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拾玖
月栖迟2018-02-24 07:122,143

  “说什么呢你!”秦昭昭打断道。

  他努了努嘴。

  “夜公子,阿瑶姑娘,请你们不要见怪。他这人呀就是这样,嘴贱,又没个正形,你们不用管他的。”她干笑着。

  说完,她还狠狠瞪了沈卿远一眼。

  夜萧抿嘴,笑道:“既如此,秦姑娘的一番美意,夜某也不好再推辞。”

  话间,忽有一行的带刀便衣匆匆的走着,目视前方。

  “咦。”沈卿远上前几步观望。

  秦昭昭循声,问道:“怎么了?”

  “这是哪儿来的行头?”他疑窦。

  阿瑶见此,小声提醒道:“公子。”

  待那行人拐弯之时,夜萧不经意的微微侧身,背对。

  “是啊,未曾见过呢。难道,会是皇上从宫中派来的侍卫?不过,看着也不像。”秦昭昭摸着下颔思索道。

  沈卿远漫不经心道:“管他呢,反正人手足够就行。”

  她点了点头。

  ……

  戌时二刻。

  家家户户早已夜深人静,但来来去去的捕快们却丝毫没有懈怠。

  秦昭昭与几人分别,回到了衙门里。

  现下就等着夜公子能请来老爷子,之后就一切好办了。

  正想着。忽闻得一阵细索声响,她提高了警惕,侧身在门边。

  这个时候了,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只见一人形佝偻着身子,迅速的埋好物事,拍了拍手,拂了拂灰尘,准备走人。

  “去哪儿?”秦昭昭一个闪现出来,阻拦道。

  那人吓得魂飞魄散,大汗淋漓,第一反应便是逃。

  她慌了,指着人的后背就喊道:“站住!”

  秦昭昭追到,一把揽过他的肩头,强迫他转过身来,问道:“你是谁!鬼鬼祟祟的在衙门里,想要做什么。”

  “大,大小姐,是,是小的。”捕快三儿悻悻道。

  她诧异十分,连忙松开手,说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我肚子饿了,但看着大伙儿都那么尽心尽力的,又不好先早退。所以就,就……”

  “所以你就躲着儿偷懒呢。”秦昭昭说道。

  捕快三儿连忙道:“大小姐,你,你可千万别和大人说啊。小的这就去了,不敢多偷懒,就想垫垫肚子。小,小的这就去,这就去。”

  他说着,就脚底抹油的溜了。

  秦昭昭本欲拦住他的,但想了想,方才她在暗处,亲眼瞧见他好似往地下埋了什么东西。

  “再让我看到你回来偷懒,我就跟老张说去了。”她对着捕快的背影佯势喊道。

  “知道了大小姐。”捕快三儿说着,声音渐远。

  她趁此,回到房内,取了灯盏。

  小心翼翼的来到方才捕快埋东西的地方。

  “到底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偷偷摸摸的。”秦昭昭一边照着点儿,一边以手扒着土道。

  她挖了又挖,发现根本没有看到什么。

  奇怪了,怎么会没有呢。

  她将灯盏放下,两个手扒着土。

  一番功夫后,秦昭昭揩了揩额间汗,放弃了。

  躲在暗处的捕快三儿,看到了这一幕,眼睛亮了亮,悄然离开。

  她起身叉着腰,又将灯盏拿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也不知藏了什么东西,竟找不着。或许……是我看错了吗?”

  秦昭昭纳闷。

  ……

  宫中。

  一声清脆的瓷杯碎响,上头坐着的人怒道:“朕养你们这群饭桶做什么!你们连公主都保护不了,朕还能指望你们来保护朕?!”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废物,全都是废物!还不快再去找,若是找不到,你们就通通回来以死谢罪!”

  “是,是。”

  一旁的大监迟疑了会儿,走了上前,低声劝慰道:“皇上,您消消气。”

  “消什么气?朕现在是在担心公主!”皇帝深深的叹了口气,眉间阴郁。

  大监动了动嘴,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直说,吞吞吐吐。”皇帝瞥了他一眼。

  “皇上,这,封国那头……”大监说着,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天子的脸色。

  “你去替朕安排人过去一趟吧。”他有些不耐烦道。

  大监顿了顿,道了句,“是。”

  ……

  暮沉黑沉。

  夜萧脚步轻抬,耳旁生风,侧面突来一阵飞剑。

  “公子小心!”阿瑶挥手打去。

  “何人敢在此搅我清静。报上名来。”里头阴风阵阵,木门瞬即而开。

  说话人之声十分低沉。

  “独孤前辈。晚辈夜萧,多有叨扰。”他低颔作揖。

  夜萧?

  独孤老爷子眼神一转,后放缓声道:“进来罢。”

  他不动声色的伸手关去了布置的机关。

  “公子,我们进去吧。”阿瑶道。

  夜萧点头。

  正要走近时,里头传来警告之声道:“除了夜公子,我不希望有其他人能够随意进来我的宅处。”

  阿瑶听此,心有怒意,就要上前。

  却被他制止,对她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阿瑶知道了。”她垂了垂眼睑,退后几步。

  夜萧走进,机关重新开启。

  阿瑶虽不服心,但也只好候在外头。

  以公子的身手,应是不会出什么问题,但她始终是不放心。

  她担忧的望着已经闭合的门,心中甚为费解。

  公子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帮秦姑娘?

  难道……公子喜欢秦姑娘?

  不,不会的。公子不会的,毕竟她跟随了他这么久特,也从未见到他对哪家的姑娘动心过。

  甚至,连正眼都未曾瞧过人家姑娘。

  这不禁曾让她深深怀疑过,公子是不是……并不喜欢女子?

  想到这儿,阿瑶又摇了摇头,不可能的,不要多想了。

  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她了解公子,他做什么都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更何况,公子的身份,又这样特殊。

  或许,他在帮秦姑娘的同时,也是在帮他自己吧。

继续阅读:伍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