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时间的债
小述2018-01-04 18:165,402

  高英明殒命,高风的部队被全歼,最致命的危机已经被平安度过。然而,在接下相对平静的清扫战场的阶段,事实上才是最容易出现各种麻烦和意外的。

  战斗结束后,第一个从我脑海里冒出来的问题,是有关另外的21个欧阳创,仗打完了,我现在要怎么样才能把他们送回各自所属的时空呢?

  不过好在,这个问题不需要我来烦心,来自未来的欧阳创们早已经想好了解决的方案:白发欧阳创对二代时间机器进行了一番调整,启用后可一次性将21个欧阳创全部传送至他所属的时空,不足的能源,可由他随身携带的“喇叭枪”配备的核能电池进行补充;到达白发欧阳创所属的时空后,他再使用自己手中掌握的时间机器,一次性将其余的20个欧阳创全部传送至另一个时空;以此类推,直至将所有不同年龄的欧阳创,全部送回他们所属的时空。

  所有的“欧阳创”全部离开了,立方体内空荡荡的,只剩下了我独自一人,我不禁感觉到有些恐惧和不安,感觉到孤立无援。经过了这一场战斗,“月宫”里的局面,已经变得十分的微妙。守卫“月宫”的战士全部阵亡,未来协会的众多大佬,包括会长高英明在内,都被入侵者杀死,而我则由原来一个手中并无多少实权的科研工作者,一跃成为了坐镇调控中心的重要人物,成为了“月宫”实际上的掌权者。那些幸存者们,心里会真的服我吗?尤其是高英明等人的死,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我一手造成的——虽然,如果没有未来的我赶来增援,“月宫”恐怕早已经陷落,这里的人们一个都逃不掉。然而,此时此刻除了我,恐怕没有别的人会从这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

  此时的“月宫”里,会不会有人对此心怀不忿,意图杀死我,为高英明等人报仇?

  我不知道。人心原本难测,复杂的环境让原本就复杂的人心变得更加难以预料。

  我把自己关在立方体里,不敢跨出大门一步,只能先通过广播系统,去指挥“月宫”里的幸存者。事情的发展,顺利得出乎我的意料,幸存者们对我的命令,表现得十分顺从,起码在表面上,他们已经接受了我成为“月宫”新的掌控者这一事实。

  起初,我对此感到不解,不明白这些久经战阵的大佬们为何会如此轻易地臣服于我。到后来,我渐渐想明白了:虽然,未来协会制造出了时间机器,可是在大多数人的眼中,“未来”这两个字,依然是如同宿命一般的存在,在内心的深处,他们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未来是可以被改变的。所以,当他们看到无数个“我”从未来赶来,消灭了高风的军队,在他们的心里已经认定,我将会是这场混战的幸存者,我将会在这场群雄逐鹿之战中胜出。这是宿命,这是预言,这是天意。

  有谁胆敢违抗天意?

  所以他们选择追随于我,追随最终的胜者。

  我首先清点了一下人数。大战过后,包括我在内,“月宫”里已经只剩下了39人,其中有11人是未来协会的骨干成员,在遥远的地球上,这些人依然能够调动大量的资源,所以如果布局得当,小心行动,在不久的将来,我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全盘接管未来协会,取代高英明,与高风一争高下。

  可是,等等……眼下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晓晓不在这里!在我刚刚清点的幸存者里,没有胡晓晓!

  “晓晓呢?我的助理胡晓晓呢,她现在在哪里?你们马上去把她找出来!”我通过播音系统,慌张地向众人下达了命令。我感到不可思议,战斗爆发了这么久,我才想起晓晓的存在,这个不容辩驳的事实,让我感到极度的羞愧和不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晓晓依然全无音讯,我心头涌起了巨大的恐惧,很快将先前胜利的喜悦淹没。就在昨天的深夜里,我还和晓晓并肩坐在立方体的顶上,那种沉默的宁静和愉悦,在这一刻的回忆里忽然变得那样清晰,头顶上渺渺的星空,仿佛能够将每一个瞬间定格成永恒。可是时间,还是无情地在向前奔涌。

  岁月静好,这矫情十足的四个字,有时的确拥有着难以名状的吸引力。只是,有些人的人生,注定永远无法获得平静。

  直到半小时后,晓晓终于被发现,躲在B11区的一间机房的一个小角落里。我不敢去想象,在这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晓晓都经历了些什么,她被发现的时候,全身一丝不挂,身上布满了血污和淤青,她躺在地板上,身体蜷缩成一团,全身瑟瑟发抖,好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她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她的眼神始终涣散无光,嘴里常常絮絮低语,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一见到有陌生人靠近,就会发出恐惧的尖叫。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的心碎裂成了一堆粉末。

