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未来协会
小述2018-01-04 18:166,118

  夜色越来越浓,我转悠了好久,似乎是迷路了,找不到回医院的路了。

  转过一个街角,一大群人出现在街道的另一头,迎面朝这边走过来,不少人手里都拿着武器。我警惕地停下了脚步,想要找个角落藏起来,可是对方已经发现了我。

  “欧阳先生,是我!”我听到了一个有几分耳熟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我循声望过去,看到一个憨憨胖胖的中年人,站在人群的前面,笑容满面地朝我走过来,可我一时间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是我,我是胡里奥。”那人笑得好像一朵花儿,极具亲和力。

  胡里奥!那人走的近了,我才猛然想起来,这人是高英明的心腹,几年前把我骗进原始丛林里,把我带进这个故事里的胡里奥。

  “欧阳先生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了?这‘兵荒马乱’的,外面多危险啊!可把高院长给急坏了。”

  “出门有点事情,走的急了,忘了跟高院长打招呼。”我随口敷衍地回答着。

  “院长有些要事要跟您商量,我们快走吧,别让他等得久了。”胡里奥回头招了招手,身后那一群拿着武器的年轻人立刻一拥而上,利落地将我和胡里奥护卫在中间。看这群人行动的默契程度,很明显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胡里奥领着我,在街头巷尾穿行,选择的道路越来越偏僻和隐蔽,走出了没多久,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胡里奥领着我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商场,走进了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停车场塌陷了半边,居然露出了一条隐藏在地底的,足有七八米宽的暗河!一艘快艇停靠在河道里,两个手持冲锋枪、身穿防弹服的黑衣人警惕地守在快艇上。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眼前的这副阵仗,顿时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城里已经不安全了,院长另外为我们安排了一处落脚点。我们这就过去跟院长会合。”

  胡里奥小心地扶着我上了快艇,护送我们来到这里的军人们,则一一沿原路返回。河道里漆黑一片,除了快艇上的照明灯光,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的光源,可是我们的快艇却行驶如飞,地底隧道弯弯曲曲,嶙峋的石壁如同崩塌的山崖,冲我们当头砸下来,吓得我心脏狂跳不止,体内的血管几乎要爆裂开来。

  快艇飞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从一条甬道驶出,进入了河道的地面部分,四周豁然开朗,我不禁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快艇又在河里行驶了约莫一个小时,前方出现了一个入海口,快艇驶入了一片海湾,一艘深黑色的豪华游轮停泊在海湾里。快艇驶到游轮边停下来,游轮上已经有人在等待着,见状立刻放下来一块舢板,将我们几人拉上了游轮。

  站在游轮的甲板上,视野变得无比开阔,一直延伸至海天交接处,在东方的天际,朝阳刚刚露出了一条金边,橘红色的曙光染红了大片的云彩,仿佛是对遥远未来,若有似无的希望。我昨晚离开医院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会在外面折腾一整个晚上,此刻的我已经是疲惫不堪。胡里奥和船上的工作人员将我领到了早已提前为我准备好的房间,房间里的布置奢华典雅,可是我没有心思多做欣赏,连鞋袜都懒得脱,就扑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等到胡里奥将我叫醒的时候,又已经是深夜时分。

  “欧阳先生,我们到了,该起床了。高院长在等着我们呢。”胡里奥毕恭毕敬地站在床头,姿态好像一个仆人。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很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然后跟着胡里奥离开了房间。游轮已经停泊在了某处港口,码头上已经有一条长长的车队等候在那里,我忽然感觉自己有点像是接力比赛里的那根接力棒。我没有多问什么,一路跟着胡里奥下了游轮,上了车队中间位置的一辆防弹的越野车,车队掉头驶离了码头。我打量着车窗外的风景,试图找出一星半点的信息,来推断出我此刻身处的位置,就像一个百无聊奈的游戏。可是观察了好半晌,也没有任何一处熟悉的景物,这个世界没有经历过大战,可是瘟疫带来的绝望和混乱,让路边的每一棵大树、建筑上的每一面墙壁、周身的每一团空气,都透出浓浓的末日气息,这股气息让我看到的一切都显得如此陌生。我放弃了尝试。

  车队到达了目的地,是一处位于沙漠边缘的军事基地,守在基地门口的士兵们,都是一群黑人小伙。

  难道,我们这是到了非洲了吗?

