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好戏开场
贡茶2018-01-04 18:173,278

  罗明秀手里的帕子几乎绞碎了,心头在滴血。

  她听得永平侯夫人和林媚的母亲有旧,知道这回苏夫人领林媚上永平侯府,自是要让林媚托在永平侯夫人膝下当个义女之类的,以备将来能从永平侯府体体面面出嫁,全了苏家娶媳的脸面。且瞧着今儿永平侯夫人待林媚的样儿,这事儿,自然是成了。等回了苏府,苏夫人必会正式准备起婚事来。到那时,林媚待嫁,不会再出席宴会,也没有机会见到外男。如今日这等良机,便再不可得。

  林媚没有上京城之前,谁不认为自己和苏仲星是一对?纵现下自己不争取了,以后说下另外的亲事,对方若知自己曾寄住在苏府,和苏仲星青梅竹马,逼于苏仲星突然冒出来的未婚妻而另嫁他人,心中焉能没有结?就是自己,能真正忘掉苏仲星吗?

  不,她不甘心。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握在手里的幸福被别人轻易夺走。她这里想着,慢慢走到一个和苏仲星约好见面的僻静处。

  出了这样的事,苏仲星懊恼无比,见罗明秀来了,喊了一声,这才道:“那个女人如何了?”

  “恭喜表哥就要添一位如夫人了。”罗明秀银牙几乎咬碎了,脸上却不动声色,甚至带了笑意道:“待得吉日,表哥正妻进门,如夫人自然也随后进门,正是双喜临门呢!”

  苏仲星无精打采道:“明秀,你明知道我的心,何苦这样刺我?”

  “我倒想知道你的心,但谁来知道我的心呢?”罗明秀一股委屈漫上心头,泪水早滴落下来,哽咽道:“你从前跟我说那些话,我却是记着。正是记着,才这般放不下。若不然,凭你娶十个一百个,与我什么相干?”

  “明秀,你听我说。”苏仲星看看四下无人,抓住罗明秀的手,低低道:“母亲只有我一个嫡子,我不忍令她为难。如今且娶了林媚进门,待得三年过后,林媚无所出,自然能休了她。你等我三年,……”

  “等你三年?”罗明秀打断苏仲星的话,眼里的泪止住了,怔怔道:“三年后,我就十八岁了,就算我等得,我父亲却等不得。”

  罗明秀没有说出的话却是:一个吴玉依,你尚且推不开,到时林媚成了你堂堂正正的妻,你能推得开吗?只怕让我白等三年罢了!

  “有人来了!”苏仲星正待再说,听得脚步声,一个转身走了。

  罗明秀瞅着苏仲星去远了,这才悄悄往前走,拐到另一个僻静处,果然,侯府那个丫头白桃正等在那儿。

  白桃原是周敏敏房里的一等大丫头,新近配了人,却想在出嫁之前谋点嫁妆。罗明秀和周敏敏也有来往,一时察觉到白桃的心思,自是很快就拉拢了她。

  白桃年已十七,早就晓事了。罗明秀隐晦的话语,她不须多问也明白。况且这事儿虽发生在侯府,但并不涉及主人,她也不算背主。就是事败,她只不过在侯府宴客时走动几下,无意间对客人说几句话而已,也怪不到她身上。只是没想到,没等她行动,吴玉依就失了神智。更加想不到,被扑倒的会是苏仲星,而不是柳永。

  眼见罗明秀过来了,白桃张张嘴道:“罗小姐,这事儿……”

  罗明秀摆摆手道:“不必多说,这事儿还没完。”

  “罗小姐请明示。”白桃心里起了冷笑,是的,没完呢,要是就这样完了,自己也不甘心呢!

  上个月,春光正好,香花林中众花芬芳,自家小姐引了柳状元来看香花,言笑宴宴。花海中,柳状元浅笑的样子,把花儿都比了下去,纵使她平素知轻重,那会,也忍不住多看了柳状元几眼,想着小姐若能嫁了柳状元,她到时就是陪嫁,自然也就……。想到心热处,不由目不转睛。谁知第二日,小姐就把她指给府中一个下等小厮,还是她千求万求,这才暂缓出嫁。但想让小姐收回主意,却是没可能了。小姐啊,你不顾念多年的主仆情份,随便把我指给一个不上台面的小厮,毁我一生。那么,我帮着罗明秀,把你心心念念的柳状元推到别人怀里,也不能算过份吧?

