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得寸进尺
贡茶2018-01-04 18:173,232

  林媚软倒之后,是被两个小丫头搀扶到小偏厅,安放在软塌上的。

  大家臆测,林媚必是受了许多惊吓,才会晕倒的,看苏仲星的眼神,便有一点儿指责的意思。

  到了这会,苏仲星倒有些愧意。思及林媚父母双亡,弱女一个,若是退了婚,只恐没了去处。再如何,她曾是自己未婚妻,怎忍她将来沦落在外?万一落到不良人手中,自己良心难安。况且,她虽答应退婚,母亲那一头,怕是要迁怒于表妹。若可能,还得想个两全之计。

  周明扬和周斯眼看林媚晕倒后,软绵绵如小猫缩成一团,样子使人生怜,忍不住多看几眼,暗责苏仲星不懂怜香惜玉,对罗明秀的手段,更是大大的摇头。

  近处坐着三个男人,林媚浑身无力,双颊微烫,没奈何,只得继续装晕。耳听得周明扬吩咐丫头去请王大夫,又听得白桃细细碎碎哭泣着,苏仲星和罗明秀说着什么,罗明秀哽咽着应答,周斯似是阴笑几声,总之,是一团混乱。她只恨自己身子不争气,没能站起来离了这个破地方。

  一个丫头坐到塌边,扶她起来,喂了半杯水,轻声问道:“林小姐,你可好些了?”

  “嗯!”林媚闻到丫头身上有淡淡的薄荷味道,一下感觉好了很多,就着丫头的手臂坐了起来,倚在丫头肩上道:“你身上带了香包吗?”

  “带了,不过没放香丸,只放了几片防虫的薄荷叶。”丫头见林媚对她的香包感兴趣,解下香包给林媚瞧了瞧。

  林媚接过香包,放在鼻端深深一嗅,脊梁骨一挺,不复先前那般无力,这下激动的连手也颤抖起来了,记得有一回在苏府园子里摘了几片薄荷叶,当时碰着苏仲星,近身擦过,并没有任何不适,也没有软倒,自己过后百思不得其解,一时之间也以为自己这个软骨病有时发作,有时不会发作。可是今日又证实,这个病,是常发病。这当下只发愁要如何对人解释。真真没想到,原来薄荷叶能缓解自己的软骨病。

  “你叫什么名字?”林媚嗅着香包,悄声问丫头,得知丫头叫薄荷,不由笑了,“怪道你爱往香包中放薄荷呢,原来名字叫薄荷呀!”

  薄荷笑道:“本来不是叫这个名字的,因我皮肤薄,蚊虫一咬,便是一个大包,久久不消。于是每到夏初,就爱摘了薄荷叶防虫,身上常沾了薄荷味,我们大少爷闻到了,就给我改名叫薄荷了。”

  “薄荷,你这个香包先借我用用,改日我另做一个好的香包还你。”

  见林媚喜欢她的香包,薄荷笑了,“林小姐不嫌香包做的简陋,只管拿去就是了。”

  正说着,永平侯夫人和苏夫人等人已是进来了。待她们让服侍的两个丫头退下了。白桃止了哭,上去跪在永平侯夫人脚边求作主。

  永平侯夫人且先撇下白桃,只问周明扬这回出远门可顺利等语。周明扬见母亲这一场寿宴,闹出许多事来,知道她心情不好,也想讨她欢心,自是笑说这回事事顺利,圣上一定会奖赏。又说给她带了许多物事回来,保准她喜欢等语。

  永平侯夫人问得儿子事情办的顺利,这才放下心来,且让白桃跪到一边,只要待柳永来了才问话。

  苏夫人一眼看见苏仲星和罗明秀亲密的站在一处说话,林媚却独自倚坐在塌上,心头略有火气,不待苏仲星过来说话,自行坐到塌边,拉了林媚的手道:“这是怎么啦?”

  “在香花林被一条蛇吓着,晕倒了呢!这会手脚还软着,提不起劲来。”林媚解释自己失踪半晚的原因,见苏夫人信了,这才放下心来。

  见着苏夫人关切的神色,林媚心头酸酸的,欲待说是罗明秀陷害她的,张了张口,还是吞了回去。若提及罗明秀的事,她和柳永在茅草屋单独待着的事,也隐瞒不住。况且罗明秀有苏老夫人和苏仲星护着,苏夫人最多背地里责骂几句而已,至于自己,只怕就要被扣上不清白的罪名。

  林媚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朝苏夫人福一福,开口道:“夫人,自打我上京,进了苏府,蒙夫人照顾,实在无以为报,只思及将来好好服侍夫人而已。只是我究竟没这个服侍夫人的福气。我……”她说着,想及苏夫人这段日子的照顾,不由垂下眼,略略哽咽。

  “小媚,你有什么委屈尽管说,我会为你作主的。”苏夫人见那头的苏仲星和罗明秀交换着眼神,心头火起,当着未婚妻的面,和表妹这般,怪道小媚委屈呢!