  胡里奥在前面领路,我跟着他进入了基地,走了几分钟,一个用混凝土浇筑而成,蒙古包形状的建筑物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看样子像是一处防核设施。走进了“蒙古包”内,我才发现这里原来只是一个升降电梯间,电梯间内外差别巨大,外形像一块粗砺的大石头,轿厢内却是一尘不染,光可鉴人的白色内壁似乎是用整块的陶瓷制成,好像一处高档娱乐场所里的包间,“蒙古包”厚实的墙壁隔绝开了内外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电梯载着我们,来到了地下负5层,电梯门打开,外面是有一条约5米宽的过道,隔着过道有一扇厚实的大金属门。随着电梯门的打开,金属门也开始缓缓地自动开启,我还没看见门后面是什么情形,就先听到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从门内爆发出来。胡里奥示意我上前,我走到门前,看到金属门的后面,是一间宽敞的会议室,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圆形的会议桌,桌子周围满满地坐着一大圈人,约莫有40来人,高英明坐在正对大门的上座,只有他的右侧空出了一个位置。

  “这位,就是咱们的救世英雄,从4000年前的原始世界归来的,大名鼎鼎的欧阳创博士!”高英明脸上带着赞许的微笑,走到我的面前,亲热地挽着我的手臂,就好像一位自豪的父亲,正在向众人介绍他的孩子。这种感觉,可真够奇怪的。

  “有高院长和欧阳博士这样的顶级精英坐镇,‘偷丹行动’一定能够大获成功,恢复世界的正常秩序,指日可待啊。”说话的是坐在高英明左侧的,一个身着军装的中年男人,他个头不大,却一身威严,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军队高官。

  我快速打量了一下在座的众人,其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是我认识或者比较眼熟的,根据这三分之一的人所坐的位置,我进行了一下粗略的判断,在座的这些人,大概分为三拨:一拨是商界大佬,我认识的几位基本都是生物制药圈子里的;一拨是过去环球科学院的重要成员,其中许多人还曾经和我有过不浅的交情,可是自从我和高英明决裂,并且在争斗中败给了高英明后,这些交情也都成为了过往;最后的一批,是各国的政府高官,这些人大多都看着面熟,可是却喊不出名字来。

  我大概明白了,眼前这是一个什么情况。高英明在纠集各股利益趋同的势力,在商量对抗高风的“普罗米修斯”。我不禁暗暗觉得好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可笑,不久前居然还在同情高英明,可我有什么资格去同情他呢?环球科学院家大业大,怎么可能真的被对手一击即溃?

  我决定和高英明站在一边,一方面固然是为了伊翎,因为时间机器在高英明手中;可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高英明更擅长揣摩人心。高湛在向我示强,而高英明在向我示弱。我窃以为站在了高英明这一边,便可以主导局面。可是事实呢,在过去,环球科学院是属于高英明的;在现在,无论这股力量是否还叫做“环球科学院”,他是属于高英明的;而在未来……

  高英明拉着我到他的右边坐下了,从面前拿起一个文件夹递给了我,说:“在座的各位,都是有志于对抗瘟疫和‘普罗米修斯’,致力于恢复世界秩序的各界精英。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商讨‘偷丹行动’的下一步实施计划。原本,我准备在这两天提前向你介绍一下行动的具体情况,可是没想到又被人所破坏。”

  我接过文件夹,翻看了一下,文件的内容,正是高英明所提到的“偷丹行动”。我刚翻开文件的扉页,心脏就立刻抑制不住地“噗噗”狂跳了起来——文件正文的第一页,有一张非常显眼的时间机器系统的图片,图片的底下有一行加粗的文字,“关于时间机器系统和‘月宫’太空发电站合并的计划(暨改造新式节能型时间机器的‘偷丹行动’)”。

  高英明要制造新式的时间机器?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很快就能有机会,把伊翎给救回来了?

