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姑姑
金摇儿2018-01-13 22:312,366

  外面,果然来了十几个人,都是些老头子,他们在其他峰上算不算顶尖的高手,不懂规矩的人才会现在来送死。

  “楚绣,把遗世峰令牌交出来!”

  “大胆,居然敢直呼大姑姑名字!”跟着出来的侍女中不乏有忠心之人,听见来者那命令般的语气很不满。

  “哼,小丫头片子。”一名老者不屑地看一眼出头侍女,手中拂尘一挥打在她身上,侍女痛呼摔落在地。

  “子惜,取我配剑。”

  这是葬礼,所有入内之人不得持有兵器。

  来人也听见了楚绣的吩咐,“楚绣,你想干嘛!”当时他们听闻清音死了立即兴冲冲地过来了,忘记遗世峰上还有位后起之秀,这会有些慌张了。

  “你既然已经动手了,我岂有不还手之礼?”

  配剑还在子惜手中,十几尺的距离,楚绣不过手一抓,那配剑就直接飞入她手中。她没有挪动一步,只是指挥着剑直冲伤人老者门面。

  老头忙用拂尘挡住,却无丝毫用处,剑锋斩断了它所碰到的每一个东西,直没入胸口。

  就算他们不羁山都是修习之人,却还未成仙,凡人之躯毁其心脏必死无疑,更何况配剑通了胸口都插入他身后的树干上,心脏都破裂了吧。

  一堆老头抱着倒下的死者,死者双眼瞳孔放大,嘴大张着,一副惊恐的表情,死去就在那一瞬间。

  “楚绣,我们必让你血债血偿!”

  一群人放下狠话离去,他们见了楚绣这一手颇有些惊惧,不敢挑衅只能先离开此地,都是些胆小惜命之人。

  楚绣取下自己的配剑,它已自行把血迹吸收干净,乖巧地在她手里抖了抖。

  “师父,落花剑越来越有灵气了!”洛书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伸手想要摸摸剑身。

  “继续。”楚绣一个转身避过他,吩咐众人继续举行葬礼。

  不知是不是因为那群老头回去没有向他们的师尊报告,这些天一直都没人找上门来。

  遗世峰的侍女每天都刻苦地修习,洛书也依旧继续他的调皮捣蛋,只有楚绣无所事事。

  以前她也需要每天练功,可是现在她居然能记得梦中所修习的法术,在梦中她也只是差临门一脚便能成仙,现在只要等机缘了。

  眨眨眼时间过去了,遗世峰的小姑姑就要历练回来了。

  这日,楚绣依旧在喂着池里的乌龟,身后就响起了女人声:“师尊才刚仙逝,有的人就有闲情去养王八了。”

  楚绣头也不回淡淡地回她:“总比有些不回来的人好。”

  那个阴阳怪气的人就是遗世峰的小姑姑——杨婉心。她长相艳丽手段高超,和冷漠的楚绣大相庭径。一山不容二虎,为了师尊的位置两人互相看不顺眼多年,扬婉心的手段早就笼络了大部分人心,只不过清音偏爱楚绣。

  讨厌的人在这里,没有了喂乌龟的心情,楚绣洗洗手就起了身。

  杨婉心身边还跟着个男子,书生的俊秀模样,规规矩矩地站在她身后一尺的距离。

  “师姐怎么带个凡人上来。”

  “呵呵,凡人?你们自认为高人一等还不是要吃喝拉撒。”正是杨婉心这些粗俗的用词才更加得那些权贵喜欢。

  “随便你吧。”清音不在了,楚绣知道自己说不了她。

  “对了,你娘让我来给你说,回去一趟!”

  “嗯”

  黄昏之时,洛书刚从山谷中回来就听到小姑姑回来了,他很高兴,把兔子扔给厨房就急忙奔向她所住的红楼。

  意外的是红楼周围没有多少侍女,空荡荡得像被抛弃的地方。杨婉心那间屋子点着烛火,透着窗口的影子看见女子的身影起起伏伏,还有低沉的声音听不清楚,洛书眼神一亮。

  天还未亮透,楚绣就带着子惜子梦起了,她决定早些离开,就不用看到杨婉心了。

  “洛书呢?”

  “他不在房内啊。”子梦是去叫洛书的人,比起活泼的子梦,子惜更服侍楚绣。

  天都没亮人就不见了,真是像只猴子满山蹿。

  “不等洛书了吗?”子梦有些着急地说。

  “不等了,他没缘分下山就罢了。”只不过回家一趟,过两天就回来了。

  楚绣可御剑飞行,只是现在的修为还带不了别人,还得走路下山。遗世峰位于不羁山较远的位置,走到山脚时已经都是正午。

  “师父,等等我!”洛书的声音从山上传来。

  子梦开心地迎了过去,“洛书,你去哪了?”还替他拍掉衣服上不知从哪弄的树枝树叶。

  “去哪了。”楚绣虽是问他,却没有一点音调的变化,一种例行询问的感觉。

  洛书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就是说不清自己去哪了。

  楚绣瞥了他一眼,没有执着于非要他给个答案,甩袖继续下山,后面跟着打打闹闹的两人。

  不羁山脚下有个小镇,虽说是小镇,却是四通八达,达官贵人需要入药灵草时都来这寻找,小镇也就渐渐繁荣起来了。

  传说这不羁山有仙人,山上才有了那么多的灵兽灵药。其实仙人是没有的,普通人家不知什么叫修仙,才误以为会点法术的都是仙人。

  “各位客观,吃点什么?”店小二每天招呼那么多客人却总是面带笑容。

  “师父,可以喝酒吗?”

  “可以。”楚绣知洛书好酒,没觉得不好。

  “哟,我们这醉仙楼呀招牌就是酒,不羁山上的神行饮了也能醉了,就连酒劲最小的梨花酒那也是……”

  小二把店里的酒夸得天花乱坠,洛书听得口水都流了下来,子惜却掩嘴一笑:“那我们不想喝会醉的酒呢。”

  小二略感尴尬,他刚刚吹牛时把酒劲最小的酒都说成了神仙醉……

  店里的人来来往往,却很少有子惜三人这么有仙气的女子,休憩之时都竖着耳朵听她们会说些什么。

  这时,一名大汉大声说:“男人喝酒就要个醉字,小娘们嘛,喝啥酒嘛。”

  大汉满口带着方言,子惜不喜,不做搭理。

  “大胆,敢说姑姑,不怕被割了舌头!”子梦就是个沉不住气的。

  “哟,好凶哟,我喜欢这样的妹子。”

  子梦虽是个小姑娘,但发育得很好,高耸的胸口正随着她的气息起伏,大汉色眯眯地瞧着那里。

  子惜也生气了,虽然是子梦先出了头,但两人姐妹情深,不容她被别人污辱。拿起放在桌上的剑,想要去割了那人的舌头,却被一人挡了路。

  “子惜师姐不要生气,我去对付他。”洛书在子惜子梦担心的眼神中向大汉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弟有点不对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弟有点不对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