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压倒羊羔
贡茶2018-01-04 18:172,936

  连着两日,苏府人来客往,苏夫人领着林媚,一一的见过各式客人。林媚也不怯场,举手投足间,却有了她娘亲当年的风范,苏夫人看在眼里,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一天送走客人,林媚随一个丫头,到了苏夫人房里。

  苏夫人着人捧出一套头面,另有两套新做的衣裳,笑道:“后天便要到永平侯府去,却要好好打扮一番。”

  “夫人!”林媚声音有些哽咽,自进苏府以来,苏夫人对她的照顾,实在像极了小时候母亲那样对她,这等情份,却是没法做假的。

  两人说着话,帘外一个丫头喊了一声,接着帘子一挑,苏仲星进来了,笑道:“娘,您让我过来,却是为了何事?”话音一落,看见林媚在座,不由皱了皱眉。

  林媚当着苏夫人的面,不好失礼,忙站起来福了一福,喊了一声仲星大哥,这才坐下了。

  苏夫人让苏仲星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笑道:“却是为了后天要到永平侯府贺寿的事,让你过来商量一下的。”说着见林媚低着头,轻轻动了动,似欲告辞,只招招手,让林媚坐到身边,慢慢道:“我自幼和你母亲要好,无话不说。及至后来各自婚嫁,还是来往着。你母亲婚后两年没有动静,及至第三年,才生下你,自然宝贝着。你小时候却也可爱,抓周时抓了一本书和一副刺绣。仲星那时才三岁,却和你抢那本书,抱着你滚在一处,吓坏了奶娘。几天后,仲星的爷爷和你的爷爷就为你们定下婚约。后来我们回京城,也有寄书信回去,你们却再无音讯。幸好你来了,若不然,我们也要让人回易州一趟,接你上京。”

  什么?我小时候曾抱着她滚在一处?苏仲星一见林媚在座,本想应付几句就走的,待见苏夫人说起小时候的事,又不好马上就走,怕苏夫人怨他心里眼里没有母亲,因耐着性子坐定了,这会抬头看一下林媚,恰好林媚看过来,两人视线一接,各各转开头。

  林媚听明白了,她和苏仲星的婚事,苏老爷和苏夫人,一直放在心上,从没有打算悔婚。这会一听滚在一处的话,也红了脸,垂下头寻思:奶娘说的对,一个好婆婆有时候比一个好夫君更重要。有多少的姑娘家,因为嫁着好夫婿而沾沾自喜,却在婆婆的威压下早早枯萎。有了苏夫人这颗大树遮蔽,将来再生下一儿半女来了,苏仲星心中有没有她,却是无须在意了。想当初,娘亲就是因为太在意爹爹,才会活活气死自己。

  苏夫人这里说着,另有婆子探头探脑,一时招了婆子进来问了问,说是苏老夫人把房里一架屏风给莫双琪送去,另要找一架屏风摆在厅里,来问苏夫人拿锁匙的。

  苏夫人想了想,“屏风都放在小阁楼上,只怕你们好找,更怕碰坏了。还是我亲去找罢!”说着嘱苏仲星,“你坐着,陪你小媚妹妹说说话,我找了屏风就来。可别又跑了,事儿紧要着呢!”

  “夫人有事要忙,我且先回房了!”林媚却不想多待,忙站起来要告辞。

  苏夫人把她的手一捻,笑道:“你也别忙着走,我的话儿还没说完,另有一个丫头要给你,回头跟你细说。”说着喊丫头另倒上茶来,又嘱了好好服侍,随之,领了身边几个丫头和婆子走了。

  林媚见苏夫人如此交代下来,一时不好走,只得又坐回椅子上。

  苏仲星候着苏夫人走远了,丫头去倒茶不在近前,抬头直视林媚道:“林小姐,你再问一次,你要如何,才肯退婚?”

  “这个话,你为何不对你父亲和母亲提呢?”林媚也来了气,这个人两次三番逼她退婚,可有想过她一个弱女子,从家乡上京,寻到这里,实属没了后路。况且如今不是她不肯退婚,而是苏老爷和苏夫人没有退婚的意思。苏夫人让她见了罗夫人,在罗夫人等人跟前明确了她的身份。昨儿又见了苏家几位亲戚,这会谁不知道她就是苏仲星的未婚妻,如若这会退了婚,她坏了名声,确实再找不到好婚事了。

  因苏夫人连着两天,领林媚见苏家的亲戚,苏仲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又没法拦着,现下一听林媚的话,饶是他稳重,还是气的站了起来,逼前两步道:“这么说,你就是不肯退婚了?”

