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温柔学长和平凡女-15
顾从安2019-02-17 16:473,908

  “小姐,我看你一个人无聊才来陪你的,你不至于这样吧?”刘宥特意向我靠近了一点。

  “我一点都不无聊。”我皱起了眉头,同时开始找会场内的保安想让人把他扔出去。

  “你在找什么?”他对我的举动非常感兴趣,同时不停地向我炫耀着自己,“虽然这个场面很大让你看花了眼,但是我们刘家也能办一场同样盛大的宴会,作为继承人的我完全能享受到更好的待遇,也不知道贺家的人是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个人来招待我…”

  说到后面,刘宥开始抱怨贺家的各种方面,同时在每句话后都加上了要是在刘家怎样怎样,听到这些,我特别怀疑刘家选择继承人都不长脑子,怎么一个两个都是这种货色。

  我对他的嫌弃更深了,终于我找到了保安,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保安点了点头向这边走来。

  “哈,终于想起来招待我了!”刘宥看到保安向这边走来还以为是来找他的,便十分傲慢地对保安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现在才想起来招待我!我可是你们少爷亲自定的继承人,要是让你们少爷知道怠慢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完刘宥还十分得意地看向了我,下一秒就呆在了原地。

  “夏小姐,有什么吩咐?”没成想,保安完全没有理刘宥,而是向我鞠了一躬说道。

  “把他扔出去。”我实在受不了刘宥喋喋不休地在我身边说话,还一副自大的样子,实在让人讨厌。

  保安二话不说招来几个人架着刘宥就要离开,刘宥顿时开始大喊大叫:“你,你们放开我!知不知道我是谁!小丫头片子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然而完全没有人理刘宥,随着他的声音渐渐远去,我的周围终于亲近了。

  “夏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保安问道。

  “没了,你走吧。”我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保安又鞠了一躬才离开。

  因为我坐在角落里,所以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里发生了什么,我也乐的清静。

  【注意,文森特要出现了。】

  兮君的话让我一惊,我连忙道:“文森特怎么会来?”

  【贺怀瑾的订婚宴邀请他了。】

  我环顾四周确实发现了文森特的身影,更加糟糕的是他也发现了我,并且向我走了过来,我一下子慌了,连忙找了个门跑走了。

  【你跑什么?】

  兮君很疑惑,同时我也才反应过来,对啊,我跑什么!

  “管他呢,先跑再说!”我迅速离开了宴会厅,跑到了后花园里才停下。

  【你这好像偷情的女人被自己的男朋友发现后心虚地逃跑。】

  “什么偷情的女人,你会不会说话!”我拽过兮君的耳朵,强调道,“我这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端,他要是一个不注意和我吵起来把别人吸引过来怎么办!”

  【你们两个能吵什么?】

  我顿时语塞,不过还是狡辩道:“反正我的直觉告诉我不能和他碰面。”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能随我的愿,文森特到底还是追过来了。

  “暖暖!”文森特叫道,因为找我还气喘吁吁的。

  “你…你来了。”我转过了身,有些尴尬道。

  “你为什么躲着我?”文森特看起来十分伤心,好像我背叛他了一样。

  “没有,我哪里躲着你了。”我有些心虚,刚才的行为确实是在躲着他。

  “暖暖。”文森特向前走了几步,语气变得十分深情,“这么多天没有见你,你还好吗?”

  他的问题让我感觉我们两个好像是因为某些事不能在一起而相互思念痛苦的虐恋情侣一样,我有些反感。

  本来对于他不回应夏暖暖的感情,但是却又对她非常好的行为我就很讨厌,这下子我更加讨厌这个人了,说话的语气也不好了起来。

  “跟你有什么关系吗?”我冷漠道。

  “暖暖,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但是我的表现在他看来可能就是闹脾气的女朋友一样,哄哄就好了,所以他开始十分有耐心地哄我,“不要生气了,事情发展到这个样子也不是我想的,我没有想要伤害你的!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有生你的气。”虽然任谁都能看出来我在生气,但是我生气的原因和文森特所以为的原因一点都不一样,“你也不要太自恋了,我根本不会被你伤害。”

  “好了,明天我们一起出去玩好不好?”文森特显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也完全不理解我说的意思,“你不是一直想要去游乐园的吗,我明天陪你去。”

  在我所接受的夏暖暖的记忆里,先去游乐园是夏暖暖十二岁的愿望,她从十二岁一直念叨到十七岁,后来不知道是长大了还是死心了,她再也没有在文森特面前提起过。一瞬间,我对文森特的印象又下降了几分。

  “那是我十二岁的愿望,现在我早就不想去了。”我说道。

  “那……”文森特还想说什么,却被我打断了。

  “你现在来找我做什么,你不是和任晴雪订婚了?”我只是纯粹想要了解文森特的目的,毕竟文森特之前那么喜欢任晴雪,为了任晴雪多次冷落夏暖暖,这会又对我十分热情,真让人猜不透!

  “虽然我和她订婚了,但我喜欢的还是你!”文森特大声道,特别像电视剧中男主角沉默许久后忍无可忍向女主角表白的桥段,“我以前不知道珍惜你,现在我才明白,我真的喜欢你!你已经渗透了我十年的生命,已经渗透到我的骨子里、血液里,我已经习惯了身旁有你的日子,也习惯了呼吸你呼吸过的空气。这么多天没有你我真的快要疯了,暖暖,请你回到我身边吧!”

