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分道扬镳
小述2018-01-04 18:163,837

  我像一具尸体,一动不动地仰面躺在地板上,一直到夜幕降临,我的背部已经开始酸痛发麻。楼下突然传来轰然一声巨响,将我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惊醒,整栋大楼都在微微颤抖,我的脑子里空空荡荡的,似乎没有了任何的念头,几乎是下意识地从地上爬起来,双腿自作主张地领着我的身体,走出了房间,下了楼。

  大厅里似乎刚刚遭遇了炸弹袭击,前面的一面墙壁被炸塌了一大半,大厅里大火熊熊,浓烟滚滚,我听到有人在紧张地呼喊着什么,还有零星的枪声响起,可是却看不到人影。

  这又是怎么了?谁和谁打起来了?

  我的心头一片烦躁和麻木,对眼前的纷争丝毫提不起兴趣来。我木然地扭头,木然地扫视了周围一圈,看到大厅的后面还有一扇小门,我木然地走过去,穿过小门,离开了医院。

  外面的街道上空无一人,也没有车辆,道路两旁路灯散发出的光芒清冷得好似月光,街头的夜色一派肃杀。我不知道该去往哪里,便只是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前行。走出了好一段距离后,终于陆陆续续碰到了一些行人,他们大多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绷得紧紧的,一遇见陌生人,立刻露出了警惕和威胁的眼神,仿佛随时准备好扑上去,展开一场厮杀。高英明说的对,这里已经不是我离开时的那个世界,这里明明依旧是繁华的现代大都市,可是却如同野兽出没的原始大丛林一般,清晰地透露出了一股蛮荒的危险气息。

  不知不觉,我竟来到了环球科学院总部的遗址,夜已经深了,这里依然聚集着大批的民众,他们应该就是高英明所说的民间组织,“普罗米修斯”的成员吧。这些人大多高举着火把,好几个人都在声嘶力竭地发表着演说,不过他们显然缺少组织和一点默契,相隔不远,却各说各的,显得嘈杂混乱。其余的人聚成一堆一堆的,有的人在认真地听演讲,不时高声附和几句,另一些人则百无聊奈地坐在旁边闲聊。

  科学院的总部大楼已是满目疮痍,墙面上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仿佛一处从公元前遗留下来的遗迹废墟,满地的碎玻璃和混凝土碎块,似乎在控诉着不久发生在这里的骇人暴行。就在这栋大楼的底下,有一条通往时间机器的暗道,那是我救回伊翎的唯一希望。我悄悄来到了大门的旁边,小心地探头向楼里张望,倒塌的墙体已经将暗道的入口掩埋,堵死了通往希望的道路。

  我的心头涌起一阵悲凉和愤慨,回头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众人,那一张张脸庞在火光的映照下,格外的狰狞和丑陋。愚昧的人啊,暴虐的人啊,自以为是的人啊,你们可知自己的所作所为,摧毁的是你们通往生的桥梁?或许,正是因为存在太多这样低等的同类,才把人类变成了一种具有严重自毁倾向的物种。

  “你们看那儿!那是欧阳创!是环球科学院的欧阳创!”我隐隐听到不远处有人提到了我的名字,我诧异地抬起头来,发现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落在了我的身上。

  “就是他!就是他们这种人,把我们的世界祸害成了这个样子!”人群里,有人高声呼喊了一句,那些落在我身上的,原本茫然的目光,立刻变得不怀好意了,人群慢慢朝我的身边聚拢过来。我一时间哭笑不得,你们这些人难道都没长脑子吗?就这么容易被人煽动吗?这个世界明明就是被高英明和你们自己祸害成这个样子,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我的确不算是什么正人君子,年轻时做过不少荒唐事,可那都是私德上的问题,和你们这些张三李四又有半毛钱关系吗?

  我轻蔑地笑着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知道跟这些人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

  “打死他!”人群里又传来一声愤怒的呼喊,众人沉默了短短的片刻,而后各种附和的声音立刻爆发开来,此起彼伏。

  “对,打死他!”

  “打死这个祸害!”

  “就是这些人!这些霸占高新技术的科技独裁者,不肯给我们留出活路!”

  “不要让他跑掉了!”

  ……

  饱含杀气的声波一阵阵袭来,我这时才感到害怕和慌张起来,迅速扫视了周围一圈,想要找到一条出路,可是我已经走得太靠前了,所有的退路都已经被这帮狂热的群众给封住。没办法,只能跟他们拼了。

  我咬咬牙,弯腰拾起了两块石头。几个手持大木棒的壮汉见状,立刻举起棒子朝我冲过来,我刚想要迎上前和他们玩儿命,忽然毫无征兆地,一梭子子弹从我的身后飞过来,将两名壮汉射翻在地。我一回头,看到一架武装直升机从远处飞快地向这边移动而来,眨眼间就来到了我们的面前,螺旋桨卷起的风沙逼得人睁不开眼睛。