  我试图查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在激烈的战斗中,大量的监控设备都被损毁,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不过,事情的经过,其实并不太难推测:高英明死后,“月宫”落入了我的掌控之中。入侵者获悉了这一情报,又得知晓晓和我的关系非同一般,为了尽快占领“月宫”,他们将晓晓揪出来,进行残酷的侮辱和折磨,想要以此来逼迫我打开所有的隔离门,向他们投降。

  可是,那时我已经将监控画面和对外联系的音频通道全部关闭,他们所做的这一切,我全然不知。

  然而,不管怎么说,是我打开了36号通道隔离门,将入侵者放了进来;是我关闭了35号通道隔离门,切断了高英明和“月宫”战士们的退路,让他们毫无遮挡地暴露在了入侵者的火力之下;是我把包括晓晓在内的众多同伴们,阻挡在了中心区域的外面,把他们留给了高风的军队;是我,在谋划复仇行动的时候,全然忘记了晓晓的安危。

  是我,搞砸了一切。

  “月宫”里已经没有了专业的医务人员或心理医生,只有一名制药集团的高层领导,曾经有过一点护理的经验,而且拥有心理学的硕士学位,他对晓晓进行了一点简单的心理治疗,可是效果不大。我命令众人,将晓晓送到中心区域,我决定要亲自照料她,直到她康复为止。

  可是我不敢和其他的人当面接触,担心一个不留神,就会有一颗子弹从某个角落飞出来,将我的脑袋打爆。我命令众人将晓晓送到调度中心的门口,而后自行离去,经过反复确认,确定门外除了晓晓,已无他人后,我才小心地打开了立方体的大门。晓晓畏缩地站在门口,瞧见我从门里走出来,她原本涣散的目光,迅速聚集成一线,死死盯着我,似乎害怕她眨一下眼睛,我就会从她面前消失。她的嘴唇轻轻抖动着,我的心脏揪成了一团,我以为她会喊出我的名字,可是她的嘴里却只是发出了一阵低声的呜咽。

  “晓晓,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我慢慢朝晓晓走过去,晓晓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可是她没有闪躲,也没有发出恐惧的尖叫,她静静等待在原地。

  晓晓,她信任着我。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将晓晓揽入怀里,紧紧抱住,“晓晓,我会保护你,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可是,晓晓已经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还谈什么以后?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有谁能够告诉我,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时间,公元2037年1月17日。

  在经过了几天的懊悔和自责后,我决定要停止对自己的怀疑和责备。

  仇恨是一种强大的力量,目前我们仍处在战争的状态,高风随时可能会对我们采取新的行动,这种强大的力量,最好还是用来对付外面的敌人。没错,事实上我的确有足够的理由去痛恨高风,入侵的军队是他派来的,正是这些人对晓晓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高风才是罪魁祸首。

  毁灭高风,为晓晓复仇,这才是我眼前应该要做的事情。

  在我小的时候,爷爷常常告诉我,忍受孤独是成就大事业的必备能力,天生的高智商让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对这句话极度不屑,直到今天,我才真切地认识到,这句话有多么的正确。

  如今,我被困在了这座空间狭小的立方体内,不敢离开,我把这个地方,改造成了一处温馨的二人小窝,只有晓晓陪伴在我的左右。晓晓的情况,始终没有好转,每天仍然痴痴傻傻的,一句话也不说,好似一尊木头人。现在每天除了照料晓晓,我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空余出了大量的时间去思考。充足的思考,让我往后的每一步计划都变得缜密;缜密的计划,会让我所有的行动都变得顺利。

  这一次的月球之战,是我人生中一次重要的转折点,然而这场奇异的战争,却让我的心中生出了两个巨大的疑问,我必须先要想清楚这两个问题,才能够放心前行。否则,我不知道我的一举一动究竟会将我的未来导向何处。

  第一个问题:我在设计诛杀高英明,控制“月宫”的过程里,没有考虑到晓晓的安危,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可是,那些来自未来的“我”,他们为什么没有试图采取行动,来挽回这个错误呢?这难道不就是时间旅行者应该做的事情吗,改变过去,让历史按照自己所设想的轨迹去发展?

  反正他们已经让历史产生了重大的改变,为什么他们没有试图去改变这个错误?

  第二个问题:21个未来的“我”赶来增援,让我赢得了这场战争,得以幸存,并且掌控了时间机器;然而,只有赢得了这场战争,我才会有未来,才能够从未来赶到这个时空,帮助现在的我,打赢这场战争。打赢这场战争,和从未来赶来增援,这两件事情互为因果,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循环。然而这个奇怪的循环逻辑链,它的起点在哪里?

