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温柔学长个平凡女-16
顾从安2018-01-15 20:033,895

  昨晚贺怀瑾叫来医生帮我处理了下脸肿起来的地方,顺便也处理了下他的伤口,我们两个很默契地都没有聊这件事,也不知道是因为太搞笑了还是怎么。

  早上吃完饭的时候,看着贺怀瑾脸上的创可贴,我实在忍不住了,大笑着数落他:“你是不是傻,昨天为什么打架啊,跟个小孩子一样!”

  “看他不爽。”贺怀瑾简简单单回了几个字。

  我停止了笑,很认真地说:“我正好看他也不爽,要不要咱们联手啊?”

  贺怀瑾瞬间想起了我之前所说的目的,脸色一变没有说话。

  我感到十分沮丧,果然贺怀瑾对文森特的不爽还不到这种地步啊,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完成任务啊!我还得挨任晴雪多少个巴掌啊!我表示十分惆怅。

  【现在知道急了,以前那么悠哉的人是谁?】

  对于兮君的吐槽我选择没有听到,继续我的惆怅。

  接下来的几天我倒是没有受到文森特的骚扰,听说是任晴雪以死相逼才换来我的清静,我真的是要好好谢谢她。

  订婚宴那晚的事导致夏暖暖的形象在S市贵族圈彻底毁掉了,即使夏家的地位在那里摆着也没有人再邀请我去参加聚会了,我也乐的清静,反正我也不想要参加那种聚会,也算一种因祸得福吧。

  娱乐八卦在人们口中流传的时间并不长,因为信息变更的很快,而我又从来都不出来招摇,所以很快大家都失去了讨论这一话题的热情,转眼讨论起别的八卦,而这一过渡整整经历了一个月,等到热度过去恢复平静时已经是开学了。

  等我回到学校才知道刘家在一个月前举家搬迁离开了S市,原因是刘宥在贺怀瑾的订婚宴上闹事。而对于这件事情的印象我却完全没有,刘宥这个人我好像也并不认识,因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便没有放在心上。

  而文森特和任晴雪的发展则比较接近于原著。

  据说因为已经接替了公司企业,所以文森特提前毕业,反正他已经大三,过了暑假就是大四,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毕业,学校也没有说些什么。

  而任晴雪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才大一就成为文森特的订婚对象,而她的身份是大家主要炮轰的方向。平凡女将要嫁入豪门引得无数女生的羡慕与嫉妒,而为了契合文家的形象,任晴雪似乎在暑假里学习了好多名媛礼节以及各种这个层面的东西,带给她的改变也非常大。

  品味变了穿衣打扮也不似从前。休闲随意的风格已经向着时尚名媛转换,各种高跟鞋连衣裙换着穿;随便扎一个马尾的发型也已经变成各种波浪卷和女神发型。

  待到开学,任晴雪已经完全变样了。以前扔到人堆里都认不出来的不存在感已经被光芒万丈所替代,平凡女到女神的转变亮瞎了许多人的眼。一开学就引起来一阵疯狂的“任晴雪同款”大热卖,火爆了多家服装以及饰品店,还有人说以后任晴雪就是他一辈子的女神。

  任晴雪显然非常享受这种感觉,被万人捧在手心里极大地满足了她的虚荣心,让她整个人都骄傲了起来,看人都是下巴朝天的,身边拥簇着许多拍马屁的人让她越来越膨胀,终于有一天她和我正面交锋了。

  这天我不过是很平常地坐在自习室里学习,任晴雪却带着一帮人找上门来了。

  她们各个穿得花枝招展的,一看就不像是学校里的人,风尘味重的很,也不知道任晴雪从哪里认识的这些人,按理说文森特那个层面的不应该会接触到这些人吧?

  “晴雪,她就是你说的夏家大小姐?我看她穿得也很普通嘛,身上的大牌还没有我的多呢!”

  “就是,上下学连个接送的司机都没有,哪有大小姐自己回家的!”

  任晴雪听到她们的话皱起了眉头,其实她是不想带她们来的,毕竟只是买东西时认识的一些暴发户,偶尔聊天的时候提到了夏暖暖她们就嚷着来看看传言中的夏家大小姐是什么样子,自己实在耐不住她们磨这才带来了这里。

  “这里是自习室,说话小声点。”看到她们的打扮我就知道她们是些人,虽然不像夏暖暖一样从小在贵族圈里长大,经过这么些时间的熏陶,我也能看出来哪些人是从小的贵族子弟哪些人是暴发户的女儿。

  “你神气什么,还不是勾引文森特被晴雪教训的贱人!”其中一个满身大牌却不懂搭配只是一味地将贵重物品叠加,一看就是暴发户的女孩发火了,“还夏家大小姐呢,身上穿的都是什么东西,丢人!”

  任晴雪十分不喜欢这些人说话的方式,显得很没教养,她也多次提醒过可是她们都不听。

  “就是!”周围的女生附和着,开始七嘴八舌数落我有多么轻贱,一点都不像她们一样高贵。

  我是不想和她们计较的,任晴雪之前打我的一巴掌我也记着,我可是强忍着打回去的冲动听她们在这里叨叨叨,可她们却变本加厉让我实在忍无可忍。

  我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们被我吓了一跳,有些人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嘴却不停:“你想干嘛,你还想打人啊?”

  我微微一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走之前还扔下一句话:“好几个苍蝇在这里让人不得安宁,改天一定要拍死!”

