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屠龙勇士的庆功宴
小述2019-11-06 10:514,972

  我保守住了我的秘密,包括伊翎在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在追踪怪物的过程中,撞见了另一个人。这个谎,也很容易圆:我追踪怪物,我找到了怪物,我开枪打死了怪物。

  这个时节,亚马逊河里的水流比较和缓,怪物的尸体应该不会被冲出多远。回到飞船上,我立刻派出了一批小蜜蜂探测机器人,沿河岸进行搜寻,为了防止探测机器人再度失灵,我随后又指使赤木,派出了一队沼泽部落的战士,进行辅助搜寻。

  不出意外的话,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找到怪物的尸体,任务终于可以顺利完成。只是那些诡异的谜团,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解开了。

  另一边,征服高地部落的行动圆满结束,高地部落能够作战的青壮年都成为了沼泽部落的俘虏,在我和伊翎的指示下,赤木对高地部落采取了怀柔政策,优待俘虏,并极力劝说他们加入沼泽部落,双方融合为一,和平共处。当然,两个部落的融合统一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我和伊翎只能开个头,后续工作能否顺利推进,就得靠赤木自己的本事了。

  在战斗结束后的第二天下午,小蜜蜂探测机器人终于在河岸边一棵倒伏的大树下面,发现了被卡住的怪物尸体。由于我们的飞船在战斗中遭到神秘炮火的轰击,损伤比较严重,暂时不方便启动,我们决定由赤木派出的搜寻小队帮助我们将怪物尸体带回来。

  这天晚上,赤木举办了一次盛大的庆祝晚会,庆贺征服高地部落行动的胜利,同时也庆贺我和伊翎的使命顺利完成——虽然他们并不明白,这个使命的实质到底是什么。

  我和伊翎也接受了邀请,参加了这次的晚会。我们原本不想和这些原始人有太多实质性的接触,以免对他们产生不可预期的影响,但是这次确实没有办法,飞船遭受炮击后船体变形,储存室的大门一时打不开了,我们大部分的食物、饮水、药剂和仪器都存放在储存室里,没有东西吃了,只能先想法子填饱肚子,其他的暂时都管不了了。

  只是,这些原始人的厨艺依然处在很原始的阶段,我和伊翎实在难以接受,于是干脆向赤木索要了几头猎物,打算自己支个摊儿弄点烧烤。不过,赤木自己酿的一种特殊的果酒,倒是很合我们的口味,我和伊翎向他要了六筒(沼泽部落用竹筒盛装饮品),酸甜的果酒搭配烤肉,再完美不过了。

  黄昏时分,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丛林尽头,晚会正式开始了。村民们聚集在高地部落的祭祀广场上,点燃了一大蓬篝火,大家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看,这些原始人的歌舞简单粗糙,混乱而缺乏韵律,但是却带有一股澎湃的激情和生命力,令人心潮激荡。我和伊翎占据了视野最好,同时又是最清净的一个角落,一边享用美味的果酒,一边欣赏热情洋溢的歌舞,一边精心打理着我们的烧烤。

  这是我一生中度过的最奇异的一个夜晚。我决定暂时先放下心中所有的困惑与疑虑,好好享受一下这个常人永远无法遇到的蛮荒派对。

  赤木的果酒味道清淡,可是劲儿却挺足,晚会进行到高潮部分,我和伊翎都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伊翎一直在讲笑话,有些好笑,有些不好笑,而更多的时候,我都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些什么,我们就是开心,我们就是想笑。伊翎平日里不太放得开,总是端着女科学家的派头,还是她现在的样子更可爱一点。

  我们笑得活像两个大白痴。跳动的火光映在伊翎绯红的笑脸上,如此明艳动人。我把手伸进外套的口袋里,摸到了一个硬硬的小东西,那是我在维修飞船的时候,捡到的一颗螺母,我看它的形状好像一枚戒指,就顺手把它揣进了兜里。它虽然不是一枚钻戒,但它的材质是一种非常珍贵的合金,其价值远远超出普通的钻戒。

  这颗螺母,就像是一枚珍贵的婚戒。

  “伊翎,你愿意嫁给我吗?”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咧嘴傻笑着,稀里糊涂地单膝跪在了伊翎的面前。

