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美男护花
贡茶2018-01-04 18:173,357

  长公主是当今皇帝的亲姐姐,最爱热闹,每年总会办一两次诗会或是赏花会,此等盛会,到场的不止有公卿夫人,高门贵女,状元探花,时下的才子等人,更可能有当今公主皇子等人出席。因此一帖难求,多少人挤破头想求得一张帖子。

  永平侯夫人接到帖子时,就让人给周敏敏和林媚做新衣打首饰,忙个不休。周敏敏因看看帖子日期,见写着五月初八晚上酉时初刻恭候入席,不由笑跟永平侯夫人道:“听得长公主府去年移植了一种新奇的花儿,专爱在夜晚开花,花开时分娇艳动人,满园香气,想必赏的是这种花了。”

  永平侯夫人笑道:“我上回进宫请安,听皇后提及,说道那种花叫昙花,本是仲夏过后才会开花的。因长公主得了一个好花匠,那花匠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却道能使花季提前,五月初八日晚上定会开花。到时在园子里坐着,晚风拂过,花香袭人,确是赏心乐事。”

  “不说这昙花,单是夜来香,夜里开起花来,香气也醉人。”周敏敏笑着说了几句,另想起一事来,问道:“娘,苏夫人真个也要认下小媚当义女么?”

  “哪能有假?”永平侯夫人笑道:“已择了吉日,明儿就派人来接小媚过苏府呢。”

  “这才退了婚没多久,又赶着认干亲,总是怪怪的。”周敏敏摇摇头,“要是我啊,一准不会再踏上苏府一步。”

  “你泡在蜜罐中长大,哪晓得人情世故?”永平侯夫人戳周敏敏的额角,“娘认下小媚当义女,便真心对她,你也作出姐姐的样子来,莫使人欺负了她。”

  “这样啊,那明儿苏府的人来接小媚,我要不要跟去镇吓镇吓?”

  永平侯夫人一听周敏敏的话,止不住笑了,“你以为你是钟馗呢?还镇吓?”

  另一边,顾奶娘一边看林媚做的绣品,一边笑道:“小姐现如今是侯府千金,明儿过苏府,可得好生打扮,莫落了侯爷夫人的面子。到了苏府,也不必如从前一样恭谨,只大大方方行事便罢!”

  “嬷嬷!”林媚娇嗔一声,“我不过是侯府义女,怎好摆架子?况且明儿是到苏府认干娘,可不是去摆威风的。”

  “若不是苏夫人待小姐不薄,这苏府,咱们才不稀罕再去呢!”顾奶娘想起苏仲星逼迫林媚退婚的事,哼哼道:“这才退婚没多久,马上又认了干亲,也是小姐厚道,才会应承。”

  “别的倒罢了,想及要喊苏仲星大哥,便有些堵心。”林媚一对鞋子刚好收了针,拿在手里捏了捏,觉着穿起来应该舒适,便笑道:“这认了干娘,只好一人呈一对鞋子孝敬上去了。”

  顾奶娘念了一声佛道:“你前儿呈了鞋子给永平侯夫人,大少爷和二少爷不是‘啧啧’声,也嚷着要么?如今你是妹妹,若得空,也给他们各做一双罢!”

  “他们就爱凑热闹,哪儿就稀罕起我做的鞋子来了?”林媚低头半晌,“嬷嬷,上回给苏仲星做那对鞋子,下了功夫不说,还在鞋心绣了并蒂莲,……”

  顾奶娘一惊,“既这样,明儿到苏府,还得想法拿回鞋子。”

  “嬷嬷别慌。那鞋子是千层底,除非狠穿,穿到鞋心最上头一层破了,才会看见并蒂莲。”林媚想着当时还憧憬苏仲星能回心转意,这会羞红了脸,“苏仲星要知道鞋子是我做的,可能也不会穿。嬷嬷明儿悄悄问了丫头拿回来就是。”

  苏仲星这会正在苏夫人房里说话,因苏夫人嘱他明儿到永平侯府接林媚过来,他略有些不自在,只道:“娘,虽说拜了干娘之后,她也是我妹妹,但现下见着,总是尴尬。让管家娘子去接她就行了。”

  “仲星啊,小媚现是侯府千金,单是让管家娘子去接,总是简慢些。你是大哥,去接她过来恰恰好。她现下不计较先前之事,还肯认我为干娘,已属难得了。你作个大哥的样子出来又有多难?”苏夫人说着,一低头看见苏仲星脚上的鞋子,随口问道:“这谁做的?倒精致。”

  苏仲星下意识把脚一缩,对上苏夫人探究的眼神,心下一凛,忽然觉得自己荒唐起来,不过一对鞋子,怎么就心慌了呢?

  待苏仲星出去后,苏夫人招手叫过一个心腹婆子,吩咐道:“你打听一下,仲星脚上那对鞋子是谁做的?再有,明儿起个早,跟了仲星到永平侯府去接小媚过来,好生服侍着,不得出差错。”

  第二天一早,苏夫人就着人准备好一切,备办马车等,让苏仲星领了婆子和丫头到永平侯府接林媚。

  林媚一听是苏仲星来接她,倒吃了一惊,跟顾奶娘道:“怎么是他来了?这让人见了,还不得闲话呀?”

