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兽血沸腾
贡茶2018-01-04 18:172,355

  今儿出了吴玉依的事,苏夫人懊恼着,却要候着时间和永平侯夫人再商量几句,正式确定下林媚的婚事,顺便安顿吴玉依,免得她寻死觅活。

  罗明秀和周敏敏在一边说着话,却有些心神不属。不管柳永有没有喝下那杏花酒,是否把持不住,只凭他和林媚单独在茅草屋内待着,被苏仲星和周斯捉个正着,林媚就该羞愧难当,自动提出退婚了。不知道白桃把事情办的如何了?

  白桃却在香花林附近,心里寻思着:少爷是一个精的,若是随了苏少爷到茅草屋内,见得那般情状,只怕会猜出事情的经过来,到时他要寻问府内是谁助着罗小姐行事,自己只怕躲不过去。不行,不能让少爷随着苏少爷往那边去。

  白桃心下计议已定,却绕了近路,巧碰到苏仲星和周斯,上前福了福,自有一番话说。周斯听完她的话,果然停下脚步,笑对苏仲星道:“你且先随白桃到园圃那边,我走开一会,马上就来。”

  苏仲星心里烦闷,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坐坐,只摆摆手,示意周斯自便,抬步随白桃走了。

  走到半路,白桃便把竹笼交在苏仲星手里,福一福笑道:“天有些昏黑了,只怕茅草屋这边有蚊子,我且去拿些香草来烧一烧驱蚊。烦请苏少爷先到茅草屋内坐候一会儿。”

  苏仲星持着灯笼渐渐近了茅草屋时,林媚正好从窗子里出来。而柳永,已是关了窗子。

  窗子一关,茅草屋内昏暗一片,视线渐渐模糊。

  是了,只有这样,苏仲星愤而提出退婚,林媚才百口莫辩。至于自己,嘿,男人风流算什么?到时纳了林媚为妾,再好生安抚周敏敏,屁事没有是吧?他们就没想到,自己身为状元郎,这般勾引别人的未婚妻,传出去会有多损官声?

  苏仲星既然出手,周斯肯定也有份。真是两个“好朋友”啊!柳永吐出嘴里维帽的渣条,一拳砸在椅背上,把椅子砸翻在地,突然丢下维帽,举起椅子抡了抡。嗯,药不光使人意识薄弱,还有另一个作用,就是力气变大了。现下抡椅子砸门,能不能把木门砸碎呢?嗯,要是砸碎了,戏也演完了,自己可就白白吃了一回药。还是留着力气砸人好了。

  窗外,林媚又饥又渴,伸手握住小黄瓜,贝齿一合,咬了一口,小黄瓜的汁水瞬间入喉,稍稍浇熄那一股升腾起来被算计的恼怒焦灼。她一边咬着黄瓜,一边环顾可以躲避的地方,这个时候才发现,园圃这边全是矮地,除了茅草屋后面几个低矮漏风的瓜棚,竟是无处可躲藏。

  灯笼的光亮又近一些的时候,林媚借着夜色的掩护,绕到茅草屋后一个瓜棚内,悄悄蹲在瓜藤后。心里全是愤怒:罗明秀,苏仲星,你们想逼我退婚,这情有可原,可是使用这种手段,就不能原谅了。林媚咬着牙,想着待会怎么躲开人跑回前头去,张望间,却发现,从她这个角度看去,却可以看到茅草屋门前的来人,也可以听到声音。

  灯笼的光亮近了茅草屋前,林媚分辨出来人是苏仲星。心里的怒火更盛,这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将要嫁的良人?

  自小,她便知道,自己的娘极美极有才情,但这样的娘,还是每每为着爹爹的不成器而流泪。自家的爹爹尚且这样,世间的男子,又有谁信得过呢?也是因为这样,当初上京城,并没有马上进苏府,而是和奶娘住在客栈,细心打听苏府诸人的品性,听得苏老爷正派,苏仲星也不错,这才下定决心上门的。

  进得苏府,却听得苏仲星和罗明秀有情,当时也有想过要退婚。只是自己一个孤女,若是退了婚,誓必不能再住在苏家,又无处可退,这才犹豫不决。若苏仲星和罗明秀好好和自己商量,让自己有个退路,自己自当成全他们。偏生他们都是疾色厉声,不肯好好说话。

  今儿他们做下这样的事,虽没有成功,难保以后不会做下其它的事。自己再要坚持嫁与苏仲星,是与虎谋皮了。但要退婚的话,也得体体面面的退,而不是被他们逼着,没脸没皮的退。

  苏仲星自己提了灯笼步近茅草屋,见屋外没有柳永的踪影,茅草屋的木门却用铜丝扣着,也不以为意,把灯笼挂在茅草屋前一处地方,伸手拨开铜丝,抬脚踏开木门。木门一开,昏暗中,突然有一物狠狠砸来。苏仲星毫无提防的情况下,闪避不及,被砸昏在地下。

  灯笼的光照在地下,柳永看得清楚,被自己砸昏在地下的,是苏仲星。很好,没有砸错人。

  他迅即把苏仲星拖进茅草屋内,安放在床上,不慌不忙从桌上倒出一杯酒,捏着苏仲星的鼻子,硬灌了进去。眼看苏仲星被酒一呛,有苏醒的迹象,柳永又再挥一拳砸在他头上,随之,再灌一杯酒,这才倒退出来,吹灭灯笼,回身伏在门后。

  林媚在瓜棚中张望,看得清楚,苏仲星一脚踏开木门进去,就再没了声息。紧接着,就见柳永出来灭了灯笼,不由猜测柳永的动机,他想干什么?

  这一想,浑身出了冷汗……

  果然,这世上就没一个好男子。从前的爹爹如是,现在的苏仲星和柳永也如是。枉他们生了一副好相貌,却个个是……。

  她这里想着,却见茅草屋前又来了一人,却是周斯,不由喃喃道:“哦,又来一个。”

  周斯见得木门紧闭,自然也是一脚踹开,嘴里笑道:“人呢,都哪儿去了?”他的话才说完,一物砸来,也当场昏了过去。

  叫你们合伙害我!柳永喃喃低语一句,拖了周斯进屋,安放到苏仲星旁边,也一样灌了两杯酒下去,然后吁出一口气,“大功告成!”

  茅草屋,桌上放着下了药的酒菜。三个男人灭了灯笼,静悄悄待在里面。林媚想到这种景象,再次抹了一把汗,心里直念佛,告诫自己千万不要乱想。却听门一响,出来一个人。这会儿有了一点星星,在微弱的星光下,依稀分辨出,出来的是柳永。只见柳永关上木门,拿铜丝扣紧了门把,甩甩袖子,很潇洒的踏着星光走了。

  此地不宜久留。林媚正想站起来,却见远远的,又有灯笼的光亮过来,便不敢走,又蹲下了。待得灯笼近些,她看的清楚,走在前边的,是永平侯夫人和苏夫人,后边的,是罗明秀和周敏敏。

  林媚嘴角起了笑。这些人来捉奸?很好,她们将会捉到一对男人。

  这会儿,柳永路遇白桃,一掌劈昏了白桃,拖进香花林内。只是事到临头,他又有些不甘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