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来摘花吧
贡茶2018-01-04 18:172,319

  正值春未,繁花似锦,微风轻拂之间,花香袭人。

  周敏敏领着好几位小姐游在花海之中,指指点点。待得走累了,又上了凉亭坐着,着人斟茶上来,谈谈笑笑。

  莫双琪心神不属,只是坐不住,过一会拉了林媚下去赏花,看看离凉亭稍远,周敏敏等人听不到她的话,这才道:“小媚,我待会要设法见一个人,你帮一帮我,代我引开明秀她们。”

  “你要见谁?柳状元!”林媚有些惊疑,这男女私会,历来不是好事,自己要不要帮呢?

  见林媚一猜就猜着了,莫双琪情知瞒不住,只得低声把自己和柳永旧时的事说了。

  “柳状元要是还记得你,为何不托信给你?还有,你们这回住在苏府,你哥哥更是上状元府拜望过了,柳状元为何半字不提旧日和你的事?”林媚暗暗叹气,人家分明是忘记你了,你居然以为人家是有苦衷,这可怎么是好?

  莫双琪低垂下眼,看着足尖,半晌道:“所以,我要找他问个清楚。”

  得,不让人搁个狠话,你就不死心是吧?林媚拉起莫双琪的手摇了摇,“如果他拒绝了你,你会如何?”

  “他明明答应过我……。”莫双琪抬起头,眼里有泪光,双唇却咬的红艳艳,“我不相信他忘记以前的一切了。”

  林媚皱眉看着莫双琪,心里却想起自己的娘亲顾可儿。娘亲,当初也是相信爹爹的,后来才会失望致死。

  这会儿,周敏敏朝几位小姐笑道:“那边几株花却是不常见的,咱们待会也下去瞧瞧。”

  “你们府啊,好多东西都不常见,何止这些花儿?我见什么,都觉得是好的。”一位名叫吴玉依的小姐趁着话头,奉承了周敏敏几句。

  在座的小姐出身非富即贵,有两位也是侯爷的侄女,就是要奉承周敏敏,却也不会像吴玉依那般露骨。因听得吴玉依的话,众人笑了笑,却不搭话。周敏敏听得奉承话,却是喜悦,对着吴玉依说话,和气了许多。

  领了吴玉依来的乔佳如,却有些暗恼。吴玉依是她远房表妹,家道中落,并没有资格出席永平侯夫人的寿宴,只是听得她接了帖子,就上门央求,说要来见见世面。她耐不住吴玉依央求,就带了她来了。没料到吴玉依不安份,这么快就想攀上侯爷小姐。

  周敏敏坐在凉亭上说话,从她的角度顺眼瞧到另一边,却是见得两个人信步在荷花池那边过来了,依着路线,必会过了石子路,来到莫双琪和林媚站的地方。她分辨了一会来人的身形,认出是柳永和苏仲星,因扬声跟莫双琪和林媚道:“喂,你们说什么说这么久呢?”

  “在说这些花儿真香呢!”莫双琪定定神,回头朝凉亭上一笑,招手道:“你们也下来闻闻,真的超香。”

  林媚这会停在一株月白色花儿跟前,略略陶醉。她对于气味,总比常人敏感些,因低头轻嗅,舔舔嘴唇说:“这花儿香的真勾人。”

  周敏敏领着众人下来了,笑道:“这株叫香罗花,确是香的不同寻常。”

  另几位小姐听得周敏敏这般说,都凑上去嗅了嗅,捂嘴笑道:“确是很香。”她们说着,却拉手往另一边要去看锦鲤。又回头跟周敏敏道:“上回听得你们府里得了几条彩色条纹鲤,这回一定要细瞧瞧。”

  “你们先过去瞧着,我过会儿就来。”周敏敏见林媚对那株香花有兴趣,便停步笑道:“这株花却是我哥哥从庙里移植过来的。听闻原是那庙里方丈从海外带来的种子,花开时,庙里的人摘了花,晒干用来泡茶,香味清幽,最是出名。我娘爱这香味,却不许我们乱摘,所以它至今在枝头闹着。”

  罗明秀见周敏敏停了脚步,她也停下了,绕过香花,去看另一株花,在花丛后侧脸,阴沉沉看着林媚。

  莫双琪也在旁边嗅了嗅,却嗅到林媚身上去了,按住林媚的肩道:“快从实招来,你薰了什么香?”

  “没有呀!”林媚笑着拍开莫双琪的手道:“我最不喜欢熏香了。”

  “哪你身上怎么比这香花还香?”莫双琪掏手帕子甩在林媚脸上,“有了好香,就是不肯透露给我知道是吧?”

  莫双琪这方手帕,却是熏了特别的香,一掏出来就香喷喷的,一下压过了花香,她得意的看林媚,“你再香,能香过我这方手帕?”

  “哇,香的过头了!”林媚鼻子敏感,太过份的香味,却是禁不住,已是捂住了鼻子。

  莫双琪见得林媚的样子,正要再使劲甩一把帕子,一抬头,却捏回帕子,眼波流转间,光采四溢,轻咬着唇,半带了笑,呢喃道:“柳大哥!”

  周敏敏顺着莫双琪的视线瞧去,却是挥手喊道:“柳大哥,你上回不是说喜欢这香花,待它开了要讨几朵回去晒干泡茶用么?它却是开了,只等你来采呢!”后面一句话,带了尾音,又娇又嗲,比那盛开的香花更勾人。

  林媚捂着鼻子抬眼瞧去,见柳永和苏仲星一边说话一边朝这边过来了,一时悄悄退后几步,藏到莫双琪背后。

  莫双琪全神贯注在柳永身上,既没有注意到周敏敏不同寻常的语调,也没留意到林媚的举动,只凝视着柳永,自动屏蔽了其它的人和景。

  柳永听见周敏敏的话,眼睛一扫,信步过来,一边笑道:“我已在庙里得了花,早泡茶喝过几遭了。你们府里的花,有侯爷和夫人看护着,却不能任我随意采摘。”

  这两人话里有话,在打哑谜?在打机锋?林媚暗暗为莫双琪叹口气,唉,你的柳大哥,想采的花儿,在侯府呢!

  林媚在莫双琪背后半探出头,见得苏仲星一眼扫过来,一下又缩回头。一时怕苏仲星他们过来了,自己会软绵绵出丑,待要先回厅,又怕路上再遇着别的男子,这会挣扎着,只希望浓郁的花香能盖过苏仲星和柳永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使自己避过一劫。

  “柳大哥!”莫双琪见柳永抬眼看过来,不由自主走前一步,手里的帕子无意识向后一甩,却甩在林媚脸上。

  林媚一个侧头,一个大大的喷嚏就打了出去。

  “啊!”

  几声娇呼中,莫双琪已是冲向前,持了手帕子要去给柳永擦试,柳永猛退几步,摇手道:“我没事儿!”

  “你没事儿,我有事儿!”苏仲星被喷了满脸唾沫星子,怒火早冒了上来,一时失态,疾走几步,直逼到林媚跟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