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奔月
小述2018-01-04 18:165,553

  我见到过他。

  来自另一个时空里的,年迈的欧阳创。就在亚马逊的丛林里,就在征服高地部落的那次战斗中,我远远地见到过他一眼。他当着我的面,开枪杀死了伊翎——当然,当时我并不知道,“魔龙”就是伊翎,还以为他是在出手救我。

  他没有和我说过话。他和伊翎之间有过一次交谈。

  根据目前所掌握的信息,不难推测出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另一个时空里,一个没有爆发龙纹病的时空里,被高英明整得身败名裂的欧阳创,庸庸碌碌、潦倒落魄地活到了60多岁。就在这时,他遇到了一个算不上机会的机会,一个在未来崛起的恐怖组织找到了他,希望能够重金聘请他,制造一种具有超强杀伤力和传染性的超级病毒。或许是出于报复社会的心理,或许是为了再度获得世人的关注,欧阳创接受了这个邀请。

  欧阳创的思路,是通过改造某种动植物的细胞器,制造出一种前所未有的,介于生命体和非生命体之间的,全新形态的病原体——这个思路,倒的确是很符合我一贯的科研风格。

  欧阳创选择了一种小型的亚洲鳄鱼作为基因改造的对象。实验原本进展得十分顺利,欧阳创成功地将普通的小型鳄鱼,改造成了一个全新的物种,小矮龙,在它们的体内培育出了近似独立生命体的特殊细胞器,异状体。然而,就在欧阳创计划将异状体进一步改造成可脱离细胞独立存在的病原体时,他们的阴谋败露,恐怖组织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欧阳创也遭到了各国政府的联合通缉。

  欧阳创走投无路之际,设法找到了一台时间机器,带着他的实验品,穿越回到了4000多年前的亚马逊丛林。

  没错,这里就是故事的源头。另一个时空里,60多岁的欧阳创,创造出了小矮龙,在丛林里留下了龙纹病的病原体。在原始丛林里,我和伊翎都见到过另一个欧阳创,在身中剧毒的情况下,伊翎还同他有过一次面对面的交谈。

  我没有想到,伊翎会留下那样一篇音频日记,当时我自己也中了剧毒,没有时间和精力将飞船上所有的电子信息彻查一遍。现在,高英明的手中掌握了我的重要把柄,我已经败得一塌糊涂,惨不忍睹。

  来自未来的欧阳创,他原本有机会可以拯救伊翎的,可是他拒绝了。虽然,伊翎留言告诉我,那个欧阳创,他不是我,可是我们毕竟拥有完全相同基因,完全相同的前半生经历,我们的身上一定还是拥有着许多的相同点。也许,高英明说的对,我真的有那么关心伊翎吗?或许,我只是在自欺欺人,不希望自己看起来过于的冷血无情。

  如果,高英明将伊翎的这段音频日记公之于众,那么我将会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变成一只过街老鼠,这世上将再无我容身之处。虽然,事实上我还什么都没有做过,但是我猜想,愤怒的民众可能会先将我撕成碎片,然后再尝试和我讲道理。

  时间,公元2037年1月12日。

  伊翎留下的那篇音频日记,几乎彻底摧毁我的意志,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完全放下了与高英明一争高下的想法,全然听凭他的安排,听天由命地浑浑度日。

  好在,高英明也并没有为难我,表面上依然对我和和气气。事实上,他一直都在忙着对抗高风的势力,指挥“偷丹行动”,一年到头我们也见不了两次,绝大多数的时间里,我都不知道他身在何处,正在干些什么,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一晃眼,5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在这5年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埋头苦干,安心执行高英明为我安排的任务,带领手下的团队研制防治龙纹病的疫苗和药物。虽然,我一直都在悄悄地放慢研究的进度,但是整整5年的时间啊,我的研究工作不能够始终停滞不前,毕竟世界上不止我们一个团队在研究龙纹病,我从远古丛林里获得的那一点信息,很快就被消耗殆尽。这5年的时间里,龙纹病疫情已经逐步得到了控制,它已经慢慢变得和癌症、艾滋病、埃博拉一样,成为了一种普通的绝症,依然恐怖和致命,可是已经无法威胁到整个人类族群的生存。不过,龙纹病带来的巨大影响依然存在,这个世界已经到处混战不止,新世界的秩序依然未能够建立起来,很多时候,忙于争战的人们都已经忘记了,龙纹病才是这场混乱的根源。

  古语有云: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如果说我是“弓”和“狗”,那么龙纹病就是“鸟”和“兔”,龙纹病歇菜了,那么我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心里开始越来越感到惶恐不安,生怕哪一天,高英明就会突然对我下手。

  可是,也许高英明根本就没把我当作什么值得他重视的对手,也许他觉得我这一身顶尖的科研技术对他还是有些利用价值,总之他一直都没有丢弃我,甚至始终都在尽心尽力地保护我,这5年的时间里,我工作的地点转移了七八次。当初,在那处军事基地的地下会议室里,一起开会商讨“偷丹行动”的40来人,如今已有三分之一去了天堂,其中有多少人是被高风用诡计给整死的,已经没办法查清楚了。

