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第一单
宫秋寒2018-08-03 10:413,590

  该死,这穷困并无聊的生活!对此,火星已然苦苦忍受了三年,可依然如旧的现状,使他早已失去最后的耐性。因此,在过去并不多久的日子里,他完成了蜕变成杀手的第一单。

  有关这段记忆,火星可精准把它的起点标记在一个月前。当时他的谋生身份,是一名小小的数控机床工人。用汗水给工作支付了三十个昼夜后,他怀着满心的期待,和十六张均被机油的乌黑涂抹得黑亮但充满喜悦的笑脸,一起迎来收获薪资的那个明亮的夜晚。

  负责发送薪资的,是专管财务的艾丽小姐。说起艾丽小姐,这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名字,就像是一块味道丰富的口香糖,供时常于工作间隙的工人们在嘴巴轮流把玩。她可说是真正的尤物,一双无时无刻不在展示妖媚的眼睛,两片细厚而艳红的嘴唇,一只精致光滑的鼻子,还有那头如麦田般金黄的卷发,火辣的性感曲线,被橘黄色调的灯光渲染勾画得愈加成熟,就算是火星,心里也忍不住感叹:这是个真正成熟的女人。

  不过那双妖媚眼神,此刻是闭着的。那迷人的身材,此时展示在众人面前的不是火辣,而是慵懒,虽然这是在上班期间。正常的上班时间,为什么艾丽小姐不干好份内事,乖乖地给包括火星在内的十七员工发放薪资呢?原因其实简单到她之前已面对着这些工人解释过很多遍了。老板两个小时前去往银行取钱了,她这里没钱,没法发他们薪资。

  在这如同感同身受充当着门卫保安工作的漫长等待期间,艾丽小姐接连不断地拿起电话拨给她的老板,得到的却是无人接听的嘟嘟声。她显得很急躁,嘴唇逐渐由湿润开始干瘪,站起身来在方寸之间来回踱步。工人里的大部分人都试图在这个狭小的办公室里各自寻找着乐趣,但乐趣的来源仍离不开正在着急的艾丽小姐。只是火星一个人对此感到无聊,拨弄开另一张办公桌上的录音机,听着里面甜美的声音在播报着今天的新闻。

  好在这般于沉默无声中进行的哑剧场景,突然被类似急促闷雷般的声响撕破,一个中等个头、鬓角光洁、头顶黑色鸭舌帽的秃头男子,脚蹬着一双深红色弹簧运动鞋,砰的一声猛地撞开办公室的门,帽檐下嘴唇不住的颤抖开合,慌张地抖动着上唇凝结的汗水说:“这是T公司吗?”大伙对突然闯进来的陌生之客显然还反应不过来,秃头男子见状直接冲到房间里唯一的女性面前,他坚信跟一群大老粗讲一百句话,还不如跟精明的女人说一句。

  秃头男子又趿拉着拖鞋冲到办公桌前,余劲差点推到桌上架里竖列的一排文件。他再次重复刚才的话,得到肯定回答后,便从蓝色运动裤的后兜掏出一张名片,语气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这张名片是从离这距离四公里的山谷跌落的一辆吉普车里找到的,车里人被他发现前已然身受重伤,只是给了他一张名片,他便找来这里。

  听完秃头男子的讲述后,艾丽小姐随即拨打了警局跟医院的电话,然后发动工人们去救援,她则必须在原地等候警方要她配合的电话。

  当秃头男子带领着一帮工人赶往事发现场时,已是午夜时分。他们是打着手电筒摸着黑,才找到了那辆吉普车所在地。现场被黑暗覆盖的汽车玻璃碎片到处尽是,鞋子踩踏发出的声音,像极了山谷里一位寿命千年的老妖发出的咳嗽声。下面的人在忙活时,火星爬上一个小山丘顶,观望正对面险峻的V字型山谷。从火星的位置隐约可以窥见山谷上方高架桥上面延伸着高速公路,在一排路灯的照射下,一辆深黑色汽车停在某截路段的旁边。火星看看桥上,又看看山谷下,若有所思。

  火星返回事发现场时,工人们合力从翻覆倾斜的车内拖出车主人,但不幸的是车主人,或者他们的老板,已然断了气,变成一具尸体。火星要他们把尸体放在一旁,等待警察前来处理。

  火星围着事故车辆踱着步,与他的工友们在原地耐心等待着警察的到来。他脚下倏然竟发出一声不寻常的声音,于是他往下摸索的手,就触到一样塑料之类的东西。经过手电筒验证,是很平常很容易见到卖到的一瓶棕红色的饮料,可能是因车体倾斜而翻滚出来的。打开螺旋式的旋转瓶盖,火星把鼻子紧凑瓶沿闻了闻,却一个踉跄失身把瓶中液体倾洒出来,溅在一堆乱石夹缝叫的草叶上。然后,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在等待警察的过程中,火星见秃头男子嘴唇干瘪,便主动递给他一杯水解渴。时间一点点地逝去。火星却显得并未着急,他的视线时刻放在秃头男子身上,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过了不长时间,当火星一个转身,就发现那个秃头男子鬼鬼祟祟,像个暗夜里的幽灵般,居然想要避开众人的视线,消失在黑夜的山谷间。

  火星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紧跟着这道幽黑的身影,直到那个身影最终脚步停在离现场半里地外一片细密的小树林中。借着微弱的月光,当那个身影从后口袋拿出手机想要拨动号码的时候,身后处于黑暗隐蔽处的火星,突然间发出这片宁静之地的第一声。

  “接下来这一步,应该是打电话叫艾丽小姐通知警察了吧。”火星带着怪异的微笑说。

  “谁?”秃头男子手电筒的白光锁定火星的脸时,他似恍然大悟,说:“是你!”

