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三位渣男
贡茶2018-01-04 18:173,306

  待柳永出去了,白桃不动声色跟上,跟到半路,看着柳永确是往园子东北角园圃的地方去了,她这才拐过香花林那边,招手叫过一个颇机伶的小丫头,让小丫头悄悄去告诉周斯,说明柳永的去向。待说完,又密嘱小丫头几句,让她不要跟其它人说,看着小丫头一一应下,自行去了,白桃吁一口气,转身去找周敏敏。

  周敏敏却是看完吴玉依撒泼,不忍林媚太过尴尬,拉了林媚出来更衣室门外说话。她一出来见着白桃,笑道:“这半日,你往哪儿去了?”说着不待白桃回答,却是扶林媚道:“闹了这半日,你头发也乱了,让白桃扶你再去整理一番,再往前头去罢!这边的事,自有人处理的。”

  白桃听得这话,忙上前扶了林媚,领她到另一边的更衣室,那边自有梳头的家伙。

  才梳好头,整理完毕,却有小丫头进来笑道:“白桃姐姐,小姐说且不忙往前头去,只要顺道往园圃那边看看酸瓜熟了没有,要是熟了,让人摘下一些,好给前头的人醒酒用。要是林小姐想去园圃散散,白桃姐姐领了去便是。”

  小丫头说完退下了,白桃便向林媚道:“说起来,这里离着种有酸瓜的园圃却近,不若过去散散罢?”

  今儿发生了这些事,林媚略心烦,只是苏府又不是她的家,她又是随苏夫人一同来的,便不好先告辞回去。这会自然要熬到苏夫人告辞了,方好一同回去。前边人多嘴杂,适才的事,也不知道传遍了没有?她到前边去,没的让人笑话。和周敏敏再走走散散,待时间差不多了,再回来和苏夫人回去,倒是好主意。

  林媚想到此处,顺着白桃的话道:“听说侯府有一种海外移植的酸瓜,专治醉酒,极是灵验。倒要瞧瞧。”

  白桃便描述起酸瓜的形状和味道,一边领了林媚往园圃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柳永绕着香花林往另一处走,拐过月洞门,再走两刻功夫,就到了园子里东北角一处园圃中。园圃中间建了一个茅草屋,近茅草屋左边的土地,划成一小块一小块小苗圃,小苗圃全种植着葱蒜和不知名薯类,右边也划成大小不等的小苗圃,种的却是各种蔬菜。至于搭在茅草屋门前的竹子,却爬满了青翠的藤,藤上垂着的,是小黄瓜和另一种长条状的瓜类。

  柳永倒是知道,因为永平侯的娘亲思念小时候住过的故乡,令人在园子里划出一处地方建了茅草屋,搭了瓜棚,划出苗圃令下人种些蔬菜。想念故乡时,她就到瓜棚中坐一坐。三年前,永平侯娘亲亡故后,这个茅草屋没有拆,却是永平侯得空过来坐一坐,又令人移植了酸瓜过来种。移植的酸瓜,后来倒在京城里出了名,据说是醒酒佳品。只是今儿前头宴客,负责看瓜的下人也跑前头凑热闹去了,这处,却一个人也没有。

  “确是一个幽静处。”柳永背着手绕茅草屋走了一圈,这才“吱呀”一声推开茅草屋的木门,进了屋内。却见茅草屋一床一桌两张椅子,皆抹擦的干净。桌上放着一副酒壶两个酒杯,另有几样下酒小菜,似乎是精心准备的。

  柳永环顾一下屋内,用叉子把半闭不闭的窗户支上去了,这才探头往外瞧了瞧,略有些疑惑,“敏敏约我到此处来,自己莫不是被人绊住了?”

  现下朝堂分为两派,一派是以永平侯作代表的权贵人士,一派是以宰相大人为首的世家大族,他审时度势,也该早点作出决定,不宜再在两派中摇摆。永平侯这颗大树,或者要早点攀住。

  并不是他认为永平侯就比宰相大人更为可靠,而是他瞧的清楚,当今圣上采取的是平衡之术,不会让永平侯或是宰相大人单方面势大。所以无论是永平侯也好,宰相大人也好,都是得圣心的人物。至于他决定选择周敏敏,也并不是周敏敏就比宰相大人的千金更为貌美更为多才,相反的,周敏敏有好几处地方不如宰相大人的千金。

  宰相大人权倾朝野,在朝政的决夺上,是无人能比的,至少目前无人能出其右。但须知,站的越高,将来跌的,便会越重。且宰相终有告老还乡那一天,而永平侯的侯位,却是世袭。不提永平侯的能力,就说如今小一辈的周斯,也是长袖善舞的人物,永平侯府,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兴盛的时间必要比宰相府更久。

