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病患
宫秋寒2019-08-09 13:434,021

  这个晚觉,百里千寻睡得够沉、够长、够晕。她惬意地伸个腰间隙,眼睛惺忪。修长的白皙玉手,像一只在白天觅食的猫头鹰,习惯性去寻摸往常熊猫闹钟呆立的位置。当她的手到达那儿时,敏锐的触觉构建出的,却竟是某种既冰冷又弯曲狭长的物体,这种突然的新鲜感觉,令百里千寻倏地一惊,手猛地一抖,不觉就把那东西推向木桌边缘,跟着失衡坠落。

  尽管百里千寻的惺忪眼睛仍未张开,但她耳朵也是好使的,可是极为反常的情况出现了:她听不到这个大物件坠落砸在地面的声响,这让她倍感惊奇与诡异。于是,手立即伸回,坐起身来,匆匆揉开双眼。天呐!这时她全然愣住,嘴巴张大得能塞进红桃,眼睛撑大得像撞见鬼,手脚和身体僵硬得如同港片里的僵尸。读者朋友,你能猜猜她看到了吗?

  她面前的场景是这样的:一个五十岁出头,高等身材,长着一张似是四大恶人的、瘦削且长满麻子的丑脸,却留着一头跟偶像剧男主角相仿的刘海黄发,看起来齐整有序。他穿着一件前胸居中位置印有可爱小丑形象的白色T恤,与严肃的脸形成强烈反差。此刻,他停下水墨笔正在来回奔跑的五指,眼睛眯小得像在假寐,但激射的眼光却凶狠残暴至极,又在有力地证明他不是在睡觉,而是在拿着一把枪,噢,就是百里千寻摸闹钟摸到的东西。该死!它朝着不远处她的前额,正在干他的正事呢。

  “别给我动,小妞儿!”此时偌大的海景别墅,不知出何故障处于断电状态,月光是整个卧室唯一的光亮。丑脸男人慢慢走过来,指着百里千寻脑袋的枪口,锐减到一个橡皮擦的距离,“挺牛啊你,打鼾声还响过废弃的绿皮火车。你彻底把我给惹怒啦!”

  “噢,不好意思先生,”百里千寻稍做镇定,一字一句地说,“打扰到你我很抱歉。”

  “老子本想正大光明地敲门,做个堂堂正正的抢劫犯,结果被你弄得成了一名翻墙的窃贼,饭碗都不保。”

  “嘿!你在听吗,你竟敢无视我的话。”窗外梧桐叶分割的叶叶摇晃月光,让丑脸男人瞥到千寻两眼无神的眼光,他因此愤怒了。

  百里千寻接连鞠躬道歉,似乎这更令丑脸男人感到恶心和厌烦。只因在他面前的女人太丑了,年纪还不到三十岁,身材矮胖,应该是多年的贪吃造成的。而且一粒粒水泡,如温泉渗出的白色凝固气体,像一棵棵树一样长在一片赤红肤地。丑脸男人只看了一眼这片右脸颊的红斑,就止不住的想吐,紧忙斜过视线,说:“我猜你如果看电视里有关今天的新闻,应该有提到过我吧。”他又在空中旋转那支笔了,表明能够上新闻这件事他很得意。

  “是的,先生。我看过了,你昨天下午持枪抢劫了一家私人银行,不过运气不好,逃走时钱被截下,屁也没捞着。”百里千寻陈述着这件惊心动魄的事件,脸上毫无表情,似乎一切都跟她无关。

  “我叫吕强,认识我的人都叫我手笔强。这是由于我在抢劫杀人时,总是喜欢转转手里的笔。”吕强继续说,“明白这点,你就该如实告诉我保险柜所在的房间。以及打开的密码。”

  在月光的暗处,百里千寻向手笔强耸了耸肩,语气里带有几分无奈,“手笔强先生,我的回答可能会令你听了不可接受,我可以带你去装保险柜的地方,但……”百里千寻没说完,就被一只力道强劲的手强行拉出卧室,并一路劫持着穿过书房,接着绕过黑暗的厅堂,往靠西面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走去。

