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坑了一个徒弟呀
肜磨磨2018-01-04 14:452,429

  他已经不稀罕嘲笑我的天真了,说:“那你为龙儿考虑过了没有,你不练剑,谁来保护她?她现在只能依靠你了!”

  我看了龙儿一眼,她依旧那么让人怜爱。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龙儿呢?我要做她强大的后盾的。于是改变的主意,说:

  “有道理,那你教我剑术吧,我看你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以我的悟性,不出十年我就是一个武林高手了,到时候称霸江湖,让龙儿过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子!

  没想到楚南公这个老滑头居然耍起了老顽童性子,说:“那你求我呀!”

  男子汉大丈夫应当拿得起放得下,能屈能伸,看得开一些,更何况,我是个女子。我淡淡的说:“我求你!”

  他看起来相当满意,说:“光求是不行的,要得到我糟老头子的单传,你还是要依照规矩,拜我为师,叫我一声师父!”

  “呵……”我苦笑一声,没听说过收个徒弟还要用骗的,我看着楚南公这朵奇葩!确实,只有他才做得出这种事。我把那些世俗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按照他们所说的习俗,给他行了个相当大的礼!

  “师父在上,请受徒弟慕容镜一拜!”

  但是我也觉得不靠谱,楚南公在动画片中没有动作戏,只有一个鞋子扔了一个地痞无赖。不过,一个地痞无赖居然被打得转了几个圈,足以见他内力深厚,深藏不露!他以为他赚了,其实真正赚到的是我啦!

  他淡淡地教导:“首先,身为一个姑娘家,你能笑得矜持一点么?”

  “额呵呵……是!师父!”我手轻轻遮在嘴的前方,非常淑女地笑了笑,在我们那里,我们简称这种笑为“风骚”,因为很假,所以后背不免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龙苏也觉得很不正常。南公又一脸无奈,他败了,说:

  “你还是像原来那样笑吧!”

  从此以后,我就得尊敬地叫他一声“师父”了,貌似在《秦时明月》里没有关于这样的记载,所以我开始怀疑现实了,我究竟穿越在一个怎么样的时代啊?

  说到跟他学本事,他一定是在耍我玩的,不然也不会在赶路的时候把我赶到马车顶上站着,说要训练我的平衡能力。一个会功夫的人,没有这方面的能力是万万不可的。

  于是我这一路都是在马车顶上呆的。

  稍微停下来休息,他又让我扎马步,又让我去干苦力,这半把剑的功夫都没见他教我。

  龙苏见我辛苦,怕我寂寞,却不阻止,只是陪着我一起。我笑着说:“这样也好,你体质弱,这样可以强身健体。”

  她温柔地笑,我在想,如果我能跟她一样那么自然的笑,我一定是迷人的!

  我们走了一个多月,还在楚国的范围内。

  他说到秦国的咸阳也还要走两个月。这也就长江到黄河的距离,我们只靠着一辆马车。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火车是一种神奇的东西,飞机是交通工具中的战斗机,航天火箭更是人间的一朵霸王花!

  我们在他的老家停留了不少的时间,他是楚国人,本来只叫南公,所以叫楚南公,我以前一直以为他姓楚或者楚南!在空闲之余,命家丁从书房里搬了很多竹简过来。

  我自然是没看的,我怎么看的懂?

  南公又骂我:“你听你什么都说得非常有利,以为你念过书!”

  我说:“我当然念过书,还念了十二年,我只是不识字而已!”

  他无奈,只好交我认这些秦国文字。他说还好我穿越的是时候,要是早穿几年,秦国还没统一天下,统一文字,我就得把七国的文字全都学完。他在教我这方面还算有耐心。

  他说要教我关于幻术的心决,所以我只能更加卖力地认字。在他的竹简的字的旁边,一个一个地刻上简体字,这样就好认多了。

  有一天他拿着一卷来质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都是什么符号?”

  “我这不是为了好好学习么!”看着他又要生气,我只好弱弱地站在一旁,不争辩。他却看到了我面前的这一卷,也有!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拿起书桌旁边那堆竹简一卷一卷地翻开来,气得糊涂……

  由于我太认真学习了,那堆竹简,全都被我刻上了简体字!

  于是,我被罚了。

  先是到院子里去把今天全府上下的水全给挑了。

  再然后,就是到集市去,买一堆新的竹简回来,按照那些被我糟蹋了的原文,重新给一个字一个字地刻了上去。

  龙苏想帮我来着,我不让,锤了锤今天挑水挑得酸痛的肩膀,说:“你先去睡吧!”

  她说:“师父真是太严厉了!”

  我笑笑:“严师出高徒嘛!他这也是为了我好,他让我自己把这些字全都写一遍,反倒让我学得快些。他以为我不知道他那点鬼点子!龙儿别担心了,快回去睡吧,我再忙一会儿就好了!”

  “那你早点睡!别硬撑着!”

  “我知道!”目送她离开,继续埋头在那一堆竹子中。也不是没埋怨过,要是纸质,我老早就抄完了,现在还得一刀一刀地刻,刻得我手都麻了。我又忽然想起来,造纸术?这个时代怎么还没有纸啊……

  回想着纸是怎么做成的,三更半夜又去找材料,结果折腾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声尖叫把我吓醒了,我竟然睡在了书房,丫鬟看着我尖叫。我顺着她视线的防线,我的衣服染了一滩血,这才觉得脖子有些刺痛。

  原来是我昨晚刻竹简的时候睡着了,刻刀就这么刺了我。

  她赶紧找东西来帮我包扎,师父赶过来的时候,我被包得扭不了头,只能笑着对他招招手。看到没事了,他也就不再拧着一张脸,而是又换成了鄙视:

  “刻字刻到脖子上去,你可真厉害!”

  我羞愧地低下头,伤口作痛,我只好又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活像一个机器人。

  他瞥到了屋子那边那个奇形怪状的东西,走过去,用手碰了一下,问:“这是个什么东西?你要在搞什么花样?”

  “这个叫做纸!”我的天啊,造纸术居然是一个叫做慕容镜的人发明的耶,而且就在秦朝被发明,比东汉的蔡伦可早了几百年呢!哈哈,我慕容镜居然改写了历史。

  但是拿下来的时候,居然烂掉了!那可是我一个晚上的汗水。

  他捡起那些碎片,一揉又碎了,若有所思地说:“阿镜啊,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就是个天才!”

  嘲笑吧!你就尽情地嘲笑我吧!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世人的嘲笑,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

  我问他:“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去咸阳啊?”

  就因为这一句话,我被他轰出去练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且沧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且沧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