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拯救圣诞精灵的末日预言
宫秋寒2018-02-01 10:124,396

  首先,草图画的是一架美丽的桥。然后,文字的具体内容是这样说的:

  一个未来世界的美丽国家的一位政府官员,抑或这个美丽领土的子民,你好!

  或许里面其中一个身份的人,会与瓶中手稿相遇。如果现实是这样美好,那就太美妙了。我是千年前一个海岛的圣诞预言精灵,我的职责,是守护圣诞这个人间美好节日的安全。防止丑陋的恶龙进行任何形式的节日的破坏,保护上帝的子民们,在阖家欢乐度过圣诞节。

  但就在我海岛生活的某一天上午,一个乘着破败竹筏的人,来到我居住的这个海岛。他向我述说,他是来自某某大陆某某区域的一个领主。他说他是背着一份对子孙后代的责任和使命,远渡海洋,冒着差点被巨大海啸吞噬的危险来见我的。

  至于什么原因,导致他即使弃命也想求见我。听了我也知道,他说自己的领土,是个聚集了人间所有美好的地方。他治理下的领地繁荣昌盛,人人安居乐业、家家幸福美好,不管平常日子还是圣诞节,都是一年中的好日子。

  但终于有一天,他的星象师告诉他一个悲哀的消息。他近来在海边观察星象变化轨迹时,捡到了一个他从未看到过,并且他敢肯定,绝大多数人也未曾见过的一个水晶一样的空心物件,里面是一张纯白的东西。虽然星象师不认识这为何物,却觉得这是魔鬼带给这块领地的魔物和末日灾难预言。于是他这个领地的领主,背负了拯救他的人民于末日的使命,远涉重样来求救我。

  我拿着他讲述里的那个奇怪的瓶子,看着里面奇怪的东西,我感觉到它的奇特。当我触摸它的光滑表面,以及抚摸过那纯白物体时,我的思维似夏日的雷电,思想像纤细游丝,跨越千年时空之栏,看到了一个千年后的国家。

  我所见的,是这个人口稠密的国家的鼎盛国事,但也看到这国度不久的末日灾难。

  从上古被圣诞精灵镇压在一片海的恶龙,即将在一千年之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打破镇压而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我拿起鹅毛笔,在已认识的白纸上面,我愿意向千年后这位领土的人民或官员,贡献我对于末日灾难的的对策。

  首先,你要在圣诞节前夜,找到三个拥有不幸遭遇与命运的可怜人,并分别帮助他们找到失散的亲人。放心,我那双勉强还能飞翔的翅膀,会带领你的找到他们的亲人。找到后,在街头三棵圣诞树包围的帐篷里,分别取下他们的一滴眼泪,然后滴在我信尾的一处血迹上。这些感动人间的泪水,可以唤出沉睡在人间的战斗精灵,去镇压草图上桥代表的那片海域里的魔鬼恶龙。

  当我写完对策这行字时,那位千里迢迢而来的领主,因过度劳累而死,最终也不能把这封信,顺利带回给他的人民。

  我把写好的信,重新塞回瓶子,弄好木塞,让它在茫茫海洋里孤独的奇幻漂流。但愿你们好运,能收到这瓶中手稿,只因我这个精灵,已衰老得飞不到你们那里了。

  我知道,在那片领土上,无论千年前,或是千年后的你们,都将肩担着使命。而拯救一千零一个圣诞夜长度的圣诞精灵末日预言,拯救某某年某月某日的圣诞末日,就是你们的使命,希望你们能成功。

  圣诞精灵写

  “遭鱼瘟的,”亚尔林从快要窒息的胸膛内猛地呼出口气,用这句惯用的粗话来平息内心的无比震撼,“恶龙要出了,末日要来了。”

  “简直是莫名其妙嘛,为什么让我捡到这可怕的预言信,”亚尔林烦透了,“我自己的生意都还没管好,要我管这事,没门!让这个城市的人死光了才好呢,那样我做棺材生意就有得赚了。”亚尔林气愤地把手稿甩在沙地上,狠狠地踩上两脚。可当他一想到,全城人都死了,就算做棺材生意,也没人付给他钱这一点时,他又捡起手稿。

  这下子令他觉得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起先他感觉身背后很痒,想去挠它。尚未伸出向后的手,一道冷光映在沙镜上,暗蓝涂成浅蓝,浅蓝又化作深蓝。亚尔林的视线也从毫无发现,到看到苗头,再到清晰全貌。最终他确认,他长了一对深蓝翅膀。