  这些情况,也从侧面反映了我们和高风集团之间的战况。高英明组织起的这股力量,原本就远远不及高风所掌握的财团势力,我们手中只有两个秘密武器,一个是我,一个是无法启用的时间机器,如果我们放弃“偷丹行动”,直接利用我们在防治龙纹病方面的优势,不断聚集财力,或许还能够勉强与高风相抗衡。可是,这个浩大的“偷丹行动”,简直就像是一个大黑洞,不断吞食我们手中所掌握的资源,这样一来,双方的实力对比越来越悬殊了,在这样恶劣的形势下,高英明居然能够率领这支队伍熬过整整5年多的时间,我不得不承认,他还真是挺有些本事的。

  不过,这么多年的苦熬挣扎,韬光养晦,总算有了结果,我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就在不久前,“偷丹行动”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二代时间机器已经改造完毕,并且同“月宫”太空发电站成功合并,而“月宫”太空发电站的二期工程也已经顺利竣工,这就意味着,只有我们能够有足够的时间聚集起足够的能量,时间机器将会被再度启动,我们和高风集团之间的战役,即将迎来最重要的转折点。

  高风似乎也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他迅速调动人手,在近期对未来协会发动了疯狂的清剿,在过去一周的时间里,我们损失惨重,大小据点被摧毁了十几个,两千多名成员被杀死,财产损失难以计数。地球上几乎已经没有我们的落脚之地了。

  高英明派出了一队精锐的特勤人员,护送着我和研究所里主要的几位科学家,每天东奔西逃,到处躲躲藏藏。只是,高风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也不知道我们能够躲去哪里,还能够躲到什么时候。

  终于这一天,高英明派来了一架专机,将我们一行人接到了外蒙古的一处戈壁滩上。当时,我以为高英明只是又给我们安排了一处临时的避难所,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大地出乎了我的意料。

  飞机降临在了戈壁滩上,特勤人员分发给我们每人一副墨镜,戴上墨镜后我们才下了飞机。戈壁滩上狂风呼啸,沙尘飞扬,可视距离不足10米,沙粒击打在身上,隔着衣服都隐隐作痛。我隐约看到,有一群人正等候在前方不远处,所有人西装革履,戴着大号的墨镜,和我们身边的特勤人员一样的打扮。

  “欧阳博士,真是好久不见。欢迎你们!”领头的一人大步迎上前来。我眯起眼睛,打量了好一阵子,才终于认出来,原来是胡里奥!说起来,我们真的至少有三年时间没见过面了,我都不知道他还活着。这家伙和我倒算是真有缘份,每次我的命运发生重大的转折,他都会出现我的面前。几年没见,胡里奥变得苍老了许多,身材也胖了一大圈,脸色很不好,整个人显得很虚弱,看来跟着高英明,日子并不太好混。

  “欧阳博士,我们快走吧,高院长已经等了我们很久了。”胡里奥转过身,当前引路。

  “高院长?”我微微吃了一惊。高英明也在这里吗?难道今天,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行动要进行吗?

  我极目向前远望,可是看不到戈壁滩上有任何的建筑物。走出了不多远,我才发现原来在地面上,有一扇直径约10米左右的,经过了伪装的大铁门。胡里奥拿出了一个遥控器轻轻一摁,大铁门向两边开启,铁门的后面有一架螺旋形的阶梯,底下有一片3米左右高的圆柱形空间,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升降电梯的轿厢。我们一行人进入了电梯里,胡里奥关上了顶盖,电梯开始下行。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电梯停止了运行,大门开启,一片敞亮的空间,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原来高英明在这戈壁滩的地底,还修建了一座规模不小的秘密基地。我们面前的这片区域,基地的四壁、地板、天花板都是由金属铸成,泛着银亮的光泽,所有墙壁的线条都是自然流畅的弧形,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科技感,只是这里的过道都挺狭窄的,似乎这里的空间比较有限。

  胡里奥在前面带路,领着我们在弧形的过道里转了一阵子,最后来到了位于基地中间位置的一个房间。房间里的设计很有意思,形状有点像大学里的阶梯教室,又有点像是古罗马的斗兽场,整体呈一个漏斗的形状,从房间中间到四周,是一圈圈逐渐升起的座椅。座椅的体积都很肥大,椅背十分的厚实,除了左上角有一片空缺的位置,其他的位置上都已经坐满了人,每个人的胸前都系着两条等肩宽的安全带,每一张座椅都好似一只黑色的巨掌,将一个个小人儿牢牢地攥在掌心里。这样的设计,让我感到十分不解,这里可是在地底,难道还会出现什么颠簸不成?