  大多数的群众立刻就被这阵仗给震住了,可是人群中少数的几个亡命徒反倒被这血腥的一幕激起了他们的暴力欲望,几个亡命徒怒吼着不管不顾地向这边冲过来。直升机上迅速毫不留情地又射出了一梭子的子弹,由远及近,在地面上激起了一道道绵密的沙尘,将几个亡命徒射翻在地,随即像一柄利剑,从人群中劈开了一条通道。我两眼一亮,不及多想,赶忙顺着这条通道冲出了人群。直升机快速降低了高度,悬浮在我的面前,随后舱门开启,一个穿黑色军装的年轻人从机舱里伸出手,抓住了我的手臂,一把将我拉上了飞机。

  而后舱门关闭,直升机立即爬升高度,绝尘而去,只留下地面上一群或茫然失措或气急败坏的狂热群众。

  总算安然脱险。我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你真的是太不小心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出来乱跑?”这时,我身旁忽然响起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我不敢相信地转过脸来,而后好半天才忍不住惊呼出声:“高湛!”

  没错,将我救上飞机的黑衣军人,正是我的发小高湛,不久前刚刚和我通过电话,并且不欢而散的高湛。和上一次见面时相比,他的模样清瘦了许多,两鬓多出了许多白发,再加上戴着一副大框的墨镜,整个人显得成熟和沧桑了许多,我一时间居然没能认出他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平静地问道。

  “你白天和我通过电话后,爷爷就知道你回来了,他马上调动了全城所有的监控探头,来监视你的行踪。”

  “刚才是他要杀我?”

  高湛很诚实地点点头,回答说:“爷爷现在想要杀死什么人,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出面。他知道只要派人在人群中吼一嗓子,你就已经插翅难逃了。”

  原来是这样,我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走进了高风布置下的死亡圈套。这些财团大佬,就是依靠着这样的方式,来操控着这些名义上并不属于他们的“军队”。

  “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高湛扭头望了我一眼,他戴着墨镜,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我猜想他是在责问我,居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知道我们刚刚吵了一架,你可能已经把我当成了你的仇敌,可是在我看来,你依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不希望你死。”

  我望着一本正经说话的高湛,心里想笑,可是却笑不出来。在我的印象里,高湛任何时候都是一副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的模样,这一场灾难真的就能让他变得成熟稳重起来?不,我不接受。

  高湛本质上并不愚笨,只是有些贪玩,他是高风唯一的亲孙子,占据着比高英明更加优质的资源,如果他真的苏醒过来……

  我用力摇了摇头,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驱赶了出去,然后笑着问道:“你刚才可是杀了不少自己人,就不怕被人知道吗?”

  高湛漫不经心地摇摇头,说:“他们都只是陌生人,我管不了,我只想救你。如果他们不发疯一样地冲上来,就不会死。要怪就怪他们自己没脑子,那么容易被人煽动。”

  高湛的嘴角边带着一丝不以为意的冷漠,让我一阵不寒而栗。或许,玩世不恭和冷漠果决,原本就是一脉相承,这才是高湛的真实面目。

  “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太瞧得起我,认为我是个纨绔子弟,把我当作你的跟班。”高湛接着说道,“虽然你的年纪比我小,可我也一直把你看作是我的大哥。可是眼下,情况不同了,你的处境太危险了,你跟着我,最起码我能保证你的安全。”

  “呵呵。”这一次,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停顿,刻薄地笑出了声来。我回想起了白天在电话里,高湛对我说过的那些话:“这个世界已经乱套了……要么做皇帝,要么做炮灰……欧阳,我不想死,我要做皇帝……”

  高湛啊高湛,你以前比不过我,你现在依然比不过我,你今生今世都只能做我的跟班。你这样的废物,也想当皇帝?如果世界真的要乱套了,也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主宰一切!跟着我,你才能活下去。

  你怎么会以为,我会需要你的保护?

  可是,这些话我不能说出口。虽然他刚刚救了我,可是如果我以这样的态度拒绝他,我不确定他会怎样对付我。眼前的高湛,毕竟已不是我所熟识的那个高湛。

  他会杀了我吗?

  也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我平静地思索了片刻,组织了一下措辞,反问道:“如果高风决意要除掉我,你有能力阻止他吗?”

  高湛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嘴唇颤动了半天,却吐不出一个字来。我想我这句话戳中了他的软肋,无论高湛如何成长,只要高风还活着,在高风的面前,他就永远只是一个不懂事的黄毛小子,他绝对没有这个力量和胆量去对抗高风的权威。

  “到了前面的路口,让直升机降落吧。我想我能够保护好自己。”

  “欧阳……”

  “就到这里吧。”

  高湛面色惨白,沮丧地叹了口气,拍了拍飞行员的座椅,“在前面的路口降落。”

  直升机降落在了宽阔的十字路口,我拉口舱门,走出了机舱。

  “欧阳,”高湛在后面喊住了我,“下次见面,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我想了想,不置可否地挥了挥手,转身大步走开。

  高湛说的对,从小到大,我心里一直都不太瞧得起他,他在我的身边,更像是我的一个小跟班的,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把他当作我的朋友。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我身边最亲密的人了。

  只是,那些童年的纯真、快乐和义气啊,过去了就过去了,在这样的一个世界,还能回得来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