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余香袅袅
贡茶2018-01-04 18:173,184

  永平侯夫人择了四月二十八日这天正式认下林媚为干女儿。一大早的,各府的夫人和小姐便陆陆续续的到了。

  永平侯夫人的弟妇史夫人早早就领了儿子史平佐和女儿史平云来了。

  永平侯夫人听见史夫人来了,先行迎了进去,又拉过史平云瞧了瞧,笑道:“几个月没见,似是更亮眼些。”

  史平云今年十三岁,性子娇憨,见永平侯夫人夸奖,笑道:“听说姑姑要认下的干女儿,更为亮眼?我先往房里去瞧瞧!”说着兴冲冲让丫头领了去见林媚。

  这里史夫人问永平侯夫人道:“要认下的干女儿,便是顾可儿的女儿?”

  永平侯夫人的父亲史子馆当年因一事当面顶撞皇帝,抗旨不遵,被贬到易州为小官,当时,无论是朝内还是朝外,皆认为,史子馆这次,是有去无回,永无翻身机会了。史雪晴当年不过十岁,家里遭此大变,自然惶惑。及至到了易州,感受着家里的气氛,也常常不安,只怕船沉众人踩,父亲的处境会越来越糟。

  期间,她结识了易州顾同知的女儿顾可儿,成为闺密。及至三年后,新皇登位,新皇少年时的伴读周执文,如今的永平侯,离京到易州办事时,史雪晴便想求见周执文一面,求他在皇帝跟前提醒一二,好让皇帝记起史子馆这个人,把史子馆调回京城。

  顾可儿得知史雪晴的想法,不由戏言道:“听闻周大人本来是要尚三公主的,偏三公主多病,迟迟没有定下婚事。这一拖,便拖了数年。如今三公主病故,周大人正要说亲。你想引起他注意,最好的,莫过于美人计了。”

  “美人计就美人计。”史雪晴却当真了,摇顾可儿的手道:“可儿,你帮帮我!”

  因史雪晴一心要见周执文,顾可儿只得求了自己父亲。顾同知倒认为史子馆是有识有士,新皇迟早会想起他,调回京重用。当时便决定帮史雪晴一把,不论成与不成,于自己来说也无碍。

  在顾同知的巧妙安排下,史雪晴如愿见到周执文。后来周执文回京,果然在新皇跟前提起史子馆这个人。半年后,史子馆就调回京城。两年后,已袭了侯位的周执文上了史府,求娶史雪晴为妻。史雪晴,便是如今的永平侯夫人。

  当年传来顾可儿死讯时,永平侯夫人也伤心落泪过。这会听得史夫人相询,笑道:“正是顾可儿的女儿林媚。没料到顾可儿虽到后来那个地步,还是给小媚备了一万五千两银子的嫁妆。小媚已是一一的告诉了我。”永平侯夫人说着,又叹道:“顾可儿当初识错了良人。如今有我在,一定给小媚寻一头好婚事,你若有好的,也留意着。”

  “这当然!”史夫人笑着应承了。

  一时请的人皆到了。永平侯夫人让人扶了林媚出来,当着众人的面,正式让林媚跪下喊了母亲,行完仪式,又封了红包,众人过来恭喜,各各有贺礼送上,闹了一阵,这才入席。

  苏夫人却和永平侯夫人商量,说道她也择了后日为吉日认干女儿,到时让人来接林媚到苏府,待拜完干娘,再送林媚回侯府。永平侯夫人自然无异议,只笑道:“小媚只感念你待她的情份,认了干娘自然更好。”

  苏夫人从永平侯府回去后,第二日便跟苏老夫人商量到时接林媚到苏府拜干娘之事。

  苏老夫人虽一心要让苏仲星和罗明秀定下婚事,但苏仲星这头才和林媚解了婚约,才隔没多久就和罗明秀定婚,传到外间人耳中,确也奈人寻味。因想了想,对苏夫人所说的要待苏仲星明年科考之后再提婚事之说,便没有异议。反正苏仲星这些年一心对罗明秀,她是知道的,就是等到明年又何妨?

  苏老夫人所不知道的是,苏仲星最近颇有些心神不属。他和罗明秀一起长大,一向认为,将来会娶了罗明秀为妻,对于林媚的突然出现,便有些惯性的抗拒。林媚在苏府这段日子,他时时想着要如何解除婚约,每见到林媚,便没有好脸色,偏林媚一开始又摆出不愿解除婚约的样子。他当时在永平侯府劝服罗明秀,想让林媚和罗明秀一起进门,一心认为,林媚定会答应。没料到林媚非但不答应,还爽快的退了婚。府里少了林媚,按理来说,他和罗明秀都应该高兴才是。可是不知为何,他突然的,觉得和罗明秀在一起时,颇有些寡淡,似是少了什么。

  罗明秀也察觉到苏仲星对着她时,不复从前的温柔细心,原还以为是吴玉依之故,待见苏仲星对吴玉依也是冷眼相对时,凭着女子的敏感及对苏仲星的了解,她一下断定,苏仲星可能是放不下林媚。

  现下苏夫人提及要认林媚为干女儿之事,苏老夫人也极表赞同,罗明秀在旁边听了,心里便不是滋味。回到房里,用针扎着布,狠狠说:“都解除婚约了,还阴魂不散?扎死你,扎死你!”

