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颗头颅
白鸿宇2018-02-07 18:123,598

  “吼!”

  半兽人怒吼,眼睛的疼痛让他更加的愤怒,浑身的血管仿佛都要爆裂了一般,呈现出一股诡异的暗红色,就连身上的炁也被渲染,整个人仿佛从地狱中走出的嗜血修罗。

  “咔嚓!”

  半兽人直接将手脚上的镣铐挣断,整个人更加的肆无忌惮,手里的巨斧胡乱挥舞,顿时死伤一片。

  “小子,他……狂化了!”和尚大惊失色,半兽人狂化,除非能将敌人全部斩杀,否则的话狂化状态会一直持续,直至鲜血流尽而死。

  “啊!”

  整个角斗场顿时一片惨叫,角斗场的高台上更是一片混乱,纳兰的护卫军全都冲进了角斗场,将半兽人团团包围,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作用,强悍的半兽人随便一斧,直接将一群护卫扫飞,没有任何人能接近其一米的范围。

  那些被镣铐锁住的奴隶们见到这种情形竟然开始反抗,他们抢了护卫军的兵器,开始残杀纳兰部落的人,想要逃跑。

  “哈哈!纳兰的这群蛮夷们真是自讨苦吃!”和尚看着那些人四散逃跑高兴地大笑。

  “快,快去杀了他们!”台上的纳兰王被一群人护佑在中间往台下撤退,一边走还一边大喊。

  “父王!”高台上传来一声惊呼,纳兰云朵被一群奴隶围在了中间,俏脸上十分的惊恐,这些奴隶想要抓了公主做人质来胁迫纳兰王。

  “妹妹!”纳兰云图怒吼,身上的炁劲涌动,瞬间来到了那些奴隶身边手里的长剑一扫,直接将三个奴隶斩杀。

  远处正在疯狂的半兽人感觉到了炁的波动,怒吼一声,巨斧脱手而出直接朝着纳兰云朵的方向扔了过来,“妹妹!”纳兰云图想要去救援但是却被奴隶拦住了去路,纳兰云朵俏脸煞白,眼眶中啜满了泪水,巨斧越来越近,孤独无助的她显得十分的楚楚可怜。

  “轰隆!”

  巨斧落下,顿时一片碎石乱舞,墙壁震裂,沙尘弥漫。

  片刻之后,沙尘散尽,纳兰云朵竟然完好无损的躺在距离巨斧几米远的地方,而在她身前趴着的是白夜。

  纳兰云朵呆呆的望着白夜,说不出一句话。

  鲜血正从白夜的手臂上缓缓流淌,一道恐怖的裂痕从上到下延伸,能直接看见白夜的骨头,差一点直接把白夜的手臂给切成两半。

  这只是巨斧上的炁造成的伤害,恐怖如斯。

  “你受伤了!”纳兰云朵看见白夜手臂上的伤口担心的说道。

  “没事,小伤而已!”白夜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说道,从小到大白夜都不知道受了多少次致命伤,像这样不致命的伤口对他来说真的只是小伤而已。

  “你的手都快要废掉了,这怎么只是小伤!”纳兰云朵说着从裙子上撕下了一块布小心翼翼的为白夜包扎伤口。

  “我自己来就行了!”纳兰云朵刚包扎了一半,白夜感觉很不自在,直接接过白纱说道。

  “不行!”纳兰云朵强硬的说道,没有管白夜只是自顾自的包扎。

  “轰轰!”

  半兽人朝着白夜这边跑了过来,和尚想要阻拦但是却被半兽人一拳打进了墙壁,纳兰云图也是炁门全开,手里的大剑挥舞,可以碎石裂金的剑气横扫而出,但是,落到半兽人的身上只能留下一道淡淡的白色印记,而且更加激发了半兽人的凶性。

  白夜的伤口包扎完毕,凶猛的半兽人也已经蹿到了身前,庞大的拳头带起一阵狂风,朝着白夜猛然砸下。

  纳兰云朵站在白夜的身后,也没有逃避,只是静静的看着白夜,玉手紧紧地抓着白夜的衣襟。

  “唉……”白夜轻轻一叹,“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为什么非要找死呢?”白夜看着半兽人血色的双眼喃喃自语。

  白夜的手掌缓缓举起,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成了静止一般,不远处纳兰云图突然浑身一激灵,他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一片灰白,之前那股可怕的感觉再一次浮上心头。

  “势,这绝对是势!”纳兰云图一脸狂热的喃喃,但是由于被巨斧挡住了视线他根本就没看见这股势的主人是谁。

  拳头宛如彗星一般砸下,空气中都弥漫着空气灼烧的味道。

  纳兰云朵的手掌握的越来越紧,虽然心里不安,但是她还是选择相信白夜。

  “无剑势·斩草除根!”白夜半睁的眼睛突然闪过一道精光。

  一股无形之力席卷四方,坠落的拳头突然停止,恐怖的半兽人就那样静静的站着不动,片刻之后,一道细小的血痕从半兽人的脖子上缓缓浮现,“咔嚓!”半兽人的脑袋从身体上掉落,“骨碌骨碌!”在地面上滚动,那双血色的眼睛至死还睁着,十分的恐怖渗人。

