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爽(下)
宫秋寒2018-01-08 10:043,389

  明眼人都不敢在下注了,都知道这胖侏儒肯定出老千,跟他们玩心眼。可易弃却不可理解地越发疯魔得不可收拾,直到最后他储蓄的钱输了,租房的家具也抵了,身上值钱的一切物品都输光了。他还想跟人抵手指,抵双手,抵双脚。可人家要他那手那脚干什么,人家又不缺手缺脚。结果,易弃被推出人群,疯疯癫癫地走在此时已是黄昏的街道上,蓬头垢面,衣服被胖侏儒都扒拉掉了,因为在胖侏儒眼里这也算是易弃的,只留下一条裤衩还保存在他身上。

  此时的他好像范进一样疯了,眼神呆滞无神,嘴巴张得老大老大地傻笑,走路像右腿和左腿不等长一般来回打摆,手还指着飘渺的前方神经质地冲着如织的车流喊道:“我要赢……这月生活费,赢……下月……生活费,下下……月生活费。我还要买房……娶老婆……,你们谁……都赢不了我”。

  这发疯了的声音仿佛坚定到能摧毁金石,又好像一条小溪般被大海般的车流声淹没。

  这时,已进入漆黑的夜晚,当易弃如同一只行尸走肉一样走到一条略微昏暗的小路上,他自己完全不知道此刻在他身后的漆黑中,不知从何处飘来一道虚无缥缈的两团气体,一团气体呈现白色,另一团则呈现黑色。

  两团气体接近易弃,瞬间融入他的身体,出来时两团黑白气团混在一块,不过却只见有一个小人站在气团上面。一只手被白气团凝结成的枷锁套着,另一只手也同样被黑气团凝结的枷锁套着。如果仔细观察那个小人,就会发现它正是易弃,此时的他却清醒了很多,面露痛苦挣扎之色,拼命挣脱着枷锁却徒劳无功。

  两团黑白气团远去消失在虚空里,留下黑暗角落里那一具一动不动的肉体。

  这里是一个充满黑暗且布满阴森的世界,牛头鬼兵在赶着一群阴魂不知前往何处。阴冷的世界里充斥着让人头皮发麻的颓废景象。

  森冷世界的某个角落,两团黑白气团自虚空中无中生有,然后化为实质的人形。一个穿白衣戴白帽,另一个穿黑衣戴黑帽,两人拉着铁索,后面铁索系着的犯人就是分明就是易弃。

  “别磨蹭,快走!阎王要审你,我们可要尽快完成任务。”白衣白帽人只顾张嘴喊,却不往后看。

  “这货也真是倒霉,年纪轻轻就被送进我们这个阴间的局子里来吃牢饭。难道我们阴界的牢房比阳界的牢房住的舒服?真是想不通……”黑衣黑帽人也稍微感慨地说。

  白衣白帽人似乎不想在这里跟自己伙伴瞎侃,直接干脆说道:“咱们也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咱只是阴界负责抓人的捕快,即使哪个冤死鬼来求咱帮忙咱也帮不上,咱们还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吧。”

  黑衣黑帽人点点头表示赞同白衣白帽人所说,也不在这儿地方多费口舌了,直接押着后面易弃的魂魄往远处那座雄伟巍峨但充满阴森之气的建筑物走去。

  这做雄伟的建筑物屋檐底下有一块很大的匾,匾上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字----阎王殿。

  “黑白无常,押犯人易弃进来。”阎王殿里最中央位置上传来了一声浑厚洪亮如山钟之音,瞬间穿透所有有形的和无形的介质,海啸一般蔓延整个地府世界。

  只见从殿前大门显现出三个身影,白衣白帽人和黑衣黑帽人并称的黑白无常,拉着套在易弃阴魂上的枷锁,走到殿中,把易弃弄跪在地下,两人也同时跪在地上恭敬道:“阎王殿下,易弃的阴魂已押解到。”

  殿位上坐着那位黑脸红眉,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点点头,接着挥挥手,让黑白无常退到两边待命。然后脸色严肃地问易弃道:“易弃,在生死薄上查过你,其实你阳寿未尽,不知你为何提前来阴界呢?”

  易弃此时也从疯疯癫癫的状态中完全清醒过来,自己也感到茫然,不知自个儿怎么就到了这骇人的阴界,而且还见到了人人都不想见到的阎罗王。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到这儿了,我记得我还想刚才还在早点街那儿吃早餐,而且还看了一个胖侏儒在犄角边儿开赌局。我自个儿看着看着就玩了一下,之后就啥不记不起了。”易弃的阴魂极力地回想之前在人间自己的经历,并向阎罗王一一汇报自己能想起的一切事儿。

  “哦,这可难办了,阳寿未尽就不明不白地来到阴界,这事出必有因,而且是恶因。你可能在人家做了坏事,你要暂时在我这呆着,等待查明你在人间生出的恶因,才能对你做进一步的审判。”阎罗王道。

  易弃看着阎罗内殿两边站着全是牛头马面之类,急忙哭丧着脸说:“我不要呆在这儿,我不想呆在这鬼地方,放开我,我要回阳界!我要回阳界!”

