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龙纹病
小述2018-01-04 18:162,328

  环球科学院,这个名字在故事里已经出现过了很多回,然而我好像还没有对它进行过解释。

  环球科学院,这个组织就和它的名字一样霸气,是由全球各国数百名顶尖的科学家自发组建而成的,其成员在内部实行信息资源共享,协同互助,意图打破文化和国界的限制,加速推进科学的发展进步。由于组织成员都是各国的精英,环球科学院在国际社会享有很多的特权,甚至拥有自己的专属领地,随着成员数量的不断增加,科学院逐渐演变成了一个独立性很强的“科学王国”。高英明是这个“王国”的创建者之一,我也是它早期的成员,算得上是“开国功勋”。

  随着组织规模的不断扩大,科学院的成员们决定在内部选举一位领袖,我和高英明是最有力的两位竞争者。论及天赋,高英明是比不上我的;在科研上的成果,我可以说自己已经超越了他;可是高英明比我年长了20多岁,在圈里拥有更深的资历和更广阔的人脉,尤其是他还拥有一位德高望重、富可敌国的远方堂叔,高风,这一点似乎才是最有力的砝码。高英明利用他在年龄和人脉上的优势,最终击败了我,当选为环球科学院的第一任院长。

  然而,我们之间的争斗并未就此结束,高英明显然认为,我的存在对他的地位就是一种巨大的威胁。刚刚上任后,高英明立刻动用手中的权力和人脉,对我展开了连番的攻击和打压。就像是几百年前的艾萨克·牛顿,利用自己的地位打压竞争对手罗伯特·胡克。

  那时候还不到30岁的我,对这场残酷的斗争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讲,我自己反倒成为了高英明最大的“帮凶”——一度年少轻狂的时候,在科研工作之余,我干出了不少过分的荒唐事,用“劣迹斑斑”来形容也不为过。这样一来,高英明对我的攻击,倒变成了清理门户的正当行为。

  面对高英明及其朋党咄咄逼人的进攻,我全无抵抗之力,很快就被整得身败名裂,几乎走投无路。作为曾经公认的全球最具潜力的青年科学家,我不仅被赶出了环球科学院,而且到最后甚至连一份同科研相关的工作都找不到。

  从世界之巅到黑暗深渊,只有细细的一线之隔。

  所以,如果龙纹病疫情失去了控制,在全球范围内出现大爆发,对全人类而言或许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可是对我而言,或许会是一个咸鱼翻身的绝好机会。

  自从确认了有瘟疫出现,这个念头就无可抑制地从我的脑海里钻了出来,并且牢牢地矗立在那里,让我感到羞愧而又有几分兴奋。

  “没什么的,你完全不需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愧疚。”我在内心里暗暗地这样安慰自己,“技术是一切问题的答案,这样的瘟疫,即使今天没有出现,迟早也会出现;这样的灾祸就算今天没有爆发,人类迟早也要正面去面对它。去吧,去履行你作为一个天才的使命,去战胜这场瘟疫,带领人类向未知的世界迈出这一步。去做一个救世主,这该是你宿命。”

  “对了,疫情现在控制得怎么样了?研制出解药和疫苗了吗?”我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哪儿知道呀!”高湛挥了挥手,一脸不满地说,“自从那天给你打电话被发现后,我就一直被囚禁在这里,跟外面失去了联络,连NBA都好多天没看了!”

  我点点头,又接着问:“那么,你认识胡里奥吗?”

  “胡里奥?哪个胡里奥呀?大哥,这里可是拉丁美洲呀,这里名字叫胡里奥的人,指不定比国内叫张伟、李伟的还要多呢。”

  我将那个把我骗进原始丛林的胡里奥外貌描述了一遍,高湛立刻连连点头道:“哦,哦,他呀,我知道我知道,胡里奥,他以前是高院长的学生,现在是高院长的助理。他现在就在这栋楼里。你认识他吗?”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高湛的回答,基本在我的意料之中。事情的前因后果,也已经很清晰了。

  那天,高湛打电话给我分享八卦,被高英明发现。高英明意识到龙纹病疫情爆发的消息可能已经走漏了,他预料到我可能会顺藤摸瓜,一路找到堪纳斯小镇去,于是派人密切监视我的行踪——真正了解我的人,不是高湛,而是我的敌人高英明。

  我到达库斯科城后,高英明又指派胡里奥,假装高湛的朋友,将我引诱到丛林隔离区内,抛弃在丛林里,意图将我困死在那里。隔离区里的居民,原本都已经被撤离至指定的区域,只是在马代拉河两岸的丛林里,还生活着少数与世隔绝的森林土著人,他们没有官方身份,所以也就不在撤离之列。我遇到的那几个身上长鳞片的怪人,正是感染了龙纹病的森林土著人。

  高英明的目的原本已经达到了,只是在最后的关头,他改变了主意,派出直升机将我救了出来。

  至于高英明改变主意的原因,也不难推测:龙纹病的疫情,很可能已经失去了控制,高英明需要我的帮助。

  我望了望周围的房间,这栋大楼,就好像一座无人知晓的黑狱。如果在这几天的时间里,疫情得到了控制,高英明不再需要我,他依然随时可以将我除掉。我能够逃出丛林,却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还是那句话,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眼下高英明如果想要除掉我,就好像踩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疫情的发展,已经同我的前程乃至性命,休戚相关。

  我和高湛聊了一整个下午,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我搬了把椅子到窗边,凝视着窗外的黑暗,呆坐了好几个小时。我不断地回忆,被困在丛林中的这两天时间里,内心那种煎熬绝望的感觉,进而开始回忆起被驱逐出环球科学院后的那段日子里,内心那种愤懑无助的感觉。

  我就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修炼内息一般,慢慢在内心的深处集聚仇恨,如细沙一般绵绵密密的仇恨。

  最浅薄的仇恨侵蚀人们的面孔,令人冲动、抓狂,失去理智和控制,但是也就像人们脸孔上的泥垢一样,一条毛巾和一点洗面奶就可以除去;最深刻的仇恨,会侵入人们的骨髓,让人沉默地思索,不动声色地筹划,它会让人变得强大而危险,它就像是骨髓里生出的癌变,除了生命的消逝,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将它除去。

  我需要这样的仇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