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拾叁
月栖迟2018-02-27 14:472,320

  捕快们一副魂不守舍的应道:“马上,马上去。”

  几人又慌慌张张的撞到了一起,吵了几句。

  “可,可是我们怎么上去啊……”捕快抬望道。

  这下来容易,上去难啊,还得借助绳索才是。

  可是他们出来匆匆,压根就没想到要带这玩意儿。

  一时间,几人面面相觑,没了法子。

  “独孤前辈。”夜萧询问他的意思。

  只见,独孤老者从身上拿出早已备好的铁钩,抛了上去,勾住了铁物事。

  捕快们瞧着膛目结舌。

  “还不赶快上去。”秦昭昭道。

  “呃是,是。”

  利索的接二连三上去后,独孤老者并没有收了铁钩,而是对他们道:“我们也该走了。”

  “我赞同。”沈卿远道。

  “可是……我总觉得还落了什么。”秦昭昭神色复杂道。

  她怀疑这里另外有一个藏身密室,只是还未找到。

  或许公主失踪与妆娘无头案的嫌犯,皆出自同一人。

  夜萧会意道:“等衙门的人过来也不迟,还是先离开吧。”

  她犹豫的点了点头。

  ……

  顺利出了老宅后,秦昭昭却有些心不在焉。

  独孤老者对夜萧耳语了几句,后者作揖道:“有劳前辈了。”

  “这机关老夫也都为你们破了,关于案子的事情,就都要靠你们自己了。老夫也要回去清静了。”

  她诚恳道:“今日真是多亏前辈了。”

  “一点小忙,无足挂齿。”独孤老者掩了掩黑袍道。

  沈卿远道:“昭昭,我觉得公主殿下失踪一定与那无头案有关啊。你看看那些头颅,让凶手打扮的如此绝美,我怀疑这凶手,是个喜欢收藏女子头颅的癖好,还是专挑美人。那公主会不会……”

  他越想越骇然。

  “不行不行,得快些让秦大人过来将这里包围。凶手现在一定是逃走了。”

  秦昭昭思忖道:“你说得有道理。只是这件事情,不光是京兆尹,甚至还牵扯了大理寺。”

  沈卿远疑惑,道:“同大理寺又有何干系?”

  她望向夜萧。

  后者解释道:“前段时日,夜某还未曾到来京城,游行于江湖之时,偶然得知大理寺正在找寻连环案的凶手。案件的特征,便是有几户人家失踪了几名姑娘,身子在荒野被寻到,然头颅却不知去向。听闻,此案让大理寺卿头疼了许久。”

  沈卿远意味深长的“噢”了一声。

  秦昭昭道:“事情太过突然,我怕他们跟我爹说不清楚。我想亲自过去一趟,但是这里也不能没有人看守……”

  “我来。”夜萧道。

  阿瑶站出来道:“还是我来吧。公子,秦姑娘,你们快些去吧。”

  “谢谢你,阿瑶姑娘。”她真心道。

  沈卿远忙道:“我也要去,我也要跟你们一起。”

  阿瑶在他面前阻拦,道:“你与我,在这里。”

  “凭什么啊?我才不要跟你这个凶巴巴的女人在一块!”他呛声道。

  “我还不屑于你一起!”她被他成功引怒。

  独孤老者叹了口气道:“老夫先回去了,你们两个娃娃,就继续吵吧。”

  “前辈,多谢。”夜萧诚恳一揖。

  “不谢,就当是当年承了你的情,现在还你了。”

  “前辈慢走。”秦昭昭出声道。

  独孤老者颔礼,戴上了头衣,远去了。

  “昭……”

  “你就留在这儿吧,阿瑶姑娘一人在此我也不放心。”她打断道。

  沈卿远嘀咕道:“她有什么不放心的。”

  秦昭昭也不再与他多言,转身正色道:“夜公子,我们走吧。”

  夜萧应声。

  “还真走啊。。”他心头满是失落。

  阿瑶瞥了他一眼,沉默。

  ……

  捕快们得知事情过后连忙回去通禀。

  这厢路上正好碰到了张捕头,他拦道:“你们急匆匆的干什么呢。”

  “是大小姐啊,大小姐他们在一处老宅子里发现了那妆娘的头颅啊!小的们正赶回去告诉大人呢。”捕快慌张道。

  “什么?竟有此事。”他诧异不已。

  “是啊,头儿要是没事,我就通禀大人了。”

  “没事了,快去吧。”

  张捕头想了想终是不放心,便留下部分人,其余的人跟着在四处寻着秦昭昭。

  路上,他眼尖的撇到了两抹人影。

  “老张?”她也发现了他。

  “大小姐,你没事吧,我方才听那过去的弟兄说,你发现了那妆娘的头颅,这是怎么回事?”他疑惑道。

  秦昭昭在此也不好解释,便道:“先去我爹那儿吧,一并解释。”

  见他丝毫不动,她问道:“怎么了?”

  张捕头道:“大人那边恐怕……”

  她知道他在顾虑什么,便说道:“这件事情太过紧急,没什么好多虑的了。”

  “那这位公子可否避嫌?”他看向夜萧道。

  后者闻言淡淡道:“无妨。夜某本也是为了秦姑娘的安危,才一路作陪而来的。”

  秦昭昭想了想,略带些歉意道:“抱歉夜公子。那你就在此处等一等候我,我现在就跟老张向爹爹说明情况。”

  他点头。

  张捕头立刻跟着她一起过去。

  待二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有部分衙门捕快跟随,那先前几个去过老宅的人一道过去了。

  秦昭昭心中忐忑一时,定了定心后喊道:“爹。”

  秦简闻声转了过去,面色一沉。

  “爹,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是这件事情很紧急,你可能要速速差人告知大理寺卿夜大人了。”她正经说道。

  张捕头十分诧异,但帮衬着道:“是啊大人,你先听大小姐说吧。”

  见自家爹爹并无异色,秦昭昭便将此事皆道了出来。

  秦简的老眉越发拧紧,他不由分说的就跟着那些捕快们方才离去的方向而去。

  她连忙带路。

  张捕头亦带着人前往。

  路途中,夜萧见到人后,有意回避。

  但秦昭昭却道:“爹,这次多亏有夜公子……”

  秦简未言话,她连忙示意他跟随一起。

  于是,众人赶到了老宅前。

  阿瑶在听到脚步声之前,就已经隐蔽了起来。

  沈卿远收敛,正色上前礼道:“秦大人。”

  “爹,就在里面。你们要小心点。”秦昭昭提醒道。

  张捕头对着身后的弟兄们交代道:“都仔细小心些。”

  “是!”

继续阅读:伍拾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