  我的脑子里晕晕乎乎的,短暂的空白过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在向伊翎求婚。

  “天啦,你是认真的吗?你是在开玩笑的吧?”我晕晕乎乎地在心里问自己。

  “不管了,看天意吧,如果她接受了螺母戒指,并真的戴在了手上,你就娶了她吧。”我晕晕乎乎地在心里回答自己。

  伊翎双手捂住了脸庞,又是惊讶又是开心,她满面娇羞地接过了戒指,小心翼翼地收进了胸前的口袋里。我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她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我不必去纠结是不是真的要娶她。这个问题还是留到日后,应该考虑的时候再去考虑吧。

  晚会接近尾声,我和伊翎决定去前天晚上呆过的小水潭边转一转。走出了好一段距离后,我们才想起来,小水潭在河的南岸,而我们现在是在河的北岸。我们又像两个白痴一样大笑了好一阵子,然后决定在四周随便走走,看看高地部落这边,有没有什么迷人的风景。

  可是走出了没多久,我们的肚子开始闹腾了起来,没办法,只能中途打道回府了。看来,原始部落里的饮食,就算我们的舌头能够接受,我们的肠胃也接受不了。

  “都怪你,叫你不要添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伊翎嗔怪地对着我的胸口捶打了一拳。在烹制烧烤的时候,我使用了一种由赤木推荐的紫色干草末作为调味料,伊翎认为我们不该胡乱食用我们不熟悉的东西,但是赤木说沼泽部落里的村民世世代代都用这种干草给食物调味,不可能会有毒吧。

  不对,绝对不会是调味料的原因。我的肚子越来越痛了,就好像有一头犀牛在我的胃里撒欢狂奔,不,现在是有一群犀牛在里面横冲直撞!我咬紧了牙关,才能不让自己发出呻吟。

  事情不太对劲,我们会不会是中毒了?

  那年夏天,爷爷给我讲过的关于屠龙勇士的传说,忽然就从我的脑子里冒出来。

  “欧阳,我们可能中毒了……我不行了……”伊翎抱住了我的手臂,我低下头,才发现伊翎痛苦地紧皱着眉头,原本红润的脸颊上没有了一丝血色,脸色苍白如纸。她的情况比我更加严重。“哇”的一下,伊翎的嘴里吐出了一大滩黑血。

  毫无疑问,我们中毒了!

  “不要怕,不要怕!华清剂,华清剂在哪里?”我手忙脚乱地从伊翎的防护服里摸出了一支华清剂。

  华清剂是一种万能解毒剂,它并不是真的能够化解所有的毒药,但是可以缓解绝大部分的中毒症状,维持中毒者的生命。我们离开飞船的时候,一般都会随身携带一支,可是我身上的那支,因为昨天在追赶“魔龙”的时候,我意外被丛林里的毒虫叮咬,已经被用掉了,而其余的华清剂,都被锁在了飞船储存室里。

  “不,你用……”我正准备给伊翎注射解毒剂,伊翎却按住了我的手臂。

  “翎,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

  “欧阳……你比我强壮……”

  伊翎已经没有力气说出更多的话,但是她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白了。注射了华清剂之后,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我们需要相互扶持着回到飞船里;我们需要想办法打开储存室的大门,或者想出其他的办法来解毒……

  我能够背起伊翎,但是伊翎背不动我。

  我的肚子越来越痛了,我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在流血,我慌了神,来不及想太多了,我解开了防护服的袖子,将解毒剂注射进了自己的体内。我不知道解毒剂有没有起作用,肚子依然痛得厉害,但是身体还能够活动,我双手环住伊翎的腰,半扶半抱地拖着伊翎朝飞船所在的方向移动。

  终于,飞船已经近在眼前,可是我看到有两个强壮的男子,正在飞船的门口游荡,他们手持着原始的武装,做战士的打扮,但他们的模样却十分的陌生……等等,他们是高地部落的战士!

  不对劲,高地部落的战士不是都被囚禁起来了吗?是谁把他们放出来的?

  我停下了脚步,警惕地向着四周环视了一圈,看到有六个手持武器的高地战士,正在从不同的方向,慢慢朝我们围过来。

  这是一个陷阱!我们掉进了一个陷阱里!

  “翎,你还能走吗?”我凑到伊翎的耳边,小声问她。

  伊翎痛苦地摇摇头。

  “不,翎,亲爱的,你听我说,你必须得走!你要自己回到飞船上!”

  伊翎微微仰起头,艰难地对我挤出了一丝微笑。我的心口一阵刺痛,咬牙将伊翎轻轻放在地上,然后拔出腰间的手枪,向前走出了两步。

  “你们给我让开!”我冲着面前的两人高声怒吼。可是他们毫不理会,反而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微微屈膝做出了进攻的姿态。我果断举起了手枪,扣下了扳机,击倒了面前的两人,其余正准备发动攻击的四人也一下被吓呆了,僵立在原地不敢动弹。

  就这样吗?就这么一个破烂的陷阱就想对付我们吗?