  单单是这样么?柳永自嘲的一笑,是的,不单单是这样。另一个原因是,他抛掉以前的自己,抛的并不彻底。

  犹记得两年前,他初上京城时,有同客栈住着的举子相邀,大家上了酒楼喝酒,期间,一个临窗的举子看到酒楼下有另一个当时一起上京城,后来投奔了亲戚的举子路过,遂兴冲冲下楼,要去喊那个举子上楼一同饮酒。大家一边笑谈着,一边凭窗而望,却见投奔亲戚的举子走了一个没影,下去找人的举子一个转身,却不慎撞在一顶刚刚停下的华丽小轿上。只见轿帘一揭,下来一位盛气凌人的明艳少女,少女怒声说着什么。最后,举子躬身陪了不是。少女临走时,丢下一个鄙夷的眼神。

  这位少女,是宰相千金。

  后来他高中状元,上宰相府拜访时,宰相千金躲在屏风后偷看,屏风倒了,……

  再后来,宰相千金在几个地方巧遇他,也暗示过,宰相大人颇为赏识他,以后,有宰相大人罩着,他在朝中必会一展所长。

  但可惜的是,他忘不了宰相千金当时对那贫寒举子抛下的一个鄙夷眼神。

  柳永记得清楚,从父亲亡后,母亲要拉扯他,四处求人,背地里,他便常常看到亲戚和族中长辈,丢下这种鄙夷的眼神。那时候,他和莫双柏同窗,常上莫家借书,莫家老爷和夫人虽不说什么,但莫家其它人,也曾有这种眼神出现。

  上京赶考之前,母亲病弱,深怕等不到他娶亲的时候,他也曾经想过和莫双琪的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是建立在他考取功名的情况下。或是他考不取功名,莫家断不会把莫双琪许了他。想得明白时,他便不动声色的淡出莫双琪的视线。少年时一丝萌动,至今日,早消失无踪。再见到莫双琪,他不再是当日的他,自然,也无从和莫双琪谈起当日诸事。

  考中状元,回乡夸耀时,却是母亲病得起不了床的时候。那时候,母亲执着他的手道:“儿啊儿,母亲是看不到你娶亲的时候了。”

  他道:“母亲,你喜欢什么样的媳妇,我马上娶一个过门。”

  “我喜欢的媳妇啊,自然要出身名门,才貌双全,……”母亲含笑低语着,渐渐的,声音弱下去。

  至晚间,母亲便去世了。

  是的,他柳永想娶一位出身名门,才貌双全的女人,也想借着姻亲攀高位。这两年,何尝没有机会?但是,为何迟迟没有下决心呢?不管如何,今日周敏敏相约,是表态的时候了。

  却说苏仲星心情黯淡,不知不觉的,便多喝了几杯。周斯见他有些不对劲,夺下他的酒杯道:“往日你也是一个有主见的,为何这次拖泥带水呢?既然非娶表妹不可,有的是法子,何必借酒浇愁?”

  “有什么法子?”苏仲星大着舌头道:“要有法子,早就退婚了,何用发愁?”

  “那般美艳的未婚妻,你真个舍得退婚?被退婚的,再要找一个好人家,怕要费周折。”周斯转动眼珠子,扶苏仲星到一边悄道:“如果你舍得,我便有法子。”

  “你说。”苏仲星素知周斯是花丛老手,对女子方面,甚有经验,没准真有法子劝得林媚自动退婚呢?

  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其它,周斯脸上倒有一丝可疑的红色浮现出来。他俯到苏仲星耳边说了几句话。苏仲星一听,被吓得消了几分酒意,瞪着周斯道:“亏你说得出。”

  “看吧,我说你不舍得,这果然。”周斯话都说出来了,不可能收回去,索性全挑开了,俯过去道:“你我同是男子,如何不明白你的心意。你表妹,固然对你情深,但一起长大,哪有新鲜感?反观你这位未婚妻,行动如弱柳扶风,想必……,嘿嘿!若能两美兼收,何愁之有?”

  苏仲星继续摇着头,“莫不说表妹不会应承,就是林媚,也不会同意的。”

  “那么,便用我的法子。”周斯低低一笑,“反正我母亲看着像是喜欢林媚呢!纳她到侯府中,自没有人亏待她,你也不用内疚。”

  “不行!”苏仲星脱口道:“我不能做出这等事。”

  周斯瞥一眼苏仲星,晒道:“不舍得就不舍得,何必找借口?既然不舍得,又何必发愁?”

  难道我真的不舍得?苏仲星忽然想起林媚软绵绵的样子,下腹一热,隐隐的,居然真有一种不舍得的情绪出来了。

  “咦,状元郎哪儿去了?”周斯奚落完苏仲星,一回头不见了柳永,正游目四顾,早有一个平素极机灵的丫头上来悄悄禀告道:“少爷,我进来时,见得柳状元似是往园子里东北角园圃那处去了。”

  “吃了酒,往那处散散倒是好的。”周斯说着,拉了苏仲星道:“走,到园圃那边摘个酸瓜嚼嚼醒醒酒,顺便再给你想想法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