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洞房夜,吐血
绯瑟儿2018-01-15 18:051,413

  洞房花烛夜,房间中布置的极其喜庆,墙上贴着红色的喜字,桌上点着龙凤烛。

  烛火摇曳,江洛凡尽量平复着心情,微微颤抖的手,执着秤杆小心翼翼的调开了头巾,四下寂静无声。

  仅一眼,孟姚就看清了江洛凡的容貌,这男子好美,这个风光霁月的男人就是她未来的夫君吗?

  只是,他这个样子还能活多久呢……

  清冽的月色下,大红色的嫁衣和金色的凤冠显得孟姚的小脸更加的白皙可人,见她怯怯的模样,江洛凡心底一声叹息,何苦耽误了人家的好姑娘。

  “咳咳……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早些休息吧。”

  江洛凡轻叹了一口气,却见自己的新婚妻子因为自己的这一句话,而紧贴在床边,一脸警惕的盯着自己。

  孟姚眼含泪水,楚楚可怜,半响,她才鼓足勇气颤巍巍地替江洛凡更衣。

  “放心……我不会对你……咳咳……对你做什么的,咳咳咳咳……”

  胸口一阵憋闷,他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熟悉的腥甜涌上喉间,江洛凡心道不好。

  “你……你……没事吧!?”孟姚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声音细小的犹如蚊声。

  他望了她一眼,只是还来不及开口鲜血便从唇角溢出,唇上,血色嫣红,与他苍白的脸庞对比,却是有些妖艳。

  血一口一口的涌了出来,湿透了整条雪白的锦帕……

  “砰!”

  江洛凡倒在地上,身体不受控制的蜷缩在一起,火红的喜袍被压出了很多细密的褶皱。

  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只听他撕心裂肺的咳声,这么个咳法,怕是要将肺咳出来才肯罢休。

  血,满地的血……

  “啊!”

  “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

  朦胧间,江洛凡看到自己的新婚妻子惊恐的跑出了房间,心中阵阵酸楚,自己的大限将至吗?他会死在洞房夜吗?

  角落中,一道淡粉色的残影透过层层的纱幔,渐渐地显现出来,闪至床边,观察着躺在地上已经昏迷的男子。

  她犹豫了几番,终于小心的抱起他的上身,他的气息若有若无,阳气出的比进的多,显然已经时日无多。

  视线移到他的脸庞,桃九终于看清了江洛凡的样貌,他瘦的脸颊凹陷,苍白的脸上染上了斑斑血迹,但却仍然可以看出这个男子的绝代风华。

  她轻轻地为他擦拭着脸上的血迹,没有丝毫的嫌弃,桃九心中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酸酸的……痛痛的……

  她想,一定是因为自己亏欠了江洛凡,以至于自己的良心受到了神的谴责。

  灵气缓缓地进入江洛凡体内,虽然她不能改变他的命格,但是,为他减少一些痛苦,应该是可以的吧……

  ……

  第二日,洞房花烛夜江洛凡吐血昏倒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江府上下,另外,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更劲爆的消息,那就是江洛凡执意搬去后山居住,说是为了静养。

  于是,府中上下都在议论大少爷不喜新婚妻子宁愿独自搬去了后山,江家主子的态度则是选择了默认,无奈将孟姚安排住进了东苑,衣食方面却也没人亏了她。

  江夫人在房间中哭得泣不成声,江老爷连连叹气。

  “都怪我,都是我……如今凡儿都不愿理我了,他执意搬去后山静养,老爷……你说,那后山寒冷简陋,凡儿他是不是……”

  “哎……夫人啊,一切都由着他吧……毕竟……”

  江老爷话赶到嘴边,又是生生的咽了回去,毕竟大夫也说凡儿他活不了多久了,让他去后山也好,毕竟,眼不见,心里也能好受些……

  江夫人跌坐在地上,大哭着,她本以为冲喜这个法子会起到一些作用,至少,她可以这样安慰自己,可是如今,她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凡儿死去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见桃花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见桃花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