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通往权力的路途
小述2018-01-04 18:164,153

  “月宫”的内部结构,设计得非常有趣,像一盘螺旋状的蚊香,直径10公里的“月宫”里,从外到内一共有九圈相连的房间,靠外面的六圈是发电站的机房,目前只有最外面的一圈已经被开发启用;再往里的一圈是仓库,储藏着武器、食物和各类工具;最靠内的两圈则是留给我们的住房;而在“蚊香”最中间的位置,就是我们的终极武器,第二代时间机器。三条纵向的通道,像切蛋糕一样,将相连的房间平均切割成了六个部分,方便人们通行,螺旋形过道里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安装有一扇厚实的安全隔离门,加上所有纵向通道上的安全门,整座“月宫”里一共分布有73扇隔离门。这些安全隔离门平时都是处于开启的状态,只有在遭遇外敌入侵的时候才会关闭,以抵御敌人。“月宫”里的空间和资源有限,所以高英明只安排了50名精锐的特种战士,守卫“月宫”,不过他们都配备有最先进的武器。

  这一路折腾奔波,众人都已经是疲惫不堪,在简单地了解了一下“月宫”的内部构造后,大家都各自回到了高英明为我们准备好的房间内休息。房间被布置得十分温馨舒适,可不知是不是因为不适应月球上的重力环境,我明明已经累到快要崩溃了,可是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干脆从床上爬起来,出门溜达散心。

  “月宫”是个挺无聊的地方,这么大的一片区域,走到哪儿都是一个模样,只有存放二代时间机器的中心区,有一些不太一样的设计。我穿过了几道纵向的闸门,来到了中心区,安放二代时间机器的建筑物,被设计成了一个简单的立方体,建筑的表面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样的涂料,像一个肥皂泡一般,各种淡淡的迷人的色彩变幻流动。这片区域的屋顶,是用透明的合金玻璃制成,不知哪里来的一片淡淡的柔和的白光撒下来,笼罩着变幻的立方体,让这里的氛围变得无比浪漫。

  立方体的顶上有一个人影,斜靠着边缘的栏杆,静静地坐在那里,看身形像是晓晓。我围绕着立方体转了一圈,发现侧面有一架竖梯,我顺着梯子爬到了立方体顶上,果然,斜靠在栏杆上的,正是晓晓。她双手抱膝,坐在地上,目光涣散地直视前方,神色哀伤,静静地沉浸在自己的忧愁里,那片柔柔的白光恰好照在她的脸上,此情此景,晓晓显得如此惹人爱怜。

  我故意轻轻咳嗽了一声,晓晓转过脸来,望见了我。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赏月呢?”我自以为幽默地开了个玩笑。晓晓很勉强地从脸上挤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这个勉强的笑容,让我感到既尴尬又心疼,我摸了摸脑袋,走到她的身旁,和她并肩坐下。

  “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晓晓轻轻点点头,淡淡地回答:“想起了一个人。”停顿了片刻,她又补充了一句,“以前,只是感觉他离开我已经好久了;现在,在空间上,他也离我那么的遥远。我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地感觉到……我已经失去了他。”

  晓晓的神色泫然欲泣。我的心中却感到一阵窃喜,仿佛是受到了恩宠。晓晓通常不太愿意和我谈及她的私事,如果是在之前,我向她问出这样的问题,她的回答一定是:“没有啊,没有不开心啊。”刨去工作上的对话不算,她刚才对我说过的话,已经超过了过去一周对我说过的话。或许,这是一个让我进入她内心世界的好机会。

  “那个人,一定对你很重要吧?”

  “很重要。他对我……有很特别的意义。”

  “和我说说他吧。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和我讨论你的私事?”

  晓晓抬起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望着我,似乎心里有无数的话想要对我说,但是却又说不出口,只能够用眼神向我倾诉。可是,我看不懂她的眼神。

  “因为,我希望在您的心里,我就是我,我是胡晓晓,而不是某一个符号。”

  “符号?”我微微皱了皱眉,没太听明白她的意思。

  “我们别说这些了,可以吗?博士,你能在这里陪我坐一会儿吗,就坐一会儿?”晓晓移开了她的目光,那种充满了倾诉欲望的眼神,很快就消失了,浓浓的忧伤像潮水一般漫上来,重新将她淹没,晓晓又变回了那个忧郁的、沉默的、脆弱的女孩。我大感失望,可是这样的情形下,我没有办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我就那么一言不发,静静坐在晓晓的身旁,陪伴着她。

  时光若能够静止在这一刻,也是美好的。也不必去了解什么的。

  我陪伴着晓晓,静静地在立方体上坐了几个小时,直到一丝阳光从透明的屋顶照射下来——这算是月球上的黎明了吧。

  晓晓已经困倦不已,于是我将她送回了房间。可是我自己却一点都不想回房休息,经过了一整夜的无眠过后,那股困倦的劲儿反倒过去了,我感觉到了一种痛苦的清醒。我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游走在空荡荡的过道里,四周银色的墙壁微微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的心中涌起了一阵浓浓的孤独和被抛弃的感觉。

  这个世界到处都有秘密,晓晓的心底有秘密,这些银色的墙壁后面也有秘密。秘密就是信息,掌握了信息就意味着掌握了某种权力。可是,我全都看不到,触碰不到。我就像一个无关紧要的局外人,像一个和世界想隔绝的游魂。那种随时会被高英明下手铲除的恐惧和危机感,再度从我的心底泛起。

  不知不觉,我又走回了中心区,我绕着立方体,来来回回转着圈。这里是“偷丹行动”最核心的区域,这里存放着我们最强大的秘密武器,可是我却连门在哪里都找不到。

  我的心中郁积着怒火。

  我必须改变这样的状况。

  当警报声响起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太过疲惫,而产生的耳鸣。我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用双手捂住了耳朵,警报声并没有随之消失,反而变得更加清晰了。我睁开了双眼,看到远处的过道里,两边的房门纷纷被打开,住户们好奇地走出了房间,惊慌地四下张望,相互打探消息,持枪的战士们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在过道里紧张地奔跑。

  我听到远处有人在大声问:“发生了什么事?”

