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温柔学长和平凡女-17
顾从安2018-01-15 20:033,677

  最近任晴雪在我面前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我指的不是同班同学碰面的那种几率,她总会领着之前在自习室也一起的那些人出现在各种我出现的场所,并且还夹杂言语攻击,各种冷嘲热讽。

  “哟,这不是夏暖暖吗,来这里喝咖啡啊?啧啧,竟然喝那么普通的咖啡,怎么着也得喝杯蓝山才符合你的身份吧?”

  “真巧啊,又见面了,来逛衣服?这些小品牌的衣服你也看得上?怪不得呢,真是什么样的衣服配什么样的衣服,你慢慢逛,我们可看不上这家店的东西。”

  我和她们相遇次数多到说是巧合根本没人信!

  我就奇了怪了,这帮人每天在我面前晃两下,嘲讽我两句有什么意思?我都不待搭理她们,可是我也会觉得烦,成天在眼前晃,跟个苍蝇似的,实在招人嫌。

  所以,为了躲她们,我干脆逃课不去学校了。

  “你最近怎么都不去学校?”和我同班的贺怀瑾自然发现了我的异常,便在吃晚饭的时候询问我,刚问出口他就好像想到了什么,“因为任晴雪?”

  “我每天都要被烦死了,她们就跟做每日任务似的,每天在我面前晃几下,再冷嘲热讽几句。”一提起这个我就格外烦躁。

  “你什么都不说,她们当然以为你怕她们了。”贺怀瑾幸灾乐祸道。

  “我不待搭理她们,浪费口水和时间。”我白了他一眼,“你也别置身事外,我看她们来教室多半是见你的。”

  “呵。”贺怀瑾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的心情顿时舒畅了好多。

  “明天去上课。”贺怀瑾道。

  “不想去。”我撇了撇嘴。

  “教授好几次点名你都不在,明天再不到他就要把你杀了。”贺怀瑾掏出手机,翻到短信页面给我看。

  “明天告诉夏暖暖,再不来就挂科!”

  贺怀瑾是班长,老师有什么通知都会发到他那里。看这教授的语气是真的怒了,没办法,我明天只能去了。

  果不其然,任晴雪领着那帮人又来了。

  “躲了几天终于来上课了啊?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从碰面的第一天开始就十分积极地冷嘲热讽我的暴发户女A说道。

  “她这是怕教授给她挂科!”碰巧是同班但依旧是暴发户的女B说道。

  “她都不怕闲言闲语,还怕这个?!”一个没有见过面好像是新来的暴发户女C惊讶道。

  因为之前在订婚宴上发生的事,班里的人从来不会帮我,他们只是冷眼旁观,觉得有趣了跟着笑两声,不会为我出头,也不会跟着她们嘲讽我。

  “你们几个,滚!”之前从来不会说一句话的贺怀瑾突然发火了。

  班里的人都愣住了。

  “欺负我的未婚妻,不想活了吗?”贺怀瑾一把揽过我,看向她们的眼神冰冷又愤怒。

  她们之所以敢明目张胆地嘲讽我的某个原因就是贺怀瑾从来都不会管,久而久之他们都以为我因为订婚宴的事丢尽了贺怀瑾的脸,所以他默认了其他人所做的事。

  贺怀瑾今天一发火大家首先是愣的,然后心里立马害怕起来。

  显而易见,贺怀瑾不允许别人欺负身为未婚妻的我,而他们之前将近两周内所做的事不是欺负我是什么?

  大部分人开始惶恐,女ABC直接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在这个情景下唯一能有实力说话的只剩下任晴雪,毕竟她已经是文森特的未婚妻了,文家最近的发展势头非常好,几乎可以与贺家比肩了。

  但总归来说,任晴雪只是文森特的未婚妻,而且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所以在场的人几乎没人觉得任晴雪会和贺怀瑾杠上。

  然而,事实却让他们大惊失色。

  “你的未婚妻你还不管好?”任晴雪从那些人身后走了出来,态度十分强硬。

  “我怎么没有管好了?”贺怀瑾也没想到任晴雪会出头,顿时提起了兴趣。

  “你们两个的订婚宴上发生的事情人尽皆知,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任晴雪咄咄逼人,很少有人看到她会这个样子。

  “订婚宴上的事还是问你的未婚夫为好,顺便帮我问一下,他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我的未婚妻!”贺怀瑾向前走了一步,质问道。

  “明明是夏暖暖她勾…纠缠着文森特!”任晴雪反驳道,手指都快戳到我的鼻尖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纠缠他了啊!”我无奈地申冤,到后来也是急了,质问着她,“所有联系方式我都拉黑了,我天天住在贺怀瑾家,你说我怎么纠缠!”