  这是一间保姆房,面积不大,装潢单调乏味,摆设物件也不多,靠墙角处有一张单人床,白色床单既乱又皱,且稍有些油渍的污迹,窗户边放置着一张油漆剥落,边角有磕碰痕迹的书桌,桌面右上方摆放着一个装有三支铅笔的笔筒,笔筒旁放着一副卷起来的画纸,左上方还摆了一瓶活络油。百里千寻被迫在那瓶活络油包装盒里拿出一把钥匙,随后走到墙角床柱旁的一块红木板前蹲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耳勺,轻松撬开一块原本无缝连接的木板,再像翻石板一样翻来更大的木板。然后,一个三分之一衣橱大的保险柜,被他们一览无遗。

  “这张素描画上的女人是你吧,”手笔强摊开桌上的画纸,“哦不,不,应该是以前的你,长得比现在好看多了。我猜你家一定有一个男保姆,并且这个男保姆一直喜欢着你。”

  “闭嘴!”百里千寻语气中多出一股咬牙切齿的狠劲儿,令手笔强握枪的右手颤抖了一下。女人狂暴起来,男人都招架不住。所以他卷起画卷扔到原处,不再戳她内心的痛点。

  “啧啧,看起来干货还真不少呢。”话题转移到保险柜上,看到这大物件,手笔强也不禁赞叹。不自觉的,如细柳条的笔又带着黑乎乎的影子,飞舞在五指背上,仿佛一段火辣的舞蹈。

  “小妞,不用我说了吧,去打开吧。”手笔强说。

  百里千寻说:“我也说过,我不知道密码。”

  “他妈了个巴子的,”手笔停下,空洞的枪口直接贴紧百里千寻的右侧太阳穴,手笔强急了,”这是你家,这保险柜也是你的,你他妈的告诉我不知道!”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哦,我想起来了,我父亲说过,他在大厅的酒橱后有一次不菲的备用金。”百里千寻支支吾吾地说。

  “带我去,马上!”手笔强大声喝道,“别给我耍什么花样,不然我让吃子弹!”

  百里千寻后脑勺被指着来到巨大的酒橱前,而此刻手笔强则不耐烦了,紧忙跑到酒橱的一边,让百里千寻在另一边,帮他一起推开酒橱。

  应声来到酒橱右侧的百里千寻,做出努力推动这庞然大物的动作,一只存在在手笔强视线外的手,悄悄地,像迈着无声的猫步,隐蔽地靠近酒橱旁边的一个猫洞。百里千寻知道,她的爱猫已病死了,现在精心为它打造的洞里,只藏着一把父亲叫她留着防身的微型左轮手枪。

  当酒橱被完全推到一边的那一刻,在这个小世界里,同时发生了三件令人意外之事。一是酒橱后面只是硬邦邦的墙,并没有任何东西。二是别墅大门被打开,整个厅堂被悬挂的巨大的吊灯照亮,父亲和母亲与丈夫回来了。三是手笔强看到了百里千寻正从一个洞口里拔出一把枪来。

  紧接着,悲剧只发生在短短的十秒内,枪声伴随着惨叫声,接连响了十一下。雷鸣电闪般的刺耳声平息后,吊灯又熄灭了,不过在熄灭前夕,她清晰地看到有四个人倒在血珀里,她那可怜的父母亲和丈夫,以及那个该死的抢劫犯。重回黑暗中,过度的悲伤把她拉到绝望的悬崖边。最终一声枪响,她把枪膛里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

  翌日清晨,当李锋警官久久注视着整栋别墅仅有的一具尸体时,也不禁重重长叹了口气。旁边新来的实习警员疑惑地问他:“长官,你认识死者?”

