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拾陆
月栖迟2018-02-20 20:342,149

  捕快三儿一时语塞。

  而秦昭昭等人正前往废弃沉沉的老街。

  “那地洞十分森寒,从上头瞧下去是深不见底的。我们还需要长一些的绳索。”她顾虑道。

  阿瑶出声道:“不必,我一人下去即可。”

  “不行,阿瑶姑娘,这样太危险了。”她停下来道。

  夜萧抿唇,道:“那就依秦姑娘所说。现在天色还未晚,我们准备绳索的同时,还需准备几个火折子备用。”

  秦昭昭点了点头,道:“这我倒是没有想到,还是夜公子考虑周全。”

  阿瑶见自家公子都发话了,也就没有再多说。

  但心中也是隐隐欣慰,觉得公子关切她。

  于是,几人在店铺里购置了几个火折子与够结实的绳索后,便来到了那日所蹲守的旧宅处。

  “公子,我先进去探探。”阿瑶机警道。

  夜萧轻轻颔首,后者便一个轻巧的跃进了墙内,无声落地。

  秦昭昭也没闲着,上回在此宅前发现了奥秘,这回想再找找,兴许还能发现什么线索。

  她低身,扒开眼前碍事的杂草。

  阿瑶步步谨慎的侧身进了荒废的园子里,一进园内就一股隐隐的寒气袭来。

  这所老宅背阳,常年晒不到日头,遂阴气重了些。

  正专注着,忽有一只乌鸦飞来,叫了几声,停驻在枯树枝头。

  她瞥去了一眼,并未太过注意。

  一刻的钟头,阿瑶已经将整个宅边打探无余,并未发现什么。

  “阿瑶姑娘,如何?”秦昭昭见人影落地,上前问道。

  她轻轻摇头。

  正欲言,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乌雀又飞了进去。

  夜萧走动了几步,心下思虑。

  “哪来的乌鸦?”秦昭昭来到他身边,一同望道。

  阿瑶上前道:“里头也有一只,莫非,这里有什么腐烂的东西,才引得这乌雀来?”

  她点头思忖道:“有道理。”

  “夜公子,你有没有闻到……有一股淡淡的香气。”秦昭昭轻嗅道。

  其实上回过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

  他思索片刻,道:“恕夜某冒昧一句。不是姑娘身上的体香?”

  她一愣,望向阿瑶道:“阿瑶姑娘,你身上擦香了吗?”

  阿瑶摇头。

  那就奇怪了,她也没有擦什么粉,身上哪有什么香味啊。

  阿瑶姑娘没有,那夜公子,就更没有了。

  她一直都以为是阿瑶姑娘身上淡淡的香气。

  觉得她虽然面上冷淡,但到底是女子,终究还是爱些体表的。

  “这么说,这香气,并非是秦姑娘身上所发出的?”夜萧蹙眉道。

  秦昭昭道:“不是我。也不是阿瑶姑娘,那就是……”

  一言落下,三人皆侧身望向了面前的老宅门。

  浑身不战而栗。

  夜萧面色凝重,眼神暗示。

  阿瑶收到示意,一个轻功翻进,将宅门打开,容二人进去。

  辗转进了正屋,她丝毫未犹豫的,徒手劈开了锁头。

  木门吱呀打开的瞬间,一股香臭之气混杂,扑鼻而来,呛鼻不已。

  秦昭昭表情痛苦,抬手遮掩眼前,强烈的呛喉道:“咳,咳……这,这是什么难闻的味道。”

  夜萧从身上拿出一张方帕,递了过去。

  她接过捂住口鼻,道:“谢谢。”

  阿瑶见此,心中不悦,将自己的纸帕递给他,道:“公子,给。”

  他却是不要。

  她的手僵了僵,默默收回。

  夜萧道:“你用吧。”

  “……是。”阿瑶自行捂住口鼻,还满是担忧的瞧着自家公子。

  秦昭昭有些过意不去,想要还给他,但拿下帕子的一瞬间,一种呕吐之意袭来,只能又重新掩上。

  “夜公子,你没感觉吗?这味道,真的很难闻。”她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但看着夜萧却只是淡淡的,似乎并不受这怪味干扰。

  “是腐烂的味道。有人想利用香气来掩盖腐味。”他不紧不慢的开口。

  “什么?!”秦昭昭震惊。

  阿瑶虽见惯了大风大浪,但到底这恶臭与香气相交,还是难以忍受。

  她担忧道:“公子,你还是用我的手帕吧。”

  夜萧似乎没有听见她在说话,只是脚步轻抬,目光锁定了某处,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

  秦昭昭心中疑虑,小声问道:“阿瑶姑娘,你们家公子是有什么隐疾吗?哦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看他,似乎并没有被这怪味所扰。这味道非常人所能及,所以我觉得他是不是,鼻,鼻子哪里……”

  阿瑶本就因手帕这岔心头不悦,这厢听她如此说,更不愿意回她。

  秦昭昭看她的模样,心想着自己也没有什么地方惹到她。

  怎么阿瑶姑娘就看起来像是在生她气似的……

  正想着问她,就听到一声物件被移动之声。

  “公子。”阿瑶上前。

  夜萧正尝试着转动瓶身。

  秦昭昭捂着口鼻,胃中有些翻搅,头也晕晕的。

  她本就对香味敏感,幸亏有他的帕子。

  虽不能完全遮掩怪味,但也好受许多。

  “夜公子,这瓶身,有什么问题吗?”她仔细凑眼瞧道。

  夜萧又反方向的转了一圈,发现并无任何变化。

  他见到墙上的壁画,抬手掀起,拍了拍。

  秦昭昭见他入神,也不再打搅,学着他点的,在房内各处轻轻敲打着。

  阿瑶问道:“公子,这里有什么暗室么?”

  等待了一会儿,他望着墙壁道:“有。”

  “公子怎么会如此确信?”她不懂。

  秦昭昭打断道:“夜公子,发现什么了吗?”

  夜萧转过头,正色道:“这屋内,一定有通往某处的机关。”

  “你是说,密室?”她凝重道。

  前者点头。

  “那这腐烂之味,会是从什么上面传出来的?”秦昭昭紧张问道。

  夜萧没有顾虑的,严肃凝视着她,微微启声道:“尸体。”

  她踉跄了一步。

继续阅读:肆拾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