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淡香宜人
贡茶2018-01-04 18:173,127

  林媚猛的抬起头,捧着茶的手一抖,茶水洒在罗裙边上,慌得旁边的大丫头贵梅忙过来帮她擦试,又询问是否烫伤了,可要上药。

  “怎的这般不小心?”苏老夫人早一迭声让贵梅领林媚进房里瞧瞧,涂一下火烫膏,又怨丫头不好好服侍。

  第四章贵梅领了林媚进房,轻轻揭起她的裙子一看,雪白小腿上,却是红肿一片了,不由叹道:“幸亏这茶已放了一会儿,不是滚烫的,若不然,怕连皮也得烫下一层来。”说着见林媚眉尖微蹙,又轻声问道:“痛的厉害么?”

  林媚小腿虽痛,比不过心里的痛。

  她虽和苏仲星有婚约,但一来没长辈依仗,二来没嫁妆,实在是人微言轻。苏家肯承认这头婚事是一回事,但要如何安排这一头婚事,又是另一回事。只是万万想不到,苏老夫人居然想劝说她当妾,还一副恩赐的口气。

  她林媚,是好人家的女儿,几时要沦落成妾了?

  现下,她却有些后悔上京城了。若是不上京城,却寻上舅舅家,有亲舅舅作主,就算不能得一头好婚事,总不至到这般境地。林媚微微叹口气,也怪自己,舅母几次带同表哥到林家,她不是受不了舅母话里话外的奚落,就是受不了表哥那看人的眼光,只是想法子远着他们,连带的,也远起舅舅来。这一回上京城来,只让人捎了话给舅舅,连当面辞别一句也没有,若是婚事不利,怕也无颜见舅舅了。

  贵梅找出药膏给林媚涂上,见她痛的小腿一缩,不由笑道:“这火烫膏初涂上时,却有些刺痛,过会儿就好了。待会我着一个小丫头给林小姐送一小瓶过去,早晚涂两次,只是不能沾水。”

  林媚笑着道了谢,又不经意问了几句闲话。

  贵梅一一答了,一边却指着林媚的绣鞋道:“林小姐这鞋样子倒精致,不知道我能描个花样不?”

  林媚笑道:“我那儿还有好几副比这个还要精致的鞋样子,姐姐要是觉得好,得闲过去挑挑就是。”

  贵梅笑着解释道:“年初的时候,老夫人参加了侍郎夫人的宴会,席间大家说起针线,一时就各自夸起自家丫头做的鞋子,又撩裙子看绣鞋,一个赛一个的鲜亮。前阵子侍郎夫人得了一个针线上头的巧丫头,描的好花样,绣在鞋子上,着实好看。老夫人见了,笑骂我们手笨,连鞋子也拿不出手呢!若能得个好鞋样,我也做一对好鞋子呈上,让老夫人高兴高兴。”

  “我这几日倒是得闲,姐姐要是放心,倒不若我帮你做一对?”林媚见贵梅似是有意透露一些消息,虽猜不出她的意图,但目前来看,对自己总是善意的,只道:“要是别的,我不敢夸口,要是说做鞋子,却是能见人的。”

  贵梅听得她这样说,自是道谢不迭,又含笑道:“老夫人呢,喜穿鲜亮的鞋子,夫人却不同,只爱些素淡的,常在鞋面上绣了同色的折枝花。至于少爷的鞋子,却是最费心神的。”她说着顿一顿,见林媚凝神听着,这才接下去道:“少爷左足第二只脚趾,却比第一只脚趾长了好些。每次给他做鞋,既不能让人看出两只鞋子不同大小,又要让他穿的舒服。针线上头的丫头,十对鞋子做出来,只有三对能穿,没少挨骂呢!”

  林媚打量贵梅,见她身段窈窕,皮肤细白,未语先笑,却是一个出挑的。心下猜不透她为什么帮自己,笑着道:“怎么,你们少爷的鞋子,也要老夫人这边的丫头做?”

  “每房都有针线丫头。只是老夫人心疼少爷,怕他那边的丫头做的鞋子不趁脚,每回还让我们这边的人做了送过去。”

  林媚点点头,不再说话。

  贵梅给林媚整理裙子,忍不住问道:“林小姐薰的什么香?好闻的很。”

  “并没有薰香。”林媚笑着看看双足,“该不是你们这火烫膏的味道吧?”

  贵梅摇摇头道:“这火烫膏虽没有药味,但也不可能发出香味来。”

  林媚想了想道:“那可能是我早上到园子里散步,身上沾上花香了。”

  “闻着不像花香。”贵梅见林媚待人亲切,颇为可亲,起了玩心,突然凑近了,深吸一口道:“好香啊!”

