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拾捌
月栖迟2018-02-13 15:122,240

  沈卿远指着道:“这,这洞呢?”

  “这么深,你跳下去看看?”她努了努嘴。

  他悻悻然道:“不用不用,你们进去吧,我就在这看着。”

  秦昭昭想这样也好,万一凶手真的藏身在里头,又通过这个洞从里头出来,还可以抓个现行。

  但看这缩头缩脑的样子,一个人敢么?

  夜萧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出声道:“阿瑶,你在外头候着。”

  “不行公子,太危险了,阿瑶要在公子身边保护。”她急道。

  “我的功夫在你之上,不需要你的保护。”他道。

  阿瑶最怕公子说这话,当初她也是死皮赖脸才让公子收留她,为了留在他的身边报答他对自己的救命之恩。

  但公子一向说一不二,她必须服从命令。

  “是。”

  沈卿远沾沾自喜,蹲了下来,盯着洞口问她道:“你和你们家公子是怎么认识的啊?你为什么要待在他身边做个女侍卫啊,他不是说功夫在你之上么。”

  阿瑶站着望着洞口发神,冷冷道:“跟你无关,你废话太多了。”

  “这么凶,不说就不说呗。”他嘀咕着,撑着脑袋坐了下来,守着洞口。

  这里头又黑又深的,也听不到任何声音,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光景?

  秦昭昭与夜萧走了进去,就感到一片冷气传来。

  这座旧宅看起来荒废了多年,没有人居住,那外头的洞口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仅仅是当年的人造的,一切都是巧合么?

  “秦姑娘,小心。”他将她揽在后头,自己走在前头。

  她点了点头,眼神四下望着,默默跟在他的身后。

  院子里杂草丛生,枯草一片。

  前头有一道门,但上头却用锁牢牢得锁住了,进不去。

  两人相视了一眼,将目光放在那锁头上。

  秦昭昭伸手摆弄了一番,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

  “或许这里真的没有人住。”她开口道。

  夜萧抬眼望了望。

  她忽然灵机一动,道:“会不会还有什么偏门可以进去?”

  他飞身上了屋顶,走在砖瓦上。

  秦昭昭在这个时候四处打量,在院子里前后都找了找,什么收获也没有。

  夜萧揭开瓦砾,低头眯眼看着。

  片刻,他将瓦掩上,从上头飞身而下,对着她说道:“确实无人。”

  “你怎么知道的?”她问。

  “里头空无一物,显然是搬空了。”

  秦昭昭噢了一声,说道:“那外头的洞口,也只是多年前,这家主人秘密造的?和这个案子无关吗?”

  夜萧沉吟道:“也不尽然。”

  沈卿远在外头喊道:“你们探好了没啊?”

  二人无奈对视一眼出来。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他起身问道。

  秦昭昭叹了口气,说道:“回去再说吧。”

  将一切都负责还原到一开始的模样后,离开了这所阴森的旧宅。

  走在街市,日头照在面上,沈卿远说道:“方才都快要冷死了,还是有日头的地方暖和。”

  没有人应声,他看过去,两人都在沉思着,阿瑶则是依旧平淡着个脸。

  不是吧,这两人是不是中邪了。

  从那旧宅子里出来后,到现在他们还在出神的想着什么,一言不发的。

  难不成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你们怎么不说话?”沈卿远问道。

  秦昭昭将方才里头所见告诉了他。

  “门是锁住的,里头是空的?那就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肯定没人。至于那外头的洞口嘛,估摸着是早几年前就有的了。”他道。

  “我在想,外头的洞口,是通向哪里的?如果是通到里头的,那一定有暗阁。假设里头有人住,他为了掩饰,将这周围的一切都布置成无人居住的模样,也不是没有可能。”她分析道。

  “秦姑娘所说,有几分道理。”夜萧附和。

  阿瑶想了想,问道:“公子,要不要我再去一趟。”

  不等他回答,秦昭昭停顿脚步道:“不用了阿瑶姑娘,那里现在还是个未知。我怕会有些危险,还是找些帮手来吧。”

  帮手?她疑惑的看了看自家公子。

  夜萧道:“秦姑娘指的是,衙门里的捕快。”

  沈卿远连忙道:“昭昭啊,你这样不妥吧,万一让你爹发现了……”

  她眨了眨眼,道:“放心。”

  秦昭昭来到衙门的石狮子墩旁,看到了张捕头正在交待捕快事宜。

  昨日爹爹去宫里头,其实张捕头早就知道她出去了,但还是替她隐瞒了下来。

  他帮过自己许多次,所以昭昭相信他。

  她见捕快离去,便招了招手,张捕头恰好看到,连忙左顾右盼瞧了瞧无人,暗暗走了过来。

  “大小姐,你,你这是怎么出去的?快躲好,别让大人瞧见了。”他拉着她到一旁。

  夜萧与沈卿远则是在不远处看着。

  她笑了笑,说道:“就没有出不去的法子。我爹他在做什么?”

  张捕头皱着眉头道:“大人昨日吩咐我命人去封国探那妆娘的底细,你看看这个。”

  他拿出一张宣纸抖了抖开,交给了她。

  秦昭昭接过,瞧着上头,问道:“是要查她在封国的户籍?要寻到那妆娘的家中去么?”

  “是啊,大人说了,一定要查个仔细。包括平日里所来往的人,有无得罪过谁,事无巨细。”张捕头道。

  她明白的看了几眼,折了折递给他,说道:“有什么新进展秘密告诉我。”

  “对了,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张捕头望天,叹道:“大小姐你都到外头去做些什么呢,女孩子家的多危险。玩够了就快些回衙门吧,虽说大人很忙,但万一正好去瞧瞧大小姐在做什么呢,介时若看不到你的人影,是又要乱上加乱了。”

  言罢,深深的叹着气。

  秦昭昭瞪道:“你怎么比我爹还爱操心呢。来我跟你说。”

  她拉了拉他,附耳过去,压低声音道了几句。

  张捕头立即摇头道:“不干不干,大人要是晓得了,我这碗饭都端不住了。”

  她道:“这可是和案子有关的线索,怎么也得去看看啊。好歹是沈卿远顺藤摸瓜发现的。”

继续阅读:壹拾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