  “晓晓,你过来为欧阳博士详细介绍一下我们的‘偷丹行动’。”高英明回头招呼了一声。我刚准备出言拒绝,一个漂亮的女孩已经小跑着从会议室的某个角落走过来。女孩非常的年轻,看起来还不到20岁的样子,身材纤瘦高挑,长相乖巧甜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头柔顺的长发在柔和的灯光下居然呈现出了淡淡的紫色,但是却显得非常自然和谐,虽然我知道世界上没有人天生是紫色头发,可是却下意识地感觉这就是女孩天生的发色。

  当着众人的面,我居然很可耻地吞了一口唾沫,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欧阳博士,您好。”女孩冲我点头致意,声音和她长相一样清纯甜美,我喉咙一阵发干,差点没脱口来一句“爱妃平身”。

  “‘偷丹行动’的名称来自于唐朝诗人李商隐的诗句,‘嫦娥应悔偷灵药’,取其‘长生不老丹’和‘奔月’这两个元素,来喻指时间机器系统和‘月宫’太空发电机的合并。”晓晓开始介绍“偷丹行动”,我赶忙收拾心神,认真倾听,“‘月宫’核能及太阳能发电站,始建于11年前,在5年前由环球科学院接手,继续修建。‘月宫’发电站是史上第一座修建在月球上的发电站,意在利用太空中充足的太阳能,以及月球上的He-3能源进行发电。按照原定计划,如果整座发电站修建完毕,其发电量能够达到目前全球所有发电站发电量总和的1.5倍。可是,在实施的过程中,由于远程传输电能的技术始终无法得实际解决,发电站在完成了第一期工程后,就陷入了停工状态。‘偷丹行动’的目的是改进我们所制造出的时间机器系统,制造出耗能更小的二代时间机器,并将其运往月球,和已经修建完成的‘月宫’一期发电站结合在一起,并计划在后期继续修建发电站未完成的部分,为二代时间机器供能,以期能够创造出一个时空跨度更大的、可频繁使用的时间机器系统。详细的改造计划,都在文件里面。”

  原来,时间机器早已经被高英明派人拆卸、转移了出来,我还以为它依然被封埋在地底。

  我一边听着晓晓的讲述,一边翻看着手中的资料,心情禁不住越来越激动了。停建的“月宫”太空发电站,我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夭折的工程,会和我生命产生这么巨大的关联。就像我之前说过的那样,时间是天神手中的权杖,如果“偷丹行动”真的可行,我们手中拥有了一座可以频繁启用的时间机器系统,再加上周密可靠的规划,我们几乎可以让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我们的意愿去发展!那么,救回伊翎,消灭龙纹病瘟疫,恢复世界的正常秩序或是建立起一个更加美好的新世界,也就全都成为了可能。

  “这个行动的可执行性如何?”看完了所有的资料后,我首先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从技术的层面上,不存在任何的问题。”回答问题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我记得这人的身份,在瘟疫爆发前是全球生物制药界数一数二的大佬,但是一时却想不起他的名字来,“只要我们能够筹集足够的资金和资源,冲破以‘普罗米修斯’为首的那些反智组织的阻挠和破坏,行动取得成功的可能性是极大的。所以,我们非常需要和欧阳博士精诚合作,尽快研发出更多有效的龙纹病疫苗和治疗药物,一来可以解救广大的患者,二来为行动筹措资金,三来也可以缓和社会矛盾,从根源上削弱‘普罗米修斯’的影响力,可谓一举三得。”