  他还没做出任何表情应对这变化,一股巨大的力量就让他脱离地面,亚尔林知道是翅膀搞的鬼,但他对它的不听命令,只是表现得毫无办法的样子。

  绚丽翅膀领着亚尔林,飞过他的汽车,飞过这片海滩,飞过一栋栋和原始树木一样健壮的房屋,来到这座城市的中央大道上。

  这条中央大道宽广而宁静,房屋像一夜崛起的森林,店铺鳞次栉比地排列长街两边。闪烁灰黑色调的玻璃橱窗,间隔一个橘黄光亮的路灯的距离,就会显现出一个来。显然橱窗的店铺内,已绝迹了人烟。橱窗外,街道上,行人和鸟儿一样稀少,只有寒风仰着冰雪大口,狂饮路灯这一杯杯橘黄啤酒。

  人和寒风孤独的气质一样,需要的也是饮酒浇愁。可灯光这杯酒,他实在不想喝。他也想到了拒绝的法子,找到了一个大塑料袋,把自己住在里面,也颇为不错。透明的墙壁,使他冰冷的心,忽然有了一丝温暖和慰藉。这就是我的家了,他脸上出现了鲜有的安全感。

  咕噜噜咕噜噜,他身体内的器官在静脉上激情演奏着饥饿进行曲。他的手从他屋里,伸出一口碗来,向周围的一切,讨要他卖艺的赏钱。可四围静止的景物只会冷眼看他,流动的风和人,路过他的小屋和小碗也匆匆忙忙的。这样冷的天,他却衣衫褴褛的蜷缩成一团。现在他生命向往的美好光景,无非是适才穿了棉衣,啃着鸡腿香喷喷走过的女孩的场景。

  深蓝的精灵翅膀停止挥动之时,亚尔林深陷雪中的脚印,和塑料小屋只有五个脚步的距离。他惊奇地看到他时,他同样也惊奇地看到了他。他惊奇,是因他看到了一个装在塑料袋里取暖的乞丐;但他惊奇,只因他看到了只存活在他心里和梦中的天使。

  亚尔林感觉仿佛在哪儿见过这小乞丐,忽然,老巴洛带着小儿子来8他办公室请假,说要陪他儿子过生日的场景跳跃进他脑海。哦!他是巴洛的小儿子。

  翅膀再度展开朝空中挥舞时,亚尔林携带着小乞丐,飞跃海洋的无边无界,跃过山脉的重重叠叠,掠过平原的辽阔无垠。终于在一座繁华的纽约城中,列车飞驰而过的一条铁轨上边落下。现在这里,除了沉淀下来的孤寂,还有什么?不,应该还得有什么?对了,还应该有小乞丐的亲哥哥,巴洛的大儿子。于是翅膀幻动、色彩闪烁间,亚尔林看到了一个高大年轻的大男孩,经过铁路时被疾驶而过的列车撞死的幻境。现在,大男孩轻飘飘的魂魄,脸上带着微笑地向亚尔林走来。之后的一阵短暂狂风过后,这里就真正没有什么了。

  这条接通大桥的中央大道的街头旁的一块空地上,有三棵闪烁漂亮、呈等腰三角形摆放方式的圣诞树。树簇拥的中间地带,一个宽大空阔的帐篷,搭架在纯白的雪地上。里面一张矮桌子上,摆放着好多好吃的食品。有炸鸡,有热狗,有法棍面包,有披萨。同时有圣诞卡和亲爱的圣诞老人,这里的一切,都是亚尔林花费金钱营造的,包括亲爱的圣诞老人也是由他扮演的。但他是怀了真心实意的心,含着热泪来做这所有的,因为他被这不幸的家庭,以及不幸的遭遇和命运给感化了。他亚尔林现在已不再是以前的亚尔林了,因为他重新拥有了一颗同情和怜悯之伟大心灵。

  在亚尔林怀中苏醒的小乞丐,身上已换了崭新的衣裳。当他和哥哥的鬼魂时,他同时又看到帐篷外,他的父亲巴洛的鬼魂走了进来。三双冷风中的眼睛在互相看着对方时,每个人眼睛里,滚动的团圆幸福的泪水,簌簌在脸颊流成了两条小溪。下一刻,父子三人紧紧抱在一块,一起兴奋唱着圣诞歌,吃着节日的美食,写着祝愿的圣诞卡片,欢乐幸福极了。亚尔林用一个玻璃小瓶子,储藏了他们珍贵的泪水。