  “嗯,是我。一名普通的工人,今天几乎上了你和艾丽小姐的当的工人。”火星说。

  “哦,我不是很明白你所说话的意思。”秃头男子说。

  “别装了朋友,尽管整套戏你演得很到位。差点连在都看不出破绽,”火星说,“我猜,现在你的同伙艾丽小姐,已经拿到理应发给十七个工人的工资,并杀了取回钱的老板娘。”

  秃头男子顿时脸上惊现出很诧异的表情。

  “老板想必也是个谨慎之人,他一定也听过今天的广播新闻,”火星如此说,“今天播出的新闻有很多,但我只注意到其中一条。说是一名刑满释放的强奸犯,今天恰好是他从获自由的第一天。根据往日案情回述和凶手的体貌特征,尤其是我在办公室时,观察到你手臂背面裸露处有一条约十公分的伤疤。这一明显标记,几乎跟案情回溯你的体貌特征描写一模一样。”

  “新闻里说的十年前那桩强奸案,里边某金属数控加工企业老板的妻子,说的应该是现已被杀的老板娘吧。若我猜测得没错,十年前老板娘婚外出轨,你做了他的情夫。但在一次偷情中,被我的老板捉奸在床。为了维护丈夫的脸面,老板娘不得不被迫指认是你故意昏迷并强奸了她,随后你便因此遭受了十年的牢狱之灾。”

  秃头男子沉默地站立在一棵树下,未发一声。

  火星继续说:“其实在你选择做老板娘的情夫之前,你已经和一个女孩同居了,这个女孩就是艾丽小姐。至于艾丽小姐为何要来老板娘的公司上班,原因很简单:报复。从你一进入监牢,她就进入老板娘的公司上班这点可以得出。她是想报复老板娘吗,这点毫无疑问。那她怎么实现她的报复计划,第一步,就是从成为老板的婚外情妇开始的。这点从我在工作中不经意间,看到他们的暧昧眼神可窥见一斑。”

  “由于艾丽小姐的第三者插足,造成他们夫妻之间无法弥合的裂缝,逐渐地一个家庭开始分崩离析。艾丽小姐的复仇计划的第一步实现了。”

  “第二步,也就在今天,即是员工发薪资日,又是你的自由日。这天,她先计划杀死老板。怎样实施谋杀呢。想必你还不知道,她是用一瓶情人递出的暧昧夏日清凉饮料达到目的的。而恰好今天下午刚上班不久,我专门去办公室拿防护机油喷溅的白手指套时,发现她神情慌里慌张,急忙从老板的办公桌退回自己岗位,桌上一瓶棕红色的饮料,仍在颤巍地抖动。就是在老板车里滚出来的那瓶饮料,我一个不留神把它洒了,溅到石头缝里的鲜草上,鲜草遭到强烈腐蚀。应该是强酸才有这般效果。”

  “艾丽小姐料定老板肯定会喝那瓶饮料,并让你去租一辆车跟踪他,想必现在桥上公路旁那辆大众汽车就是你晾那的吧。你跟踪他去银行取钱,然后看着他聪明的和妻子调了包,成功转移了视线,保证了现金的安全。不料,他在半路口渴喝了那瓶装有强酸的饮料,导致汽车失控跌入深谷。”

  “接着你按艾丽小姐先前安排的,把自己装成一个跑马拉松的过路人,偶然发现事故现场,并拿到一张名片,顺理成章地跑来求救,成功把所有人吸引过去。艾丽小姐还在现场装模作样地往警局和医院打电话。”

  “话又转回到你刚才想打出去的那通电话,那才是真正拨往警察局的电话。你们这样做,仅仅是为了延长艾丽小姐等待并杀人抢财的时间,嗯,也是供你桃之夭夭的机会,”

  “一个女人居然能策划出如此缜密的报复计划,真是令人不得不佩服。”火星感叹道。

  “你想怎么样?”秃头男子说。

  “既然我知道了真相,自然地,那十七份人工,我也要分一杯羹。”火星说。

  “哼,就凭你?”秃头男子狞笑道。

  “嗯,就凭我。”火星说。

  刚欲从口袋里掏什么东西的秃头男子,忽然瘫坐在地上打滚。没过多久就不见动静,火星过去一看,已经没气了。

  火星从他口袋里掏出一把枪,指着尸体说:“幸亏刚才请你喝了杯稀释了的强酸饮料,不然躺在这里的就是我了。”

  火星拍拍手,他很高兴,他终于完成了杀手的第一单。可喜可贺的是,这同样也是他的女朋友艾丽小姐谋杀的第一单。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挖个深坑,让脚下这个他厌恶的男人彻底消失。然后,和他的女朋友艾丽小姐,以及那笔钱,一起远走高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秋寒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秋寒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