  “你这丫头!”林媚不由笑着轻捶一下贵梅。

  贵梅也笑了,伸出手扶了林媚出去。

  见林媚出来了,苏老夫人问了几句,听她说只有一小处地方红了,并没有大碍,这才松口气,却重提刚才的话题,笑道:“小媚啊,我适才说的话,你意下如何呢?”

  林媚以为刚才不惜烫了小腿回避话题,苏老夫人应该不会再提这件事,没料到她不依不饶,一时嘴角噙了笑,胸口却有怒火在熊熊燃烧,脊梁骨不由自由挺了起来,嘴里道:“老夫人的意思是?”想让我当妾是吧?当着大小丫头的面,你老人家倒是直接说出来好了。

  林媚神色间的变化,自然躲不过苏老夫人的眼睛。她有些微微的不快。一个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弱女,有什么资格当仲星的正妻?这京城里结姻亲,谁不要看看对方家世门户?你这样无根无基的撞上来,却也该有自知之明退一步。如今暗示几句,你就变了脸色,成个什么样子了?

  “小媚啊,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么?”

  “请老夫人明示!”

  “老夫人的意思啊,自然是皆大欢喜,团团圆圆。”贵梅机警,重新斟上茶来,递在林媚手里,笑道:“我们表小姐啊,自小便进了府里住着,和我们少爷一起长大,老夫人自然不忍拆散他们。但林小姐又和我们少爷有婚约,迟早也是一家人。为了这件事,老夫人发愁着呢!还是昨儿侍郎夫人来了,说道男人三妻四妾属平常,既然表小姐和林小姐都是好的,何不都进了苏家门?老夫人也觉得这个法子好,只是怕林小姐不肯应承罢了!”

  “当初爷爷为我定下婚约,常时教导规矩,说道做人嫡妻要顾全大局。如今表小姐既是与仲星大哥分不开,那便让她进门好了。只是怕表小姐不肯做妾。”林媚放下茶杯,垂眼道:“自然,表小姐要是肯做妾,明面上也不用她向我行正妻之礼,只作姐妹相称就好了。”怎么,欺负我一个弱女,想逼我做妾哪?这事儿可没门。你们苏家既然爱惜名声,不肯毁了名声悔婚,那么,就该依婚约,正正经经迎我进门当正妻。

  站在帘外的一个丫头宜人,听到这里,悄悄转身,出了院子,来到罗明秀的院子里,先令小丫头禀告了一声,这才进去了。

  “她这样说?”罗明秀听完宜人的话,气的差点捏碎了怀子,抖着手道:“她是什么东西,敢让我当,当……”

  宜人原是罗明秀从罗家带来的丫头,因泡茶手艺出众,便被送给苏老夫人,跟在苏老夫人身边服侍。虽如此,她还是把罗明秀当正经主子,苏老夫人那边有什么事,她自然悄悄来禀告。

  “小姐可该赶早想个法子才是。”宜人犹豫一下,这才道:“那林小姐,生的貌美,姿态妖娆,就怕……”就怕少爷多见几次,忍不住心软呢!宜人后边那句话可没敢说,心里却拿罗明秀和林媚比较了一番,不得不承认,两位小姐,各有千秋,如果她是男人,也难以选择。

  罗明秀一听宜人的话,却想起早上在凉亭看到的场景,虽然苏仲星后来追上她,解释了好几句,但她心里还是极为不痛快,这会咬牙道:“一副狐媚样,不知道想引谁呢?”

  “小姐,再如何,她可和少爷有婚约在身。若她一门心思耗在这儿,就是不肯主动退婚,那便难办了。”

  罗明秀五岁便进了苏府,和苏仲星一起长大,两小无猜。虽未正式定下婚约,但无论是苏府其它人,还是她自己,都认为,她将来就是苏府的女主人,苏仲星的正妻。今年八月,便是她及笄的日子,及笄后,两家自然要正式提婚事,没料到会出现一个林媚。

  如果林媚有来头,有家势,有地位的,再凭着那定下的婚约,她再如果不甘心,也得退让。偏林媚除了婚约之外,什么依仗也没有。在林媚进府后,她也隐约想过,或者最后解决的方法,便是让林媚当贵妾,再让一步的话,最多让林媚当平妻。只是万万想不到,林媚居然敢口出狂言,要让她当妾。

  罗明秀扭着帕子,脸色阴郁起来。她父亲如今娶了继室,和苏家早有些疏远,是指靠不上了。在苏家,她有外祖母疼爱着,表哥又知根知底。况且舅舅是翰林,在京城里素有名声,清贵已极。更重要的是,表哥心里有她。再到哪儿找一门这么好的亲事?

  不,她的将来,不能毁在林媚手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