  罗明秀哪儿知晓白桃的心思,只以为她贪财,又塞了一张银票在她手里,这才俯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见她点头,瞅瞅无人,又悄悄从另一条路拐回去。

  这回虽是多了一个吴玉依,但苏仲星名份上已有未婚妻,再有女人凑上来的,只能当妾。且吴玉依毕竟是当众出丑的,就是入苏府为妾,也不会得到尊重,更加不会有地位。也就是说,吴玉依,虽是添堵了些,但不足为惧,以后慢慢收拾就是了。但林媚,必须在今日解决掉。

  却说周斯寻到柳永和苏仲星,请他们去前头继续吃酒。今日之事,永平侯夫人吩咐下人不得乱传,这会前头的人还不知道,但周斯,却是听闻了。悄拉了他道:“仲星,恭喜啊!艳福不浅哪!”

  苏仲星自是清楚,永平侯夫人要给林媚撑腰,这头婚事,再无退掉的可能,他将要负了表妹。这当口,又多了一位吴玉依,只觉屈憋难言。一听周斯的话,闷闷道:“何必取笑?”

  周斯也知道苏仲星和罗明秀一起长大,情份非比寻常,见他经不起玩笑,一笑道:“说起来,你那个未婚妻却是明媚异常,不比你表妹差,何必愁成这样?再说了,你表妹真要喜欢你,何必死认着名份不放。就进门当个平妻,一样与你双宿双栖。正妻嘛,就摆着当门面,你只管和表妹恩爱,有谁敢说三道四的?”

  苏仲星摇头道:“别混说!”

  “你呢,不懂女人的心哪!”周斯啧啧道:“没试过,怎知你表妹不肯呢?”

  苏仲星不由一阵晃神。

  周斯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见苏仲星出神,暗暗笑了,自端了酒杯去和柳永喝酒。

  柳永和一众少年才子把酒吟诗,因他是前科状元,今天在座的,有好几个准备明年要科考的,少不得请教几句,倒是言笑宴宴。

  另外几个少年凑不上去,又见主人周斯只顾接待柳永,便微有酸意,小声道:“柳状元居然有才,但并不是每届状元郎都能在朝中任得要职。五年前那届的状元郎,因不识相,得罪了宰相大人,还被派到边远地区任个六品小官呢!”

  “说起宰相大人,倒想起他家待嫁的小姐来。听得才貌双全,可惜至今没机会见一面。”

  “永平侯夫人寿辰,宰相夫人倒是来了,他家的小姐,却没露面,不知道是何原因。”

  周斯一个错耳,却听到旁边有人讨论宰相大人的千金,只悄和柳永道:“听得宰相大人有意招你为婿,你真个不动心?”

  柳永皱了皱眉,随之转了话题。周斯见他不欲提,也知此事极为敏感,转转酒杯不再说了。

  角落里几个服侍的丫头,却悄悄讨论着:

  “柳状元才华横溢,口才了得,兼又相貌俊美,为何至今还未议亲?”

  “两年前柳状元高中时,就有许多媒人上门提亲的,只是每逢有人提亲,柳状元第二天就必生病,几乎耽误上朝。再后来有传言出来,说道柳状元八字不同常人,却要等待命定的妻室出现,才能婚配。就这般,拖到如今。”

  “那怎么才知道谁是他命定的妻室呢?”

  “咦,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

  “兴你知道这么多,就不兴我多问问呀?”

  “哈,我知道了,你这小妮子动了春心,看人家状元郎俊俏,就梦想起不可能的事了。”

  “别乱说,小心被人听到。”

  “他们顾着喝酒吟诗,不会留意我们说话的。倒是你,长成这个模样,若能引得状元郎注意,讨去当个小星,也不是不可能的。”

  “呸呸,又来取笑我。”说话的丫头是新近进府的,因有几分姿色,常作天真之梦想,众人也爱打趣她取乐,她却是听不出调侃之意,引的大家更爱逗她说话。她这会悄啐了旁边的丫头一把,却又忍不住道:“柳状元这般的,虽未婚,想必府里有许多妾室通房也未定。”

  “那你可错了。柳状元啊,据说收拾房间和服侍他的,却是他的奶娘。其余的,多用小厮呢!怎么?不信哪?我初初听到时,也不信的。后来无意间听得夫人们讨论,这才信了。初时,夫人们还悄说,莫不是有龙阳之好,这才不置通房?后来见他举止正派,和男子交往,也没什么不妥之处,这才信了他那个要找命中姻缘之说。”

  “究竟是想找命中姻缘,还是想攀龙附凤,可是难说。”白桃恰好进来,轻轻嘀咕了一声。她抽身而出,不再作那些陪着周敏敏嫁到状元府的美梦,却察觉,这位柳状元,原来一边吊着宰相大人的千金,一边还吊着周敏敏。如果说他不是想攀龙附凤,那才怪呢!

  见小丫头只顾偷看柳永和苏仲星等人,没有察觉她进来,白桃嘴唇抿了抿,趁人不觉,招手叫过一个年纪略小的丫头,吩咐她几句,见小丫头点头,她这才避到一边。

  一会儿,就见柳永如她所料那样,匆匆出来,往另一边去了。

  好了,好戏要开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