  任晴雪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紧咬住了嘴唇。

  “你在订婚宴上扇我一巴掌我忍了,现在你三天两头的在我面前找存在感嘲讽我我也忍了,你还想怎么样!”多日来的憋屈让我彻底爆发,我忍着不代表我乐意忍,我不过不想把事情闹大,省的大家脸上都不好看,结果任晴雪却得寸进尺。

  任晴雪的双眼突然缀满泪水,下一秒就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文森特就是有一腿,否则他怎么会天天念叨你!”任晴雪边哭边指责我,甚至于想要上前再打我一次。

  贺怀瑾手疾眼快地拦住了她,冷冷道:“那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你们自己解决,要是再来找暖暖的麻烦,休怪我不客气!”

  说罢,贺怀瑾就拉着我走出了教室,迎面正好碰到来上课的教授。

  教授一脸懵逼地看着教室里的场景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抱歉教授,她有点不舒服,我送她去医务室。”贺怀瑾留下这句话就拉着我离开了。

  我跟在贺怀瑾身后能感觉到他现在十分生气,因为他走的特别快,我还因此拌了两下,不过我也不敢提出来,生怕他把火发在我身上。

  贺怀瑾拽着我一路到了学校的花园里,因为是上课时间,这里并没有多少人。

  “要是我不出面管,你就打算一直忍着?”贺怀瑾特别生气地问道。

  “啊?那我怎么办?”他的问题让我一时之间理解不了。

  “你!”贺怀瑾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却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样,只是感觉他更加生气了,“扇你一巴掌你忍了,冷嘲热讽你忍了,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忍的!”

  “我…”我刚要开口说话,贺怀瑾突然低下了头吻了上来,我一下子呆住了。

  他吻得很用力,也很霸道,像是在发泄什么,几秒之后他结束了这个吻,然后特别生气地说:“这个你能忍吗?”

  我回过神来后直接给了他一巴掌,特别生气,所以语气很冰冷:“不能。”

  说完我扭头就走了,却听到身后贺怀瑾特别小声还有些委屈的问:“那为什么文森特你就能忍?”

  我不是能忍,我是根本动不了好吗!我在心里呐喊并且更加生气了,加快步伐离开了这里。

  【你生什么气?】

  兮君的问话让我一下子爆发了,冲他吼道:“我凭什么不能生气啊,这样很不礼貌好不好!”

  不过因为是在大街上,其他人都看不到兮君,所以我的行为像神经病一样招来了很多人的侧目,我连忙快步离开了这里。

  之前为了出行方便,贺怀瑾专门配了一个备用司机给我,我给他打了电话让他把我接回了家。

  贺怀瑾还没有回来,我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并且反锁上了门。

  【你锁门做什么?】

  兮君特别不理解我的行为,我却懒得向他解释:“我乐意。”

  【你的反应这么大,难道是你的初吻?】

  “你个机器人你八卦个什么劲!”我直接一枕头飞了过去,不过兮君很灵巧地躲开了。

  【肯定是你的初吻。】

  “怎么可能!我好歹也二十一了,初吻早献出去了!”被兮君这么调侃让我感觉十分没有面子,所以为了挽回我并不存在的尊严,我辩解道。

  【系统分析,你现在说谎的几率是百分之八十。】

  “那说明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我没有说谎。”我可不会轻易认怂。

  兮君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冷漠地看着我。

  “你少关注八卦!”我一掌把他拍到一边,结束了这个话题,然后后知后觉地开始担心,“我刚才竟然给了贺怀瑾一巴掌,你说他会不会杀人灭口啊?”

  【你锁门就是为了防他?这里是他家,他自然有钥匙你锁门根本没用。】

  我狠狠瞪了兮君一眼表示再也不想和他说话了。

  然而我所担心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贺怀瑾回来以后还是和平常一样。我们两个很平静地用完餐,就各自回到房间了。

  “吓死我了,我生怕刚才他一个不开心就把我灭了!”我后怕道。

  【可你在性命和食物之间还是选择了食物。】

  管家刚才叫我吃饭时我纠结了半天,是躲在屋里保命还是下楼去面对贺怀瑾填饱肚子,一开始我是很坚决的保命的,只不过后来实在抵不过肚子咕噜咕噜叫,我还是向着食物投降了。

  兮君说我没志气,我说饭都没得吃还谈什么志气!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故意躲着贺怀瑾,上下学也不坐他的车了,上课也尽量避免和他坐的近,好在之前在课堂上任晴雪的一闹将我在同学们面前洗白了,又有好多同学愿意和我一起了。

  不过他们都明显的感觉到我和贺怀瑾之间的疏离,并且会旁敲侧击我们两个之间产生了什么矛盾,我只好用一切都好搪塞他们。

  而从他们口中我也得到了一条重磅消息,任晴雪怀孕了!

  “好像已经有两个月了。”

  两个月?推算下时间应该是在暑假,难道在贺家庄园度假那次任晴雪把文森特叫回去,两人就……我有点不敢想下去了。

  为了抓住文森特,任晴雪真的是无所用之不及,原著中的明明是个单纯可爱的姑娘,而现在却慢慢演变成了爱嫉妒的心机女。

  【不过是因为你的存在改变了原本的进程,从而把她不为人知的一面给逼出来了。】

  我很赞同兮君的话,人都是多面的,有些性格不是他没有,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继续阅读:018 温柔学长和平凡女-1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主角必须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