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知音2
余显斌2018-01-16 12:24567

  曲子停止了,一切都静静的。

  过了很久,女孩醒悟过来,赞叹,你的二胡拉得真好啊,我去告诉师傅,你就跟着我们杂技团吧。说完,女孩一阵风,跑了。

  不一会儿,女孩进来了,坐下。

  他一笑,道,不收瞎子吧?是啊,一个杂技团要一个拉破二胡的干啥啊?

  你别急,我再求求师娘。女孩说。

  他笑笑,在女孩离开后悄悄走了,一步一步,走向流浪的远方。二胡音,仍如水,随他流淌。时间,也在二胡声中流淌。

  他在乞讨和流浪中,慢慢老去。

  一日,在一个破庙里,他摸着个人,睡在那儿,奄奄一息。显然,是饿的。他忙拿出讨要的馒头,喂他吃下。两个冷馒头下肚,那人有了精神气,坐起来。那夜,没有旁人,只他俩。他坐在神案前,手指轻弹,两滴乐音溅下,闪着晶亮的光。然后,二胡音悠扬,在静静的夜空响起,一会儿如一缕花香,拂过人心;一会儿如一丝轻风,浮荡如纱。

  那人静静听着,罢了,哑着嗓子一声长叹,是《月夜鸟鸣》吧,真是人间一绝!

  他笑笑,眨眨已盲的眼,和衣躺下,道,睡吧,明天,还要讨饭呢。

  那人,也睡下。

  以后,他拉二胡,挣点小钱,养活两人,因为那人也是瞎子。夜里,坐在破庙里,他拉二胡,那人听。在奔波中,一天一天,他走向生命的尽头。那天,他吐了几口血,靠在一个草堆旁,对那人说,你不是想得到《松风流水》的乐谱吗?今天,我给你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梵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梵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