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拾玖
月栖迟2018-02-13 15:132,207

  “又是那沈家大公子呀?”张捕头问道。

  秦昭昭道:“那是自然啊,不然呢。”

  “好吧,既是沈公子发现的,那我就暗暗派几个人过去看看。”张捕头妥协。

  以前的案子里,多有沈卿远的帮助。

  “不过大小姐,你可不能让他们发现了,还是得让沈公子带去。”他提醒道。

  她摆了摆手说道:“这个是自然,你就放心吧,我不会拖累你的。”

  他干笑着,大小姐不给他添乱就很好了。

  “张捕头,张捕头你在哪。大人叫你过去呢。”

  “来了。大小姐,我得过去了,你小心点,早些回衙门。”

  秦昭昭点点头,躲在了石狮子旁掩饰自己,没让衙门的人发现。

  幸好有张捕头。

  她得意的对着不远处的几人做了个搞定的手势。

  等待了片刻过后,有几个捕快出来,沈卿远按照计划行事,出现在他们面前,说道:“我带你们过去。”

  而后秦昭昭与夜萧他们便悄悄的跟着一并去。

  再次来到那荒废的旧宅外头,沈卿远将那上头的遮蔽物拿开,露出了下面的地洞,说道:“你们衙门里的事本公子已经知道了,那无头妆娘案,本公子也在为你们操心着。我找来找去,发现了一条有关的线索,就在这里。”

  几个捕快探头探脑的,趴在洞外瞧着里头,说道:“乖乖,这洞可真深啊。”

  说出来的话,还有阵阵的回音,很是空旷。

  “沈公子,这个跟咱们的案子有什么关联啊?你是怎么找着的。”捕快问。

  这以往吧,都是沈公子帮他们一起办案子,也是看在大小姐的面上的。

  “就这么找的呗,你们也知道,本公子整日就闲得慌,十分愿意相助你们探案。当然也是为了你们大小姐哈,你们也是知道的。”他摸了摸鼻子。

  几个捕快“嘿嘿”的八卦笑着。

  “先不说了,过会儿再告诉你们。绳索带了吗?”沈卿远问道。

  “带了带了,张捕头交待过的。”说着,后头有捕快拿了出来。

  秦昭昭在不远处看着。

  夜萧双手环胸,低声对阿瑶道了一句,后者便消失了。

  那头,其中一个胆大的捕快自告奋勇,腰上牢牢的系着绳索,由其他几个人慢慢的往下放着。

  “慢点慢点,系牢了吗?千万别掉下去了。”沈卿远站在一旁指挥道。

  捕快死死的抓着绳子,一面头朝下看着,一点一点往下放。

  “这洞看起来很深啊,会不会绳子不够长。”另一个捕快问道。

  秦昭昭伸长了脖子。

  捕快一点点的放绳子,而最后头的则是用力拉着。

  “真够沉的啊。”

  阿瑶在屋檐上从上而下的盯着,以防什么不策。

  沈卿远问道:“感觉怎么样?”

  下洞的捕快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喘气道:“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还很冷。”

  “慢慢放,慢慢放。”他对拉绳的捕快道。

  秦昭昭在不远处看得很是捉急,想冲过去仔细的瞧。

  绳索快要拉到底了,捕快对着沈卿远说道:“看样子好像不够。”

  “可以,快到了,再往下放一点。”洞里悬吊得捕快大声道。

  “放放。”沈卿远道。

  捕快便咬牙死拉着,越下一点越难拉住。

  “到了,我到了!”洞里的捕快脚步落地,绳索刚刚好。

  这个洞看起来很深,实则也没有那么的深不见底。

  沈卿远趴在洞口,问道:“你怎么样了。”

  上头拉着绳索的捕快们总算是可以歇一会儿了,擦了把汗。

  “有火吗?太黑了,看不见。”洞里的捕快朝着上头询问。

  “扔个火折子下去。”沈卿远吩咐道。

  “噢我有带。”一个捕快从怀里头拿出来,而后扔了下去。

  底下的捕快接过,将火折子上头透风的盖子取下,使劲吹了吹,便自燃了起来。

  有风灌了进来,火苗有些不稳,衬着人影闪烁。

  “有发现什么吗?里头是什么样的?”沈卿远左右探脑的看着。

  捕快走了几步,左顾右盼,发现这里头十分的冷,如同待在冰窖一般。

  他忘了回上头的人,只一心在洞里头查探着。

  吞咽了口唾沫,忽然走着走着,发现自己踩到了什么,定睛朝下一看,是个物件儿。

  捕快拾了起来,以火相照,看起来像是个胭脂盒子,打开后里头还剩一半。

  他一时疑惑,左右看了看,然后收进了怀中。

  这洞口里头怎么会有女人用的东西呢?而且还是用了一半的?这太诡异了。

  沈卿远久久未得到消息,又冲着洞内喊道:“下面都有些什么啊。”

  捕快停顿脚步,抬头望上去,回道:“发现了一个胭脂盒子,好生奇怪。”

  “什么?胭脂?”他皱起了眉头。

  上头的捕快们也面面相觑,其中一个问道:“怎么会呢,女人用的东西,怎么在这洞里头?”

  “还能骗你们不成,待会拉我上去,给你们瞧瞧。”下头的说。

  沈卿远越想越不明白,这可太匪夷所思了些。

  继续朝前头走着,仿佛还能听到水滴的声音,捕快怀疑是自己的错觉。

  以火折子照着地面,凑近看,竟发现满地散落着人的头发。

  一丝恐慌感袭了上来,有胭脂,也就是说,这些长发都是女人的。

  他吞咽了口唾沫,越发觉得身上寒意,手持着火折子竟有些颤抖。

  “怎么样了?”沈卿远对着洞口问。

  捕快不敢再往前走,越朝着前头走越发现冷得慌,不知是为何。

  他大概的照了照周围,觉得这里头一定什么也没有了,便对着洞口喊道:“拉我上去。”

  “拉拉,快把他拉上来,慢点慢点。”

  系好了绳索,感觉到绳上的沉重后,上头的捕快们便一二三的使劲往上拉。

  沈卿远在一旁看着,担忧道:“拉拉,使劲。”

  秦昭昭看着蠢蠢欲动,就想过去帮一把。

  夜萧阻止道:“你不能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她只好作罢。

继续阅读:贰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