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原始杀戮
小述2019-11-06 10:513,614

  似乎到了丛林里的雨季,这些天外面一直阴雨连绵,这让原本就离我们很遥远的原始丛林,更增添了几分迷离的色彩,仿佛变成了一个陌生神秘的外星世界。

  虽然我们一直躲在河底,没有和外界接触,可心情还是难免受到了天气的影响,情绪持续低落。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我们的任务遇到了瓶颈,已经很久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了。“龙骨”的主人究竟在哪里?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露面?

  头好痛。我已经在电脑跟前呆坐了很久,望着大屏幕上,由小蜜蜂探测机器人传回来的探测画面,就好像是一个无所事事的闲人,在观看一部探索发现频道的纪录片。

  纪录片挺好看,可是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我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是5:27。我呆愣了好一阵子,才想明白这个数字代表的意义:现在是凌晨时分,天马上就要亮了。在这个不分日夜的飞船里呆了两个月,我的饮食作息已经完全乱掉了,对时间几乎失去了概念。

  屏幕中间的一个画面,似乎有些情况。我抬手点击画面,将其放大,画面显示的是河面上的情形,由于连续数日的降雨,水位上升,河面变宽了不少,此刻有几个灰色的长条状物体正飘浮在河面上,在顺流而下的同时,也正在从北岸缓缓朝南岸移动,灰色的物体自身也在不易察觉地微微蠕动,似乎是一堆活物。我将画面局部放大,这才瞧清楚,灰色的长条状物体原来是用圆木经过简单加工而成木舟,几十个经过了伪装的高地部落男子,扒在木舟的两侧,意图趁夜偷袭对面的沼泽部落。

  妈的,又来!

  我心头涌起一团怒气,恨不得驾驶飞船冲出水面,吓他们个魂飞魄散!

  由于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加上有小矮龙的帮助,在同沼泽部落的战争中,高地部落始终占据着优势。他们得势不饶人,三天两头对沼泽发动袭击,烧杀劫掠,无恶不作,实在是面目可憎。

  “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管吗?”不知什么时候,伊翎出现在了我的身侧,她两眼通红,表情冷冰冰的,嘶哑的声音里隐隐带着一股悲愤。

  自从来到这个时空后,我们每天都会坐在监控屏幕跟前,观察外面的情况,已经目睹两个部落间,爆发了好几场的相互仇杀。起初,伊翎还能够坦然接受,有时候画面太过血腥恐怖,她也只会从容地找个借口离开,不动声色地回避。

  直接三天前,一群沼泽部落的战士意图偷袭高地部落,可是不幸行踪败露,一个女弓箭手被敌人俘虏,在战场上即遭受到了令人发指的恐怖轮奸。那个女弓箭手,看起来不过才十一二岁的年纪。事实上,我们并没有真正目睹到暴行的过程,那群野兽一般的高地战士抓获女孩后,随即像一群分食猎物的鬣狗一般一拥而上,女孩的身躯完全被他们遮挡住,画面里的声音太嘈杂,女孩的哭喊声若有似无。

  可是,这种“看不见”,显然比什么都能看见更要恐怖十倍。伊翎伪装的镇定当即就被击碎了,她嘴里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呼,睁大了双眼,浑身开始发抖,两手紧攥成拳头,想要躲避却又无法移开她的目光。仅仅几秒钟过后,伊翎发出了一声崩溃的惊叫,猛地起身朝屏幕前的操控台扑过去。飞船上配置有自卫的武器,只要伊翎在操控台上按下几个简单的按钮,就能够一瞬间将河岸边的十几个高地战士,全部射成马蜂窝。

  我当然不能够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急忙冲上前,一把将伊翎拦腰抱住。伊翎用力挣扎了几下,可是根本无法挣脱。“伊博士,你冷静一下,不要胡来!”我大声呼喊着,将伊翎拖出了监控室,然后松开了手。伊翎愤慨地用力推了我一下,什么话都没有,转身大步走开了,她离去的背影都还在发抖。

  那一刻,监控屏幕上出现的那一幕,似乎改变了伊翎身上的某些东西,或者说击碎了她身上的某些东西。我想,被击碎的,是一面叫做“文明”的面具。我一直都觉得,过度的文明,其实是一种疾病,是一种精神上的眼疾,生活在安逸的环境里,让我们看不清了自己真实的面目,看不见世界上潜藏的危机,让我们忘记了有关生存的某些重要法则。这些法则,在蛮荒的世界里随处可见,在文明的世界里几乎已销声匿迹,但却是真切而永恒地存在着。

  我不知道我说出这样的话,会不会让某些女性朋友,或者是男性朋友感到不高兴,可是我真切地觉得,男人对待那些暴虐残酷的东西,似乎有着天生的变态的好奇和向往。这种向往,就好像某些嗜辣的食客,并不是真的喜欢刺激的辣味,嗜辣、能吃辣很多时候只是一种自我标榜,标榜着自己的坚韧和强大。能够坦然面对这个世界阴暗残酷的那一面,是心智强大成熟的表现。

  伊翎离开后,我强忍住内心的恐惧和颤栗,坐在屏幕前,看完了整场战争。待高地部落的战士散去后,女弓箭手的身体已经完全扭曲变形,似乎浑身的骨头都已被折断,好像一具被卡车碾压过的布偶。

  从那之后,伊翎的情绪一直十分的低落,这三天的时间里,她没有再踏入监控室一步,也没有再对我说过一句话。

  她终于肯再开口和我说话了,我可不能再惹她生气。我柔声劝说道:“翎,我们没办法管的,你是个博士,你应该知道古代的战争是怎么一回事,谁占了上风都是那副德性,我们难道要帮沼泽地里的人,杀光高地部落的人吗?”