  却说林媚从永平侯夫人房里出来,突然眼皮乱跳,一时用手揉着眼睛,一边拐个弯向前走,不想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不由“哟”的一声停下脚步,慌忙扶住薄荷的肩稳定身子,双颊早已飞起桃花红,软绵绵道:“见过大哥!”亏得薄荷身上拴着装了薄荷叶的香包呢,若不然,冷不妨的就要出个丑。林媚有些庆幸。

  周明扬是见着林媚揉着眼走过来的,他偏不闪不避,快速走过去,待林媚撞上来,这才停下脚步,一脸严肃道:“小妹啊,走路要带眼睛哪!这撞上的是我,自家兄妹,自然没问题,要是撞上其它男子,可乍办呢?”他说着,揉揉鼻子。嗯,这干妹妹也不知道用的什么香料,闻起来筋酥骨软的。转头得让敏敏问问香料的配方。

  林媚有些怕这位大哥,也不答他的话,只转移话题道:“长公主因府里的花开得正好,下帖子请各府的夫人小姐们过公主府赏花,母亲说了,让我们兄妹一道过去呢!”

  “哦!”周明扬也知道,长公主每次办宴席,不单请上各府里的夫人小姐,也请少爷们一道出席。她办的宴席,相当于相亲大会。现下周敏敏和林媚都待字闺中,永平侯夫人自然要领她们多多出席这些宴会的。至于他和周斯,到时也要出席瞧瞧美女。

  林媚走远了,空气中余香袅袅。周明扬笑着看她的背影,也不去见永平侯夫人了,转头向另一边走,进了永平侯的书房中。

  “爹,若当年三公主不死,你真甘心尚了公主,当个驸马么?”周明扬也不转弯抹角,直接道:“反正,我是不甘愿的。”

  当了驸马,便要避嫌,不得任朝内要职。况且,皇帝的女婿哪是好当的?就算以永平侯的家世,周明扬不必“嫁”到公主府,而是让公主下嫁到侯府,但娶了公主的人,除去子女不必改姓之外,其它方面却等同于入赘皇家,到时当家作主,在家里说话算数的,自然是公主,而不是驸马。

  永平侯其实也不愿意周明扬尚了公主。但太后和皇后透出意思来,侯府自然不敢给周明扬说亲。这么一拖,周明扬已是十九岁了。

  “你不甘愿又待如何?”永平侯叹口气。

  “若公主多见几个美男,没准就看不上我了。”周明扬说这话,也是试探永平侯的意思,见永平侯果然也不愿意他当驸马,这才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长公主设赏花宴,作为侄女的二公主自然会到场,到时柳永和苏仲星等人,也会出席……。”大周朝上上下下的夫人小姐,都爱讨论美男子。又评出柳状元、苏仲星、周斯为京城三大美男。相信公主也好奇三大美男美成什么样的。只要她看中某一个,自己就脱身了。

  论相貌,周斯略俊美些,论举止气质,周明扬却又要胜出一筹。永平侯看了周明扬一眼道:“你弟弟虽俊美,偏轻浮。苏仲星眉眼清明,略呆板。至于柳永,……”以柳永这些年的行径来看,自然是一心在仕途上的,尚了公主便成皇家闲人一个,自然也不会甘愿。

  柳永这会在府里打了个喷嚏,却见柳奶娘捧着衣裳进来道:“可是夜里没盖被子着了凉?看看,都打喷嚏了。”

  柳永失笑,“奶娘,现下夏初,天也热了,哪儿能着凉?”

  柳奶娘不由唠叨起来,“少爷啊,你都十九岁了,这婚事,可不能再拖。再有人来提亲,万不能假装生病了。”

  “奶娘放心,我心里有数呢!”

  “要有数,娃儿都生几个了,还等到现在?”柳奶娘不满,坐下道:“我今年初给你求了姻缘签,可是上上签呢!这姻缘啊,肯定到门口了,就怕又被你自己推了出去。”

  柳永安抚了奶娘几句,只寻思:长公主送来赏花会的帖子,要不要去呢?自己的婚事没确定之前,总怕节外生枝。或许,这回赴席时,和周敏敏通通气,然后正式使了媒婆上侯府提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