  周斯一听是苏仲星来接林媚,早奔到永平侯夫人房里道:“娘,让我护送小妹到苏府去,再完好的护送过来,包保不让苏家欺负她半点。”

  “我也一道去吧!”周明扬在门口出现了,浅笑一下,“咱们的小妹要拜苏夫人为干娘,这是给苏夫人面子呢,别让她们误会了,以为小妹在府里不得宠,还要等拜了苏夫人作干娘好撑腰。”

  “就你们心眼多。”永平侯夫人一听也笑了,“有你们一道送了小媚过去,苏府众人自然明白小媚在侯府的地位,量着不敢小看。好生送了去,也别多耽搁,行完仪式就回来罢!”

  苏仲星候在大门外,想着待会就要见到林媚,心下有些别扭,只想着过了今日,她便是自己干妹妹,先头得了她送的鞋子,究竟要不要道一声谢呢?他这里想着,却听一阵笑声,周明扬和周斯先出来了,接着婆子丫头拥了林媚出来。林媚一见他,远远的福了一福就上轿了,并没有过来打招呼,他见林媚打扮的光彩夺目,莫明其妙的,便有些不是滋味。

  周斯骑了马过来跟苏仲星打招呼,笑道:“怎么,看你一脸晦色,莫非后悔跟我家小妹退婚了?”

  “莫要胡说!”苏仲星和周斯虽是好友,但现下林媚成了周斯的干妹妹,他心头的话,便不能再跟周斯说,只闷闷道:“小媚好像还在怪我?”

  周斯翻了老大一个白眼,“莫不成你指望小媚对你亲亲热热?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退婚事件?”

  “小媚在侯府,住得习惯吗?”苏仲星本来不想多问的,可是架不住从前和周斯无话不说,现下一不留神,心里的话便从嘴里溜了出来。

  “怎么,想念小媚哪?”周斯得意的笑了,“还说不后悔?我跟你说,小媚比你那表妹强多了。你要真心后悔的话,也别认干妹妹了,赶紧回府跟你表妹撇清了,再来侯府求亲,没准小媚念旧情,会答应你呢!”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苏仲星别转了脸,策马走前几步,不再理睬周斯。

  顾奶娘揭帘子往外张望,见周斯和苏仲星说话,不由俯在林媚耳边道:“京城三大美男子,有两个成了你哥哥。还有一个,没准会成为姐夫。可惜了!”

  林媚摆弄着香包,想着待会人多,可别碰到年轻男子又软倒,因随口道:“可惜什么?”

  顾奶娘一笑道:“没什么。”

  一路谈谈说说的,很快就到了苏府。

  苏夫人早在府门口等着了,一见林媚来了,忙迎了上来,不等林媚福下去,已是挽住了,笑道:“别多礼了,快些进去是正经。”

  这等场合,吴玉依是没资格出来的,只在房里暗恨。罗明秀见周明扬和周斯一道送了林媚过来,苏仲星也作出大哥的样子安排诸般事,手里的帕子早绞成麻花状,待得醒觉,又装作无事人一般,笑着上前拉林媚,问长问短的。

  苏府亲眷们虽是见惯了苏仲星的容貌,这会见了周明扬和周斯,也差点移不开眼睛,都暗暗寻思:都说侯府两位少爷长得好,连公主见了也倾心,现下见了,确实名不虚传呢!

  苏夫人认林媚为干女儿,不比永平侯夫人那般张扬,只略请了几个亲眷,仪式也简单,却是极顺利。

  只是顾奶娘想要回林媚做给苏仲星的鞋子,却极不顺利。苏仲星房里的丫头托三推四,只说那鞋子已被苏仲星穿过了,不好还回去。顾奶娘又怕闹的人人皆知,不好十分威吓那丫头,只好声好气说话。偏那丫头因见着苏仲星似乎喜欢那鞋子,最近常穿着,便不肯去拿出来。结果便是,顾奶娘无功而返了。

  顾奶娘没有拿到鞋子,林媚免不了有些郁闷,回到侯府便有些心不在焉。周敏敏见林媚的样子,心里生了误会,以为林媚放不下苏仲星,倒有些可怜她。因近着端午,人来人往的,一时便搁开此事。

  待忙过端午节,转眼却是五月初八,永平侯夫人一心要让周敏敏和林媚在长公主赏花会上出个风头,只让她们好生打扮,又笑跟林媚道:“论起来,京城里也有几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其中最出风头的,却要算宰相家的千金任晓玉了。敏敏比她小一岁,每回宴会,总不及她的风头。你打扮起来,却抢眼的很,若是姐妹两个一起出现,说不定就压下她的风头呢!”

  说起宰相千金任晓玉,周敏敏有些切齿,哼,每回都以一副艳若桃李的样子出现,引的男子目不转睛,这回看我妹妹不压下你?我叫你艳,叫你艳!她这里想着,倒没心思打扮自己,却狠狠打扮起林媚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骨之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