  苏仲星的气息迎面而来,林媚挺直的身子有些绷不住,不得已,只得把背抵在椅背上,两手软绵绵撑在椅边上,心里默念:要端庄,要端庄!

  苏仲星怒道:“你又待怎样?”

  “是你待要怎样?”林媚努力要挺直脊梁骨,就是直不起来,喊道:“你别过来!”

  “怕我吃了你?”苏仲星见林媚一副小羔羊的柔弱状,怒火之下,又多了一股莫名其妙的烦燥,欺前一步,站到林媚跟前,俯视着她道:“你究竟打什么主意?”

  正值春未,天气虽不冷不热,林媚却觉是空气热了起来。努力偏了偏头,偏苏仲星的气息扑面而来,竟是避无可避,只得死死抵在椅背上,怕自己软倒到椅下,嘴里道:“苏少爷,你别欺人太甚!”

  苏仲星虽已十六岁了,房里并没有通房,因着罗明秀之故,也不学京城里其它年轻少爷上青楼喝花酒,却是守身如玉,打算将来和罗明秀做一对神仙眷属。因着如此,他见了林媚此刻媚眼如丝,全身软绵绵靠在椅子上的媚态,除了气急之外,更有些手足无措,重重哼了一声道,又狠狠瞪了林媚一眼,一个转身走了。

  苏仲星一走,林媚脊梁骨一挺,竟是坐直了,只抹着汗,又羞又愧,心下暗暗觉得,自己在苏仲星跟前连着出丑,却是真个不能退婚,定要嫁与他,方能保了清白。

  这里丫头倒了茶进来,见苏仲星已走了,林媚坐在椅子上不动,脸上却有些羞人答答的,不由暗笑:夫人嘱了,让他们小夫妻单独相处一会,莫不成……

  林媚从丫头手里接过茶,慢慢喝了。待她喝完,苏夫人却回来了,一进门怔道:“仲星呢?又跑了?”说着不待丫头答话,另让婆子去喊了一个丫头进来,指给林媚道:“这丫头喊桂香,原也是易州人,五岁时没了爹娘。她在我身边多年,却是一个老实听话的,现下就让她跟了你罢!”

  “谢谢夫人!”林媚正觉身边没有丫头跟着,凡事要自己出面,有些失礼,这下看了看桂香,生的端端正正,一看就是一个稳重的,却是极喜欢。

  待林媚走后,苏夫人身边一个老嬷嬷俯耳过去道:“夫人,林小姐和少爷虽有婚约,究竟没什么根基,真个要让少爷守了婚约?”

  苏夫人点点头,“小媚自幼失了亲娘教养,我还担忧她上不得台面。这些日子看着,却是一个好的。就是我今晚给她那套头面,要是普通姑娘见了,少不得耀花了眼。她只感我的恩,却没多看那头面一眼。这一点,就似足了她的娘亲。再凭着她娘亲当年助过我几件事,我再如何,也不能悔了这头婚事。”

  苏夫人没有说出口的是,她只有苏仲星一个儿子,自幼却被苏老夫人抱去,致使儿子跟她不亲。这些年来,苏老夫人更是自把自为,放任罗明秀亲近苏仲星,话里话外,只把罗明秀当了苏仲星的未婚妻,完全不再提林媚这头婚事。她若任由苏老夫人安排,让罗明秀进门,以后,儿子将不再是她的儿子,媳妇,也不再是她的媳妇。虽则林媚没有亲人依仗,但她是苏太爷当初亲定下的婚事,让林媚进门,一来苏老夫人无正当理由反驳。二来,外间自要说苏家守信,有利于苏家声官名。三来,媳妇是她挑的,进门后,自然会向着她。待到媳妇生下一男半女,拉回儿子的心,不怕儿子以后不向着她。

  苏家声为人古板,只知遵守孝道,一心向着苏老夫人。这些年来,苏夫人明里暗里,受了苏老夫人不知道多少气。偏苏家声和苏仲星都偏向苏老夫人,罗明秀寄住在府里,眼里也只有苏老夫人,忘记她这个舅母。她任着罗明秀进门,以后,府里还有她的地位?

  不表苏夫人的种种心思,却是苏仲星回房后,颇有些心神不宁。晚上安歇下时,一夜春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