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伊翎的日记
小述2018-01-04 18:164,421

  宿醉醒来,我感觉到头晕脑胀,口干舌燥,浑身酸软无力。

  “晓晓,晓晓!”我喊了两声,可是没有人答应。这丫头,跑哪儿去了?我从床上爬起来,想要给自己倒杯水喝,可是翻找了半天,连一只杯子都找不到,我想给晓晓打个电话,却不知道自己的万能通讯仪丢哪儿去了。平时晓晓对我的照顾太过体贴入微,现在一旦离开了她,我似乎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我出了卧室,在研究所找寻了好半晌,最后才在顶楼里的会议室里,发现了晓晓。晓晓背对着门口,蜷缩着身子躲在会议室的一个小角落里,肩膀轻轻地一耸一耸,似乎是在哭泣。

  “晓晓,你没事吧?”我敲了敲会议室的大门,试探着问。晓晓慢慢转过脸来,两只眼睛红红的,脸颊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滴,梨花带雨的可怜表情,一瞬间就融化掉了我的心。

  “晓晓,你怎么了?有什么事,你告诉我,博士给你做主。”我大步走上前,关切地在晓晓的身旁坐下,恨不得一把将她搂进我的怀里,让她靠在我的肩膀上。当然,这些只是想想而已。

  晓晓抬头望着我,红红的眼睛里隐隐带着一丝怨恨,“欧阳博士,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打算过把伊翎博士给救回来吗?”

  晓晓的这个问题,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我一头雾水地说:“当然,伊翎博士是我的搭档,也是我的挚友,我所做的这一切,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把她救回来。你为什么要问这么个问题?”

  “如果是这样,那么你们为什么要把时间机器的传输终端,从‘运载模式’改造成‘弹射模式’?”

  “什么‘运载模式’,什么‘弹射模式’?晓晓,你都在说些什么呀?”晓晓的这一番话,让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晓晓抬手在她的腕带式万能通讯仪上点击了几下,一片淡淡的光锥从全息投影孔内投射而出,一个极度复杂的全息立体模型图出现在了光锥里,这个模型我太熟悉了,这正是高英明主持发明的第一代时间机器系统。投影里的时间机器被启动,各部分部件开始精密地配合运转,在系统正中间的位置,一艘飞船缓缓上升,开始沿着一条长长的轨道,向前飞驰,紧接着一团凭空出现的扭动的电光,将飞船包裹,待电光消散,飞船已经凭空消失不见了。

  没错,这就是第一代时间机器的运行模式,我和伊翎就是乘坐着这样一艘飞船,去往了4000多年前的原始世界。这副画面,已经在我的脑海中被幻想过无数遍。

  随后,投影里的模型慢慢消失,光锥里出现了一行醒目的大字——第二代时间机器系统。片刻后,字幕消失,又一个类似的复杂模型出现在光锥里,只是相比较第一个模型,它的体积似乎小了一大圈,构造也简化了许多,正中间的位置也没有了飞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圆形的空洞。二代时间机器启动,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在机器的内部各处流动,汇聚在正中间位置的空洞里,凝聚成了一个圆形的能量球,能量球缓慢旋转,体积越来越大,直至填满了整个空洞,最后“嗖”的一下,像一颗炮弹从空洞里飞出。

  我的脑子里顿时“嗡”的一下,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画面。不必再多做解释,晓晓所说的话,我全都明白了。所谓“运载模式”的时间机器,便是我和伊翎使用过的第一代时间机器系统,它的特点是:系统当中的某一部分,即运载飞船,会伴随使用者一同穿越时空,只要拥有足够的能量,运载飞船便能够和系统主机维持联系,将使用者送回出发的时空点,系统的使用者等于是购买了一张来回穿梭时空的双程票。

  而所谓“弹射模式”的时间机器,则是高英明正在改造的第二代时间机器系统,它的特点是去除了系统的运载部分,取而代之的是利用超能粒子制造出的稳定的区域力场,挟裹着使用者,将其送达另一个时空。这等于是一张有去无回的时空单程票。除非,在你的目的地,也有另一台时间机器,你可以从那里获得一张返程票。

  然而,伊翎被困住的时空里,不可能存在另一台时间机器。这也就意味着,如果高英明将我们仅有的一台时间机器,改造成了弹射模式,那么解救伊翎,无疑就成为了泡影。

  高英明只告诉我,要把时间机器系统,改造成节能型的全新模式,可是怎么个节能法儿,却没有向我解释过。原来,是将整个系统的运载部分去除掉,只传送单独的一个人,当然远比传送一整艘飞船要更加节省能量。

  “这些资料,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晓晓略微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是我的一个朋友偷偷发给我的。他是二代时间机器的设计者之一。——欧阳博士,你告诉,这是真的吗?你们真的打算要抛弃伊翎博士了吗?”

  我摇了摇头,如实地回答:“我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放弃伊翎的,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说完,我转身大步地走开了,胸腔里已经满是奔腾翻涌的怒火。

  高英明!高英明!你可真够狠的!表面上当我的搭档,一副赤诚坦荡的模样,背地里这么大的事情都在瞒着我!这老贼,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的秘密!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尽快阻止他,不能让他毁掉了伊翎回家的唯一希望。

  后来,过了很多年后,每当我回想起那一天,心中都不禁充满了懊悔,不住地责问自己:为何要那么的冲动?为什么不回过头来多想一想,为何晓晓会如此关心这件事情?

