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拾捌
月栖迟2018-02-23 10:002,272

  “我是让你在这儿等老张送消息来的,这不就怕咱们人都走了,他找不到我们吗?谁把你丢下来啦,你当是玩呢?”她呛声道。

  他一时语塞。

  末了,夜萧打断二人道:“秦姑娘,沈公子。夜某倒是有一个提议。”

  “是什么?”

  二人异口同声问道。

  ……

  “开门!开门。”沈卿远拍着面前老旧的木门喊道。

  “哎呀你走开,敲门不是这么敲的。你能不能好声好气一些,别让人给你吓着了,还以为是打劫的。”秦昭昭挤开他道。

  他悻悻。

  “有人吗?有没有人。你们不要怕,我是衙门里的人,不会害你们的,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下你们,不知可否开下门呢?”她一边轻敲着,一边附耳倾听着道。

  沈卿远一听,唉呀一声道:“昭昭啊,你笨哪。你这样一说,他们就更不敢出来了。”

  正纳闷着呢,忽见着木门缓缓开启,一位老婆婆眯着眼睛,似乎目无聚焦的仰视着问道:“是谁呀。”

  “老婆婆好。”秦昭昭一边道着,一边疑惑的瞧着她的眼睛。

  “别看啦小姑娘,老婆子我的眼神没问题。”她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

  呃,真的没问题吗……

  “咳咳,老婆婆,我,我在这儿。”她伸出手,让她感知到自己。

  “噢,噢。”老婆婆抓了抓她的手。

  秦昭昭有些尬意。

  “唉,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看远处的倒跟明镜儿似的,看近处的,就糊的很啦。”

  “没事的老婆婆。”

  正谈着,她这面子也软的很,还不知道怎么开口。

  偏偏老婆婆这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住,她也不好打断。

  正停顿间,夜萧问道:“不知老人家可瞧得清那前头巷子口处?”

  他说着,指了指。

  老婆婆凑近了几步,眯了眯眼,点头道:“看得清,看得清。”

  几人对视一眼。

  秦昭昭问道:“那老婆婆,你今日可有瞧见,那巷子口有出现过什么奇怪的人。又或者说是,可发生过什么怪异之事?”

  话落,老婆婆想了下,指着说道:“有啊。”

  几人面色凝重。

  “是……什么?”她咽了口唾沫,认真的听着。

  老婆婆道:“先前有位公子站在那儿,站了好久,我也不知道他在那儿做什么,抱着个双臂,就像这样……”

  秦昭昭看着老人家模仿着。

  “就是这样了,好像看起来很冷呢,定是在外头做了什么坏事,不敢回家了,也怪可怜的。唉,可把孩子冻死了,你说那巷子口那么阴,风灌进去得多冷啊。”

  沈卿远不自然的咳嗽了几声。

  “你干嘛?”她斜眼过去。

  “是我啦。她说的是我。”他小声说道。

  秦昭昭无言。

  “老婆婆,那……除了这个,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呃,别的让你感到特别奇怪的事情呢。”她耐心问道。

  看他们如此正经的样子,老婆婆疑惑道:“姑娘,你们问这个做什么呢?”

  夜萧笑了下,道:“老人家,没什么大事,只是丢了样东西,遂想来打听打听。”

  “噢,噢……我,我可没捡到什么东西呀。”老婆婆紧张道。

  “哦对了,对了。”老人家忽道:“我想起来了。大约是未时初刻的时候,我在屋子里呀给我的大儿缝裤子。就听到,听到有人在闹事啊。”

  “闹事?”

  “是啊。”

  老婆婆陷入了回忆:“当时,我听见了声音就去外头看了。见到好多的人围在一起,不知是在吵嚷什么,后来竟还打起来了。不过,也就一小会儿。”

  秦昭昭沉思。

  “请问,他们大约吵了多久?之后呢。”夜萧问道。

  老婆婆道:“我看了会儿,也就回屋去了,心想着不是什么大问题,这种场合啊也过不少了。后来,我又缝了会儿裤子,再开门看的时候,人就没啦,我觉得很奇怪。”

  “那,那再后来呢?”沈卿远问。

  “再后来……就有衙门的捕快来了,估摸着呀,就是为了那件事情,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呀。”

  秦昭昭回过神来,忙不迭对老婆婆道:“谢谢你老婆婆。我们知道了,打搅你了。”

  “不妨事儿,不妨事儿。”

  临行前,夜萧转身,从身上拿出东西托在了老人的手中,对他温声道:“老人家,这个你收好。就当今日未曾见过我们,也莫与旁人道。多谢。”

  老婆婆要推辞,但见他们已经走了,自个儿腿脚也不利索,走不动,便作罢了。

  走在路上,秦昭昭一直沉默的很,还在思忖着方才老人家的话。

  沈卿远捏着下颔,努了努嘴道:“昭昭,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觉得啊。”她漫不经心的应了句。

  又走了几步,夜萧忽停顿。

  “秦姑娘,天色有些不早了。”他微微抬眼望了望天色道。

  秦昭昭闻言,忽得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让他陪自己忙活一整日的,现下都忘了时辰,连忙歉道:“不好意思啊夜公子,让你和阿瑶姑娘,陪我们折腾了一日。”

  连一口水都没喝,午膳也没用。

  想到这里,她心中更加自责了。

  “秦姑娘莫要多想,只是夜某想着,趁此去请一请那精通奇门遁甲之术的老者。若天黑多有叨扰他,实为不妥。遂再三思虑,才与姑娘开口的。并非是不想夜某帮姑娘继续打探。”夜萧坦然道。

  秦昭昭提议道:“那要不明晨再去请吧?今日多有劳夜公子与阿瑶姑娘,不知你二人能否赏个脸,我想请你们去那酒楼用晚膳,也算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了。”

  沈卿远附议道:“我肚子早就饿了,前胸贴后背的,你看你看。”

  他说着,还拍着自己扁平扁平的腹部。

  “要我说,再怎么找人也没必要这么找下去。公主殿下虽然尊贵,可我们也是人肉长得呀。再说了,不还有衙门和宫里皇上的人在寻吗?我爹那边,想是也有所行动,咱们就先去搓一顿,吃饱喝足了再来找人,岂不是更好?”

  夜萧沉吟。

  “吃顿饭膳而已,一会儿会儿又耽误不了什么。难不成,你们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沈卿远对着他与阿瑶之间,眼神游来游去的。

继续阅读:肆拾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