  有路过的战士高声回答:“敌人打过来了!”

  “敌人?哪里来的敌人?”

  “高风的人!”

  高风的人?我想,所有听到了这个答案的人,心里都和我是一样的感觉。这里可是在月球上啊,怎么会有高风的人?难道高风派人乘坐太空飞船,侵入月球了吗?可是这么大的行动,不可能做的悄无声息,难道高英明一点预防措施都没有准备吗?

  后来,直到这次保卫“月宫”的行动结束后很久很久,我才慢慢了解到事情的全部过程。原来,早在高英明启动“偷丹行动”之前,高风就已经得到了消息,他表面上不动声色,背地里却悄悄布置好了应对措施。早在“月宫”太空发电站筹建初期,那时环球科学院都尚未参与这个工程,月球上有一处坎贝罗矿业集团的6号太空矿场,便是发电站的主要承建商之一,为太空发电站提供部分所需的建材和发电用的He-3矿石。可是坎贝罗矿业集团和高风一直有着很密切的合作,“偷丹行动”启动后,高英明一直在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想要将坎贝罗矿业集团从建设团队里踢出来。

  好在天遂人愿,就在工程启动后不多久,6号太空矿场发生了一起严重的矿难,300多名矿工被活埋在地底,由于在月球上条件受限,坎贝罗集团根本没有能力组织救援,只能选择放弃这300多名矿工。高英明立刻以此次事故为由,结束了同坎贝罗矿业集团的合作。

  当然,这些只是事情的表象,事实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矿难事故,6号矿场其实是被坎贝罗矿业集团的高层封锁的,被困在矿坑里的300多人并不是真的矿工,而是一支全副武装、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他们也并没有真的被活埋,而是利用冬眠技术,在矿坑内进入了休眠状态。

  这支300人的部队,在高风的授意下,分批次地利用补给飞船潜入月球,潜伏在6号矿场,静静地等待着,只等“偷丹行动”完成,并出其不意,一举发难,攻占“月宫”太空发电站,控制二代时间机器。

  或许,在高风的眼里,未来协会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重要的对手,在地球上,他还有许多更强大的对手需要对付。相反,未来协会倒是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利用对象,毕竟像时间机器这种东西,无论落到谁的手中,都足以成为一件颠倒乾坤的强大武器。事后,我回想起这件事情,总是忍不住怀疑,其实在这些年里,高风一直都在故意对未来协会手下留情,目的就为了让我们成功改造出二代时间机器,而后据为已有。

  其实,高英明也考虑过如何抵御敌人武力入侵的问题,特意在发电站的顶部安置了两门地对空离子高射炮,用来对付试图登陆月球的敌方军舰。可是,高英明没有料到,入侵的敌人不是从太空中来,而是早已潜伏在月球上,从地面进行偷袭,如此一来,他悉心安置的两门大炮,全都派不上了用场。

  “月宫”在微微地颤抖,隆隆的炮声从外围地带一阵阵传来,过道里的播音系统被开启,一阵嘈杂的白噪音过后,我听到了高英明嘶哑着嗓子高声命令:“控制中心,立刻关闭全部的墙面隔离门,以及第43号通道隔离门!所有能够战斗的人员,立刻携带武器赶到C13区会合!这是决定生死存亡的一战!We are the future!”

  我从来没有看到或听到过高英明如此的激动和失态,看来眼下的情境实在不容乐观。广播系统里不断传来呼喊声、惨叫声、爆炸声和子弹呼啸而过的声音,杂乱一片。我呆立在原地,一时不知所措,这里已经是“月宫”最中心的区域,整座发电站里最安全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还能做些什么。

  时间,很快给出了一个让我万万意想不到的答案。身后传来一阵轻响,我应声回头,看到立方体从中间裂开了一扇大门,两个持枪的战士从立方体里冲出来。我想,世界上或许真的存在宿命这种东西,后来我回想起当时的那一瞬间,总感觉时间仿佛被放慢了无数倍,我清楚地看到立方体的内部,右侧安置着巨大的二代时间机器,它的外形我已经很熟悉了,可是它的体积比我想象的还要小很多;而在立方体左侧的墙壁上,有一面巨大的实体屏幕,屏幕的下方有一座极其复杂的操控台,操控台的最右端有一个全息显像盘,高英明的等比例全息影像出现在了显像盘上,正在焦躁地指挥着坐在操控台前的两个年轻的调度员,调控发电站内各处的安全隔离门,以抵挡入侵的敌人。

  原来这座立方体,不仅仅是放置二代时间机器的地方,也是整座发电站的调控中心。

  我的大脑转得飞快,同时是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无数个念头从我的脑海里钻出来。我回想起这些年来,我和高英明之间的恩恩怨怨,我突然间清楚地意识到,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在他的面前获得了一个简单却巨大的优势——此时此刻,我所站立的位置,距离发电站的调控中心比他近很多!

  占据了调控中心,就等于是掌握了权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