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拾肆
月栖迟2018-02-13 15:112,235

  陪酒美人只好又回到王湛的身边承欢。

  这时候,夜萧却低声附耳过去,道:“此人有些古怪。”

  “你打算怎么做。”她举起杯茶遮掩。

  “我已命阿瑶在府里暗探。”他说道。

  秦昭昭望了一眼王湛与沈卿远,二人正享受着。

  “多谢。”

  “哎,那位小娘子怎么光喝茶不吃菜呢。”王湛指道。

  “来,我们吃,吃。”沈卿远将他的手放下。

  夜萧的眼神却在周围扫视着,无意间撇到一旁的管家。

  “公子,少喝一些。”管家劝道。

  秦昭昭动着筷子,却时不时看向外头,显然有些坐不住。

  那王湛发觉了,就傲慢道:“沈公子啊,你看你这位小娘子好像有心事啊。”

  沈卿远瞧了瞧,给她拼命使了个眼色。

  她不自然的收回了视线,清了清喉咙,夹着菜吃。

  “没事没事,哪有什么事。王公子你就是爱操心,这本公子的女人,自己当然是了解的。来来来,吃,吃。”他倒了杯小酒,敬他。

  这时候,夜萧注意到管家退身,走了出去。

  秦昭昭瞟了二人一眼,微微侧头过去,低声道:“阿瑶不会被发现吧。”

  “放心。”他道。

  说是这么说,她是有点担心他们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沈卿远将那铁器的图纸过铁匠老李看,公子哥也是瞧见过的,他就不会起疑么?

  一顿午膳用过,秦昭昭等人散了宴,出了王府。

  这个时候,看到了管家恭敬的站在一旁。

  王湛谄笑道:“那王某这厢就不送了,沈公子若是得空了,再来上我这王府叙叙。”

  “好好,改日,改日有空就来。”沈卿敷衍道。

  随着马车轻启,渐渐远去。

  王湛道:“那几个人,没发现什么吧。”

  管家恭身道:“公子放心,奴一直盯着他们呢。”

  他转身负手去了一间房,缓缓打开,来到了那扇木门前。

  微旋转了身旁的花瓶,一道暗阁显现出来,露出了里头的东西。

  王湛狞笑。

  到了街市,几人下了马车,沈卿远道:“替我多谢你们家公子的款待。”

  小厮道:“沈公子不必客气。”

  言完便驾着马车离开了。

  秦昭昭立刻问夜萧:“阿瑶在哪儿?她出来了么?”

  “我在这里。”身后传来女子的声音。

  沈卿远没弄明白,但隐隐约约也知道他们发觉了什么。

  “公子。”阿瑶来到夜萧面前。

  “如何?”他问。

  “诺大的王府里,短短时辰,阿瑶不能够尽然发现什么。但是,却有一扇奇怪的木门。”她说道。

  其实在来王府的路上,夜萧就已经提前嘱咐了阿瑶暗探。

  “什么木门?”秦昭昭问。

  “那里头应该是一个密阁,我探了探,觉得里头或许藏有许多的铁器。”

  铁器?私自暗藏诸多铁器,王湛想要做什么?

  这个时候,沈卿远打岔,来到夜萧面前问道:“这件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不用你在此多此一举。”

  秦昭昭说道:“夜公子现在是我的帮手。”

  这是先前就答应好的。

  “就算咱们怀疑这里头有古怪吧,那你擅自让你这女侍卫去人家府里头打探,万一被发现了,连累的可都是我们。谁让你好心了,切。”沈卿远打心眼儿里头就对夜萧有意见。

  “你干嘛总是针对夜公子?都说了,夜公子是在帮我,帮我。”她刻意咬重那两字。

  沈卿远十分恼怒,偏过身去赌气。

  秦昭昭恨得牙痒痒,他总是这么幼稚。

  “私藏大量铁器,若让南漠的朝廷发现了,是死罪。”夜萧轻描淡写道。

  “怪不得先前那王公子的眼神总是古怪,这不正说明,他那府里头藏有什么秘密么。”

  沈卿远道:“闹了半天,还是别人的事儿。”

  她闻言,有些郁闷的从身上拿出那枚帕子包得铁器。

  会不会,是那铁匠老李在撒谎呢?

  她总是隐隐直觉着什么。

  夜萧道:“夜某有一个很好的法子。”

  “什么法子?说来听听。”秦昭昭问。

  于是等人又到了另一家的打铁铺,秘密的将那铁匠唤到了一旁。

  沈卿远虽然不情不愿,但为了帮昭昭,还是塞了一把银子到铁匠手里头。

  “这,这位公子,是想问些什么?”

  瞅着手里头的银两,铁匠就光看着手抖了。

  “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帮忙看样东西。”他说着,将那枚铁器拿了出来。

  一番鉴别过后,铁匠笃定说道:“这是王家打得铁。”

  沈卿远问道:“如何能证明?”

  “都是同行,自然是要多摸清摸清对方的。这京城里头,还数王氏打得铁最好,像我们这样普普通通的也不讲究太多。他们就不同了,听说是专为皇家打造的。你看这铁工,就跟我们的不同。”

  铁匠说着,还取了一样过来仔细对比。

  “原来是这样。今日这事,我不想让任何人知晓。”沈卿远言完又塞了把银子。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离开了打铁铺子,他将方才所问的事情皆同秦昭昭一一道出。

  “我就说那王公子看起来好生古怪。他为什么要骗我们呢?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他与凶手之间有什么瓜葛。”她在原地走动,单手放在下颔上思索。

  沈卿远咂了咂舌,说道:“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也不像是那种胆大包天的人啊。”

  “关键是,他为凶手打造了这枚铁器,却隐瞒不说。到底是刻意的,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秦昭昭问道。

  夜萧道:“秦姑娘的意思是,他有把柄,在凶手手里。”

  没错,她就是这个意思。

  沈卿远嘀咕道:“就算是这样,没有确切的证据,也不能抓人审问啊。”

  这倒是个问题。

  万一王湛与凶手之间有所勾结,等于是打草惊蛇。

  凶手若是得知后,又会做什么。

  “昭昭,你有没有觉得……”沈卿远沉思道。

  “觉得什么?”她皱了皱秀眉。

  “再过几日,公主就要出嫁了……”他提醒道。

继续阅读:壹拾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