  就好像一个80岁的老人,回到了70年前,将一枚硬币交给了10岁的自己;等到小孩80岁的时候,他再次穿越时空,将这这枚硬币交给了10岁的自己;如此循环往复,永不断绝。这枚硬币,在这70年的时光里,不断来往穿梭,可是最初的最初,这枚硬币究竟是从何而来呢?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两个问题的背后,或许隐藏着什么重要的信息。也许,是某个世人尚未发现的规律。规律,引导着历史,将现在有序地导向未来。

  时空。

  循环。

  因果。

  起点。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这些词汇一刻不停地在我的脑海里翻腾碰撞,相互组合拼接。就像我之前多次强调过的那样,我是一个极度聪明的天才,如果我下定了决心要解决某个问题,我想我总会找到一个正确的答案。

  时间,身在月球之上,我也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记录时间,如果换算成我最熟悉的北京时间,应该是公元2037年1月17日凌晨05时15分。我整夜无法安眠,在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有两个字忽然从我的脑海里无比醒目地跳出来,好似一片浓黑之中,忽然亮起了一蓬火光,好似人山人海的观众群里,忽然跳出来两个人,冲到了舞台的最中央。

  因果!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朦胧的睡意,瞬间如同烈日下的一层淡淡的薄雾,消散无影,我翻身从床上爬起来,精神抖擞地在房间内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因果”,没错,就是这两个字,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这两个字已经在我的脑海里出现过无数遍,可我一直都以为它是谜面的一部分,直到这一刻,我才恍然惊觉,原来这两个字就是谜底!

  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后,我的思路开始变得格外的清晰了,一个完整的理论,慢慢在我的脑海里成形,并且逐渐完善。没错,没错,按照这个理论,很多的问题都变得清楚明白了,我顺便还解决了一个关于时间旅行的,延续了上百年的疑问。

  只是,这个答案对我而言,其实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它意味着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二代时间机器都无法作为对付高风的武器,它有更重要的使命需要完成。不过好在,我们的敌人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时间机器还能够作为一种威慑的力量存在,来干扰敌人的思路,牵制他们的力量。

  这个答案的出现,仿佛一块巨石投入湖水中,迅猛地将湖面砸裂,数日来汇集在我肩上的巨大压力瞬间消散,然而这难得的平静和轻松,只持续了短短的片刻,新的压力很快卷土重来,湖面眨眼间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我放缓了脚步,让活跃的思维暂时停歇,让兴奋的神经松弛了下来,幻想的火光熄灭了,我被淹没在了疲倦的寂静和黑暗中。

  我漫无目的地挪动着细碎的步子,不知不觉间,竟下意识地来到了晓晓的房门前。我打开门,轻轻走进了房间,在晓晓床头的木桌上,摆放着一只鱼缸,缸里养了两条会发光的转基因金鱼,那是我特意让人摆放在那里的。这些天里,晓晓每天夜里都会做噩梦,我不放心让她身处在黑暗里,可是照明装置发出的光芒,又多少总有些刺眼。

  借着金鱼身上发出的光,我静静打量着沉睡中的晓晓,她那迷人的脸上,眉头紧紧皱成一团,脸庞不停地左右摆动,身体仿佛在挣扎一般轻轻扭动着,即使是在睡梦中,她也无法摆脱痛苦的记忆。不过,相比起几天前,她现在的情况已经算是有了些好转。

  我来到了晓晓的身边坐下了,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晓晓似乎感知到了我的存在,紧皱的眉头稍稍放松了一点,脸庞的摆动和身体的扭动也停下了。

  “晓晓,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轻轻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吗,现在除了高风,我又给自己招来了一个更强大的对手,它的名字,就叫做‘时间’。”

  我借助了时间的力量,才打退了入侵的军队,事实上,我借助时间的力量,改变了很多事情……然而这些行动,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欠下了时间的债,现在必须要努力来偿还债务。

  晓晓仿佛是听到了我的话,轻轻握了一下我的手,我顿时感觉到一股温暖的力量,顺着我的掌心,注入到了我的体内。

  是啊,是啊,眼下明明是胜利的时刻,有什么可忧虑的呢?

  高英明被消灭,高风的偷袭被击退。

  我刚刚参悟到了时间旅行的秘密。

  时间机器,依然在我的掌控之中。

  形势,明明一片大好,一切明明进展顺利,为什么要表现得好像末日将至一般呢?

  “谢谢你,晓晓。”我俯身轻轻在晓晓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而后起身,悄悄离开了她的房间。

  走到门口处,我的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间想到:如果进行一点灵活的调整,时间机器,依然有可能成为对付高风集团的强大武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