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温柔学长和平凡女-18
顾从安2018-01-15 20:033,789

  时间过去的很快,转眼就到了标会举办的时间。

  因为和贺怀瑾闹别扭,我选择不坐他的车自己去晚会现场,因为场合比较正规,我专门挑选了一件比较隆重的礼服。

  换好了正在化妆的时候,女仆给我端来一杯水,说是润喉,参加重要晚会要喝一些酒,也不能吃太多东西,对嗓子不太好。

  我觉得挺有道理,便喝掉了,收拾完毕就上了车。

  也不知是不是感觉标会会很无聊,在车上我竟然已经感觉到了困意,本着“反正还挺远不去睡一会”的原则,我便闭上了眼,没想到的是竟会那么快便陷入梦乡。

  由于这场标会非同一般的重要性,整个S市有头有脸的家族都来参加了,贺怀瑾和文森特这两个不是很对盘的家伙偏偏在标会门口遇上了,让人感觉到一个大写的尴尬。

  “贺怀瑾,好久不见了。”文森特今日穿得很是老练,黑色的西装赔上纯色领带,显然不如贺怀瑾的淡蓝色小西服配白衬衣青春。

  “嗯。”高冷的贺怀瑾只是淡淡回了一声,仿佛不将文森特看在眼里,即便文森特现在是文家的掌管者。

  文森特十分不爽,但也只是咬了咬牙忍了下来。

  两人正要一齐抬腿进去,突然间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人,凑到贺怀瑾耳边嘀咕了几句。

  贺怀瑾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冲那人大吼道:“一个人都保护不好,要你们何用!”

  然后也不管别人,转身就将司机从驾驶座赶了下来,猛踩油门,扬起一阵尘土。

  在场的人都看蒙了,实在是不明白贺怀瑾如此反常的动作是为什么,但是也没人敢去管。

  文森特却变了表情,笑了起来,好像奸计得逞的样子。

  本来睡得很安稳的我突然感觉到一股水流打到了我的脸上,猛然间惊醒才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在车里,而是在一个破败厂房里,浑身湿漉漉的,手脚还被反绑在椅子上。

  愣了好几秒我才反应过来我可能被绑架了!

  【女仆给你的水里有安眠药,司机也被人调换了。】

  这显然是有人故意的,想要除掉我!我一瞬间感觉到很沮丧,本来想要绑架文森特的,结果我让别人给绑了,早知道之前不和贺怀瑾闹别扭了,没准我连现在还在商讨完成任务的事情呢。

  然而没等我调整好有些失落的情绪,眼前拼命刷存在感的绑匪就吸走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夏家大小姐是吗?”绑匪一共有三个,一高一瘦一胖,高个子的应该是头。他现在正拿着一把瑞士军刀在我面前耍帅,虽然他并不帅。

  “不是。”我一本正经道。

  其实严格说起来,我真的不是。

  高个子绑匪瞬间怒了,立即用刀抵住了我的脖子,一点点用力,我能感觉到脖子上逐渐加深的痛楚以及温润的血流下来形成一道细线。

  我:看我真挚的眼神。

  绑匪:→_→

  我:我是认真的。

  绑匪:→_→

  我:好吧,你是对的。

  经过一番眼神交流,我成功吓退了绑匪,他收起了刀子,清了清喉咙开口道:“夏小姐,今天请你来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你确定?”我挑眉看着他,故意将脖子上的小伤口漏了出来。

  “额…只是一个意外。”他愣了愣,随即跳过了这个话题。“咳咳,我只是希望你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待上几个小时。”

  “那你给我松绑吧,这样子我太难受了。”我实在受不了双手被反绑在凳子上。

  “不行,万一你跑了怎么办!”胖子喊道。

  “反正这么破败的地方我怎么喊都不会有人的,你们三个大男人还制不住我?”我没有理那个胖子,他不是头他说的话了不算数。

  “额…”高个子被我说的噎住了,然后转头命令那个胖子,“给她解绑。”

  “老大,万一她跑了怎么办?”胖子可能觉得我很狡猾,有些不情愿。

  “少说废话,解绑!”高个子挺不满胖子没有第一时间听从他的命令,伸腿踹了他一脚,眼神凶巴巴的,语气也很不耐烦。

  胖子只好不情愿的给我松了绑,解开之后还不忘吓唬我一句:“好好待着,别耍花样!”

  松开后我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绑的还挺紧,给我都勒红了。

  高个子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直在看表,还问了旁边的瘦子两次:“几点开始?”

  “七点。”

  这个时间跟标会开始的时间一样。

  我现在被绑架的理由一定与原文不同,很显然与晚上的标会有关。那么绑匪的目的是什么?我不在标会会有什么后果?对谁影响最大?

  我今晚是代表夏家参加标会的,如果我不在,很多人就少了一个竞争者,这方面会获利的人太多了!

