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坏消息,好消息
温雪幻蕾2018-07-14 10:424,072

  秦天死了。

  他没能等到我走到他面前的那天。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洗澡,头发上刚搓起满头泡沫。手机在客厅的桌子上第一次响起的时候,我想八成是促销电话。但它不停地响了三遍。

  最近完成的剧本都已拍完,应该没有火急火燎的事啊。我嘀咕着,不过还是在电话响第四遍的时候裹着毛巾出来了。

  电话是“男神的女神”打来的。我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问号,然后接通了电话。

  “小妹,你看新闻了吗?”“男神的女神”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秦天自杀了!”

  我的大脑瞬间过了电,脑壳似乎被清空,我听到自己笑着说:“假的吧?他怎么会自杀?”可是,我心里有另一个声音说:他有可能自杀,你不是早就担心吗?

  “是真的……官微已经确认了。”“男神的女神”放声哭起来。

  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过来,听到门外传来急切的敲门声。

  我虚弱地喊了一声:“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是我。你没事吧?”是“男神的女神”。

  我裹好毛巾,将门闪开一道窄缝,“男神的女神”闪了进来。她眼睛哭成了桃子,妆已经洗掉了,与我印象中的女人判若两人,如果不是太熟悉她的声音,特别是嘶哑的声音,我根本认不出眼前这个女人是她。

  关上门,我们看着彼此,顿时抱在一起放声痛哭。

  “男神的女神”已经哭得没了眼泪,只是放声干嚎;而我是刚开始,我第一次知道人的泪水量那么大,可供以泪洗面,足以湿透两个人的衣襟……

  “我们商量好了去公司,你也去吧?”等到我也哭到嗓子嘶哑,“男神的女神”忍住悲痛开口。

  我迅速冲掉头上的泡沫,换上衣服。

  就在我们出门的一刻,手机再次响起。我急匆匆接通,只听有人用标准的商务电话语气说:“喂,请问是王小妹老师吗?这里是圣天浩海影视公司,你的剧本《蝴蝶之吻》我们有意向购买、拍摄,您方便明天到公司详谈吗?”

  刚刚忍住的悲痛再一次将我击溃,泪水无声滴落,我撕心裂肺地喊起来:“为什么你们现在才说?为什么现在才说?”

  “啊……”手机那头的人对我的质问感到愕然,但仍不失商务礼仪,耐心回答,“您别激动,定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周五,周末怕打扰您休息所以没打电话……”

  “秦天死了,谁来演我的男主?!”我哭着问。

  “秦天?”对方似乎很意外,沉默了片刻才说,“你是说那个长得很帅、歌手出身退团后至今只出了一张专辑、电视剧电影年年拍但都是面瘫的秦天?哈哈,王老师不会是他的粉丝吧?”

  “我就是秦天‘道是无情却有情’粉丝团头号铁杆脑残粉‘朝暮’,怎么样?!”佳郎已逝却遇到他的黑子,我恨不能顺着无线电波冲过去掐死她。

  手机那头沉默了,但“男神的女神”脸色突然变得难看。她直勾勾看着我,突然冷笑:“王小妹,你可真不要脸!我在你眼前站着呢,你还敢说自己是头号脑残粉?你是头号,那我是几号?你加入粉丝团才几年啊?”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计较这个?秦天尸骨未寒,我们别内讧让他觉得我们可笑,好吗?”

  “他一走,人心真的散了……”“男神的女神”落寞地望着空中,想要落泪,但是泪腺真的再无一点余额,“那次打架之后,我一直忍你,你知道是为什么吧?”

  我点点头。

  “可是你做到了吗?”她嗓门突然提高了八度。

  我羞愧低头。

  “所以,我也没必要忍了,对吧?”她说着,冲上来揪住我的头发。

  “你快松手!我头发本来就不多了!”我大喊着,见她不松手,便毫不客气地揪住了她的头发……

  我满脸泪水、张牙舞爪地从桌子上爬起来。眼前的电脑从黑屏中醒来,光标在WORD文档的一行文字后闪动。时间是下午两点。

  我恍了恍神,立刻点开手机:秦天的微博和官微都未更新,爱豆行踪APP上显示秦天今天的行程是杂志拍摄,贴吧第一帖是秦天十年前在前团表演和参加活动时露底裤的集锦照片。

  那么,刚才的一切是梦。

  我松了一口气,打开电脑网页上的娱乐首页,准备看一会儿八卦就去写剧本。

  网页打开的瞬间,我惊呆了。——金钟铉自杀了!在我做白日梦梦见本命男神秦天自杀的时候,真的有人自杀了,只不过是别人家的男神!

  “我的心仿佛出了故障,一点点啃食着我的抑郁最终将我吞噬了。我无法战胜它,我怨恨自己,放不下断裂的回忆,不管再怎么警示自己要振作,也无济于事。

  如果被堵住的呼吸无法通畅,不如就此停止。

  我曾经问过有谁能对我负责,只有我自己,我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结束这句话说着容易,要真正地结束却很难,我一直沉沦在这样的困难中。曾说过我想逃跑,是的,我想逃跑,逃离我,逃离你。试问那边的人是谁,是我,是我,还是我。

  为什么总是失忆,有人说是因为我的性格,原来是这样,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虽然希望有人察觉,但谁也不知道,因为没有遇见过真正的我,当然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若问为什么活着,只是活着,大家不都是这么活着。若问为什么死去,因为太疲惫了。

  煎熬过苦恼过,不知道如何将无穷无尽的痛苦转化为喜悦,疼痛只是疼痛罢了,催促自己不要再这样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跟随心的指示结束这一切?