  这位商界大佬解释得清楚明了,我也很快就明白了自己在这次行动中的位置。不得不说,我的作用还是相当重要的。

  “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世界,保护这个世界的和平和安宁,我们每一个人都责无旁贷。只要是能够拯救世人性命的善举,各位前辈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我欧阳创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我站起身来,一番慷慨激昂的表态,又赢得了各位大佬们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我不动声色地悄悄望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高英明。我必须得改正一下我刚刚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我们手中拥有了一座可以频繁启用的时间机器系统,再加上周密可靠的规划,我们几乎可以让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我们的意愿去发展。

  这短短的一句话里出现了三个“我们”。可是……“我们”?哪里来的我们?最终掌握时间机器,掌控话语权的,只能有一个人。如果等到那一天,我失去了利用的价值,高英明一定会毫不留情地一脚将我踢开的。

  当今的世界是一个乱世,就好似中国古时候改朝换代的时刻,如果说高英明是项羽,我却不一定是刘邦,我的身边没有萧何、韩信和张良的辅助,我更可能只是魏豹、韩王信、张耳等这些无足轻重的人物。况且,就算是打败了高英明,在这个房间的外面,我还需要面对像高风这样更加可怕的对手。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如果我想要成为最后的赢家,从这一刻起,我就必须竭尽全力拉拢这个房间里,除了高英明外的每一位大佬。

  我坐回椅子上,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如果论在擂台上拳来腿往的格斗,我勉强可算是一个一流的高手;如果是在实验室里展开科研工作,我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可是如果说起耍心眼儿斗权谋……这几年来的经历,已经几乎将我的信心全然摧毁,我根本不是高英明的对手。

  后面的路,可到底应该怎么走?

  此次的会议主要内容,早已商议完毕,大家都已经分配好了最基本的任务:高英明负责调配资源,开始制造第二代的时间机器系统;坐在他左侧的年长军官,负责对抗包括“普罗米修斯”在内的各种敌对势力,保护盟友的安全;而我则将带领一支最顶尖的科研团队,负责研制龙纹病的疫苗和治疗药物。

  后面的时间里,众人都在讨论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问题,唯一重要的成果,便是为我们这一股新生的势力,起了一个颇为炫酷的名字,叫做“未来协会”,高英明作为我们的会长,他选定了一句我很喜欢的电影台词,作为协会的口号:“We are the future。”

  会议到后面便越来越无聊了,我懒得细听,不一会儿便已神游天外,开始脑洞大开地幻想日后同高英明各种你死我活的智斗戏码。我越想越觉得胜算渺茫,原本好不容易转晴的心情,又重新变得阴郁了起来。

  枯坐了近两个小时,会议终于结束了,我跟随着诸位大佬,乘坐电梯离开了地下会议室,心情变得愈加焦躁起来。刚走出了电梯间,我听到高英明在背后大声喊我,我回过头,看到高英明正大步朝我走来,在会议上向我介绍“偷丹行动”的年轻女孩,跟随在他的身侧。

  “欧阳,刚刚在会上忘了跟你解释了,这位是胡晓晓。剑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跟你一样,是19岁就拿到了硕士学位的天才。”高英明满怀骄傲地向我介绍了一下年轻女孩。我忍不住惊讶地打量了对方两眼,看不出来,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居然还有这样的能耐。胡晓晓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脸上泛起了两团可爱的红晕,真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孩子。

  “欧阳,你离开这个时代已经很久了,这才刚刚回来,对目前的情况可能不是很了解,所以我特意安排晓晓来做你的助手,希望你们可以相处愉快,在工作上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擦出亮眼的火花来。”

  我的助理?这么说,往后我可以有很多的机会,和这个天才小美女朝夕相处了?一想到这里,我抑制不住满心的欢喜,居然傻笑着连连点头。

  事后,我回想起当时没出息的猥琐表现,恨不得穿梭时空回到那一刻,给自己的脸上狠狠来个两大耳刮子。

  “欧阳博士,您是个了不起的人,您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往后的日子……还请您多多关照。”胡晓晓向我弯腰鞠躬致意,娇嫩的脸蛋儿一下子变得更红了。真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女孩。

  “一定,一定。”我不禁一阵心旌摇曳,心头的焦虑和躁郁瞬间被一扫而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