  “翎”,这是我第一次这样称呼她,其实感觉挺肉麻,挺别扭,但是我猜这起码可以让她生不起气来。果然,伊翎的脸颊微微一红,表情略微松动,虽然又立刻恢复了冰冷的模样,不服气地反驳道:“如果我们出面,他们肯定会把我们当做是天神,我们说什么他们都会听的。”

  还真是倔强啊。然后呢?然后帮助他们制定宪法,建立起人人平等,自由博爱的完美社会吗?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劝说:“放心吧,赤木可以保护好他们的,不需要我们来操心的。”

  赤木,是沼泽部落年轻的首领,他身材高大魁梧,长着一张憨厚的方脸,浓眉大眼,厚厚的嘴唇,外貌和《灌篮高手》里的赤木刚宪十分相似。有意思的是,他的名字,在当地的语言里,就是一种红木的意思,所以我们就称呼他为“赤木”。赤木性格刚毅勇敢,尽职尽责地保护着自己的族人,我和伊翎都很喜欢他。如果说,我们每天从监控屏幕上看到的,两个部落间的恩怨情仇是一部电视剧的话,那么赤木就是我和伊翎心目中毫无疑问的男一号。

  高地部落的偷袭者已经开始上岸了,沼泽部落只安排了两个十几岁的少年在站岗。此时,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也是守夜的人最困倦的时刻,两个少年都熬不住了,正背靠着大树打盹儿。两个偷袭者慢慢靠近过去,而后迅速地一跃而起,分别用标枪刺穿了两个少年的喉咙,将他们钉在了树上,两个少年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在睡梦中稀里糊涂地丢掉了性命。

  偷袭者已经全部登岸,蹑手蹑脚聚集在一处,领头的一声令下,所有人立刻杀气腾腾扑向了沼泽地里的村落。寂静的夜空很快被划破,狂暴的喊杀声和凄厉的惨叫声交织成一片,老少妇孺惊恐地四散奔逃,偷袭者则像一群捕食的豺狼围追堵截,见人就杀,飞溅的血液好似一朵朵盛开的美人蕉,将画面渲染的红艳刺眼。

  我偷偷用余光瞥了伊翎一眼,只见她紧咬着牙关,脸色发白,她竭力想要让自己表现得镇定,可是在她迷人的大眼睛里,涌出的泪水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可是却依然不愿意移开她的目光。我慢慢抬起手,想要握住她的手,给她一点安慰。好吧我不否认,我有一点点趁虚而入的想法。

  可是伊翎冷冷地一巴掌拍开了我的手。

  我尴尬地咧咧嘴,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终于,赤木出现了,他手持一柄大木锤从一棵大树的后面冲出来,刚一露面就敲翻了一个偷袭者。四五个偷袭者随即冲上,一起围攻赤木,赤木一边抵抗一边后退,机智地利用对地形将对手分隔开,个个击破,又成功地砸翻了两个偷袭者。

  “大家一起上!杀死赤木,这次不要让他逃掉!”领头的偷袭者高声呼喊着,十几个偷袭者一起朝赤木冲过去,赤木并不恋战,迅速扭头朝沼泽地的更深处撤退。偷袭者追出了一段距离,忽然发出一阵惨呼,四个偷袭者先后陷进了泥沼里,其余的偷袭者慌忙停下了脚步,伸出手中的标枪,意图施救。

  “报仇啊,兄弟们!”赤木高声怒吼着,将手中的大木锤朝敌人投掷而去,其他的村民们受到了感召,纷纷拾起身旁的木头或石块,向敌人发起攻击。偷袭者们纷纷后退躲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四个同伴,被泥沼所吞没。

  我眯起了眼睛,凑近了屏幕,这才看清楚,原来沼泽部落在村落的地面上,铺上了一层干枯的茅草,他们这是利用了敌人对地形的陌生,如果敌人连地面都看不见,就更容易陷入到泥沼里。

  好一群聪明的原始人。

  偷袭者不敢再贸然前进,双方对峙了片刻,沼泽部落的民众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恢复过来,偷袭者如果再不走,就有可能陷入包围之中。领头的摆摆手,偷袭者们开始缓慢而有序地向后撤退。

  沼泽地的几个年轻人想要追上去,被赤木给制止。他们的村落刚刚遭受了重创,现在不是和敌人拼命的时候。

  战斗已经结束了,我微微侧身望了伊翎一眼,缩小了画面,开始查看探测机器人发回来的其他画面。

  伊翎在屏幕前木然呆立了许久,嘶哑着嗓子轻轻抛下了一句:“我们早就已经改变了这个世界。这些人的枉死,到底有什么意义?”然后便转身冷冷地走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