  尽管易弃在那儿嘶吼着嗓子做鬼哭狼嚎状,但阎罗王却丝毫不动于衷,准备把易弃先所在地界阴牢里。

  这时殿前有牛头马面回报:“殿下,外边有一名女的求见。”

  阎罗王稍稍觉得奇怪,但也不怎么犹豫,打个手势示意让来者进来。

  迎面进来了一位拥有艳丽之姿,唯美之发,婀娜之态的年轻少女,少女走进殿内双腿跪下,请求阎罗王放易弃的阴魂回人间。

  阎罗王问她为何,她才缓缓道来,原来她是一只竹灵,名唤蓝爽。是易弃所租房子旁边竹林里的竹子所化之灵,自身通晓人心中之事。自从易弃失业后常在租房呆着不怎么外出,因此蓝爽得以透过窗台感觉到易弃内心深藏之事。

  蓝爽继续向阎罗王讲述着她所知道关于易弃的事儿,易弃失业前在一家互联网公司里的职位是一名前端工程师。自身性格内向,平时不怎么爱和同事沟通说话,因此周围跟他共事的人都觉得他太傲太独,像独狼一样不好相处。

  其中有一位平常工作必须要同易弃合作的后端工程师,名叫卫少成。他租的房子和易弃皆在同一小区同一栋楼,但住的楼层不同,但除了工作外,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不会有人见到他们俩在一起进行过工作外的一场聊天交流。

  蓝爽稍微停顿了一下,重新调整了一下嗓子,继续讲述,在易弃和卫少成所居住的那个小区的旁边,是一大片竹林。这片竹林在那儿已经存在了百来年了,因此竹久成灵,孵育出我和我姐姐蓝乔两姐妹来。姐姐蓝乔在卫少成一次游玩竹林时两人邂逅了,初见两人对彼此都有好感,之后两人渐渐随其自然就成为了情侣。后来姐姐告诉了卫少成她是竹灵这个特殊身份,卫少成也没有嫌弃姐姐,使姐姐更加对卫少成一往情深。

  但有一次卫少成在工作中无意把易弃写好的代码搞消失了,卫少成刚想舔着脸皮向易弃道歉。岂料易弃先行一步把这事儿汇报给领导,因为卫少成弄丢失了的这几百行代码,是当前公司正在紧急开发攻关的关键性代码,结果由于卫少成的失误导致项目进度严重地拖延。所以公司做出开除卫少成的决定。

  卫少成一时接受不了这么残酷的现实,当晚在公司顶台上跳楼自杀了。

  当姐姐听到消息并知晓事情缘由后,决定为自己心爱的人报仇,天天往易弃那家公司投举报信。举报易弃的种种行为,导致公司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最后不得不与姐姐蓝乔谈判,同意以姐姐不投举报信的代价开除易弃。

  易弃失业后,姐姐还是觉得易弃欠卫少成的命债还远远没有还清。她蛰伏在易弃家里,以观心术观察易弃,试图发现他的致命弱点,然后置他于死地。结果发现他小时是个小赌徒,有极强的赌瘾,不过后来在家庭的压迫下渐渐不赌了。妈妈因此不惜舍弃自身百年修炼的灵气化成一个胖侏儒,然后再以一种灵气御人之术控制着一些凡人,和她配合演一出戏,把易弃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赌性唤醒,使他因赌而自行毁灭。

  戏开头通过极其容易的藏硬币易弃吸引住,让他内心赌的火苗准备萌生。接着姐姐露出破绽百出的老千使易弃觉得这赌主人傻钱好骗。内心深处赌的火苗真正升腾。再使那个被操控的男子以利益诱导易弃往赌桌上去靠近。然后姐姐变化的胖侏儒再让易弃在堵上彻底兴奋,完全给他想赢的一切,让其疯狂,让其疯魔,最后被心中爆发出来的那种压抑许久的赌性淹没,走向毁灭的深渊。

  姐姐最终看到了他想要的结果,易弃疯了,疯得快死了,所以黑白无常来索魂。姐姐蓝乔最后也因为耗费太多灵气而重新归于原始的竹子状态,但她对我说她并不后悔,因为她爱他。

  “原来如此,这里面还有这么段跌但起伏的故事。”阎罗王不禁感慨。

  “所以恳求殿下放易弃回人世间,在人间我以将易弃的肉身安放在他租房里。在七天内阴魂回来方可有效,过了七天恐怕将不能肉魂合体了。”竹灵蓝爽再次急切地提出她来的目的。

  阎罗王微微点点头说道:“既然事情都弄清楚了,我当然不会扣着人不放。况且易弃在人世间的阳寿未尽,而且也没做过折寿的坏事。”

  易弃的阴魂顺利地被竹灵蓝爽带回安放在肉身中,也没有像之前那样被赌搞疯癫了。

  几个月后的某一天,易弃牵着蓝爽的手走到竹林里蓝乔的本体竹和旁边卫少成的墓前,深深地忏悔自己的犯下的过错,乞求他们两人的原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秋寒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秋寒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