  而以我是贺怀瑾未婚妻的身份来看,可能是为了要挟贺怀瑾,让他放弃竞标,那么最有利的就是文家。

  文森特?我心里有些疑惑,不过越想越觉得靠谱,他确实干的出光绑架我几个小时这种事。

  正当我打算开口为自己争取些有利情报时,系统提示音突然响起。

  【支线任务完成,玩家获得奖励:2000积分,兑换币8000。】

  这一声提示来得莫名其妙,我完全懵逼。

  与此同时,贺怀瑾正在全力赶往这个破败的厂房。他在即将进入会场的时候听到手下报告我乘坐的车似乎被人掉包了,于是立马动用所有的力量找到了绑架我的人的位置,来不及找警察便单枪匹马的往这里赶。

  “喂,是谁做的?”此时的贺怀瑾浑身散发着一股戾气,油门已经飚到了一百八十迈,电话对面的人都能感觉到现在的他不能惹一点。

  “根据调查是任晴雪。”电话那头的人战战兢兢地,就怕说错了一句话引得贺怀瑾将怒火迁移到他的身上。

  “任晴雪是什么东西?!”贺怀瑾显然对自己班的同学不太在意,都不认识她,也不关注学校最近新晋的女神,更想不起来自己之前听到的文家新任掌权者的未婚妻便是她。

  “是…文森特的未婚妻。”素来文家就一直在挑战贺家的底线,即便两家在利益方面还有联系,但是照现在贺怀瑾的怒气程度,没准文家就是第二个刘家。

  “嘟嘟嘟…”果不其然,被少爷挂了电话,没准不是挂的,是把电话摔碎了。

  贺怀瑾真的是气炸了,手机也在一怒之下被摔成了粉末,他现在只想把绑匪狠狠揍一顿。然后不管什么利益,把文家像刘家一样赶出S市。

  而我则正在为支线任务完成而疑惑。

  【贺怀瑾突然对文家有特别大的怨气,好像他们两家之间的所有协议都无效了。】

  这么说来,夏家危机其实是文家和贺家造成的?

  【看起来像是。】

  贺怀瑾竟然从来都没有告诉我?!我十分生气。

  【他签订协议的时候可能并不知道这样会对夏家造成危害。】

  我倒是希望如此,否则他就太无情了!

  晚上七点,标会准时开始。

  与此同时,绑匪们竟然开始在我面前聊天,他们好像不把我当一回事,什么都能在我面前聊。

  “老大,咱们为什么接一个这么low的活啊?”胖子朝我看了一眼,好像很是嫌弃。

  “死胖子,别乱说话,怎么就low了!”还没等高个子说话,瘦子就赏给胖子一个爆栗。

  “我们以前都是拿枪干大事的,现在竟然拿着小刀绑架一个女孩子,我觉得咱们的职业道德没有了。”

  胖子说的话实在是逗笑了我,一帮劫匪居然还有职业道德,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再强大的职业道德能敌得过没有钱吗?”高个子终于说话了,淡淡地看了一眼胖子。

  “可是老大……”胖子锲而不舍。

  “别再说了。”瘦子拦住了胖子,朝他使了个眼色道。

  胖子叹了一口气,终于放弃了。

  照胖子抱怨的,他们以前是用枪的,我想肯定不是红缨枪这种枪,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上有没有带枪。想到这里,我开始打量他们三个。

  胖子穿了一个皮夹克,好像是藏枪的好地方。而高个子和瘦子都只穿了一件衬衣,显然没有地方可以藏东西。且以胖子那么不满的模样,没准他真带着枪来了。要是这样的话,危险系数大大的上升啊!

  兮君,你能告诉我他们手里有没有手枪之类的危险武器吗?

  【有。】

  果然有。

  等待的时间过得异常漫长,也不过是十几分钟,竟然和好几个小时一般。

  标会已经开始,文森特十分悠闲地听着主持人讲话,突然想到了什么,招来身边的人低声问:“任晴雪在做什么?”

  “少夫人今天有事,说是要去做孕检,但是好像现在都没有回来。”

  “为什么不早通知我!”

  文森特一愣后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照顾都不打便往会场外面冲。

  “少爷!”身边的人拦不住只好追了上去。

  —————————————

  夏暖暖在标会当天将任晴雪“请”到了郊外的某个破败仓库里。

  “夏暖暖?你想要做什么?”任晴雪很害怕,而且她的肚子里还有文森特的孩子,这让她更加担心。

  “我想要做什么?”夏暖暖笑了,“我没想要做什么呀!”

  “那你快把我放了吧!”任晴雪被绑着手脚,而且为了将喂了安眠药的她叫醒还泼了一盆水,她感觉自己身上特别冷。

  “放了你?那可不行哦!”夏暖暖摇了摇手指,“除非文森特亲自来接你。”

  “你不要这样,等到文森特来这里看到你这样对我,他会…他会讨厌你的!”任晴雪劝道。

  “反正他已经很讨厌我了,我无所谓被他再讨厌一点。”夏暖暖耸了耸肩,表示毫不在意,“只要能让你消失,我还怕没有时间让文森特喜欢上我吗?”

  任晴雪听到夏暖暖的话感觉非常害怕,却又无可奈何,只求文森特能早点赶来这里救她。

  过了一段时间,文森特来了,他看到任晴雪被绑在椅子上非常心疼,连忙道:“赶紧把晴雪松开,我已经过来了,你们有什么事冲我来!”

  夏暖暖躲在一旁看得十分心痛。

  她心心念着的人现在只关心别人,无论她是哭是笑,他都不会在意,因为他的心里完全没有自己的位置。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死也在一起吧!

  夏暖暖的脑中又冒出来一个念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主角必须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主角必须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