  林媚捏起香包,在鼻端处嗅了嗅,定定神道:“黄昏时候,表小姐约我到香花林中,苦苦哀求,让我自动提出退婚,说道她和仲星自小一起长大,人皆认为他们是一对,求我成全。我自然说婚姻之事,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此事由不得我作主。若她要求,便得求夫人,而不是求我。表小姐眼见我不答应,愤愤走了。我待要回前头,却被一条蛇蹿出来吓昏了。及至醒来,便是躺在这塌上。这才得知,是有人经过香花林,看见我昏倒在地下,着小丫头扶了我回来的。只是适才醒过来之时,却又听见许多话语。得知仲星和周少爷在茅草屋内,……”

  “夫人,我想的明白了,仲星喜欢表小姐,甚至喜欢男人,就是不可能喜欢我。自小,我便眼睁睁看着我娘每夜流泪,那种日子不好过。我宁愿做了姑子,也不愿将来过着和我娘一样的日子。现下当着侯爷夫人的面,求夫人成全,退了这头婚事。”林媚说着,福了下去。

  苏夫人一听林媚的话,心头的火气“嗖嗖”上涨。很好,罗明秀和自家儿子都太好了!一个在香花林中求林媚自动提出退婚,一个更绝,索性串通了周斯,跑到茅草屋内搂成一团,造成喜欢男色的样子。想当年,顾可儿被林酹气死之事,林媚虽小,只怕还是历历在目的。如今见着自家儿子这般,只要她是一个有骨气的,自然要提出退婚了。

  儿子啊儿子,为着罗明秀,你居然不惜毁坏自己的名声。很好,太好了!苏夫人携起林媚的手,待要说什么,却见苏仲星过来道:“娘,今晚的事,其实是误会。”

  “哦,难道你不想退婚?”苏夫人压下怒吼,冷冷看着苏仲星。

  “不必退婚。只要林媚肯答应跟明秀一起进门,不分大小,就行了。”苏仲星很笃定的看着林媚,嫁进苏家当平妻,与退婚后没有去处,哪个更好,想必你晓得选择。

  罗明秀在那边,恨恨咬着唇,只说服着自己,反正表哥将来总要三妻四妾,就是多林媚一个,也不算多。反正外祖母和表哥疼爱自己,只要自己再下多一点功夫,表哥,应该不会多看别的女人。况且林媚无亲无物,毫无倚仗,要拿捏她,还不容易么?胜似这会让她退了婚,害表哥一辈子内疚。闹得不好,反生了挂念,更为不妙。

  苏夫人虽不喜欢罗明秀,但不可否认,罗明秀的家世摆在那儿,她配自家儿子,还是倬倬有余的。至于林媚,虽有婚约在身,但真要计较起来,于儿子将来的仕途,只怕助力不大。若能两美兼收,既不会毁了婚约让人笑话,也偿了儿子的心愿,倒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只是,林媚肯吗?

  “大哥,你说,林小姐肯吗?”周斯笑嘻嘻问周明扬。

  周明扬托着下巴,笑吟吟答道:“自然不肯,咱们且看好戏罢!”

  “我不肯!”果然,林媚挺直身子,仰头道:“除非表小姐肯做妾,我才会考虑。”

  “林媚,你别得寸进尺。”苏仲星皱起眉头,他好容易劝得罗明秀答应让林媚进门当平妻,没料到林媚却一口拒绝了,岂有此理?若不是想着她一退婚没了去处,她要退婚就退婚,何须自己再多事?

  我得寸进尺了?林媚张大嘴,不可思议的看着苏仲星。

  “这里好生热闹!”随着话声,柳永走了进来,一眼见得林媚和苏仲星等人皆在,眼皮跳了跳,不动声色朝永平侯夫人道:“不知道夫人请我过来,有何要事?”

  “这丫头说你动了她,说的有鼻子有眼。”永平侯夫人指指跪在地下的白桃,喝道:“起来说话!”

  白桃听得柳永的声音,其实已是偷偷抬眼瞧过了,心头暗喜,柳状元果然破了嘴唇,若他要否认,也是不可能了。

  柳永见白桃站了起来,含羞带怯瞟他几眼,略略诧异,咦,我虽然砸昏了这丫头,可没动她,她这是?

  待白桃说到她咬伤了对方的嘴唇,且大胆又热辣的朝他唇上一瞅时,柳永抬手摸摸自己的嘴唇,皱眉道:“我嘴唇虽然破皮了,却是自己不小心咬伤的,你这丫头……”柳永嘴里说着话,眼角扫过厅内诸人,在林媚脸上多停留了一会,略有些心不在焉。

  白桃见柳永似乎不打算承认,不由急了,一时瞥见柳永一抬手,手腕处分明露出半边牙印,再也顾不得了,嚷道:“看,手腕上也有牙齿印,我可没说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