  有人劝我寻找痛苦的根源,我非常清楚,我因为我而痛苦,只怪我,怪我不够好。

  医生,是想听这句话吗?

  不,我没有错。用温和的语气指出是我性格原因的时候,医生想得太简单了。

  为什么会如此痛苦,甚至感到神奇,比我痛苦的人们不也活得好好的,比我更软弱的人们也活得好好的,其实活着的人中没有比我痛苦的,也没有比我软弱的。即便这样也劝我活下去,问过无数次为什么要这样,答案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我想为了我自己,不要再说些不懂装懂的话了,竟然让我寻找为何痛苦的原因,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我为什么痛苦,难道不能因为这样的事情如此痛苦吗?需要更具体的剧情,还是要有更多的隐情?我已经说过了,你难道是置若罔闻?如果能克服就不会留下伤疤,看来和这个世界碰撞已经不再是我的事了,在全世界成名也不是我的人生了,因为这些所以更加痛苦,碰撞,成名真的好难啊。我当初为什么选择了这些,真可笑,我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很坚强了吧,还需要多说什么,对我说句辛苦了吧。告诉我做到这样已经很棒了,你受累了。

  哪怕不能笑着送我走,也不要责怪我,辛苦了,真的辛苦了,再见。”

  这是金钟铉的遗书。

  我读着,泪如雨下。有才华而敏感的人往往被世界所伤。艺人是抑郁症的高发人群,因为他们原本就是感性主导的人,工作又走心,所以心理和精神类疾患是他们的职业病;同时,工作竞争压力大,一举一动都受到公众关注,这些又使得他们无法像常人那样自如地表达情感,拥有可以倾诉烦恼的朋友,就算病了也不敢公然寻医问药。

  我是编剧,五年来因为工作的机会接触过许多艺人,从一线到十八线都有,镜头外的他们不是人人都可爱,可是,我总是尽可能宽容相待。因为秦天的缘故。

  我收拾了一下心情,开始敲字。这是不久前接下的一个小活儿,改一部已经写完的电视剧剧本。说起来可笑,这个剧本的原编剧是一位知名的老编剧,初稿剧本堪称佳作,但是制片方开拍前决定将原定的“正剧向民国进步青年革命史诗及催人泪下的爱情悲剧”改为“富家少爷阴差阳错走上革命路及令人啼笑皆非的搞笑爱情喜剧”,老编剧一怒之下放弃尾款拒绝修改,无奈之下,导演决定自己动手改,但是改了两集之后他觉得自己无法同时兼顾导演和编剧两项工作,这才找到了我。不要问我导演改的那两集剧本到底是什么水准,毕竟余生我还想继续做编剧呢。

  尽管听上去多么不靠谱,第六感也发出警告我跟那位导演不合拍,但我还是签了合同。为了生存。

  是的,这就是一个年届二十八岁的非著名编剧的现实生活。

  我如往常一样,对照原剧本和新的故事大纲,重新设计桥段和台词,一点点修改着剧本。

  可是,因为金钟铉和那个梦的缘故,我的心始终惴惴不安。

  ——那天晚上十点,我终于知道这不安来自于哪里。

  秦天微博更新了,他发了一张自己回国后第一张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张个人专辑《蝶》的封面照片,配文只有一个字:懂。

  我一直以来的担心是真的:秦天是抑郁症患者!

  不知道他是否已经觉察,但关注他一举一动的我很清楚:他的抑郁程度推测已接近中度。经常有机会见到秦天本人的“男神的女神”也跟我私下说过,她担心他有一天会崩溃。不久前的一次见面会上,秦天甚至对“秦兽”(秦天粉丝自称)们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或者隐退了,希望你们不要失望,不要为曾经是我的粉丝而感到遗憾。”

  我默默看着秦天微博上的他的照片,大声说:“你别自杀!你再等等我,我为你写的剧本已经在两家公司做评估,我标注了男主只能是你!我会帮你崛起!”

  “你真有这份自信?”另一个声音在心里冷嘲。

  我难过地想哭。是啊,虽然我那么努力,但是,我想帮助的人是秦天啊,以我现在的编剧业绩,我凭什么对一个曾经比现在的吴亦凡、鹿晗还红的巨星说我要帮助他?在别人看来,更像是不知名小编剧蹭他的名气!

  手机上跳出热点新闻提示,又是有关金钟铉自杀的新闻。

  我的心渐渐平定下来。就算是自不量力、异想天开,就算被人误解又怎么样?我不能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男神继续不温不火,遭人非议,甚至……发生意外!既然这是我十年来努力的目标,那么,无论如何我要走到他面前,亲口告诉他,就算所有人都不理解他,离开他,我也不会!

  我打开邮箱,微信和QQ,查看是否有未阅读的邮件和来信。我为秦天写的剧本已经发出去一个月了,有几家公司联系过,面谈过,然后将完整策划案索取进行复审评估,但之后都杳无音讯。

  我想了想,写了真诚的询问信息一一发了过去。——以前我不会这么做,一般过了一个月都没有回音就意味着复审未通过。

  但是我相信我的剧本不差,我不是烂编剧。我的男神秦天也不是烂演员。

  第二天一早,我还在昏睡中,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有人用标准的商务电话语气说:“喂,请问是王小妹老师吗?这里是圣天浩海影视公司,你的剧本《蝴蝶之吻》我们有意向购买、拍摄,请问您今天有时间到公司来一趟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