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拾伍
月栖迟2018-02-19 21:032,318

  秦昭昭欲言又止。

  夜萧旁听了会儿,建议道:“不如秦姑娘与沈公子留在此,我与阿瑶再去那老宅探探吧。”

  话说至此,关于这个老宅,她想起了那夜从阿瑶客栈里逃出的假更夫。

  若不是心中有鬼,又怎会心虚害怕,想要逃脱呢。

  那飞檐走壁的女贼或许就是老宅的主人,只是她身手太过矫健,凭她与沈卿远的四条腿,未能抓到她。

  如果两个案子是有关联的,那就说得过去了。

  “只是……”秦昭昭有些为难道。

  夜萧见此,仿佛堪破了她的心思,宽慰道:“我不在的这几日,阿瑶已经将事情都告诉我了。”

  “对不起公子,是阿瑶办事不力。”她站了出来,满心自责的跪下。

  他将人扶起,淡淡道:“事已至此,不必太过介怀。此事也不皆是你的过错,我也有疏忽。”

  秦昭昭也跟着安慰道:“是啊阿瑶姑娘,是那些同伙太狡猾了。”

  沈卿远兀自想着,越发觉得不对劲,推测道:“依我看,这两个事情一定是有所关联的。你们想想,那么深的地道里,却森寒无比。下头到底有什么东西,还未知。这样一条荒街老宅,竟还有人秘密居住,而且还扮作早已无人的假象……”

  “还有,我们也追了过去,确实有人居住,在那宅前发现了许多像现在一样的碎发,从中伴有少量干掉的血迹。只是我们潜伏已久,那贼人听到同伙暗号,见了我们就逃了。若没做亏心事,怎的就怕人瞧见?至于那假更夫,充其量就是个放哨的。他们一定是在干着什么见不得的事情,只可惜没能问到些什么消息。”

  沈卿远的眉头拧了起来。

  一抬头,就瞧见几人正匪夷所思的看着他。

  “怎,怎么了?”他问:“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想到,你这正经起来,还挺有一套的。”她打趣道。

  “得了吧,昭昭,我怎么感觉你是在骂我呢。”他动了动嘴道。

  “我可没有。”

  话落,秦昭昭恢复正色,对夜萧道:“夜公子,我与你一同去吧。”

  未等人回话,沈卿远提议道:“干脆我们就都一起过去吧,反正这边也没什么线索。”

  阿瑶面上依旧冷态,她冷不丁出口道:“你去管什么用。”

  不等他说话,秦昭昭就附和道:“是啊,你就留在这里吧,也不用那么多人去的。万一老张那边有什么新下落,找不到人怎么办?”

  “你,你们这是孤立我啊,集体孤立我。哼!”沈卿远面上不高兴。

  阿瑶一副嫌弃的样子,忍不住道:“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么。”

  秦昭昭道:“是啊,是啊……习惯就好了,他就这副德行的。”

  夜萧轻笑了一声。

  她望去,见他满脸笑意,一怔。

  阿瑶捕捉到了这份微妙,开口道:“公子,我们快走吧。”

  他却缓声对她道:“秦姑娘,走吧。”

  秦昭昭“啊”了两声,回过神来,对于自己方才的模样有些失礼,轻咳一声道:“好。”

  沈卿远心中委屈不已,只得默默看着几人离去。

  没办法,他即便再怎么不愿,也还是要留下来的,这点责任感还是要有。

  “什么夜公子的,叫起来这么顺口。这才没认识多久呢,我和昭昭才是关系最好的!该死的夜萧,你休想打昭昭的主意!”他哼声,满是幽怨的嘀咕着。

  这里,这里有什么好守着的!

  一阵风吹来,他冷的一个哆嗦,抱住了双臂。

  ……

  “三儿,你可好些了?”一路走着,身旁的小捕快关切道。

  “好多了。也没啥事,不用担心。”名叫三儿的捕快说道。

  张捕头走着,回忆起方才夜萧的话,隐隐觉得有些奇怪。

  暂且不说这位俊逸的公子从何而来,见他周身气质不凡,也绝非好管闲事之人。

  怎的就关切起他衙门里一个小小的捕快来了?

  连素日里与三儿最要好的李四也未曾发觉有恙。

  如此想来,这位姓夜的公子,洞察力也绝非常人所有,看来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了。

  这样的人,真让人捉摸不透,也不知大小姐是如何与他结识的。

  大小姐的身份敏感,城中有目的想接近大小姐的世家子弟不在少数。

  他这着实有些担忧。

  想着,张捕头命一旁的捕快凑过来,暗暗道:“方才那人的模样瞧清了没有?”

  “哪,哪个人啊?”捕快问道。

  “就是那模样俊俏的公子。”

  “噢噢,头儿,怎么了吗?”

  蓦地,捕快想到了什么,十分震惊道:“难不成,头儿,你……”

  张捕头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脑后道:“跟了我这么久!我是那种人吗?”

  捕快悻悻然,嘴中小声嘟囔道:“我这话还没说完呢,怎么就知道我要说什么。”

  “什么?!”他瞥了过去。

  “没,没什么头儿。”

  “去,想法子打听打听,我要知道这人的底细。”他正身,眼神看向前处道。

  “这,这有点难度啊头儿。你还不如让我去帮忙跑路呢。这个……嘿嘿,这个小的倒是行。”

  张捕头盯了他一会儿。

  捕快笑容骤歇,连忙道:“是!小的明白,等回去了,小的就给头儿打探打探去。”

  沉寂了片刻,他转过头去,问着身后跟着的人:“还哆嗦么?”

  捕快三儿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虚了虚,连忙笑脸道:“不,不哆嗦了,谢谢头儿关心。”

  身旁的李四捅了捅他的胳膊,问道:“我是跟你一同进衙门的,我怎么没发现你有这毛病。”

  “这毛病它时好时坏,什么时候发也不清楚,就想发就发了。这回也是赶巧,让你们给瞧见了,我本是不打算说的,让你们担心。”

  “兄弟,别提这些,大家进了衙门就是自家人,别见外。关切关切也是应该的。”李四拍了拍他的肩膀。

  捕快三儿浓黑的眉头一皱,很快便掩饰了下去。

  “咋了,还没缓过来呢?”

  “不是,前几日受了点伤,还没好呢,你这一拍,给我拍疼了。”他揉了揉道。

  张捕头在前头走着,耳朵微动。

  李四疑惑,“啥伤啊?你什么时候受的伤,我怎么不知道。你这小子,怎么什么都瞒着我,咱们还是不是兄弟了。”

  说着,还有些生气的样子。

继续阅读:肆拾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