  在这样欢乐的节日里,他也充满歉意地向老巴洛请求老巴洛原谅。也许以前他对工人的压榨、剥削、掠夺,以及制定许多泯灭人性制度,用来强制管理工人之类的种种行为,才造成老巴洛跳楼自杀的惨剧发生。这样来起来,老巴洛其实是被他间接谋杀的,所以亚尔林衷心地向老巴洛忏悔,忏悔他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过。老巴洛愿意以仁慈的心原谅了他,只因他已有忏悔之心,同时还有重新做人的意愿,况且今晚的街头圣诞,就是浪子回头的第一步。

  亚尔林带了受巴洛父子感染的欢乐,再一次启程,寻觅手稿上,老精灵所说的第二个可怜人。璀璨的星辰踩过他的头顶,绚丽的夜景流过他的脚下。晚风吹拂额前的散发时,他忽然想念起他养在哈布斯镇家中的那只哈士奇狗亨利,虽然有专门的人照顾着它。但它肯定很寂寞,很想念我吧。毕竟我是它唯一的亲人,它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们都互为亲人,亚尔林心说。

  精灵翅膀这次把亚尔林,带到叙利亚一座偏僻村庄。他来到这个村庄的时候,这里的黑夜被改成绚烂的黄昏,炽热火焰成了在房顶扭动腰肢的舞女,她那性感流动的曲线编织的热情,昏昏沉沉的村庄被燃烧个干脆彻底。黑烟高高的升起,又高高的飘散。威武雄壮的火焰中,一群仿佛瞎了的蜜蜂,在焚烧的村庄上空和烟尘忘情来回盘旋。亚尔林看见的,是火焰蒸腾了的模糊视线里,许多披着火衣的身影,永远的倒在了火的宫殿。至始至终,只有一个脸流泪、腿染血的,黑红两色跟跳舞一样混在一起的辫子姑娘,在绝望的呼喊。正面对着被战争蹂躏,被炮火强奸过的她的可爱村庄,以及被万恶的人性玷污的她的贞洁的身体,呼喊她亲人的名字,直至嗓音沙哑……

  黑夜给了她无尽的悲痛,而亲爱的姑娘,我能给你什么呢,望着那道悲伤背影,亚尔林满溢的同情心在想。

  这令人厌恶的战争,为何总是要发生,甚至在美好的圣诞节发生。它的存在,给这个人间,制造了多少个家庭悲剧与国家悲剧。

  亚尔林把这个流泪流血的姑娘带回来伦敦。在罩着温馨灯光的帐篷内,巴洛父子仨围在这个有黑发和红发辫子的姑娘旁边,尽他们所能去安慰她,抚慰她伤痕累累的心灵。而且用他们家庭的不幸故事来开导她,希望她能好受一些。巴洛的小儿子抬起他白嫩的小手,帮她揩去眼角充盈的泪水,擦拭她流淌出来的晶莹鼻涕。他的稚嫩小手,不管手掌或是手背,都亮晶晶闪着光,可他不在乎,只因他喜欢和这个漂亮的姐姐在一起。

  巴洛的大儿子是一个成年人了,即便他是鬼魂。对于失去亲人的痛苦,他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深刻体会。他已把黑发和红发的辫子姑娘当成了朋友。他能做的,只是默默在她身旁,轻轻拍拍她瘦弱的肩膀,对她说:“要坚强,生活还需要你。”然后在他弟弟的手放下去时,主动递给她一张纸巾,让她把涕泪揩拭干净。

  老巴洛的鬼魂往烟斗里塞满烟草,点上火,往肚子里深吸一口气,烟斗盖在他呼吸之间一明一灭。他对着这位仍在抽泣的姑娘,每抽一口烟,就仰头往一眼天,又看一眼这个黑发和红发的辫子姑娘,叹了口气说:“无论发生什么,都坦然接受。我们给予,我们接受。”然后又抽起了烟。

  亚尔林让这位黑发和红发的辫子姑娘躺下睡了一觉,从她长满对亲人亲密的梦话的睡梦中,亚尔林知道了她的名字叫玛利亚,真是个天使的名字。她醒来的时候的心情好了些,巴洛的小儿子捧来了满怀的美食邀请她吃;巴洛的大儿子鬼魂带了温和的微笑,为她披上温暖的外套;老巴洛鬼魂挂着慈祥的笑容,对她说着暖心的问候语;亚尔林也把温热的炉火毫不吝啬地借给她。终于她忍不住再次流泪了,只不过是感动的泪,不再是悲痛的泪,这是这个独特的街头圣诞节带给她的美好东西。亚尔林同样把它装进小玻璃瓶子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秋寒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秋寒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