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拾柒
月栖迟2018-02-22 11:112,179

  所以她闻到的这阵古怪之味,是……

  阿瑶抢先道:“公子,那……”

  夜萧打断,示意她不要作声。

  秦昭昭明白了。

  这里头一定暗暗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香气与腐尸之味的结合,若香气浓烈,就能抑制住那轻腐味。

  而乌鸦最是激灵,专寻腐味,所以才会落在枝头,接二连三飞进。

  在外头的他们,由于距离太远,未能闻到什么怪味。

  待打开这扇封锁的门后,香气与腐味相交而来,便能闻个仔细了。

  “所以夜公子认为,这里一定有机关,能够通到另一间密室。”秦昭昭严肃道。

  夜萧点头,道:“不错。”

  “那我们快些寻吧。”

  ……

  一番摸索之下,她的手指无意触到一块凹凸不平的地方。

  疑窦间,她缓缓将手放上,轻按了下去。

  哪知一瞬间,秦昭昭根本来不及反应,惊叫一声,身子就要下坠。

  “秦姑娘!”

  夜萧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阿瑶见势,急急道:“公子!”

  她立即搭把手过去。

  千钧一发间,二人胆战心惊的,齐齐将秦昭昭拉了上来。

  在脱身的那一刻,机关迅速闭合,恢复原样。

  差一点,就差一点点了!

  “谢,谢谢……”她有些惊魂不定道。

  夜萧顺着她方才所在的方向,起身探寻。

  秦昭昭喊道:“别碰!”

  她紧跟着起身,解释道:“我方才,就是触了这块凹凸不平之处,才启动了机关,险些掉下去。”

  阿瑶闻言沉思,道:“果然别有机杼。”

  “这屋内,处处都是隐秘的机关。若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要是,要是能找到一个会破解这些机关之术的高人就好了。”秦昭昭一边走动着一边说道。

  蓦地,夜萧开口道:“我倒是认得一位,会些奇门遁甲之术的老者。”

  她的眼睛亮了亮,忙不迭凑过去道:“真的?那老者现何在,也不知能不能请他过来一趟呢?”

  他沉吟道:“老爷子脾性有些孤僻,不喜旁人搅绕他的清静。”

  秦昭昭皱眉,道:“也是,但凡世间怪才,都是有些脾气的。那这位老者,怎样才能请的动他呢?”

  她满是希冀的眼神望着他。

  夜萧凝着她,淡淡道:“早年间,老爷子曾承过我一份人情。现下,也该是让他还了。”

  她诧异道:“想不到夜公子竟与这怪才打过交道,还帮过他。”

  见他不言,她又笑道:“那我这又算不算凭白欠了夜公子一个大人情?”

  他回笑说:“举手之劳罢了。”

  二人相视一笑。

  阿瑶看着心中添堵,开口道:“公子,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快出去吧。”

  夜萧点头。

  秦昭昭离开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竟莫名习惯了那味道,连帕子都忘捂着了。

  她看着手中的帕子,说道:“夜公子,多谢。你的这块帕子,待我回去洗净了,再归还给你。”

  “秦姑娘,不用客气。”他淡淡一笑。

  气氛有些微妙。

  阿瑶说道:“公子,秦姑娘,我们去和沈公子汇合吧。”

  秦昭昭点点头,道:“好。”

  ……

  这厢,沈卿远正无聊的踢着小石子,一边瑟瑟发抖的冷道:“还,还不来。我都要在这小巷子里冷死了,这作妖的风就往这儿灌。”

  说着,他还抱紧双臂,嘴中念念道:“嫌弃我,就是嫌弃我。才把我丢下的。”

  “不就是一个破巷子口嘛,有什么好守着的。钗子掉在这儿,难不成公主就藏在这儿啊。前后都是大街,上有青天的,往哪儿藏呢。”

  他一面抬头,一面翻了个白眼。

  这么漫不经心的看着看着,沈卿远忽然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

  等等,方才阿瑶那个冷女人飞那屋上头瞧过了,发现了一些碎发。

  这说明什么?

  如果那飞贼是带着公主,从上头跃过的话,这是没道理的事情。

  公主出嫁当日,一身红火,十分惹人眼。

  即便街上百姓早已被遣散,都会有人悄悄在自家门口开着点小窗偷瞧着。

  所以,谁会那么傻?

  可,那就说不通了,钗子就是在这儿掉的,还有些碎发,定是挣扎的时候落下的。

  现在又是秋分之季,听闻女子发丝落得极厉害。

  没准儿,也有可能是掳走公主的贼人,故意将公主珠钗落下,好趁此误导衙门的人,拖延时间也说不定。

  正想着,他突然道:“坏了!”

  他府里的小厮呢?

  ……

  秦昭昭等人赶过来的时候,就瞧见沈卿远原地来回走着,看起来还有些焦急的样子。

  她悄悄的猫腰过去,重重一拍他的肩膀,见他吓得魂都没有了,就觉搞笑不已。

  夜萧在身后走来,见她还如此童真,不免失笑。

  “哎呀昭昭别闹了。”他面上焦急道。

  “怎么了?”她的笑容骤歇,凝眉问道。

  “就是先前,我府上的那小厮,一直跟着我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人没了。我估摸着,肯定是回去给我爹通风报信去了。”沈卿远拍着手背道。

  “你,你先别急。要通风报信也是报的公主失踪一事,指不定你爹现在忙着进宫,没空搭理你呢。”她宽慰道。

  他闻言,眨了眨巴两眼,道:“对哦。”

  秦昭昭无奈。

  “有什么情况没?”她问道。

  “没有啊,你那边呢。”沈卿远努了努嘴。

  夜萧与阿瑶走了上前。

  她道:“我们进去了老宅,发现其中藏有机关之术,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现下就是要寻个高人来破解。”

  “高人?找本公子啊,本公子认识不少高人呢。”他满脸自豪道。

  “不必了,夜公子已经找到人选了。对了,老张他有没有过来过。”秦昭昭问道。

  沈卿远摇摇头,“你还说呢,把我丢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那风口灌的,可把我冷死了。”

继续阅读:肆拾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