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致命缺点
贡茶2018-01-04 18:172,967

  “你就是林媚?”

  苏仲星站在凉亭外,以俯视的姿态看着凉亭内一位年轻女子,语调淡淡,眼睛里却有掩不住的鄙夷。

  林媚本来软趴趴坐在石凳上,听得声响,已是挺直了腰,心里念叨:要端庄,要端庄!

  林媚眉眼秀美,极为可人,但她有一个致命缺点,骨头太软,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姻花地出来的姨娘曾评价她,说她天生媚骨,跟端庄是无缘了。

  为了端庄起来,林媚没少努力过,但效果甚微。

  更要命的是,她发现自己鼻子极为敏感,不经意闻到年轻男子的气息,居然浑身发软,几乎站不稳。

  这么可耻的事,自然不能让人知道,林媚为了这件事,纠结无比。现下苏仲星和她只有几步的距离,她就怕自己身子又会发软起来,便努力直起身子,要作出端庄的样儿才应话。

  苏仲星等了一会,见林媚挺胸伸颈,搔首弄姿,就是不答他的话,不由蹙起眉,语气冷咧起来,一字一句道:“你要如何,才肯解除婚约?”

  十八年前,苏太爷和林太爷同在易州为官。当时,苏仲星的娘亲和林媚的娘亲是闺密,各自生下儿子和女儿后,背地里常开玩笑说要结成亲家。这些话传到苏太爷和林太爷耳里,在一次酒后,两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喊起亲家来,第二天就交换了信物,给苏仲星和林媚定下婚约。后来苏太爷官路走的通顺,数次升迁,最后回了京城。

  林太爷官路不顺,唯一的儿子林酹又不成器,只知赌博吃花酒,又招惹了一位青楼姑娘,花大钱娶回家当小妾,生生气死了儿媳顾可儿。待顾可儿一死,林太爷一口气上不来,没多久也病倒了,于半年后去世。林酹这才稍有悔悟之意,收拾起心情,待要好好过日子。无奈林家本来人丁单薄,家财不厚,被他折腾了几年,家产已是所剩无几,两场丧事办下来,日子过的便有些捉襟见肘。所幸还有顾可儿原先的奶娘和两个丫头在,她们领着林媚镇日做些针线活发卖,帮补家计,这才勉强过下去。

  不知道是林酹先前花楼酒巷走的多,还是因为其它原因,除了顾可儿给他生下林媚外,却是再无所出。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林酹,熬了几年便病倒了。临死之前嘱顾奶娘陪林媚持定婚信物上京城寻找苏家,把婚事落实下来。

  顾奶娘年方四十八,长得圆圆胖胖,笑脸迎人。当年在顾府,也是能干人,后来陪顾可儿到了林家,又助着管理家事,却有些见识。她帮林媚料理完林酹的后事,让林媚换上男装,抹黑了脸,这才雇马车一同上京城。到了京城,也不忙着去寻苏家,却在一家客栈住下,打听苏家的事。

  顾奶娘听得苏太爷已是去世了,现下苏府是苏太爷的儿子苏家声主事。苏家声在翰林院任职,为人极为正派,最重声誉,这才放下心来。苏家既是重声誉,便不会不认这头婚事。

  林媚也松一口气,从易州到京城,足足走了半年,手头的银子已是花得差不多了不说,现下春天,春衫薄,她再要扮作男子,却有些瞒不过人了。就怕女子身份一暴露,会惹出什么事来。

  主仆两人高兴之余,又打听苏仲星的人品相貌,人皆说他年纪不大,行为端方,跟及父一样,是一个正派的人。

  这下林媚彻底安下心,择日子收拾了一番,和顾奶娘寻上苏家。

  苏太爷当年为孙子定下婚事,不意林家会败落如斯,又见林太爷清高,不肯求上门,也淡了心思。后来苏家到了京城,更是从没收到林家的信件,苏太爷便以为,林家不好意思再攀这一头婚事了。便嘱儿子苏家声,说道林家女儿一日未嫁,苏仲星便一日不能先娶,以免落人口实。

  待苏太爷一去世,苏家除了苏家声和苏夫人,再无人记得苏仲星曾和人定有婚约。苏仲星自己,却和寄住在苏府的表妹罗明秀情投意合,只等罗明秀及笄,两家便要谈婚论嫁。

  这个时候,林媚在顾奶娘的陪同下,却婷婷玉立出现在苏家人面前。

  苏家声贵为翰林,最重名声,悔婚这等事,自然做不出来。苏夫人见林媚和顾可儿眉眼依稀,自是记起她和顾可儿当年的情份来,马上安排林媚住进苏家近园子的东跨院,以便择日完婚。