  高英明和我有不同的分工,我不知道他现在的工作地点在哪里。我给了他打了几十个电话,一直都没有接通,后来还是他的助理和我联系,让我预约了一个时间,和高英明通话,留给我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

  这老贼,派头可真够大的。

  这天的晚上20点整,高英明准时接通了我的电话,他的等比例全息影像,出现在了我卧室的台式全息影像通讯仪的显像台上。他眉头依然微微皱起,还是一副不变的悲天悯人的神情,只是整个人显得憔悴和苍老了不少,看来这一阵子,他也没闲着。

  “欧阳,听说你找我有急事?”高英明的语气极尽关切,可是他的眉毛却不易察觉地轻轻挑动了一下,透露出了他的内心,对我的打扰显然是感到恼火和不耐烦。

  我也顾不得他是不是恼火,一开口便直奔主题:“高英明,你是不是答应过我,要一起把伊翎,从4000年前接回来?”

  高英明稍稍顿了一下,回答说:“伊翎博士是你的朋友,也是我多年的好友,她是为了一个高尚的原因,才被困在了另一个时空里,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所有善良的人们,都会希望,她能够平安归来。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并没有向你承诺过什么。”

  这个老狐狸,回答这么一个“是”还是“否”的简单问题,都要兜兜绕绕说这么多废话。我强压住心头的怒火,说道:“既然伊翎是你多年的好友,你为什么还要把我们仅有的时间机器改造成‘弹射模式’?这等于是毁掉了伊翎回家的唯一途径!”

  高英明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欧阳,你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有些道理,应该不需要我来教你才对。如果我们不把时间机器改造成节能的新类型,我想至少在10年的时间内,我们都无能聚集起足够的能量,来启动它。看看目前的局势,你认为我们会有这么多的时间吗?退一步来讲,就算我们奇迹般地克服了种种困难,最终成功地再度启动了时间机器,势必也将耗尽我们全部的力量。就算我们把伊翎博士迎接回来,这样一个混乱危险的世界,你没有能力去保护她,你把她接回来干什么呢?如果你坚持自己的想法,我劝你不妨设想一下这样的画面——我们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将伊翎从蛮荒时代迎接了回来,可是她刚刚踏出时间机器,就立刻被一拥而上的‘普罗米修斯’暴徒残忍杀害。欧阳,这是你想要看到的画面吗?”

  我张了张嘴,一时竟不知道该要怎么反驳他才好。

  高英明又紧接着说道:“欧阳,其实你完全不必着急。现在,时间机器是我们手里的一张王牌,是我们的秘密武器,任何一种强大武器的出现,改变的不应该仅仅是战场上的火力,更重要的是要改变我们的战略思维。我们拥有的是一台时间机器啊,可以穿梭时空的时间机器啊,还有什么可着急的呢?我们改造新式的时间机器,是为了打败我们的敌人,只要扫清了所有障碍,掌握了局势,我们完全可以再好整以暇地去展开我们的营救行动。对于我们而言,这中间可能需要等待几十年的时间,可是对于伊翎而言,我们早几十年或是晚几十年出发,全然没有任何的区别呀。”

  我沉默地思考了很久,居然无言以对,不得不承认,高英明的话确实很有道理。这个事实,让我感到万分的恼火,毕竟高英明向我隐瞒了改造时间机器的重要事实,而我在发现了这个事实后,却依然无法改变任何事情,依然不得不按照他的想法和计划行事,就像一枚听凭摆布的棋子。

  不,不能这样,我绝对不允许自己变成高英明的一枚棋子!

  我的心中躁怒不堪,霸道地一挥手,大声说:“我不管那么多,是你把伊翎送去4000年前,和高风之间的争斗,必须先放一放。我要你把解救伊翎的行动,当成我们目前的首要任务!我决不允许你随意改造时间机器!”

  高英明的眉毛再次挑动了一下,眼睛里隐隐闪过一丝怒火,“你不允许?”

  “对,我不允许!”我坚决地大声说。

  “欧阳,我尊重你,把你看做是平等的合作伙伴。你凭什么觉得你有资格来命令我?”

  “就凭你们现在活动的资金,都是靠我研发药物挣来的!我可以给你们研发药物和疫苗,也可以给别人做,如果我把研究所里有关龙纹病的资料都泄露出去,泄露给高风……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

  高英明没有说话,两眼直直地盯着我,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我毫不退让地和他对视了片刻,感觉到有点无聊,我的观点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我弯下腰准备结束掉这次的通话。

  “等等。”高英明冷冷地喊住了我,“欧阳,你问一问自己,在你的内心里,真的有那么关心伊翎吗?”

  我大怒,厉声责问:“高英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高英明似笑非笑地摇摇头,说:“没什么意思,只是有几句话……不,不是我,应该说,是伊翎博士,她有一些话想要对你说。”

  说着,高英明低头点击了一下通讯仪音频播放按键,通讯仪的另一头,传来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一个让我忍不住浑身颤抖的声音,没错,那是伊翎的声音:“我见到他了,我确定我真的见到了他……这不是我的幻觉……我想,我明白了很多事情,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可是,我不敢让这个秘密和我一起死去……所以,我把它录下来,让该听到的人听到……最好永远不会有人听到……我想,他可能一直都在窥伺着我们,只是从来没有现身,直到现在,我快要死了……他和我说了很多话,我记不清了……我猜他有能力可以救我,我求他救救我,他没有答应……我很难过,虽然我知道,他不是我认识的欧阳……他是另一个时空里,从来没有见过我的,被埋没了一生的老欧阳……小矮龙是他制造出来的,他最初的目的,就是制造出一种超级病毒……欧阳,他不是你,这不是你的错……”

  伊翎的声音,断断续续,伴随着呻吟,显得模糊而混乱,很明显在说这些话时,她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你当时好像也中了毒吧?我猜你肯定没有完整地检查过飞船上的所有资料。”高英明平静地说着,面无表情地望着我的双眼。我的脑子里空白一片,木木地凝视着一旁的空气,再不敢和他对视。

  高英明沉默了半晌,弯腰轻轻地一点,平静地结束了这场通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