  “别怕,没事了!”白夜的脸色有些苍白,回头淡淡一笑,随后就跳下了高台,步履蹒跚的离开了。

  如今的白夜真的快要油尽灯枯了,炁与势不同,炁是天地之气的运用,而势最主要的就是人的精气神,他之前只是炁门不通,现在连精神也快要枯竭了,如果再乱来的话,就真的死定了。

  “你!”纳兰云朵看着白夜迅速离去的背影,贝齿轻咬嘴唇,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什么人敢在纳兰放肆!”一个老者背负古剑踏空而来,白髯飘飘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剑空师父!”纳兰云朵和纳兰云图看见老者同时大喊。

  横击剑圣——古剑空,苍天榜排行二十三的高手,据说二十八道炁门已经打通了二十道,实力惊人,现在是纳兰部落大图鲁。

  白夜看着空中的老者淡淡一笑。

  “你们都没事吧!”古剑空担心的问道。

  “没事,幸亏古师父您赶到的及时!”纳兰云图刚才还真是捏了一把汗,在纳兰云图的心里已经把古剑空当成了刚才使用势的人。

  “那就好,所有士兵听令,凡是刚才参与造反的奴隶一律格杀,其他没有造反的收押待审!”古剑空大喊。

  “恭喜剑空师父,终于领悟到了天地大势,以后怕是苍天十大高手必有师父的位置!”纳兰云图恭喜道,要知道苍天十大高手随便一位便是可以逆转一国之运的存在,从此他纳兰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嗯?为师并没有领悟天地大势,你是从何处听说的?”古剑空奇怪的问道,他虽然闭关三十载苦悟天地大势,但是却一直无果。

  “怎么会呢?刚才不是师傅用剑势斩杀了半兽人的吗?”纳兰云图震惊得说道。

  “为师刚才来的时候,那个半兽人已经死了!”古剑空摇了摇头,表示这个锅他不背。

  “那会是谁?”纳兰云图十分的惊讶,转头看向了妹妹,纳兰云朵一激灵,“我……我也不知道,刚才我吓得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半兽人已经死了!”纳兰云朵支支吾吾,看着远处穿着锁链的白夜,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谎。

  古剑空看了一眼半兽人的尸体,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这个人的剑术,我不及也!”古剑空缓缓开口。

  “什么?”纳兰云图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纳兰云朵看着白夜的背影眸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台下,白夜被重新套上了镣铐,和尚从碎石堆里爬了出来,不仅没有懊恼,反而还异常的兴奋。

  “小子,你刚才感觉到什么没有?”和尚摸着脑袋兴奋的问道。

  “感觉到什么?”白夜耸了耸肩奇怪的问道。

  “天地大势啊!”和尚的眼睛瞪得老大说道。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夜自然的说道。

  和尚看着白夜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一阵无语,撇了撇嘴,只能自己一个人陶醉。

  “你说,刚才是不是有一位帝尊来到过这里?”

  “不知道!”白夜没好气的说道。

  “你说,帝尊会不会来收我为徒啊?”

  “不知道!”

  “我说,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求求你别唠叨了行吗?”白夜一副快被你打败了的样子,这和尚不是都讲究箴言慎行吗?怎么这个和尚不一样呢?唠唠叨叨的快把他烦死了!

  角斗场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风波也静静消退了,奴隶的反叛给纳兰部落的那些王族们敲了一个警钟,这几天,白夜明显感觉自己身上的枷锁重了很多。

  “你们两个,跟我们走!”牢房的门被打开,狱卒指了指白夜和和尚说道。

  白夜和和尚一头雾水,只能跟着狱卒离开了地牢,走了一段时间,狱卒带着两个人来到了一座大宅门前,大门上面的牌匾写的龙飞凤舞——纳兰公主府。

  大门打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出来,给了狱卒几枚金币后带着两人走进了公主府,管家带着白夜二人游园穿桥来到了一处凉亭外。

  悠扬的琴声在凉亭里回荡,让人陶醉心迷,一道迷人的倩影背对着白夜二人,这琴声自然出自其手。

  “还不拜见公主!”管家喝道。

  “拜见公主!”白夜和和尚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完全没有一点恭敬的意思。

  “免礼!”纳兰云朵转身笑着说道。

  “不知道公主叫我们两个奴隶来这里,有何贵干?”和尚看了白夜一眼,发现白夜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意思,所以他只能开口了。

  “那天在角斗场看你们二人好像有点武功,让你们当奴隶有点屈才了,恰好我公主府正在招收护卫,你们去参加选拔吧,要是能选上的话,倒也可以摆脱掉这奴隶的身份,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纳兰云朵看着白夜说道。

  “我不……唔”白夜刚想开口,直接被和尚捂住了嘴,“愿意愿意,求之不得,多谢公主提携!”和尚朝着白夜挤眉弄眼,面露喜色的说道。

  “那好,管家带他们去马场!”纳兰云朵说道。

  和尚点头半推半拽的把白夜拉走了。

  “公主今天好像很开心!”侍从说道。

  “哪有!”纳兰云朵的脸一红,看着白夜笑着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吾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吾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