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美人心思
贡茶2018-01-04 18:173,036

  要糟!林媚心念急转间,已是抬手捂住鼻子,屏了呼吸,急急向后退。大庭广众之下,如果现出丑态来,以后,就彻底没法见人了。

  苏仲星见林媚微红了双颊,举袖子半遮着脸后退,神使鬼差的,居然回忆起那晚做的梦,脚步不由顿一顿。

  “妹妹怎么喷了表哥一脸口水呢?”罗明秀从花丛后一个转身出来,手一伸,抓住林媚的手腕,狠狠捏住,脸上笑的明媚,“还不快拿手帕子出来给表哥抹一抹。”

  不管那么多了,如果会软掉,我就软在罗明秀身上好了。林媚被罗明秀一拉,顺势倚在罗明秀身上,一时感觉双膝发软知道要不妙,再顾不得其它,回身一把搂住罗明秀,把头伏在罗明秀肩上,娇娇道:“仲星大哥就是喜欢吓我,我腿儿都被吓软了。姐姐帮我拿一下帕子。”

  罗明秀被林媚这么一搂,却有些懵,身子僵了僵,只一会的功夫,却笑的甜蜜,“妹妹胆子真小。”

  如果罗明秀和林媚这会冷眼相对,或是大打出手,苏仲星都不会觉得奇怪。偏她们搂在一处,笑的像一对姐妹花,苏仲星起了阵阵怪异的感觉,脊背甚至冒起寒意。待罗明秀从林媚身上拿出帕子要递过来时,他这才觉着脸上的唾沫星子,被风一吹,早干了,只余一点沾腻的感觉。因阴着脸,退后几步道:“不用了!”说着自行去看周敏敏极力推崇的几株花儿。

  “我表哥就是这种性子,别理他,过会儿就好了。”罗明秀扶林媚站正,手拂过她腰际,却拂落了她带着的香包,一时帮她拣起,笑道:“妹妹针线好,这香包也别致,借我仔细瞧瞧罢!”

  苏仲星一走开,林媚脊梁骨一挺,身子不再发软,悄悄吁了一口气,笑看罗明秀道:“姐姐要是喜欢这香包,尽管拿去好了。”

  “妹妹真大方。”罗明秀笑容有些莫名的意味,“如果妹妹在别的事上也能想得这么透就好了。”

  嗯,是指我没有主动让出苏仲星,没有主动退婚,没有主动成人之美这件事么?林媚抿抿嘴唇,暗叹一声:我若成全你们,谁来成全我?像我这样得了软骨病的人,退了这头婚事,是陷自己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罗明秀摆弄一会儿香包,却递了过来道:“还是不夺妹妹所爱了,妹妹挂上罢!”

  林媚接过香包系在腰际,心下有些莫名的怅然。若可能,她真的不想伤害罗明秀。可是……

  另一边,莫双琪痴痴看着柳永,柳永只一笑道:“这不是莫家妹妹吗?听你哥哥说你们都上京来了,没料到在这里碰着你。”

  “你们认识?”周敏敏笑着觑觑柳永,“也是,柳大哥家乡在柳州,莫小姐也是柳州人,认识也不出奇。”

  “我旧时和莫双柏是同窗,常到莫家走动,自然认识莫家妹妹。那会她还小,一团孩子气,还逗过她玩来着。这些年没见,她倒长成一个大姑娘了。”柳永当着周敏敏的面说起当初,口气里依然当莫双琪是一位小女孩。

  莫双琪的心,猛的一沉。她今年十六岁了,哪儿是什么小孩子?柳永,这是不想承认旧时说过的话?或者,他想推托,只说旧时说的话,是逗小孩子,说着玩的?不行,得找个单独相处的机会,好好的问清楚。

  周敏敏在席间已是发觉莫双琪看柳永的眼神,本来疑惑着,这会听柳永一说,倒释然了。心道柳永这般的人,自然不可能看上莫双琪,是自己多疑了。只是,柳永虽说和自己哥哥要好,也常来永平侯府,只是待自己的态度,总不明朗。先前以为他心里另有所属,后来细打听着,又并不是。那么,他所求,究竟是什么呢?自己表示的这般明白,他为何还不上门提亲呢?

  莫双琪非常后知后觉,到这会,才发现柳永和周敏敏之间,似乎在眉目传情。她一双粉拳,不知不觉握了起来,慢慢扬起,又慢慢的垂下。

  另一边,赏锦鲤的几位小姐,却散作几处。乔佳如和吴玉依站在一处赏鲤,隐约的,却是看见柳永和苏仲星往香花林那边来了,正和周敏敏等人说话呢!