  苏仲星和罗明秀有情这件事,苏夫人自然知道,但她并不赞成,只是碍于苏老夫人之面,无法反对而已。

  苏夫人性子温婉,偏当年小姑苏家慧处处欺负她,时时令她难堪,后来苏家慧去世了,苏老夫人就把苏家慧的女儿罗明秀接到府里住,苏夫人对罗明秀自然亲热不起来。

  罗明秀人如其名,生的极为清秀,只是性子有些像她的母亲,自负貌美才高,不把人放在眼里。就是对苏夫人这位舅母,也并不恭敬。凡此种种,在苏夫人心眼中,自然更喜欢林媚当自己的儿媳妇。

  罗明秀乍听苏仲星有未婚妻,只觉一个晴天霹雳,哭了几日,任苏仲星如何哄,也不能回心转意。

  罗明秀生母早逊,父亲在外做官,虽说寄住在苏府,有苏老夫人疼爱,形同苏府的正经小姐,无人敢轻视的。况且她和苏仲星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大家早认定他们是一对。现下突然来了一个林媚,这口气,如何顺得下?

  林媚进府后,罗明秀便不再理踩苏仲星,苏仲星好几晚睡不好,这天一大早起来,信步往园子里而来,远远的,见得亭子里坐了一个陌生姑娘,猜测她是林媚,这才会上前说出这句话。

  这会儿,林媚红艳艳樱桃小口张成O型,吁出一口气说:“你是苏仲星?”

  苏仲星非常讨厌这种文不对题的对答,扬了声道:“你要多少钱,才肯走?”

  “什么?”林媚嘴唇一合,抿得扁扁的,有一种叫怒火的东西在胸口燃烧起来,霍的站了起来,半眯了眼看苏仲星道:“原来我爷爷和你爷爷定下的婚约,在你眼中,只要有钱,就能毁约的。”

  苏仲星不为所动,进了亭子,踏前两步,看着林媚道:“纵使你嫁与我,也不会幸福,何必呢?”

  男子气息扑面而来,林媚鼻子痒痒的,脊梁骨再也硬不起来了,只得后退一步,背部抵在凉亭的柱子上,垂眼道:“在我看来,男子都差不多,无论嫁与谁,都有不幸福的风险。”

  为了安顿姨娘和凑出上京城的费用,易州的房产已是卖掉了,后路已断。况且与苏仲星解除婚约的话,就算降低要求再找一头婚事,怕也不容易。还有一条,自己闻着年轻男子气息就站不稳的体质,如果被有心人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为今之计,只有赶紧成婚,方能保住清白。

  见林媚软软靠在柱子上,随时会倒下去的样子,苏仲星眉头打结:怪不得小丫头秋竹嘀咕,说林小姐很会说话,就是爱扮柔弱博同情,夫人被哄的样样听她的。果然啊!

  苏仲星决定一次性把话说明白,免得林媚纠缠,便抬步向前,想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不想他才抬步,就听到林媚道:“别过来!”

  呜呜,这究竟怎么回事嘛?林媚欲哭无泪。她先前知道自己的体质后,尽量不见男子,万一要见,也尽量保持距离,倒没出过什么事。

  苏仲星也一怔,停了脚步,忽然的,却有怒火上涌。这般的,便要勾。引起来了么?太无耻了!

  大白天,四面透风的凉亭,本来是最为光明正大的见面地方,被你这副模样和这声音一搅,倒像我是来和你幽会似的。

  林媚不敢抬头看苏仲星,只拼命给自己鼓劲:要端庄,要端庄!媚态什么的,要不得啊!她一边给自己鼓劲,一边反手攀住柱子,想要稳定发软的身子,挪过另一边去。

  苏仲星气的不轻,一抬眼,见得林媚靠着柱子,粉脸微红,樱唇半开,因反剪双手环着柱子,薄薄春衫被她向后一撑,整个身段纤形毕露。胸口的火气更是呼呼的上升,握着拳头,咬牙道:“林媚,你这是要作什么?”

  “你不要过来!”林媚快哭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仲星回头一看,罗明秀正站在凉亭不远处,眼里的怒火熊熊燃烧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