  “欧阳,快过来吧,就等你们了。”房间的中间位置,有人在向我招手,我循声望去,果然,高英明也在这里。我没有多问什么,和众人一起,走到空白的位置上坐下了,学着其他人的样子系好了安全带。

  高英明侧过脸,对着座椅旁边的对讲机说:“人到齐了,尽快出发吧,免得节外生枝。”

  出……出发?出什么发?怎么出发?去哪儿啊?我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高英明在说些什么。可是,这困惑只持续了短短的片刻,我看到周围的人,都在正襟危坐地等待着,不多久,整个房间忽然一阵猛烈的摇晃,外面传来一阵阵“呼哧呼哧”的巨响,仿佛有一头愤怒的巨兽,正在疯狂地摇晃着这栋大楼。可是不对呀,这里可是在地底的深处啊,难道是发地震了吗?不对,不对,还是不对,这可不是地震时应该有的声音。我转过脸来,望向不远处的高英明,只见他神色严肃而镇定,只是牢牢地扶住了座椅的把手。

  我吓得脸色煞白,扭头询问坐在一旁的胡里奥:“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要起飞了。”胡里奥淡定地回答。

  “起飞?去哪里?”

  “去月球。”

  月球?我呆愣了短短的片刻,然后恍然间明白了:我们此刻所在的地方,并不是最终落脚的秘密基地,而只是通往基地的工具——一艘埋藏在地底的太空飞船。我们最后的基地,与高风集团展开终极决战的指挥所,是月球上的“月宫”太空发电站。

  “偷丹行动”消耗掉了我们巨量的资源,所以在最终决战开始之前,必定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在与高风集团的对抗中会处于绝对的弱势,我们会很需要一处安全可靠的避难所,可是如果我们继续留在地球上,躲在哪儿都不会安全。高英明是个相当聪明的人,他肯定明白这些道理,一定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切,在进行“偷丹行动”的同时,顺便将“月宫”太空发电站改造成了一处可长期驻扎的基地、指挥所。

  我们正在飞往月球。

  果然,我很快感觉到房间正在向上移动,速度越来越快,而后一道耀眼的光芒突然亮起,照得人眼睛一阵刺痛。原来,这个房间里还有一扇透明的舷窗,只是刚才在地底被遮住了。在这刺目的光芒笼罩下,我的心脏突然禁不住加速狂跳了起来,呼吸也变得困难了,浑身一阵阵发软,感觉到紧张而又恐惧。我这半生去过很多的地方,但是还从来没有去过太空,这是我第一次离开这颗生我养我的星球,去往38万公里外荒凉的月球。在那里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在那里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我还能够再回到地球吗?或者,我们真的能够顺利到达月球吗?高英明固然是个聪明人,可是高风更精明,他会不会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会不会几分钟过后,就会有一颗飞弹呼啸而至,将我们的飞船炸成碎片?

  飞船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仿佛在承载着我们,奔向一段迷雾重重的宿命。

  这时,右手背上传来了一阵温热,我回头望去,原来是坐在我右手边的晓晓,轻轻握住了我的右手,正微笑着,安慰似的望着我。我的心头涌起一阵暖意,整个身体仿佛被浸泡在了一眼舒适的温泉里,所有的紧张和恐惧瞬间消散无影。

  这些年,晓晓一直都陪伴在我的身边,经过了这些岁月,她变得成熟了许多,办事也更加的细致入微了,只要是我有需要,无需开口,晓晓就会为我处理得妥妥当当。当然也有不好的方面,不知为何,原本话就不多的晓晓,现在变得越来越沉默了,自从来到我的身边后,她那原本清澈灵动的眼神里,多出了一丝忧郁,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丝忧郁变得越来越浓重了,渐渐的浸透了她全身。我很希望能够知道,究竟是什么让晓晓这样的忧伤,可是她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那个单纯简单的女孩,如此在我眼里变得越来越神秘,也越来越令人着迷。很多时候,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变成一只小小的飞虫,飞进她的心里,将郁积在那里的忧愁,一点一点地移走。

  我和晓晓之间,没有过什么轰轰烈烈的经历,可是我早已经离不开她了。我已经做出了决定,等到这一切尘埃落定,我就向她求婚。可是,我无法预料,她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我不知道在她的内心里,是怎样看待我的。

  飞船的运行渐渐趋于平稳,待双眼适应后,舷窗外透入的光线也显得柔和了许多,一切宁静得好似一场夏日午后的梦境。我把手伸进了裤兜里,摸了摸早已准备好的求婚戒指,它已经在那里等待了大半年,也不知在浪漫的月亮上,有没有机会让它去到该去的地方。

  一路无惊无险,只是有点漫长,有点无聊,飞船终于到达了月球的上空,透过舷窗,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月球表面有一大片银色的区域,那是用来收集太阳能的帆板,我们的目的地,“月宫”太空发电站,位于银色区域的中心位置。在高空中俯视,它的形状像一张扁平的大圆饼。

  飞船开始减速,缓慢靠近发电站,发电站的表面裂开了一道入口,像是张开欢迎的怀抱。

  我们即将在月球登陆。一段全新的历史,将会在这里开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