  “认识,她叫百里千寻,是长风集团的千金。”李锋说,“算上她,这个显赫之家已经彻底消失在人世间了。”

  新手警员挠挠头,表示不解。

  李锋警官解释说:“一年之前,一个夜晚凌晨两点半,不知怎么了,这个海边小镇突然就断了电。一个因抢劫银行未遂而遭到全程抓捕的通缉犯。像窃贼一样扒开一栋别墅的窗户入室做案,当时家里只有千金百里千寻一人。因为当时家族企业出现了资金链断裂问题,所以她的丈夫和父母亲都忙着在外面筹集资金,急于解决燃眉之急。不幸的是,体弱的妻子百里千寻,由于身体湿气太重,造成水脾运行失衡,得了一场可怕的皮肤病——慢性湿疹,遂在家静养。”

  “接着呢,长官。”新手警员催着问,这个故事也让他产生了兴趣。

  李锋警官清了清嗓,继续陈述:“当抢劫犯拿枪逼着她时,她只好说出家里保险柜的下落。但她也知道,那个藏在木板下的保险柜里根本就没钱,一分钱都没有,不然他一家人也不会在外面疲于奔命了。她这样做,只是为了延长时间,以便想出对付匪徒的对策而已。”

  “所以当匪徒向她索要保险柜密码时,她说她并不知情,”

  “但心底却倏地想到了一样东西——一把藏在酒橱旁边猫洞里的手枪。于是她就替匪徒虚构出第二处藏匿财富的地方,就是酒橱。结果当她借推酒橱之名,行偷枪之实时,”

  “倏然间的开门声和恢复通电的光亮,令匪徒既看到了住户其余家人回来,有看到了从脑洞里伸出的手枪,情急之下,他开了枪。一场枪战过后,百里千寻的家人惨死在匪徒的枪口下,当然,匪徒也被百里千寻杀死了。”

  “自此之后,百里千寻百病侵身,过度悲伤使接连得了嗜睡症和梦游症与精神分裂症,这三种病使她能立刻进入睡眠状态,有时还伴随着梦游等症状,并且病患能产生多种人格。比如:父亲人格,母亲人格,丈夫人格,等等。有时四种人格同时出现不是不可能。还有她脸部的皮肤病也越来越严重。彻底灰了她之前娇好的面容,使性格越发内向和自卑,甚至到了不敢见人的程度。因为她长期患病,所以这一年以来,她一支都住在医院里。但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她又回到了自己的家。”

  “肯定是梦游症发作了呗。”新手警员说。

  “可能吧。”

  “警官,我们走访过海边小镇附近的住户,他们都说案发当晚大约凌晨两点半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刺耳的枪声。”

  “嗯,就是来自她吞饮子弹自杀的枪声。”李锋警官戴着透明手套的手,拿起了尸体旁边的一把微型左轮手枪,顺势看到了死者从后脑勺贯穿过的空洞的血孔,点点头说。

  “咦,那个急切想穿过警戒线的男人是谁啊?”新手警员看到警务人员正在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那个男子千方百计想闯进来。

  “噢,是死者生前家里的男保姆。这个人有意思,宁愿一直默默地暗恋死者,也不肯充当插足者的角色。”

  “那死者对他有意思吗?”

  “能有什么意思,人家都有丈夫了。”

  “不过她也算一个重恩情的人,当初这家人,在他吃不饱饭快要饿死街头的艰难时期雇了他。在这家人遭到灭顶之灾时,他自然是不会不管不顾。死者一年来在医院的吃喝拉撒,都是他在照料。”

  “原来如此。咦,一年前的案发当晚,那个男保姆去哪儿了。”新手警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冒出这个问题来。

  “哦,具调查证实,他当时因老家有事,暂时离开死者的家。”李锋警官回答道。

  “是这样啊。”

  “你去把那个男保姆叫进来吧。”李锋警官吩咐新手警员道。

  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保姆来到李锋警官面前。看了地上的死者一眼,倏地伸出合拢的双手,朝向李锋警官低下头颅,说:“警官,看到她死了,我也解脱了。我向你自首。一年前的凶杀案,那个杀人犯,是我雇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秋寒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秋寒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