  “表姐,真没想到,柳状元和苏少爷,却比传闻中还要俊美。”吴玉依跟乔佳如咬耳朵,“我爹已决定要答应许大人的婚事,那许大人,若有柳状元和苏少爷三分人才,不要说继室,就是做妾,我也甘愿。”

  “你就别妄想了,乖乖等着进许家门吧!”乔佳如吴玉依今儿诸多出格的言行,已有些不耐烦,转过头道:“柳状元和苏少爷这等的身世才貌,你就是想做妾,也攀不上。”

  “表姐,你就这般瞧不起我?”

  吴家见吴玉依有几分姿色,自然想借着她攀个高枝,无奈吴家在京城里,不过小户人家,哪儿攀得上高门大户?好容易吴爹爹探得年已四十的许大人亡了元配,要寻一门清白人家的女儿做继室,这才巴上去了。

  只是吴玉依见过许大人之后,恶心的几天吃不下饭,一想到要嫁与那个满脸麻子的老头做继室,她就浑身不舒服。这一回求着乔佳如带她进永平侯府,却是恶狠狠寻思过许多可能性的。

  乔佳如见吴玉依说着话,趴在栏杆上,探身出去看锦鲤,少不得提醒她一句,“玉依,这栏杆矮,你小心跌下去。”

  “嗯!”吴玉依直起身子看看四周,笑道:“周小姐不喜欢一群丫头跟着,都打发走了?”

  “也没有走远,都在那边呢!”乔佳如一边说着,却竖起耳朵听香花林那边的动静,只是隔了一段距离,哪儿听得到?

  “这样说,若我落水了,她们赶来时,我早沉入水底了?”吴玉依抬头望了望香花林那边,嘴角带笑。

  “你小时候随婆婆住在乡下,不是偷偷学会游水了么?哪用人救?”乔佳如漫不经心,只寻思要如何借机跑开,绕过香花林后头,候着机会单独和柳永说说话。

  “听闻柳状元和苏少爷皆熟习水性?”吴玉依眼睛里有火苗在闪,瞬间下了决定。不待乔佳如回答,自行道:“表姐只当我不会游水,便是成全了我。”

  “什么?”乔佳如有些不明白,一回头,却见吴玉依趴在栏杆上的身子向前一倾,整个人直直栽入锦鲤池中。

  “玉依!”乔佳如惊喊了一声,电光石火间,也明白了过来,只得大喊道:“我表妹落水了,救命啊!”

  “不好了,有人落水了。”看锦鲤的小姐们,忽然尖叫起来,更有几个哭了,大声喊道:“救命啊!”

  因小姐们过来这边赏花,吩咐家仆们不得乱跑,只有几个小丫头站在远处听传唤,一时听得喊声,皆花容失色,慌张起来。

  柳永和苏仲星听得喊声,自然朝前跑去,一边吩咐小丫头快去叫人。

  柳永跑得几步,却绊着地下的花藤,趄趑了一下。他这么一耽误,苏仲星早跑到前头去了。

  莫双琪惊的抓住林媚的手,一迭声道:“有人掉水里了,真可怕啊!”

  有小姐落了水,闹不好会出人命,当务之急是救起人来。但是一个女子落水,浑身湿淋淋被男子救起,以后该如何?林媚皱起眉头,急忙随在苏仲星和柳永身后跑向前,跑了几步,脊梁骨居然挺的笔直。

  罗明秀何尝没有这个念头,只是这当下也不能阻止苏仲星过去救人,跑在林媚身边,一边叹道:“柳状元至今未定亲,正该让他救人,偏仲星跑这么快。作死啊!”

  “要是我会水性就好了!”林媚回了一句,朝罗明秀看一眼。

  她什么意思?罗明秀心里一动,跑的飞快,看着快赶上苏仲星了。不想她这里快,有一个人居然比她还快,“嗖”一声就越过她身边,往前边去了。她定睛一看,是林媚,这下在苏仲星身后“哟”了一声,待苏仲星身形顿一顿,她正好赶上,以苏仲星刚好听得见的声音急急道:“林媚会水性,让她去救。你别过去。”

  厅里,永平侯夫人正和苏夫人说话。今儿苏夫人带同林媚过来,几句话一说,永平侯夫人就明白了,因道:“成婚之前且让小媚过来侯府住几日,到时在这边出嫁,也像样些。”

  “侯爷那边……”

  “这些内宅之事,侯爷却是由得我作主的。”永平侯夫人淡淡笑了,“不止你想着可儿当年的情份,我也是。”

  她们说着话,早有丫头慌慌张张来了,“夫人,有一位小姐在园子里落了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