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节 宏图大饭店
雨蓝2018-01-04 14:042,603

  6宏图大饭店

  冬天里的户外天气变得越来越干冷。有冷风四下吹来时,让人不由得打着寒颤,裹紧棉服。然而,晨雨似乎没有确切体会到这种艰辛和寒冷。

  早上9时,晨雨优哉游哉地送了蕊蕊去幼儿园,等到自己坐到车里发动开来,一路绕两三个红绿灯的功夫,就到单位了。一看时间,大约9点。

  早上起床洗漱,和蕊蕊一起吃好早餐后,一看时间还很宽裕,晨雨饶有兴致地在洗漱间,特别画了一个格外精致的淡妆。出门之前,她想了想,又涂上了最新的“果粒橙”色的口红。于是镜子里的那张脸孔,以及整个人立马精神起来。眉梢间也隐去了那些忧郁纠结。

  晨雨又在衣帽间上下打量翻找着,然后选择了一件千鸟格的大衣,菱形格拼接羊羔毛质地,经典黑白色的。在大衣里面配上的,是一件POLO拉夫劳伦小麻花的羊绒毛衣。

  裤子穿了条灰色的九分卷毛哈伦裤。是时尚手册上订阅号所说的:今冬,时尚小仙女们的裤子就都是短一截的。

  鞋子?G家懒人平底鞋。一看鞋子,兔毛真皮,简单百搭。

  现在,晨雨终于真心感觉OK。穿衣镜前,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温暖、明媚。

  做足了功课,晨雨这才拉起蕊蕊出门,发动私家车,慢慢驶出小区。

  不多时,保安人员在单位停车场看到,闪现出了那辆熟悉的红色大众甲壳虫。接着车里出现了一道亮丽的行走的风景线。

  办公室里,温暖如春。晨雨桌角的那盆水培绿萝,得益于温暖环境,因此而显得生机盎然。

  果不其然。正当晨雨收拾完毕,正在电脑前,低着头开始忙碌着。这时,田晓舟就走了过来,虽说脸上挂着客套的笑容,眼底还是藏有不可抗拒的高傲,“明天早上徐主任的这份文件要用,得给领导审核。你抓紧吧。”

  晨雨嘴巴动了动,刚想对她反击,想说“企划这块内容一直都是谁负责的。”

  田晓舟站在那里,低着头,斜着眼,盯着电脑前的晨雨,丢下一句,“你看着办吧!”随即转身,晨雨刚抬起头时,田晓舟已经急急地飘然而去,留下了一串高贵的刺鼻的香水味儿。

  晨雨不说话,不予理会,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着。

  过了一会儿,丁先生看似路过地走过来,似乎都没有看晨雨一眼,拿来一份文件,说道,“这个你辛苦一下。”

  晨雨心里开始泛起不爽的波浪,只好先忍耐着,不好发作。

  几天后。星期一。

  晨雨到了办公室,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多。汪可怎么还没有来呢?难道和丁先生请假了。理由都是那一套,有事。什么事,看什么情况。谁清楚呢。

  晨雨正心里悄悄纳闷着。楼下文印室的小芸神秘兮兮告诉她,“汪可到X科室借用去了。”

  这在这巴掌大的单位里,也是个头版消息了。但是没有人告诉晨雨。晨雨和小芸关系还不错,因为双方没有工作上的利益冲突,所以互相多聊几句,谈得来,互相交换下信息也是正常的。

  晨雨心里开始思索了。这个汪可,别看整天装得一副老好人,看起来礼貌客气,整天大大咧咧的模样,没有想到,心里还是有点小九九的。怪只怪别人捷足先登。机关里无秘密,也就罢了,现在凡事,自己倒是后知后觉,明显处于被动地位。

  晨雨捏捏太阳穴,头疼。

  想了想,打开手机微信,晨雨按耐不住郁闷的心情,便组织了几句简短的语言,随手一点,就发了一条信息,给M主任。主要无非是简单概括了几句话,意思是有事商量,能否面聊。

  就这样,一个上午,晨雨不时地看看手机,有没有动静回复。终于到了中午下班时间,晨雨拿起了包,便发动了车,出了单位。

  车里,M主任听完晨雨的叙述,口气平稳地说,“哪里都一样。有得就有失。你看重什么呢?那些无关的人,不要去理他们。”

  待着不爽就要撤。还是要重头开始。权衡利弊,值得不值得。这样纠结,也已经让人很烦恼了呢。

  办公室里,这几年来,如今换了一大票事情。晶萍灰溜溜地离职了。汪可见架势不对,也开溜了。这还不是拜那个田晓舟所赐。她一来,轻飘飘的搅混了水。

  如今,晨雨头疼了。眼下办公室里就这几个人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真是烦上加烦。一上班就是两个人的对峙。每天应对的就是这些破事,太消耗自己了。

  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人流高峰期即将到来。倦鸟归林,夕阳西下。看着西边的那抹深红色在渐渐暗淡,夜色要来了。晨雨继续开车往家的方向走着。车行驶在弯道上,画了一道道弧形。

  F部门来了个新同事,夏天的时候新招考的。晨雨受邀,定于星期五晚上,将在宏图大酒店吃晚饭。

  晨雨只好参加。饭桌上,还是那些不咸不淡的客套话。晨雨心里一阵反胃,就这样应付式的不时吃着菜。丁先生与晨雨位置,不偏不倚,正对面。

  隔着大圆桌,丁先生殷勤地敬着酒,对晨雨也是表现得很有对下属的关心。晨雨只好笑笑,非常牵强。晨雨一个念头在心里不断地闪现,是时候要为自己做点什么了。

  饭桌上,丁先生刚开始端坐在座位上,那架势,那表情,好像天下都得他一个人说了算。丁先生把一根“中华”燃尽,把那烟屁股狠狠地摁在烟灰缸里。

  不多会儿,各式菜上来了。顿时,灯光下的各式菜品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香料,蒜花,香气扑鼻,色香味浓郁。主菜一到,菜肴摆放在丁先生面前。边上的小张眼精,盛了一碗汤,放在丁先生的面前。

  “吃吧,吃吧。”丁先生拿起筷子,同时也招呼着其他人。这时,丁先生顾不上再多说话,两块红烧肉在他的腮帮子里被嚼得咯吱咯吱响。他抄起筷子,又向另一个菜夹去。

  酒兴上来。

  包厢里的温度渐升。丁先生这时,兴致也高了起来。接下来,他饶有兴趣地对F部门小李提出了一些工作上的指导。

  希望小李能够今后扎下根来,努力学习,认真工作。由于刚来的缘故,小李一开始并不能完全进入状态,当然,这是很正常的起步。

  因此,丁先生认为,根据多年的机关工作经验,一开始小李同志基本上也不会被分配什么具体工作,除了学习,大多数时间,要学会谦虚地给别人帮忙,收收文啊,抄写材料啊,帮着准备下会务啊,打打电话做下联络啊,虽然这些工作都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也很琐碎。

  小李听了连声点头,虚心接受。

  今晚是这样,很有存在感地度过。

  其实现在公务接待取消后,像丁先生这样的人物,很多个下班后的晚上都是这样度过的----

  晚饭后坐在沙发,打开电视,新闻联播。每天都是那个样子,外国又打仗了,领导人又出去访问了。与老百姓又有啥关系呢?他把台换来换去,都是一个节目,索性丢下遥控器,眼神空洞地看着屏幕。老太婆就在厨房刷碗,丁丁铛铛,再拿上抹布,小心翼翼地擦拭锅台,蓝围裙在厨房里晃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丁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丁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