭问道。

  张捕头不好说。

  身边的捕快却“嘿嘿”笑道:“大小姐,你可真行啊。”

  她扶额。

  “罢了,不说这个了。我爹他现在忙得怕也是无暇顾及我了。趁现在天还未黑沉,我们继续分头找寻吧。”她说道。

  “好。”张捕头点头。

  转而,秦昭昭又问道:“话说来,你这珠钗是哪个巷子里寻到的?”

  他望向身边的捕快,捕快接道:“哦,回大小姐,是前头的第二个巷子里发现的。”

  沈卿远一直未作声,此番也疑惑道:“怎么会在那里?”

  夜萧为表礼仪,也纯粹于一旁静静听着,并未启声。

  “自然是被掳去的。老张,你们先去别处探探,我跟他们再去那巷子里再瞅瞅。”秦昭昭说着,看了几人。

  张捕头沉吟道:“好。那天黑之前,大小姐,我们就在此处汇合。”

  二人就此敲定。

  分别前,夜萧却盯着一名捕快,问道:“这位小兄弟,可是身子哪有不适?”

  几人闻言,皆转过头去瞧。

  张捕头瞥了眼捕快,见他面上汗意,身子抖索,问道:“怎么了?”

  捕快唇色发白,连忙道:“不打紧,不打紧的……”

  沈卿远疑窦道:“你抖成这样还不打紧,莫不是害了什么毛病吧?”

  捕快身子颤了下。

  秦昭昭见此,立刻圆场道:“谁还没个一点病症的。”

  她拍了拍捕快的肩膀道:“实在撑不住,就回差房里歇歇。”

  捕快有丝慌乱,忙道:“多谢大小姐关切,小的没事。只是老毛病了,受了风吹,这身子就止不住的颤。”

  张捕头欲言,一旁的小捕快却道:“哎,三儿,我怎么不记得你以前有这毛病啊。”

  正说着,忽有人找了过来,气喘吁吁道:“可算找着你了头儿,大人命我过来问问,有没有公主的下落了。”

  “还没有。”他面上难色。

  “……大,大小姐!”那来的差役一看,险些给吓到。

  秦昭昭不自然的低了低头,手指缠绕着头发,轻咳了一声。

  差役还在震惊中,张捕头却伸手拦在他眼前,道:“行了别看了。”

  “是,是。”差役沁着个头。

  “回去告诉大人。公主虽未寻到,但也并不是一无所获。”他的眼神定在了珠钗上。

  差役望去,眼中亮了亮,领命道:“小的明白。”

  正准备转身离去,秦昭昭却唤住了他。

  “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差役小心翼翼问道。

  “没别的事,就是……”她摸了摸鼻翼,眼神瞥后道:“千万别跟我爹说。”

  最后一句,声细如蚊。

  “啊?说什么。”差役懵懵的。

  她无奈,一副看白痴的眼神。

  差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着“噢噢”两声,讨好的笑道:“晓得,晓得。”

  秦昭昭摆了摆手,人便走了。

  “大小姐,那我现在就带人过去了。”张捕头说道。

  她点了点头。

  他招手道:“走!”

  捕快们动身。

  方才那名叫三儿的捕快也平稳了下来,紧跟着走了。

  夜萧淡淡的收回了眼神。

  秦昭昭看着心中疑惑。

  阿瑶见人都走后,就从一旁隐蔽之中显现了出来。

  “阿瑶姑娘,委屈你了。”她有些抱歉道。

  “没什么。我本就是隐卫,不轻易显露人前。”

  沈卿远则打断道:“那你现在怎么出来了啊?你跟着我们的时候,不都是显露人前的么。”

  阿瑶语塞,也懒得搭理他。

  秦昭昭从中调和道:“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公主现下还下落不明,所以你沈大公子,就正经一点吧。”

  “我很正经啊。”沈卿远无辜道。

  她干脆也不想跟他多费口舌了,直接对着两人道:“夜公子,阿瑶姑娘,咱们去那巷子里头看看吧。”

  “好。”夜萧答应。

  “哎,你们……哼!”他独自愤愤。

  秦昭昭等人走了一小段路,阿瑶默默回首瞧了他一眼。

  沈卿远气的不得了,但还是忍不住追上去道:“等等我啊!”

  ……

  到了捕快所说的西街第二巷口后,阿瑶风似的跃上了屋顶。

  “这里,什么都没有啊……”秦昭昭蹙眉道。

  地上都是干净的,也无任何堆积物,前后通自大街,只有两旁是砖瓦屋。

  夜萧缓缓蹲身。

  她也跟着低了低身子,循着他目光所及之地,探索着。

  “头发。”秦昭昭捡起一根道。

  沈卿远顿时想到了什么,连道:“那日,那日我们在老街旧宅里,门前也是有很多头发的!还很长。”

  见她木然,他又紧张道:“就是那个啊,门前还有个很深的地道的,你们忘了吗。”

  ……这两者,会有什么关联吗?

  “昭昭,这一定是公主的头发。还有这珠钗肯定也是,所以,我们只要一路寻着,看看还有没有掉落的碎发,就可以知道公主被掳去哪里了!”他补充道。

  说着,阿瑶从屋顶上飞下。

  夜萧问:“如何?”

  她摊开了手。

  一团杂乱的碎发。

  秦昭昭的瞳孔瞬时收缩。

  “你看你看,我就说吧,还是头发。那掳走公主的贼人肯定是从屋顶上飞去的,看来这家伙轻功不浅啊。”沈卿远分析道。

  “可是,你怎么知道就是公主的碎发?为什么不是别人的。”她问道。

  “不管是谁的,咱们寻着踪迹过去,探探不就知道了。”

继续阅读:肆拾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