  我转过身去找伊翎,可就在这一瞬间,一阵劲急的风声响起,一柄石斧以惊人的速度飞过来,击中了我的胸口,将我击倒在地。结实的防护服保护了我的性命,可是我的枪脱手飞了出去,一个高大的人影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下就骑在了我的身上,死命地掐住我的脖子。我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脸,拼命地挣扎,另一只手在身旁的地面上摸索着。

  我摸到了我的枪!我抡起了我的枪,一把将偷袭者砸翻在地上,四个高地战士这时反应过来,冲上前意图对我发起进攻。我慌乱地举起了手中的枪,大喝了一声:“不许动!”

  四个高地战士被吓得呆住了。偷袭者摇摇晃晃从地上站起来。我看清楚了他的脸庞。我的心口仿佛被人狠狠刺了一刀——虽然他的脸上涂抹了许多的油彩,试图掩盖他的真面目,可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赤木!

  赤木!我和伊翎心目当中的第一男主角!

  “赤木……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赤木两眼直直地望着我,随后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背叛……为什么?因为我们是人,你们是天神,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种族的。”

  “你……你什么意思?”

  赤木慢慢直起了腰,轻轻拍打着身上的泥土,脸上依旧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神色显得平静而又严肃。

  “小时候,奶奶总是对我说,雷电、风雨、山火、地震……都是受天神管辖的。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感到害怕,如果天神想要杀死我们,我们岂不是根本没有活路?大人们告诉我,只要敬奉天神,为人正直,行善积德,天神就会保佑我们。可我还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天神改变主意了呢,如果他突然变得喜欢坏人而讨厌好人呢?如果他就是想要杀死我们,而根本不在乎我们是好是坏呢?”

  赤木开始讲述他的心路历程。我知道他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但是我没有办法,因为我也需要拖延时间——我握在手中的,根本不是手枪,而是一只手电筒。我不知道我的枪掉在了哪里。

  “你们的出现,再次勾起了我小时候的恐惧。你们刚一现身,就带来了一场瘟疫,差点毁灭了我们整个部落;然后,你们收回了瘟疫,饶恕了我们的性命;你们带来了魔龙,杀死了我们很多的战士;可是后来,你们又杀死了魔龙,帮助我们征服了高地部落……我们根本就无法理解,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很多的族人因你们而死,他们当中有好人,有坏人。我就知道!你们根本就不在乎我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如果,你们想要毁灭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直到那天,我看到一只蚊子落在了你的身上。我就想,如果蚊子都敢伤害你们,为什么我们不敢?你们怕蚊子,怕蜘蛛,怕毒蛇,怕这怕那怕很多甚至连我们都不怕的东西!你们向我们问这个,问那个,很多我们知道的事情你们却不知道!你们是可以被杀死的!只有杀死了天神,我们才能真正得到安全。

  “可是,我的族人是不会明白这些的,他们没有胆量和天神作对。有谁可以帮我?高地部落的人!他们相信魔龙才是天神,伤害魔龙的,一定是恶魔。于是,我找到了他们,告诉他们,我皈依了他们的信仰,我相信魔龙是天神,而你们是恶魔。恶魔,必须被消灭掉。”

  赤木使用着我们教给他的语言,在讲述着必须杀死我们的理由。我忽然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可笑,自以为是惊世的天才,却栽在了一个原始人的手里。而我还幻想着能够回到21世纪,去向高英明复仇。

  不过,这些原始人的身体构造,事实上和我们已经没有了区别,只要遇到合适的时机,原始人也可以变成顶尖的谋略家。赤木的想法,某种程度上也并没有错。在3500多年后,他们的后代,文明程度已经远胜过他们的印第安人,遇到了文明程度远逊于我们的欧洲人。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赤木的故事讲完了,很显然他还没有想出对付我手中“神器”的法子,而我也没有办法用一只手电筒打爆他那可恶的脑袋。我们双方就那么尴尬地对峙着。

  滋啦啦!

  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阵电流噪声,飞船所在的方向,亮起了一大片刺目的电光,仿佛一大团纠缠的闪电从云端跌落在地上。赤木和他的高地走狗们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傻了。

  “哈哈哈哈,好好享受天神的愤怒!”我故作威武地一阵咆哮,聚集起体内全部的力量,趁机一扭头,窜入了一旁的丛林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