  “你说什么,你站住再给我说一遍!”刚才的女孩瞬间就要冲上来,却被任晴雪拦住了,周围的人看她的目光让她十分难受。

  “回去吧。”任晴雪看着我离开的背影恨得牙根痒痒,因为我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么落魄,反而我很从容,完全没有受到外界那些说辞的印象。

  不该是这样的啊!任晴雪在心里思索着,夏暖暖她为什么一副不在意文森特的模样?

  “你就这么被她嘲笑不还嘴?”出了自习室没走两步我就看到贺怀瑾倚在墙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嗯?你怎么知道的?”我刚才在里面明明没有看到贺怀瑾啊,他怎么会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

  贺怀瑾没有解释,只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看。

  “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他的眼神让人实在发毛,我忍不住打冷颤。

  “我怎么看人是我的权利。”贺怀瑾自然是不会轻易接受我的控诉,反而他看人的眼光越来越奇怪,“你以前可不会在挨了人一巴掌之后能忍这么久的,你不会不甘心吗?”

  “你怎么知道我刚才没有想要扇上去的冲动?”我白了他一眼。虽然我真的有想过,但是我也不能平白无故打人啊,那多不好。

  “我帮你。”贺怀瑾突然道。

  “你帮我?你个大男人打女人很丢脸诶!”我无情地嘲笑道。

  “我帮你,要他的命。”贺怀瑾十分坚定,他这个人做什么决定时说的话都十分坚定,很有信服力。

  虽然他没有说“他”是谁,但我知道,不过他突如其来的妥协让我很诧异:“你开玩笑吧?”

  “没有。”贺怀瑾道,“文家迟早是个祸害,不如直接除掉,顺便让你欠我一个人情。”

  “我说呢,还以为我有多大面子能请的动你呢。”原来是为了除掉文家,果然为了自家的发展,人都会心狠手辣的。

  “说不定你有呢?”贺怀瑾十分神秘地说完就离开了,留下原地的我一脸茫然。

  “诶,你别走,回家你得载我啊!”我上学从来都是他接送,所以回过神来后我就立即追了上去,生怕他丢下我一个人回去。

  毕竟他家在半山的别墅上,那地方要多荒凉有多荒凉,除了贺家的车根本没有别的方式可以到达。

  得到贺怀瑾的支持我就感觉任务完成难度轻松多了,随便让他安排个杀手暗中杀掉文森特任务不就完成了?顿时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任务完成在望也让我十分兴奋。

  【系统提示,玩家有作弊的倾向,请服务人员注意。】

  【系统提示,玩家有作弊的倾向,请服务人员注意。】

  【系统提示,玩家有作弊的倾向,请服务人员注意。】

  刺耳的电脑合成音伴随着紧急注意的声音在我脑海里回响了三次,搞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兮君,怎么回事?”我揉着稍微有些疼痛的脑袋问道。

  【系统检测到你有作弊的倾向,所以让我注意。】

  “我哪里作弊了?”我很疑惑。

  【你刚才所想的让贺怀瑾找个杀手杀掉文森特虽然不是你动的手,但也属于间接,你的目的太明确,但因为这只是你的想法所以只是让我注意。】

  “那我该怎么办,我既不能自己动手也不能让别人动手?”我一时之间变得茫然无措,刚才的自信荡然无存。

  【你的目的可以再隐晦一点。比如,你让贺怀瑾找杀手绑架文森特,而你向贺怀瑾表达出想要他死的意图,贺怀瑾领悟到后便会命令杀手这样做。】

  我这才明白。

  晚饭过后,贺怀瑾将我叫到了书房。

  “来谈谈你的计划吧。”贺怀瑾坐到了沙发上,双手搭在靠背上,这个姿势仿佛我是向他汇报的小弟。

  “计划?”我显然还没有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关于文森特的计划。”贺怀瑾提醒道。

  “你没有什么计划?”其实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做计划,贺怀瑾突然这么一问让我一时有些慌乱。

  “我只是作为你的帮手,具体的计划难道还要我来帮你想?”贺怀瑾眯起了双眼,看起来十分危险。

  “不用不用,当然不用。”我连忙道,坐到了贺怀瑾的对面,十分认真道,“听说过一段时间会有个标会,我想让你派人在标会上绑架他。这样一来,我完成了目标,你也解决了竞标的对手,两全其美。”

  “好。”贺怀瑾不假思索道。

  “你不用再想想?”我还以为贺怀瑾会思考一会再做答复,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爽快。

  “既然答应了你,我就不会反悔。”贺怀瑾说完起身就走出了书房。

  “刚才系统没有提示我作弊吧?”回到我自己的房间,我连忙询问兮君。

  【一切正常。】

  “刚才我可是很忐忑的,生怕系统再提示我作弊。不过贺怀瑾答应的那么爽快也很出乎我的意料。”

  【他肯帮你,你的任务就很好完成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他稍微有些反常的动作我都会担心。”贺怀瑾比起夏暖暖来说更加任性,也更加有权利,如果我不小心哪里惹到了他,他给我使绊子,那我完成任务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从现在他对你的态度来看,你不需要有那方面的担心。贺怀瑾在原著中虽然不是正牌,但是他答应别人的事从来没有反悔过,还算是一个讲信用的人。】

  “希望如此吧。”

继续阅读:017 温柔学长和平凡女-1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主角必须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