  说完他就一脸期待的看着我,还伸出了双臂准备接受我的拥抱。

  其实上次文森特对我表白的时候我以为他只是一时之间受不了夏暖暖不在他身边而产生的不适感作祟,现在我感觉他完全就是个渣男,在身边的时候不珍惜,离开了才追悔莫及,还是个中央空调,哪个女的瞎了眼看上他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不要。”我干脆利落地拒绝了,文森特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暖暖,为什么?”文森特一脸神伤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这个无情的人抢到了他痴情的心。

  为什么,还敢问我为什么,他怎么不能自己好好想想!我真的快被气炸了,这人怎么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相比起来,贺怀瑾比他强多了。

  “我想原因你很清楚。”撂下这句话我就想要离开,却被文森特抓住了手腕,我想要挣扎却挣扎不开,只能怒道,“你放开我!”

  “暖暖,我不信!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说罢文森特就要低头吻我,我连忙别过了脸,他却扳正我的脸执意要吻上来。

  无奈任我如何拳打脚踢都没有用,文森特还是缓缓低头向我吻来,而这时我十分怀念被动技能女子防身术。

  为什么现在不被触发!

  “碰!”就在文森特就要吻到的时候,他的脸却被打飞了,力度之大直接让他松开我倒在了一旁。

  与此同时,我落在一个宽广的胸膛里,抬头一看原来是贺怀瑾,他正阴着脸看着文森特,而他身后还跟着一些人。

  “啧啧,真不要脸,订婚当日就给贺少戴绿帽子,这夏家小姐也太不检点了!”

  “就是就是,听说她缠了文少爷十几年也没成功,文少爷最后还是和别人订婚了。今个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竟然成功勾引到文少爷!”

  那些人的议论无一不是围绕着我背叛贺怀瑾展开的,多数是嘲笑,有些是鄙视还有一些是嫉妒,无论哪种都不是什么好话。

  “呵。”文森特的嘴角生生被打破了,他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轻笑了一声,十分挑衅地看着贺怀瑾。

  “你这个人真是奇怪,别人对你掏心掏肺的时候不珍惜,现在又来招惹做什么?”贺怀瑾开口说的话也十分讽刺,其中还夹杂着怒气。

  “当然是来抢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文森特不甘示弱,这完全不像他平时的性格,现在的他十分嚣张,和贺怀瑾有得一拼。

  “你抢的动吗?”贺怀瑾一脸不屑,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搭在我的肩膀上紧紧搂住,“我看你不要不自量力了!”

  周围人对这场三角恋大战十分感兴趣,但是他们都忽略了这场战争还有第四个人——任晴雪,虽然她不在但也被所有人选择性遗忘了,几乎没什么人拿她当回事。

  文森特看到贺怀瑾的动作感觉被深深地刺激了,二话不说挥拳就冲了上来,贺怀瑾连忙将我丢给其他人与文森特肉搏起来。

  这两个人是不是有病啊!我在一旁看的一阵无语,感觉他们两个跟疯子一样,打什么架啊,有意义吗?

  “赶紧去把他们两个拉开。”我对那些保安们说。

  “别动,谁过来开谁!”贺怀瑾却放话不准他们过去。

  “两个少爷为了一个女人至于吗?”

  “就是,这夏暖暖就是个婊子,哪里犯得着让贺少这么拼命啊!”

  “还有,文少爷都订了婚了,他都能为了夏暖暖放弃文家的声誉,可见这夏暖暖的手段有多么高明了!”

  为什么他们两个犯傻我却被骂啊!我十分不能理解。

  “住手!”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众人为她让出道路我才知道那是任晴雪。

  贺怀瑾和文森特这才停了手,两人互相揪着对方的领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看起来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任晴雪气冲冲地走到我面前,然后十分用力地甩了我一巴掌,那巴掌直接把我甩懵了,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去,什么情况!

  任晴雪甩完我一巴掌就拉着文森特离开了,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而这三分钟的转变直接导致了我开始怀疑人生。

  “看,被正宫打了吧,叫她还勾引人!”

  “贺少真是白为她打这架了,也是瞎了眼才和她订婚!”

  贺怀瑾走到我面前,轻轻扶上我被打的脸庞,才发现任晴雪那一巴掌太狠了,直接把我的脸打肿了。

  因为这场意外事件,宴会提前取消,客人们带着许多的八卦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各大娱乐报纸头条都是贺家订婚宴上发生的这场狗血闹剧,里面的我被描述成欺骗了贺怀瑾的感情却还勾引文森特而活该被正宫任晴雪甩了一巴掌的绿茶婊,通篇文章都在描写我当初如何追文森特,被甩了之后如何傍上贺怀瑾,如何成功让贺怀瑾倾心后又是如何践踏贺怀瑾的真心去勾引文森特的。

  “我真想为编辑点三十二个赞!”看到报纸的那一瞬间我是目瞪口呆的,而后我就是发自内心由衷地钦佩,钦佩编辑编故事的能力,他要是去写小说一定爆火!

继续阅读:016 温柔学长个平凡女-1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主角必须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