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拾肆
月栖迟2018-02-27 16:052,211

  进了宅内,秦昭昭“哎呀”一声懊恼道:“爹,这里还需一个梯子才能下去。”

  言罢,又怕她爹多想,她接着说道:“我,我先前就是不小心掉下去,是夜公子托住了我,才……”

  她说着,眼神小心翼翼的瞟了瞟。

  “去拿梯子来。”他对着张捕头道。

  张捕头则是命捕快速去。

  “这位夜公子,是何人士。”秦简问。

  “他是我的朋友。爹,夜公子他救了我好多回呢,这次也是多有他的相助,才能打开这机关。”秦昭昭说道。

  “哦?公子会机关术。”他问夜萧。

  后者轻笑,颔礼道:“大人,并非是我。而是我的一位前辈,他已经离开了。”

  秦简又多盯了他一会儿。

  “爹,爹,你猜,女儿在这底下瞧见了什么?”

  秦昭昭见势头不对,连忙扳转自家爹的身子,扯开话茬道。

  “有好多女子的头颅呢!女儿猜想,那前段时日的妆娘无头案,一定与此关联。说不定,这里头就有小怜姑娘的……至于其他的,京兆尹的案子皆已结,那便是……”

  秦简沉思片刻,道:“将那两名妆娘带过来。”

  “是,大人。”张捕头动身。

  沈卿远补充,“秦大人,或许公主殿下失踪一事也与此有关联。如此看来,公主殿下怕是凶多吉少了。”

  秦昭昭道:“可这太匪夷所思了。竟会有人有如此恶癖,杀人取级,精心描绘其妆容,藏于室内。而且,那些被害的女子,皆貌美不已……”

  可美貌女子诸多,为何要带走公主呢。

  秦简盯着自家女儿,问道:“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这个,呃……”她结舌。

  沉默了半晌,有人在外头喊道:“大人,梯子来了。”

  放了下去后,却发现远远不够,梯子悬在半空,触不到底。

  “乖乖,这么深。”有捕快道。

  “大人,怎么办?”

  夜萧道:“大人,需六米绳索方可而下。”

  秦简目测了下,也约莫是这个高度,便命人去取。

  一番功夫后,终于顺利下了密室。

  “爹,你看。”秦昭昭指道。

  几名捕快吓得连连后退。

  张捕头也十分震惊。

  秦简见惯了大风大浪,但眼中也闪了闪。

  “快,快下去!”捕快催道。

  两个妆娘便被赶着顺着绳索而下,身子都在抖。

  “快过去看看是不是。”

  待让她们见到挂着的女子头颅时,二人一眼就认出了小怜。

  她们捂着嘴跌坐了下来,面色十分惊恐。

  “小,小怜姑娘……”

  秦昭昭震诧,说道:“爹,女儿猜得没错。”

  秦简立即发话:“将整个宅子包围起来!”

  夜萧沉默,若有所思。

  ……

  出了宅子,秦简立即动身去了宫中。

  张捕头奉命与捕快们守在宅外。

  “夜公子,我方才见你想的投入,便没有问你。你可是觉得,有哪里不妥?”她问道。

  沈卿远忽然出声道:“哎,你们说,这儿哪来那么多的铁器呢……”

  此话正提醒了几人。

  顿来了好一会儿,秦昭昭忽的恍然大悟道:“王氏铁匠!”

  “昭昭,你,你是说……”

  他语气紧张,边走边想道:“这起先,我们发现了那枚齿状的铁器。后来拿去比对时,那打铁的铁匠却说,这铁工非王氏所能打造。再之后,我们去那王湛府上时,阿瑶那个女人发现了一间藏有诸多铁器的密室,这私藏铁器,可是大罪。”

  “对,紧接着我们还去蹲守。发现那王湛竟与人暗暗相通,还说了类似消息走漏,关门打狗之类的暗话。”秦昭昭补充道。

  沈卿远激动道:“咱们去把那铁箭拿出来再去比对,就知道是与不是了。

  正说着,阿瑶闪现了出来,道:“我去取。”

  “不行,阿瑶姑娘你身份特殊,若让我衙门的捕快发现了,恐解释不清。”她紧张道。

  夜萧淡淡道:“我去。”

  秦昭昭道:“还是我下去吧。”

  说着,便回了老宅。

  捕快见自家大小姐进去,便没有阻拦。

  沈卿远与夜萧也随同进入。

  顺利的去取来了铁箭后,几人去了先前的打铁铺子询问一番。

  经过一番比对后,打铁的师傅凝重道:“这两样铁器,皆出自同一人之手。”

  秦昭昭心中了然,塞了把银子给他,道:“多谢师傅。”

  得到了消息,他们正要走时,有一名小厮过来,亲和问道:“请问几位,哪位是夜萧夜公子?”

  “是我。”他道。

  “夜公子,这里有一封你的信件,是一位老者让我给你的,说务必要亲手交给你。”小厮道。

  三人疑窦。

  待他接至,小厮便离去了。

  夜萧拆开信件,见上头所写,立即收拢,说道:“去巷口。”

  秦昭昭点头。

  沈卿远一边跟着一边问道:“哪个巷口啊?”

  ……

  来到了地方,他诧异道:“不就是公主殿下掉钗子的巷口吗?怎么了吗,那信又是打哪儿来的?”

  夜萧将信件递给了阿瑶,她轻踏脚步,来到了屋顶上,探手摸索。

  照着信上所画布图,她揭开了瓦砾。

  待一个“十字”形的木板显露后,阿瑶拿去,见到了底下的场景。

  “一间空室。”她偏头说道。

  秦昭昭不解。

  阿瑶从上头而跃,伸手在地上探索,触到了一块凹槽,按下。

  机关缓缓开启,显现了阶梯,可以通往地道。

  她立即飞下屋顶,对几人说明情况。

  “竟还会有地道。又会是通往哪里的呢?”秦昭昭只觉匪夷所思。

  “哦我知道了!公主的珠钗原先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屋顶上那诸多掉落的长发,想来是在挣扎时落下。嫌犯正是在此处设计了机关,让任何人都猜不到,从这里的地道进去,一定就能知道公主在哪儿了。”

  “可是,这里就连同街市,公主出嫁当日一身红衣,如此惹眼。若嫌犯带她跃上,岂不引人注目?”她问道。

继续阅读:伍拾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